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涵坐在闺房的板凳上面,双手撑着下巴,眼眸转来转去。很郁闷呀,她向苏十五表白了,为何他不喜欢我呢?

    苏十五是一个脑残、没眼光我恨死他了。哐当窗户被打开了,夏菊着一袭紫色长袍手里持着一柄长剑。

    陆涵心里咯噔了一下,站起来非常的惊讶,你是吃错药了吗?跟我刀刃相见凶巴巴的说。

    “夏姑娘,你是奉了楚三的命令来杀本小姐吗?”

    “你只猜对了一半,我是要杀你,不是楚三派来的,因为我离开落潭宫了。”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庐城城主夫人,本小姐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杀我?”

    “因为我答应了一个前辈,要杀了你。”

    卧槽,什么狗屁前辈他肯定武艺很差,不敢来让一个小姑娘来刺杀本小姐,那么堂堂北斗派的大小姐,能轻易被杀了吗?我得给你一点颜色看一看。

    陆涵耸了耸肩膀云淡风轻的说。

    “我劝你还是离开吧。”

    “不行,我要杀了你才能离开。”

    “你脑袋进水了吗,只要我尖叫一声,起码有几百个师弟冲进来,你有三头六臂都会被剁成碎片。”

    “哈哈,想必他们还没冲进来,你的脑袋搬家了。”

    首先不管夏菊是不是得了失心疯,所以才帮一个所谓的前辈来杀我,就冲她这句话,觉得她有无药可救了,想灭了我?

    “好呀,拔剑吧。”

    “我也是受人之托,得罪了。”

    夏菊瞪着眼眸一剑刺了过来,陆涵用大刀格挡住了,她把剑抽离了一次鞭腿过去,陆涵用鞭腿接住了。

    片刻荷花戒指释放出一道浅红色的光环。

    陆涵施展出“伏魔刀法”。

    唰!

    一道浅红的光环跟浅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窗户、桌椅被震得稀巴烂了。夏菊飞奔了出去,伫立在后花园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陆涵用愤怒的眼神瞥了她一眼,原来她跟我一个级别呀,难怪这么狂妄。

    “夏姑娘,能否告诉我是哪位前辈要杀我?”

    “你毁了她的幸福,她不会放过你的。”

    “我去,说得乱七八糟的,能说明白一点吗?”

    “好呀,我把你绑了,你在她面前忏悔吧?”

    卧槽,我记忆中并没有得罪哪位前辈呀,还忏悔呢?我一头雾水呀。关键这个贱货又不说明白,真的好烦人呀。

    陆涵一刀砍了过来,夏菊用宝剑格挡住了,唰,唰,朝着陆涵刺了三剑,她退后了数米,一次侧踹把她踹飞了三米远。

    呼呼来了6个北斗派的弟子其中一个微胖的弟子眉头紧锁说道。

    “陆师姐,怎么样了?”

    “我没事,拿下这个贱人。”

    “好的,她插翅难飞了。”

    “但愿如此,我要撬开她的嘴,说出心里的秘密。”

    微胖的师弟点了点头6个弟子持着大刀向夏菊砍了过来,夏菊冷笑了一下一群蝼蚁,本姑娘片刻收拾了你们。

    腾空而起,翻了一个跟头,击打了6掌,6个弟子趴在地上捂着胸口低沉的呻吟。陆涵麻利的爬起来,想着这些师弟不给力,还得本小姐亲自灭了这个贱货呀?

    唰!

    一道浅红的光环飞奔而出。

    唰!

    一道浅红的光环和浅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陆涵飞出了几米远,夏菊飞奔过去点了她的穴位,抓着她飞走了。

    微胖的师弟一脸的焦虑爬起来对着师弟们咆哮。

    “废物,赶快禀告陆掌门。”

    其中一个北斗派的弟子唯唯诺诺的回复。

    “请师兄,息怒立马去禀报陆掌门。”

    6个北斗派的弟子迈着蹒跚的步子离开了。

    一会功夫到了唐容的房间,夏菊一脚把闺房门踢开了咆哮。

    “陆夫人,赶快出来受死。”

    唐容吓了一跳,毛骨悚然了,仔细一看闺女在她手上呀,这下如何是好结巴的回复。

    “姑娘,跟北斗派有什么仇恨为何抓我闺女?”

    “狐狸精,很深的仇恨,你跟陆涵都得死。”

    “你……要么我跟你走一趟,放了我的闺女。”

    “你搞错了吧,你跟陆涵一起下地狱。”

    陆涵一脸的愤怒咆哮。

    “有什么仇恨,杀了本小姐放过我娘。”

    “闭嘴。”

    夏菊让唐容跟她走一趟,唐容询问她去哪里?夏菊冷笑了一下。

    “去庐城。”

    “……”

    片刻十几个北斗派的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师兄耸了耸肩膀怒斥。

    “贱人,放了师母和小师妹。”

    “脑残,她们在我手上呀,赶快让开,不然我立马杀了她们。”

    “你敢。”

    “好呀,你们准备好2口棺材吧。”

    夏菊把宝剑架在陆涵的肩膀上面,显露出得意的笑容,押着陆涵和唐容走了几步。

    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

    “姑娘,我劝你放了她们。”

    “陆掌门,恐怕我不能答应你。”

    “那么你要如何才能放了她们呢?”

    “这个得问一个前辈了。”

    陆不悔迈着轻健的步子淡淡的说。

    “哪位前辈,我能见他吗?”

    “你不能见他。”

    小小年纪在北斗派抓了我的夫人和闺女,你真的活腻了呀,庞强脸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淡淡的说。

    “我去杀了这个贱人。”

    “不要轻举妄动,她手上有人质。”

    庞强捏着拳头啪啪响,显露出狰狞的面孔吆喝。

    “夏姑娘,跟北斗派作对,孰轻孰重,你掂量下,假设你敢犯下杀戮,即便是包城主也袒护不了你。”

    “少吓唬我,此事跟包城主无关。”

    “哦,你的胆子真肥呀。”

    “哈哈,彼此彼此。”

    陆涵在拼命的施展功力冲破穴道,所以庞强晓得小师妹的意图了,他会拖延时间的,跟夏菊叽叽歪歪扯了半刻钟。

    “既然如此,我送你们走吧。”

    “卧槽,我抓了北斗派之人,你还送我离开北斗派?”

    “是的,假设没有我的护送,你是走不出北斗派的。”

    “你想多了。”

    陆涵的后背冒着一缕白色的烟雾,左手中指动了一下,穴道冲破了,咬牙切齿,一掌劈在夏菊的后背,夏菊从台阶上面,滚了下去。

    麻利的爬起来,一脸的不服气,原来陆涵有几分本事呀,把穴道冲破了。那么北斗派这么多高手到齐了,我有三头六臂也干不过呀。

    三十六计,逃命为上策呀。庞强一刀劈了过来,夏菊用宝剑格挡住了,手掌在发麻,因为他比夏菊功力强多了,一次侧踹过去,夏菊飞出了数米远,哐当狠狠地砸在地上,尘土飞扬。

    夏菊爬起来,拔腿就跑了,陆涵吆喝。

    “抓住这个贱人。”

    北斗派的弟子纷纷道。

    “好的。”

    几百号人持着大刀追赶着夏菊……

    庞强和陆不悔贴近了陆涵,陆掌门询问陆涵和夫人受伤没有,她们摇了摇头。他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陆涵询问他,夏菊为何要杀她呢?

    “想必她被某人利用了吧,还没经过包城主同意呀,因为我了解包城主的为人,假设有仇恨肯定会跟他打开天窗说亮话的。”

    “哦,爹爹你得派人去庐城一趟,让包成成给我们一个交代呀。”

    “嗯,他的夫人在北斗派惹事,我肯定不会轻饶他。”

    “好的,我扶着娘亲回闺房了。”

    庞强挺了挺胸脯,一脸的不开心询问师傅,让弟子去庐城一趟吧?陆不悔点了点头,认为庞强武艺高强,办事稳重,他去是最合适的人选,幸好闺女和夫人无碍。陆不悔叹了一口气,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既然听信谣言,来北斗派杀人了,不把老夫放在眼里呀,一定要找出幕后之人。

    “不管怎么样,让包城主给老夫一个说法。”

    “弟子,领命。”

    卧槽,包城主太糊涂了,夏菊在北斗派惹事,你还不晓得吗?然而在当今江湖上,敢对小师妹下手之人,我一定要废了她的功力。

    天空蔚蓝,阳光折射在他的肩膀,庞强的心跌宕起伏了,想着夏菊原本是落潭宫之人,那么她离开了落潭宫,内心还是邪恶了,包成成这个脑残、花痴为何娶一个妖女呢?

    那么,我去了庐城假设能给本公子一个满意的答复也就罢了,假设不满意我一定要把夏菊抓回北斗派废了她的修为,以儆效尤。

    咚咚咚,陆涵把闺房门打开了,淡淡的说了一句。

    “大师兄,进来吧。”

    “嗯,小师妹,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不碍事,查到夏菊刺杀我的原因没?”

    “明日,我去庐城询问包成成就晓得了。”

    夏菊点了点头,给他倒了一杯茶,庞强喝了下去淡淡的说。

    “既然小师妹没事,我先走了。”

    “嗯,有劳大师兄了。”

    说白了,这也是他的失职,让一个黄毛丫头在北斗派搞得天翻地覆的,庞强摸了摸后脑勺,迈着紧凑的步子到了广场,整理了一下长袍吆喝。

    “废物,这么多能连一个女子抓不住。”

    其中一个师弟垂着头回复。

    “大师兄息怒,此女子武艺高强呀,所以”

    “别废话,你们下去操练,何时能接住我三招了,才能停止下来。”

    “啊”

    片刻听见一些零碎的声音。

    “大师兄武艺如此高强,这”

    庞强酝酿了嗓子。

    “还不去操练?”

    呼呼,几十号师弟拔腿就跑了。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