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无痕昂首挺胸迈着大八字脚贴近了落潭宫的大殿,胡银花跟楚三淡淡的说。

    “宫主刀楼主来了。”

    “快快有请。”

    时光如梭,有半载没见刀楼主了,当下的他依旧神采奕奕,楚三抱拳。

    “刀楼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楚宫主,太客气了,老夫只是过来看望下老朋友。”

    “刀楼主,请坐。”

    “好,好。”

    其实楚三这些日子一直在梳理落潭宫之事,没时光去拜访刀楼主,想必有很多江湖之事不懂,还得请教他呢,未曾想到他来落潭宫了。

    刀无痕瞅着楚三的属下个个胸脯挺挺的,精神抖擞摸了摸胡须。

    “楚宫主,是青年才俊把落潭宫打理的很好呀,老夫佩服。”

    “让刀楼主见笑了,我也是没有办法,你晓得母亲……”

    “对于老宫主之事,我很遗憾……”

    “我晓得你尽力了,我会找陆不悔报仇的。”

    当然刀无痕也见识了楚三的能力,把落潭宫打理的井井有条,即便没跟乌沙魔教合作,他依旧在江湖上名声大振。

    刀无痕作为前宫主的爱慕者,他也答应过楚香寒会照顾她的儿子,所以他此次过来也是询问下楚三有什么困难,他可以出手帮忙的。

    刀无痕抿了一口酒叹了一口气,一脸的惆怅。

    “楚宫主,你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只是北斗派势力过于强大,想打败陆不悔还得等乌沙魔教攻下北斗派之后呀。”

    “小侄,冒昧的问一句,何时攻打北斗派落潭宫的属下愿意马首是瞻。”

    “看情况,反正最近几年是不行,请楚宫主稍安勿躁。”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刀无痕摇了摇头,让他不必心急,因为乌沙魔教的势力越来越强大了,灭了北斗派是迟早的事,况且于锋跟陆不悔有多大的仇恨呀?

    于锋是一个记仇之人,他能轻易放过陆不悔吗?

    然而刀无痕告诉楚三,只要他有决心跟乌沙魔教合作,或许成为暂时的盟友也行,毕竟有共同的敌人,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楚三觉得刀楼主果然是老谋深算,说得很有道理,楚三也不会反对,假设乌沙魔教需要他出手,他愿意带着落潭宫的弟子万死不辞。

    万死不辞!

    刀无痕用温和的目光看着他。

    “楚宫主长大了,老夫很欣慰呀。”

    “嗯,往后还得请刀楼主多多关照。”

    “好的,老夫一定竭尽全力。”

    “谢谢,刀楼主。”

    刀无痕也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觉得楚三的功力进展不少淡淡的说。

    “楚宫主的天波功很了得。”

    “刀楼主,见识过我的功法吗?”

    “没有,只是我在想巫山派的弟子被杀,是否跟落潭宫有关?”

    “没错,明人不说暗话,是我杀了他们。”

    刀无痕眉头紧锁告诫他小心一点,毕竟巫山派不是小帮派,假设他们攻打过来十个落潭宫也抵不住呀。

    楚三耸了耸肩膀一本正经的说。

    “我还没把巫山派放在眼里,况且他们不晓得是我杀的。”

    “嗯,只是提醒你,小心驶得万年船。”

    “好的,谨遵刀楼主的教诲,我还是佩服你的御魂刀法。”

    “哈哈,此刀法我倾尽了一生的心血才将它修炼至炉火纯青的地步呀。”

    其实刀无痕在楚三进入落潭宫之时就非常喜欢他,不过他那时还是一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当下倒是有几分楚香寒的魄力。

    不过在江湖上闯荡,肯定需要高强的武艺作为支撑呀,那么刀无痕武艺如此高强不传授楚三一些武艺呢?

    因为众所周知“御魂刀法”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所以他不想害了楚三。或者说一个年轻气盛的男人,难免会情窦初开,总不能让他割舍红尘吧?

    或许刀无痕已经被“御魂刀法”折磨的体无完肤了,没必要把楚三拉下水呀,刀无痕伫立起来淡淡的说。

    “楚宫主,老夫先告辞了,往后有事需要我帮忙,飞鸽传信告知。”

    “嗯,恭送刀楼主。”

    胡银花陪着刀无痕踏着轻盈的步子,胡银花询问刀楼主她哥哥怎么样了,刀无痕浅笑了一下告诉她,胡一刀天资聪慧,武艺超群,往后一定能成为江湖上的佼佼者。

    听了刀楼主如此夸奖哥哥,她不关脸上有光还很佩服哥哥了,因为胡一刀当初也是一个纨绔子弟抱拳。

    “多亏了刀楼主的谆谆教导,哥哥才小有成就。”

    “哈哈,想不到胡左使冰雪聪明也会说奉承的话了。”

    “刀楼主,小女子只是说了实话。”

    “好,我能看到乌篷船了,请留步。”

    当然不管曾经的胡一刀是唐州城的第一纨绔子弟,还是富家公子哥,想必通过刀无痕的雕琢,让他成为一个顶级的剑客,确实是刀无痕的功劳。

    楚三想着落潭宫报不了血海深仇,但是对于落潭宫的叛徒总能处理掉吧,他显露出愤怒的模样怒斥。

    “胡左使,你晓得夏菊在何处吗?”

    “她好像在庐城,听说身居高位呀。”

    “不管她在哪里,是不是城主夫人,她是落潭宫的叛徒,你晓得怎么做吧?”

    “请宫主放心,我一定杀了她。”

    楚三点了点头告诉胡银花,一定要取了夏菊的首级,不然让江湖人笑话了,连一个叛徒都处置不了,还能干什么大事业?

    想成为乌沙魔教的盟友,灭了北斗派都是胡扯了。

    胡银花伫立在那里,在唯唯诺诺的点头,因为楚宫主很久没这么严肃了,想必是刀楼主的教导,让他茅塞顿开呀。

    不过庐城可不是他们的势力范围呀,她也有一些顾虑。

    “你是让属下,派人去庐城刺杀她吗?”

    “难道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属下,尊敬宫主的命令。”

    “当然,你可以机灵一点避开包成成的锋芒。”

    对于胡银花可是冰雪聪明的女子,她肯定晓得宫主的意思。包城主武艺高强,城主府上侍卫不少,光明正大的对战,肯定干不过包成成呀,那么只能偷偷暗杀夏菊呀。

    胡银花挑选了十几名武艺高强的姐妹,准备明日去庐城,刺杀夏菊,其中一个年轻的姐妹大概19岁长得挺标准的,就是胸脯有一点点平,可以用一马平川来形容,她叫小雪是胡银花最得力的属下。

    小雪瞅着胡银花一脸的苦恼淡淡的说。

    “胡左使,为了刺杀夏菊之事而焦虑吗?”

    “是的,因为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呀。”

    “属下,倒是有一个办法,请胡左使斟酌?”

    “好呀,你说吧。”

    小雪酝酿了一下嗓子义正言辞的说。

    “把夏菊引诱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再动手,那么庐城的势力对于我们就没威胁了。”

    “怎么让她上当呢?”

    “我去说服她。”

    “你……你行吗?”

    小雪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点了点头,片刻让胡银花刮目相看呀,想不到小雪还是挺聪明的,给本左使出了一个好计谋。

    哈哈!

    胡银花奸笑了几声之后,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让小雪去安排吧,假设真的成功了,她一定会在楚宫主面前替她美言几句,这次的功劳也算在她的头上,如此她在落潭宫的前途就无量了。

    小雪单膝跪地抱拳。

    “属下多谢胡左使的赏识。”

    “不必客气,在落潭宫,楚宫主也是非常重视人才的,既然你有才华,他一定会重用你的。”

    “嗯,属下愿意为了落潭宫肝脑涂地。”

    “好好起来吧。”

    自从夏菊逃离了落潭宫之后,搞得人心惶惶,幸好楚宫主处理得恰当,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呀,然而若大的落潭宫,愿意真心真意效力于楚宫主的姐妹少了。

    既然小雪主动显露自己的本领,还愿意誓死效忠楚宫主,胡银花为何不顺水推舟呢,如此一来,小雪即便做了右使,也是自己提拔起来的,她也会记得我的恩惠。

    那么胡银花在落潭宫的地位就牢固了,楚宫主也会越来越重视她。然而作为一个属下,她们的愿意就是得到主子的信任,谋一个好的职位呀。

    夏菊撩起了一缕发丝淡淡的说。

    “小雪此次行动,不必惊扰太多的人,我害怕那些向着夏菊之人会偷偷给她通风报信呀。”

    “难道夏菊的好姐妹,没有杀光吗?”

    “她们脸上没写党羽,怎么杀呀,况且楚宫主为了稳住宫主位置,不敢轻易杀人呀。”

    “嗯,胡左使说言甚是,属下谨遵你的命令。”

    胡银花也是蛮恼火,不是夏菊从中作梗,想必包成成已经被北斗派杀了,那么又少了一个劲敌了。

    可惜呀,这个贱人为了一个男子,背叛了落潭宫,搞得我身败名裂,让马彬恨死我了?

    胡银花捏了捏拳头,喃喃自语:“夏菊,你毁了我的一切,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哈哈!

    当然对于胡银花是因为太急功近利了,走错了一步,满盘皆输。

    或许胡银花太想成为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了,所以变得心狠手辣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同时也毁了一桩好的婚姻,那个挚爱她的彬哥哥永远不能原谅她了,所以她将这些仇恨全部推卸到夏菊身上了。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