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十五在一家客栈住下了,并且用传音石跟小蝶说了,他在附近假设许谷敢来管府邸,苏十五一定会灭了许谷的,如此小蝶便不再惧怕了。

    苏十五背着手昂首挺胸,伫立在窗户边上,望着逍遥城车水马龙的场景,他的心中也是跌宕起伏的,因为许谷像一条疯狗,到处咬人。

    苏十五情不自禁的拿着酒壶,抿了一口酒,感叹。

    “江湖潇潇、江湖潇潇……”

    咚咚咚,传来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

    “苏师兄,我是卓师弟呀?”

    “你进来吧。”

    卓如意吱嘎把门推开了,脸上泛起了浅笑一屁股坐了下来,苏十五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并且询问他为何在逍遥城呀,不是吩咐他在府上修炼“剑雨十三陵”吗?

    卓如意摸了摸后脑勺嬉皮笑脸的说。

    “修炼武艺累了,所以出来溜达几天。”

    “卧槽,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会立马离开逍遥城的。”

    “什么好消息?”

    “我此事过来逍遥城不是好玩,是为了刺杀疯狗许谷。”

    其实卓如意晓得苏十五是来保护管城主千金的,还晓得小蝶是苏师兄的妹妹,他倒是认为很有意思。

    听了苏十五的说辞,他并没有害怕而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请求苏师兄,让他留下来。苏十五摇了摇头,告诉他这三个恶魔武艺高强,劝他返回唐州城。

    卓如意抿了一口茶淡淡的说。

    “这三个恶魔是丁大力、丁阳、许谷吗?”

    “你……怎么晓得呢?”

    “因为我是武林上最好的眼线,所以武林之事都逃不过我的耳目。”

    “小子,莫吹牛会死吗?”

    卓如意翘着嘴巴告诉苏十五许谷也是他的仇人,所以他要留下来杀了许谷,苏十五点了点头。

    “卓师弟,以你目前的功力抵不住许谷10招你怎么杀他?”

    “不是有你呀,我当你的随从好吗?”

    “我不带徒弟,更不需要随从。”

    “苏师兄,让我留下来,干什么都成。”

    “不行,你返回唐州城。”

    “苏师兄……”

    因为苏十五的性格是高冷的,所以喜欢在江湖上独来独往。然而苏十五沉思了半晌,没有吱声卓如意咧嘴着嘴说,苏十五是不是默认让我留下了,苏十五缓慢的告诉他,假设卓如意回答他的问题对了,就让他留下,假设错了就滚蛋。

    卓如意认为很公平呀,毕竟在江湖上混,都是靠本事吃饭的,那么苏师兄武艺高强,假设我是一个草包,肯定没资格待在他的身旁呀。

    “什么问题?”

    “许谷会再次进攻管府邸吗?”

    “肯定会的,你说得只问一个题,我回答了。”

    “嗯,假设你答对了,我就破例留你在身旁。”

    哈哈!

    苏十五默念着,这跟屁虫整日吊儿郎当的混日子,怎么不跟卓如敏一起去北斗派学武艺呢?当然了,他这么爱吹牛逼,剑法那么差资质平庸,想必去了也没人愿意当他的师父,苏十五脸上流淌着浅浅的笑容。

    卓如意淡淡说,苏师兄笑什么呀,苏十五摸了摸嘴唇我笑了吗?卓如意不断的点头,但是他不会承认的,让卓如意出去买一坛女儿红回来,要上等的,给了他2两银子。

    卓如意摸了摸后脑勺,2两银子买酒是够了,那么两个人的饭钱是不够呀。

    “苏师兄,还得给我2两银子买饭呀。”

    “好,给你5两银子,晚上的酒和饭钱一起给了呀。”

    卓如意迈着紧凑的步子离开了房间门,说白了,还是吃亏了,因为两个人一顿饭钱加酒钱要4两银子,苏师兄给了我7两银子,我还得倒贴1两银子才能够吃两顿呀。

    一会功夫,苏十五吃饱喝足之后,认为银子是给少了,掏出一张50两的银票递给卓如意一本正经的说。

    “假设50两银子都花光了,许谷还没来管府邸,你就输了。”

    “哇,苏师兄好有钱呀,这么大一张的银票,不怕我卷着银票跑啦?”

    “呵呵,你跑呀,往后待在我的身旁不能超过半炷香。”

    “你……太狠了吧。”

    卧槽,你当下才晓得呀,我一直……

    忽然他的传音石,发出声音了,是小蝶说的,许谷又来管府邸了,苏十五拍了拍卓如意的肩膀淡淡的说。

    “卓师弟,留在客栈,我很快就回来了。”

    “苏师兄,带我去历练好吗?”

    “不行危险,并且我一旦进入搏斗状态了,保护不了你。”

    “没关系,我能保护自己。”

    苏十五认为卓师弟脑残、不怕死呀点了点头。

    苏十五戴着面具伫立在管斌的跟前抱拳。

    “管叔叔,我来迟了,这位是卓师弟。”

    “嗯,有劳了。”

    许谷心里咯噔了一下,非常的惊讶,范先生不是在唐州城吗,怎么带着卓如意来逍遥城了,那么他是管斌的朋友?

    然而这个脑残的管城主,朋友真的很多呀,丁大力摸了摸胡须。

    “许兄,戴面具之人是谁?”

    “范先生,你可晓得?”

    “就是喜欢劫富济贫的范先生?”

    “对,不必担心我能对付。”

    卧槽,难怪许谷敢在管府邸撒野,原来管府邸没什么高手呀,那么这次本公子也得让你尝试下被虐的滋味?

    许谷向前走了几步,一本正经的说。

    “范先生,好久不见呀?”

    “许兄,你想在管府邸抢什么呢?”

    “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我是管城主的朋友,卓兄弟告诉我,你要在管府邸抢城主的位置,我过来看一看。”

    卧槽,卓如意是金牌眼线吗,还晓得我要再次进攻管府邸,日,这个小杂种上次没弄死他,把范先生招惹来了,怕是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吗?

    苏十五让管叔叔和小高在一边看戏就好了,长袍一挥咆哮。

    “许谷,本公子给你两条路,第一条,赶快滚。第二条,本公子打得你屁滚尿流。”

    卓如意,伫立在身边捂着嘴巴笑了好一会,想必是苏师兄说话太幽默了呀。

    许谷咬牙切齿了回道。

    “范先生,不要管那么多闲事,伤了我嗜血家族之人不会放过你的。”

    “此言差矣,我是管城主的朋友,怎么是多管闲事呢?”

    “好呀,老夫不客气了。”

    这次苏十五不能拔玄冥剑,也不能施展“流星剑法”让卓如意借剑一用,捏了捏宝剑吆喝。

    “三个废物一起上吧。”

    卧槽丁大力、丁阳、许谷相互观望了一下,没听错吧,范先生这么狂妄,不是打我们的脸吗?这里还有几百名管府邸的属下在看着呢?

    三个人被气得一愣一愣的,差点就喷鲜血了,隐约能听见卓如意支支吾吾的声音。

    “范先生,好气魄。”

    苏十五扭过头看着卓如意回复。

    “少废话,看着我怎么跟高手搏斗的,下次你别丢人现眼了。”

    卓如意,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

    接着,丁大力和丁阳是用剑刺了过来,许谷用手掌击打了过来,苏十五唰,格挡住了宝剑的攻击,一掌击打过去跟许谷的手掌对接上了,许谷被震飞了三米远,哐当狠狠地砸在地上,嘴角流淌着鲜血。

    那么还有两个人了,唰、唰、唰朝着丁阳和丁大力刺了三剑,丁阳的手臂被划了一剑,丁大力的腹部被刺了一剑。

    丁大力咬着牙,一剑劈了过来,苏十五用宝剑格挡住了,丁阳显露出阴险的模样刺了过来。苏十五酝酿了功力,一掌击打出来,丁阳飞出了数丈远。

    片刻,苏十五把宝剑抽离了退后了几步。

    许谷施展出“神龙腿法”。

    唰!

    一道黑色的光环飞奔而来。

    唰!

    一道火红的光环和黑色的光环交融。

    轰隆!

    苏十五退后了几步,许谷飞奔过来一次侧踹把十五踹飞了数米远,苏十五一个鲤鱼打挺伫立起来,把宝剑抛向了半空还给了卓如意。

    因为不用“流星剑法”干不过许谷呀,那么他要使用深厚的功力,把许谷撂倒了,酝酿了手掌的功力,一掌击打出去,一个腰围那么粗的光环注入许谷的体内。

    啊!

    许谷狠狠地砸在地上,嘴角流淌出鲜血,拔腿就跑了。

    这时卓如意兴高采烈的吆喝。

    “范先生威武,范先生威武。”

    管斌摸了摸胡须,请苏十五进入堂屋喝一杯茶歇息一会,苏十五点了点头。然而苏十五屁股刚刚贴着凳子,管彩蝶端着茶来了,淡淡的说。

    “苏哥哥,我给你泡得茶。”

    “嗯,谢谢小蝶。”

    卓如意抿了一口茶,打量了一下管彩蝶,身材妙曼,脸蛋皎洁,这是苏师兄日夜牵挂的小蝶妹妹呀?还不错、还不错,苏十五对着卓如意的耳畔轻轻的说。

    “不要那么看着我的妹妹,小心本公子回去把你眼眸打肿了。”

    “苏师兄,一个女子是否好看,不是让男子界定的吗?”

    “大头鬼,别看了喝茶。”

    “嗯,虽然不是小蝶妹妹泡得茶,味道也不错。”

    苏十五真的后悔带他来管府邸了,这么多话怒斥。

    “闭嘴。”

    卓如意脸颊的笑容消失了,变得沉重了。

    “哦!”

    然而这次能轻易的击败许谷,是苏十五的功劳,管斌淡淡的说。

    “多谢苏贤侄出手相救。”

    “不客气。”

    “然而老夫有一个疑惑,你能否告知?”

    “管叔叔请说。”

    “为何他们叫你范先生?”

    “这个……说来话长了。”

    这时卓如意还是没憋住吆喝,管城主,我来告诉你,管城主点了点头,于是卓如意把苏师兄为何化装成范先生的初衷告诉了管城主,他才明白。

    管斌哈哈大笑了几声,吐出了几个字。

    “苏贤侄,辛苦了。”

    苏十五摸了摸后脑勺,脸颊洋溢着浅笑,吐出了几个字。

    “不辛苦。”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