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谷、丁大力、丁阳脸颊流淌着厚重的戾气,伫立在董府邸,许谷酝酿了手掌的功力一掌击打在锈迹斑斑的大门上面,砰,大门变得稀巴烂了。

    片刻十几个董附近的属下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属下转身就跑,到了大殿气喘吁吁的说。

    “包城主,许谷和两个恶人攻入董府邸了。”

    “卧槽,兄弟们随我去杀了他们。”

    包成成、芙蓉仙子、夏菊迈着紧凑的步伐贴了过来,包成成耸了耸肩膀咆哮。

    “许老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

    “哼,老夫今日屠了董府邸。”

    “你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小子,接招吧。”

    包成成让夏菊对付丁阳,他对付武艺最强的许谷,那么娘亲就对付丁大力了,对于这样的分配夏菊和芙蓉仙子觉得很合理。

    然而这院子充满了惨叫声,可以说是血流成河,丁大力、丁阳、许谷已经杀了十几个属下了。包成成显露出狰狞的面孔,腾空而起,对着许谷一掌击打过来,许谷接住了,被逼着退后了几步,一次鞭腿击打过来,包成成将手掌抽离了。用鞭腿接住了,包成成凶巴巴的说。

    “狗贼,杀了我十几个属下,本公子要活剥了你。”

    “哈哈,杀他们没意思,因为我一掌劈下就死翘翘了,不能显示我的水平,那么你还可以能陪老夫玩一玩。”

    “卧槽,你草菅人命,还说好玩?”

    “别废话,他们作为一个剑客,武艺低微是咎由自取。”

    包成成长袍一挥嘴唇微微颤抖捏紧了拳头,狗贼每个人的资质不同,他们的修为是很低,但是你也不该要了他们的性命,那么我也让你尝一尝被虐的滋味咆哮。

    “够了,你不该杀了他们?”

    “哈哈……因为他们跟老夫作对,就该死。”

    包成成听了许谷的说辞,咬牙切齿了,酝酿了手掌的功力一掌击打出去,许谷一个鞭腿击打过去把攻击力抛开了,飞出了出去。

    砰!

    把地面炸了一个大窟窿,包成成飞奔过去近身搏斗了,击打了数掌被许谷轻易接住了,许谷眼眸变得像血球一般。腾空而起一脚把包成成踹飞了三米远。

    包成成一个鲤鱼打挺伫立起来,揉了揉胸口。

    唰!

    一道火红的光环飞奔许谷的身躯。

    唰!

    一道黑色的光环跟火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彼此的身躯萎缩了一下,飞出了数米远。

    这时夏菊拔出宝剑对着丁阳的胸脯刺去,丁阳冷笑了一下。

    “卧槽,小娘子如此不错呀。”

    “少废话,受死吧。”

    “你能伤了本公子吗?”

    “只是吹牛逼而起,拿出真本事呀?”

    丁阳持着寒光闪闪的宝剑,一剑刺了过来,夏菊用宝剑格挡住了,一次鞭腿过来,夏菊退后了几步。

    唰!

    唰!

    刺了三剑,夏菊的手臂被刺了一剑,丁阳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一个女流之辈跟本公子比试,不是找死吗?

    然而你有什么绝招施展出来,别让江湖人说本公子的闲话……

    唰!

    从荷花戒指释放出一道浅红的光芒。

    卧槽,是落潭宫的使者呀,威力很大呀。

    唰!

    一剑劈下一道橘色的光环和浅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丁阳最后了几步,嘴角流淌着少量的血丝,本公子小觑你了呀。噹噹丁阳和夏菊大战了几百回合,不分胜负,丁阳显露出猥琐的模样淡淡的说。

    “夏姑娘,在下不是你的对手,我不参入许谷的复仇当中了。”

    “此话当真?”

    “是的,夏姑娘是堂堂落潭宫的使者,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打住,本姑娘不喜欢听这些废话滚。”

    夏菊单纯的很,殊不知丁阳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卑鄙小人呀。等她转身过去,丁阳酝酿了功力,一掌击打在他的后背,夏菊飞出了三米远,麻利的爬起来,一个箭步过去,一脚将丁阳踹飞了数米远。

    夏菊一脸的怒气瞪着丁阳二话没说,对着他的裤裆就是一脚,他双手捂着裤裆疼得在地上打滚。所以不能轻易得罪女人,特别是女剑客,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夏菊微微一台头,丁大力一脚把芙蓉仙子踹飞了,哐当狠狠地砸在地上,嘴角的鲜血涌出,夏菊腾空而起,一剑刺了过来,丁大力,用玄铁剑把她的剑劈成了两节。

    接着一掌击打过去,夏菊飞出了数米远,芙蓉仙子询问她怎么样,夏菊一个鲤鱼打挺伫立起来摇了摇头。

    “娘亲,这狗贼修炼了什么功夫如此厉害?”

    “是呀,不过老娘会有办法对付他的。”

    “好了,要么你我联手灭了他。”

    “菊儿,你不是他的对手,我来吧。”

    芙蓉仙子,咽了一次口水,咬牙切齿了,一剑劈下。

    唰!

    成千上万柄剑飞奔而来。

    唰!

    一道黑色的光环跟短剑交融。

    砰!

    光环把这些短剑全部溶化了,化成了铁渣飘落下来,丁大力摸了摸胡须显露出阴险的模样。

    “小伎俩,跟老夫斗?”

    “你……”

    芙蓉仙子飞奔过去,一掌击打过去,他用手掌接住了,芙蓉仙子被震飞了三米远。丁大力飞奔了过来,提起锋利的宝剑。

    “夫人有一个爱惹事的儿子,那么你死了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不该生这样的儿子。”

    “孽畜,我的成儿是一个男子汉,你动手吧。”

    “好,老夫也让他尝试失去亲人的痛苦。”

    “狗贼……”

    夏菊咽了一次口水,片刻娘亲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那么丁大力一剑下去,她必死无疑呀。夏菊咬着牙抱着芙蓉仙子,噗嗤。

    夏菊的嘴角涌出大量的鲜血。

    不要……

    夏菊微弱的说。

    “娘亲带着成哥哥赶快跑。”

    “不,我要杀了狗贼。”

    芙蓉仙子酝酿了手掌的功力,一掌击打在丁大力的胸脯上面,他飞出了数米远,一把抱住夏菊撕心裂肺的呐喊。

    “菊儿,菊儿”

    “娘亲,我……”

    这时包成成,用余光瞄了一下夏菊已经躺在娘亲怀抱了,想必已经身负重伤了。酝酿了双手掌的功力,击打出去,一道火红的光环,击打在许谷的身躯上面,哐当飞出了数丈远,狠狠地砸在地上爬起来就跑了。

    包成成飞奔过来,抱着夏菊眼泪哗哗流了下来悲切的说。

    “菊儿,怎么样?”

    “成……哥哥……恐怕食言之人是我了,不能陪着你闯荡江湖了,那么让乖巧的董妹妹陪你闯荡江湖好吗?”

    “菊儿,不要丢下我好吗,我们说好了,一起闯荡江湖的……”

    “成、哥、哥我好冷可以抱一抱我吗?”

    包成成紧紧的抱着夏菊,但是她嘴角还在涌出鲜血微弱的说。

    “成……哥哥,我……”

    “菊儿……”

    夏菊用纤纤玉手抚摸了一下包成成的脑袋,手臂甩了下去,闭上了双眼,像是一个睡美人,片刻仿佛时光停止了,包成成感觉不到别人的存在,他也没有呐喊,只是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喃喃自语。

    “对不起,菊儿,是成哥哥没保护好你,你放心我会杀了他们为你报仇的。”

    微风拂过夏菊苍白的脸颊,包成成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脸颊,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董素素贴了过来温和的说。

    “成哥哥……”

    “董妹妹,我的菊儿走了,她再也不会搭理我了,我的心好疼、好疼呀。”

    董素素跪了下去抱着包成成,眼泪哗哗的流痛苦的说。

    “夏姐姐夏姐姐。”

    这几日包成成没有说话只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面,没日没夜的喝酒,当董素素给他送饭时,他拒绝了。还是喝酒,喝醉了之后躺在地上眼泪哗哗的流淌着。

    他已经有2天2夜没有吃饭了,打盹了一会睁开眼眸看着一个人影很像夏菊微弱的说。

    “菊儿,我晓得你不舍得我,我好想你。”

    苏十五缓慢的走过来回复。

    “二弟,我是大哥,不是夏姑娘,你别伤心了。”

    “大哥,我的菊儿走了,我好想她。”

    “二弟,我晓得你难受,你要挺住呀。”

    片刻苏十五的眼眸红润了,一把抱着包成成,包成成像一个少年憋屈了很多天,很多天终于放声大哭了。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苏十五的心跟着悲痛,因为他也尝试过失去亲人的痛苦。

    或许他跟夏姑娘的感情太深了,所以他要从痛苦中走出来需要的时光多一些,过了半晌苏十五轻声的说。

    “二弟,吃饭吧,不然没力气了,然而我想夏姑娘在天有灵希望你好好活着。”

    “嗯,大哥,我……只是难受。”

    “好了,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

    包成成拿着筷子,坐在地上慢吞吞的吃着饭,苏十五走了出去看着失魂落魄的董素素,告诉她没事了,二弟在吃饭了,董素素的脸颊才有了一丝丝的笑容。

    董素素温和的说。

    “成哥哥”

    “我”

    仿佛几日不见,包成成惨老了十岁,脸颊没有一丝表情,像一块寒冷的冰,董素素只是用温和的目光看着他并没有说话,或许她晓得成哥哥心里难受,不需要说话,只要在身旁静静的陪着他就够了。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