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十五盘腿坐下用温和的目光看着游天侠淡淡的说,干爹我的筋脉被震断了,岂不是失去修为了?游天侠摸了摸胡须,告诉苏十五,这得看他的造化了。

    指着前面一个小小的池子说,你在里面泡几个时辰吧。苏十五心里咯噔了一下,我没有退路了吗?

    苏十五咬着牙舒展了身躯,扑通跳了进去。一会功夫,拼命的呐喊,那惨叫令人毛骨悚然呀。

    过了几个时辰,苏十五咧着嘴从池子里面爬了出来,坐在地上淡淡的说。

    “干爹,我算是重生了吗?”

    “嗯,你的筋骨接上去了,功力会大增。”

    “我以为自己会死在池子里面呢?”

    “呵呵,你是因祸得福呀。”

    片刻苏十五询问游天侠,嗜血老祖是什么来路呀,武艺如此高强。游天侠告诉他,在几十年前卓前辈带着岭南派的弟子把嗜血山屠了呀,为何嗜血老祖没死呢?

    那么嗜血家族是一个很邪恶的家族,只要是加入嗜血家族之人,喝了嗜血老祖的血,就能得到他一部分的功力。

    原来如此,洛家父子和许谷加入了嗜血家族,就是为了增强功力呀。

    “干爹,当下我能释放出800年的功力打败嗜血老祖吗?”

    “这可不好说,还得靠你见机行事。”

    “嗯,多谢干爹了。”

    “小五,不必客气。”

    过了一会功夫,游天侠准备离开了,苏十五咆哮。

    “干爹,不打算回巫山派吗?”

    “我喜欢自由,巫山派规矩太多,没必要回去了。”

    呼呼,游天侠不见踪影了。苏十五摸了摸后脑勺,原来干爹不喜欢被门派的规矩束缚呀,所以做了一个游侠。

    苏十五整理了长袍,骑着白色的骏马,驾、驾吁苏十五迈着紧凑的步子进入了董府邸。包成成非常的激动,差点就从板凳上面掉下去了,眼眸放着深邃的光环。

    “大哥,我听江湖人士说,你被嗜血老祖震断了筋脉呀?”

    “二弟,说对了,不过我已经修复好了,功力大增,像是渡劫一般好惊险。”

    “恭喜大哥。”

    “嗯,此事我来庐城也是为了嗜血老祖之事。”

    包成成让苏十五坐下喝茶慢慢说,这时董将和廖亮大侠也贴了过来,苏十五站起来抱拳。

    “在下苏十五,见过董大侠和廖大侠。”

    董将浅笑了一下祥和的说。

    “苏公子,是稀客呀请坐。”

    然而包成成把苏十五来董府邸的目的说了出来,董将瞄了一眼廖亮,让他说一说怎么对付嗜血老祖,因为董将伤势刚好,不便参加这次搏斗。

    廖亮摸了摸胡须淡淡的说。

    “嗜血老祖,武艺高强,不能轻举妄动呀。”

    苏十五没有吱声只是点了点头,包成成沉思了一会回复。

    “廖大侠,即便嗜血老祖武艺高强,不灭了他,恐怕庐城有不少武林人士要死在他的手上呀,他也迟早会带着弟子攻入董府邸呀,请您想一个办法呀。”

    当然嗜血老祖肯定要灭了他,不过暂时还是灭不了他,毕竟他属下不少,还有洛家父子的辅佐,不是那么容易了。

    廖亮眉头紧,好一会没有开口,苏十五抱拳。

    “我是这么想的,过几日我找嗜血老祖对战一场,只要灭了他的威风,洛家父子就好了。”

    “苏公子,不要冲动。”

    “廖大侠,我不是冲动,我是思考很久了,另外你还不晓得吧,我找到卓恺前辈的后裔了。”

    “哦,他们在哪里呢?”

    苏十五告诉他们在唐州城,是卓前辈的孙子和孙女,董将终于忍不住了一本正经的说。

    “苏公子找嗜血老祖报仇,想必跟卓公子有关吧?”

    “是的,因为嗜血老祖派杀手进入卓府邸要斩草除根呀。”

    卧槽片刻鸦雀无声了,目光都投注到苏十五身上了。我有一点害怕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这是真的,众所周知,我的功夫也是卓前辈留下的,我不得不管卓家姐弟呀。”

    在场之人不断的点头,因为他们晓得苏十五是一个重情义之人,怎么可能不管卓家之事呢?

    董将心里泛起了焦虑,多少江湖之人因为仇恨命丧黄泉呀。

    “苏公子,刺杀嗜血老祖,可不是小事呀,要不你跟廖兄、成儿一起去吧。”

    “不必了,多谢董大侠的好意。”

    这时包成成用忧郁的眼神看着他。

    “大哥,董叔叔说得有道理。”

    “二弟,放心我能搞定嗜血老祖。”

    “好的,我相信你的功力,等你凯旋。”

    “嗯。”

    其实苏十五心里也没底呀,不过嗜血老祖确实太嚣张了,不杀了他,寝食难安,也对不起卓前辈呀。

    廖亮认为苏十五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天下,既然他决定了一个人去,想必他是有把握的他抱拳。

    “苏公子,修炼了流星剑法,是天下无敌了,区区一个嗜血家族,不是你的对手。”

    “廖大侠,过奖了,在下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

    “哦,苏公子很谦虚呀,老夫更加佩服你了。”

    “嘎嘎……”

    确实苏十五在越城时就见识了江湖上的险恶,想不到真的险恶在后面呀。不是干爹传授方法,修复了内伤,想必他在阴曹地府了。

    所以在江湖上闯荡都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面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呀。

    包成成拍了拍苏十五的肩膀淡淡的说。

    “大哥,既然来了庐成就多住几日吧。”

    “二弟如此盛情,我就留下吧。”

    “呵呵,你放心在庐城酒管够。”

    “有酒就行,没酒恐怕我待一天都难。”

    一会功夫一个属下轻轻的说。

    “包城主,一个叫张小高的公子想见你。”

    “哦,不是管小姐的侍卫吗,请他进来。”

    张小高听了过来抱拳。

    “在下拜见包城主,苏公子。”

    苏十五摸了摸嘴唇回复。

    “小高,怎么来庐城了?”

    “我帮小姐送信给你的。”

    “她怎么了,为何不来庐城。”

    张小高脸颊泛起了淡淡的惆怅,让他看书信什么都明白了,苏十五双手在颤抖着打开书信,小蝶在信中说,她感染了风寒,所以不能来庐城看他了,当然她也晓得苏十五被嗜血老祖伤了,让他保证身体。

    苏十五叹了一口气,原来小蝶只是身体不舒服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脸上泛起了浅浅的微笑。

    “小蝶病得严重吗,需要我去逍遥城看她吗?”

    “不必了,我出门前她吩咐了,等你收拾了嗜血老祖,再去逍遥城看她吧。”

    “好的,替我好好照顾小蝶。”

    “嗯,包城主苏公子,在下告辞了。”

    苏十五默默的点了点头,片刻苏十五把书信揣进长袍里面,心中泛起了一股暖流,因为小蝶无时无刻都在关心着自己。

    那么能有这样的妹妹,苏十五感觉很欣慰,他仰着蔚蓝的天空看着白云游走。不由自主泛起了微笑。

    包成成耸了耸肩膀轻轻的说。

    “大哥,小蝶这丫头确实心肠好呀。”

    “是的,她心地善良,所以我想拼命的去保护她。”

    “嗯,她长大了,你不必太担心呀。”

    “但是,我在想一件事,不过假设真的到了那么一天,请答应我呀。”

    包成成摸了摸后脑勺询问苏十五答应他什么事呀,苏十五咽了一次口水,眼眸湿润了云淡风轻的说。

    “假设有一天我被恶人杀了,请你答应我照顾好卓家姐妹和小蝶,你能答应我吗?”

    “大哥,为何说这么沮丧的话,你武艺盖世我相信没人伤得了你。”

    “好了,我只是说假设有那么一天,当然我也不希望有那一天。”

    “是的,大哥我们说过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不会让你陷入绝境的。”

    哈哈!

    苏十五拍了拍包成成的肩膀。

    “好兄弟,我们去喝酒吧。”

    “好,一醉方休。”

    苏十五和包成成咕噜咕噜的喝酒。

    苏十五认为这才是江湖有酒、有侠客、有仇恨。

    微风徐徐吹来,苏十五眯着眼眸想着这些年,确实在江湖上遇到了不少挫折,但是他从来没有惧怕过,因为他晓得从他第一天成为侠客的时候,就没有回头路了。

    他会努力修炼武艺,保护好身旁爱他和他爱之人,摸了摸嘴巴吆喝。

    “二弟喝酒。”

    “大哥,干杯。”

    “对了你二师兄之死你找到凶手没有?”

    “没有,不过这件事很复杂,还得继续查。”

    包成成晓得苏十五的性格,假设他说了实话,他一定会找伍浩麻烦的,那么整个武林就乱套了,那么伍浩会更加肆无忌惮的跟乌沙魔教勾结呀。

    因为包成成不敢肯定师傅跟乌沙魔教勾结没有,只晓得他是楚三的亲生爹爹。

    然而巫山派跟落潭宫关系那么近对于江湖上已经是噩耗了,不能再憋着师傅做歹毒之事了。那么他也希望师傅只是为了保全他的声誉,所以杀了曾炎师兄。

    毕竟师徒一场,他还不想让伍浩难堪,毕竟他养育了自己二十年呀,这是包成成,目前不愿意揭穿师傅伪君子面具的原因。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