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十五戴着面具在福来客栈吃饭,抿了一口酒,只是作为一个剑客的敏锐度,总感觉有人在暗地窥视着他,把杯子丢了出去一个男子拿着杯子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还厚着脸皮一屁股坐在苏十五的对面。

    “你是范先生?”

    “对呀,你是哪位找我何事?”

    “听说你武艺高强,我打探了几天,才晓得你在这里,我是谁不重要,找你肯定有事呀,你还有朋友来吗?”

    “没有,你找我?”

    这个长得英俊的年轻男子点了点头,虽然没有我长得帅,不过也过得去,在众目睽睽之下不会吓死人,他找我何事?

    “兄台,我饿了可以陪你边吃边聊吗?”

    “卧槽,你是蹭吃蹭喝的蝼蚁?”

    “别误会,我看你一个人喝酒寂寞,陪你喝了之后,我想跟你比试剑法。”

    “我在唐州城没待多久,你怎么盯上我了呢?”

    哈哈!

    这笑声太牛逼了,十几座客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年轻的男子,他倒是不脸红怒斥。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男子吗?”

    客人们纷纷道:“我去,臭不要脸、脑残、垃圾、贱男。”

    苏十五面不改色,一副淡定的模样。

    “兄台要是缺银子,我可以送你10两银子,去那边喝酒,我不喜欢跟陌生人喝酒。”

    “范先生,怎么能把我当作乞丐呢,我当下20岁叫卓如意。”

    “好说,我22岁,范先生,唐州城姓卓的人多吗?”

    “不多,很多同姓搬走了。”

    卧槽,苏十五看着这小子英气逼人,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有点像当年的他,别说让他又联想到卓恺前辈了,只是江湖上没有那么多凑巧吧?

    “好,好我跟卓家族的人很有渊源,这顿酒我请你喝。”

    “嗯,多谢范兄。”

    原来唐州城的人已经忘记苏十五的存在了,反而记住了我这个范先生了有点意思,往后我就叫范先生吆喝。

    “小二给我来三坛上等的女儿红和5斤羊肉。”

    卓如意倒是欢喜的很,想不到范先生如此盛情呀,要请我大吃大喝,不管他了,出来闯荡江湖,四海之内皆为兄弟。

    等店小二把酒和香喷喷的羊肉送上来时,卓如意倒了一碗酒端了起来。

    “范先生,我敬你。”

    “卓兄弟不必客气,干杯。”

    咕噜咕噜!

    隐约能听见这些客人零碎的声音。

    “坐在范先生身旁的小子是谁呀?”

    卓如意听着不爽呢,想必这些人有眼不识泰山看不起我?本公子要好好教训你们,他板着脸准备站起来了。

    苏十五浅笑了一下淡淡的说。

    “卓兄弟,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喝酒。”

    “好,干杯。”

    然而让卓兄弟喝开心了,苏十五准备侧面打听一下卓兄弟的身世云淡风轻的説。

    “卓兄弟,能否告诉我你的师父是谁?”

    “我的师父就是我的爹爹,可惜他被恶人杀了。”

    “那你晓得杀害你父亲的凶手吗,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呀?”

    “都没有了,剩下我和姐姐了,其实我也是隐姓埋名的过日子。”

    卧槽,如此说来这个小兄弟很有可能是卓前辈的后裔呀,苏十五摸了摸嘴唇询问他晓得“流星剑法”吗?

    卓如意眉头紧锁这是我爷爷的绝学,可惜我爹爹也没学,他只学了“剑雨十三陵”。

    他已经将这套剑法全部学会了。

    真的是卓前辈的后裔呀,还是卓前辈的孙子。苏十五在默念着,老天爷开眼了,让我遇到恩师的孙子了,不对是卓前辈不让我叫他师傅的。

    “失敬了,原来是卓前辈的后裔呀。”

    “你年纪轻轻,怎么晓得我爷爷的剑法呢?”

    “我也是听大侠说的。”

    “哦,原来如此。”

    苏十五结了账之后,打算送卓兄弟回家了,只是他告诉苏十五家里只剩下几个丫鬟和家奴了,假设苏十五不嫌弃可以到府上一聚。

    苏十五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跟随其后。

    过了好一会一个40多岁的男子贴了过来亲切的说。

    “公子回来了。”

    “嗯,管家这是我的朋友范先生,你去泡茶吧。”

    苏十五腰杆挺得笔直抿了一口茶眨了眨眼眸。

    “这……其实……”

    “范先生,有话请说。”

    “我我是你爷爷的弟子。”

    “范先生你才20多岁,我爷爷都去世几十年了,你说胡话呀。”

    接着苏十五,把他在断魂涯下面遇到的事告诉了卓如意,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当然苏十五请卓兄弟不要告诉别人他就是苏十五。

    卓如意点了点头,脸上流淌着微笑。

    “想不到范先生,是天禀异赋的苏兄,修炼了流星剑法,可是爷爷最高精湛的剑法。”

    “只是巧合,让公子见笑了,放心我会帮你查出杀害卓叔叔的凶手,另外我会把流星剑法默写出来交给你,另外这柄玄冥剑还给你。”

    卓如意还有一些懵圈,苏十五把后背的玄冥剑取了下来,放在桌子上面,告诉他这是卓前辈的遗物。

    卓如意云淡风轻的说。

    “既然此剑法和此剑和苏兄有缘,我就不夺你所爱了,退一步说你不拿到也只能一直陪伴爷爷身旁没人能拿到。”

    “苏某,惭愧呀,不过此剑法和剑我只是暂时使用,还是要还你给你。”

    卓如意拔出玄冥剑,剑非常锋利纹路细腻真的是一柄好剑呀。然而苏十五这么客气我也不好拒绝了。剑法就不必默写了,因为此剑法我也学不会,我爹爹就是因为此剑法被恶人杀了。

    对于玄冥剑,卓如意使用几天,假设用得顺手再作打算。

    原来卓老弟的爹爹是被抢“流星剑法”的恶人杀了呀,他询问卓如意看到恶人的脸没有,卓如意摇了摇头,只是说他是使用大刀的。

    然而江湖上使用大刀之人很多了,恐怕一时半会查不清楚。

    对于苏十五非常的心疼,因为卓前辈可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当下却门庭落没了,我询问卓如意他爹爹的朋友不帮他查凶手吗?

    卓如意叹了一口气,自从爷爷去世之后,没多少江湖朋友了,说白了都是狐朋狗友,巴不得卓家族衰落,谁还会管我呢?当初我是还小,被娘藏了起来,不然我都没命了,幸好管家和家奴忠心耿耿把我养大了。

    “剑雨十三陵”也是凌南派的绝学攻击力仅次于“流星剑法”我从6岁就开始修炼此剑法了,到了10岁爹爹不在了,我自己不断的修炼,终于小有成就了。

    听了卓如意的说辞苏十五还是很欣慰的,毕竟他身上流淌着卓前辈的血液,所以他也是一个修炼武术的天才呀。

    可谓是无师自通呀。

    苏十五竖起了大拇指,卓如意淡淡的说。

    “那么我应该叫你苏师兄了。”

    “嗯,卓师弟。”

    这会功夫苏十五感觉有动静了,让卓师弟别动,可能有人来了,片刻十几个蒙面人伫立在前院冲进了堂屋一带头的大哥凶巴巴的说。

    “交出流星剑法。”

    一个属下盯着桌子上说,老大那不是玄冥剑吗?

    哈哈!

    卓如意面孔狰狞,拔出玄冥剑指着蒙面带头大哥的头部咆哮。

    “是你们杀了我的爹爹吗?”

    “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要杀了你们。”

    苏十五让卓师弟退下,他来对付这些恶人,长袍一挥。

    “谁派你们来的,说出来我只取你们一条胳膊,不说把命留下。”

    “稀客呀,想不到范先生也管起卓家族的事了。”

    “我去,本公子在此喝茶,你惊扰到本公子了,怎么是管闲事呢?”

    “范先生对不起,此事与你无关,请你回避一下,改日一定登门道歉。”

    苏十五觉得这些狗奴才就是欺软怕硬的,晓得本公子武艺高强在唐州城名声是响当当的,然而卓师弟只是一个孤儿,那么你们就欺负他?

    这时一个小蝼蚁在带头大哥耳畔说,既然范先生也插手此事,我们就这么回去交不了差呀,要不将范先生一起杀了吧?

    带头大哥点了点头,觉得只能这么办了,带头大哥向前走了几步抱拳。

    “范先生,请你回避,不然误伤了你就不好了。”

    “本公子回避不了,趁着本公子还没发飙,你们速速离开告诉你们的大哥,让他来找本公子。”

    “范先生,不要不识抬举?”

    “靠,进入卓府邸了,还敢强词夺理?”

    卓如意是一个冲动的男子,拔出玄冥剑,唰,一道浅红色的光环飞奔而出,在人群中散开。

    轰隆!

    死了两个属下,噹噹,卓如意跟这帮杀手拼杀起来了,苏十五背着手让卓师弟担心呀,假设搞不定了就啃声。

    卓如意告诉范先生,以他的功力对付这几个小蝼蚁绰绰有余了。

    卓如意一次侧踹将一个蒙面杀手踹飞了三米远,哐当把房间的门,砸了一个大窟窿。

    十几个蒙面杀手飞奔到前院持着寒光闪闪的大刀,卓如意迈着紧凑的步子出来了,苏十五跟随其后询问卓师弟,玄冥剑好用吗?

    卓师弟觉得此剑还没用习惯,不太好用,唰,把玄冥剑还给我了,他用自己的剑。

    带头大哥淡淡的说。

    “卓公子的剑雨十三陵可是卓家族的绝学,你倒是学会了几层呀?”

    “好,你想抢流星剑法的剑谱,就死在我的剑雨十三陵剑法下吧。”

    对于苏十五暂时不使用“流星剑法”,只是使用北斗派的功夫,那么绿林人士只晓得范先生是北斗派的绝世高手。

    那么他的玄冥剑也是用灰色的布,包起来的,不过当下被这群杀手发现了。

    带头大哥一脸的诧异凶巴巴的说。

    “原来苏十五就是范先生呀?”

    “嗯,对不起了,既然你晓得本公子的秘密了,就不能放你们一条生路了。”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