苏十五伫立在窗户边上,从长袍里面掏出一片绿油油的叶子,贴着薄薄地嘴唇吹着曲子,那曲子像夏风一般清凉,像万丈红尘一般混沌,像伤口一般隐隐作痛,这首凄凉的曲子在管府邸飘荡着,让听者产生了悲切之情,那么自己呢?

    温和的阳光洒在我的肩膀,瞬间皮肤是温和的,不过内心还是凄凉的,这种凄凉自从娜娜离开我之后,一直在心湖翻滚着,只是不会流淌出来,然而江湖上美女如云,也未曾走进我的心湖。

    吱嘎,管彩蝶端着一个碗进来了,苏十五缓慢的扭过头,淡淡的笑了一下。

    “小蝶,端着什么呀?”

    “这是人参汤呀。”

    “我皮糙肉厚,吃这么贵的补品是暴残天物呀。”

    “苏哥哥净说胡话,你在思念娜娜姐姐吗?为何你的曲子这么凄凉。”

    苏十五,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或许我在想她吧,对了上次你让我吹一首曲子给你听,那么吹一首悠扬的曲子你听好吗?

    管彩蝶眨了眨清澈的眼眸,不断的点头,当时萌哒哒的,像是一只可爱的兔子,她既然端起碗准备喂我呢?

    我接过碗咕噜咕噜,喝了下去,眼睛睁得很大,差点就喷了,因为卓如意印在我的眸子了,然而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不晓得。

    他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的羞涩说道。

    “苏……师兄,我没事了,走了。”

    “臭小子,回来你有什么事说吧。”

    “没……事了。”

    “好了,你走吧。”

    其实,苏十五这一会是很难从悲切中抽离出来了,不过他尽量让自己开心起来,因为小蝶懂他,陪伴他的时光最长,可以说在他人生的低谷时,都是小蝶的欢笑声陪着他。

    苏十五,拿着绿油油的叶子贴着嘴唇,吹着悠扬的曲子,在小蝶的耳畔旋绕着,她显露出笑靥如花的笑容了,片刻让我有了一种练剑的情怀。

    小蝶,双手撑着下巴,听着非常的入迷,虽然只有一个听众,但是我非常、非常开心了,大概吹了十几分钟,曲子吹完了,询问她曲子好听吗?

    小蝶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真真切切的说。

    “假设,每天有苏哥哥的悠扬曲子陪伴就好了。”

    “那你……岂不是要跟着我浪迹天涯?”

    “好呀,我是这么想的。”

    “不行……”

    片刻管彩蝶,翘着嘴巴缓慢的说。

    “为什么?”

    “好了,我练剑给你看吧。”

    她殊不知我把娜娜弄丢了,已经自责几年了,莫非把你也弄丢吗?那么我的人生脊梁就坍塌了,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呢?

    管彩蝶把头扭过去,一副骄傲的模样,我沉思了一会淡淡的说。

    “你……不看,苏哥哥要跟卓哥哥出去玩了哦。”

    管彩蝶硬生生把委屈逼走了,脑袋扭了过来,脸颊浮现出萌哒哒的模样了。

    “苏哥哥,答应小蝶舞剑的,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好的,我舞剑给逍遥城第一美女管彩蝶看。”

    “哼,苏哥哥油腔滑调,一点不像从前的苏哥哥了,小蝶不爱你了哦。”

    卧槽,真的是女大十八变呀,她如今晓得分辨我是讨好她的话了,还不乐意听了。差点我的脸红彤彤了,尴尬死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咧着嘴,缓慢的平复情绪。

    拔出玄冥剑,轻如飞燕,在半空中飞旋着,快如闪电的剑气,在前院翻滚着,一道道火红的光环,从剑尖流淌出来,仿佛这一刻我是最清晰的,似乎娜娜就在我的身旁,她持着寒光闪闪的宝剑。

    陪着我一起舞剑,又似乎她吹着长啸,我在舞动着剑……

    剑短情疯长,影长思惆怅。

    奈何不见暖,暗伤压心坎。

    唰!

    一道很强的剑气,从玄冥剑飞出,整个身躯哐当狠狠地砸在地上,嘴角的鲜血涌出,只是感觉眼眸一片黑乎乎的,胸口很闷,四肢无力,全身酸痛。

    管彩蝶惊恐的跑过来,想要抱着我,只是我太笨重她抱不动淡淡的说。

    “苏哥哥,你怎么了?”

    “我……没事。”

    卓如意,给我把了把脉焦虑的说。

    “苏师兄,练功已经……”

    “不必说了,扶我进房间休息一会就好了。”

    管彩蝶用质疑的目光看着卓如意,询问他,苏哥哥怎么了,卓如意背着苏十五,告诉她只是太劳累了,不碍事,让苏师兄休息一会就好了。

    管彩蝶才松了一口气,重重的点头。

    “嗯,有劳卓哥哥了。”

    “不客气,你去倒一杯茶给苏师兄喝吧。”

    卓如意把苏十五哐当撂在床上,板着一张脸,比锅底还黑,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卧槽这小子,生气了好吓人呀,想要摔死我?

    “卓师弟,你不能把我练功走火入魔之事告诉小蝶呀。”

    “你呀,修炼剑法胡思乱想什么,不是你内力深厚护体,你已经见阎王了。”

    “不好意思,对了,你怎么懂得医术呢?”

    “卓家子弟都会医术呀,难道我还要告诉你吗?好好调养。”

    苏十五眉头一皱不对呀,这小子怎么教训起我来了吆喝。

    “你回来,这个我调养需要吃药吗?”

    卓如意一副很严肃的模样。

    “不需要,你又想娜娜了?”

    卧槽,你连这个也晓得了,你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呀,苏十五摸了摸后脑勺想不通呀,管彩蝶端着一碗茶过来了。

    “苏哥哥,卓哥哥说你要歇息,喝茶吧。”

    “他是胡扯的,我没事。”

    “真的吗,刚才吓死小蝶了,以为你……”

    “嗯,我皮糙肉厚死不了。”

    管彩蝶,把碗端了过来对着我的嘴巴说。

    “我喂你喝下吧。”

    “好。”

    咕噜咕噜喝了下去,不过像卓如意说得,刚才是很危险,我也感觉到有一股异常的力量不受控制,准备冲出体内了。

    一会功夫,苏十五闭着眼眸,熟睡了,管彩霞蝶一直守在床边……

    我睁开惺忪的眼皮,揉了揉胸口询问小蝶我睡了多久了。她告诉我是一个时辰,看着张小高伫立在她的身后,一副憨厚奴才的模样,身躯微微颤抖不敢说话。

    “小高怎么了?”

    “苏公子,老爷请你去书房一趟。”

    苏十五昂首挺胸进入了管叔叔的书房,他拿着纸条递给我说。

    “这是魏公子用飞鸽传信告知的消息,你看看吧。”

    “嗯,发生什么事了。”

    “不好了,我们上了许谷的当了。”

    “啊……”

    魏叶在纸条上面说,他爹爹被许谷杀了,让我请求管城主动用属下,在逍遥城捉拿许谷及丁家父子。看到这几个字,苏十五才觉得真的是小觑许谷了,想不到他玩得是调虎离山之计呀。

    都被他骗了,他攻击逍遥城只想让我守着这里,那么他就有机会进攻魏府邸了,我怎么没想到呢?

    “管叔叔,魏兄是我的好朋友,你帮一帮他吧?”

    “好的,我立马派人捉拿三个恶人。”

    “嗯,多谢管叔叔的厚爱。”

    “不必客气,这三个人也是我的仇人。”

    片刻,管叔叔吩咐张小高派出几百名弟子,严查丁大力、丁阳、许谷的下落,说白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张小高,带着几百名属下挨家挨户的搜查着,不过逍遥城这么大,有几万子民呢,几百人根本不够用,盘缠查一次还得半个月呀。另外赌场和青楼是鱼龙混杂之地,剑客、商人、官场之人等等不好查呀。

    只是硬着头皮也得查,毕竟这三条疯狗到处咬人,一定要逮住他们。

    苏十五耸了耸肩膀一本正经的说。

    “管叔叔,逍遥城这么大,想必是很难找到他们了。”

    “是呀,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还得预防着他们的偷袭呀。”

    “对,这些狗东西不按规矩办事的。”

    “他们都是嗜血成性之人,没了人性,还讲什么江湖规矩呢?”

    苏十五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想着江湖上邪恶之人越来越多了,乌沙魔教没摆平,嗜血老祖又冒出来了,自己还为儿女情长之事牵肠挂肚实在不应该呀。

    苏十五摇了摇头,管斌发现苏十五的举止很奇葩呀淡淡的询问。

    “贤侄,还有其他的心思?”

    “没有,我在想这些恶人在越城还是逍遥城?”

    “哎呀,听说你旧伤复发了,你歇着吧。”

    “我……”

    殊不知我的伤势是情伤呀,幸好卓师弟没说出来,给本公子保留了面子。一会功夫我询问卓如意,这三个恶人会在哪里呢?

    “许谷是一条老狐狸,我猜不透他的心思。”

    “卓师弟,可是天资聪慧呀,怎么不晓得呢?”

    “丁家父子对于金矿山,还是恋恋不忘呀。”

    “嗯,这可是一笔大财富呀,一年得赚多少银子呀?”

    许谷跟丁家父子在一起就是为了金矿山呀,那么我还得提醒魏兄多加小心呀,当然魏兄那么聪慧他会想到这些的。

    卓如意淡淡的说。

    “苏师兄,先把伤养好呀。”

    “嗯,知道了,过几天就好了。”

    “练功之人,要保持清净。”

    “小子,听着这么别扭,怎么用我的腔调说话了?”

    卓如意挺了挺胸脯,用深邃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让我毛骨悚然了,有点像见到卓前辈的感觉?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