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经过范先生的分析巫山派的弟子被杀,落潭宫之人嫌疑最大。让冯才很意外他会将此事禀报给伍掌门的。

    另外他非常感谢北斗派和范先生的相助浅笑了一下抱拳。

    “各位,告辞了。”

    “冯兄,后会有期。”

    然而陆涵眨了眨清澈的眼眸跟苏十五说。

    “苏师弟跟我回北斗派见一见爹爹吧?”

    “这……”

    “难道你还在恨他吗?”

    “那倒没有,陆师姐请。”

    当然苏十五是以范先生的身份去拜访陆掌门才能掩人耳目呀,因为苏十五也是怕北斗派的弟子说一些流言蜚语,给陆师姐添麻烦。

    王恒显露出欢喜的模样淡淡的说。

    “陆掌门,肯定会很惊喜。”

    “呵呵,是吗?”

    到了北斗派之后陆涵眼眸释放着温和的光芒吆喝。

    “爹爹,府上来客人了。”

    “谁来了?”

    “苏师弟回来了。”

    “哦,快快有请吧。”

    陆不悔迈着紧凑的步子贴了过来,苏十五摘下面具抱拳。

    “弟子拜见师傅。”

    “小五,长高了也长壮了,请坐。”

    “嗯。”

    “小五这些年在越城吧。”

    苏十五点了点头,陆不悔觉得苏十五在越城得到了磨炼成长了不少,听庞强说功力进展不少。

    这时苏十五淡淡的说。

    “师傅,想必大师兄已经跟您说了北斗派有奸细之事了吧。”

    “说了,其实你离开这些日子,我在暗中调查这个奸细,你说他还去找你了,你可见过他的面孔?”

    “没有他是一只老狐狸,师傅担心呀。”

    “哈哈,你还担心他敢对我下手吗?”

    因为奸细在暗处,师傅在明处,防人之心不可无呀,小心驶得万年船。

    苏十五显露出难堪的模样,当然陆不悔也不是傻子,他相信苏十五说得典籍阁的管事是奸细,但是为何还是要逐他出师门呢?

    第一,苏十五离开北斗派奸细就会放松警惕,他才能顺藤摸瓜逮住奸细。

    第二,然而北斗派的修为苏十五已经修炼的差不多了,只有出去闯荡江湖才能积累实战经验呀。

    片刻陆涵翘着嘴巴娇滴滴的说。

    “爹爹,原来苏师弟离开北斗派是你跟苏师弟商量好的呀,还瞒着我?”

    “为了安抚好奸细,必须隐瞒你们呀。”

    “爹爹,英明。”

    “闺女,希望你理解为父的良苦用心呀。”

    虽然苏十五不在北斗派了,但是他还记得陆不悔的恩情,因为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假设师傅有什么吩咐直接告知他,一定万死不辞。

    苏十五是一个懂得感恩之人,饮水思源,溪水源远流长。

    陆不悔摸了摸胡须抿了一口茶。

    “范先生,难得你有这份心意还记得老夫,你放心假设有事需要你做,一定会找你的。”

    “师傅,折煞小五了。”

    “哈哈,往后在北斗派之事,请你多费心了。”

    “嗯,小五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既然如此陆不悔让苏十五陪他喝几杯,苏十五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恭敬不如从命了,然而唐容淡淡的说。

    “小五,我做了你最爱吃的鸡腿,你尝一尝味道如何?”

    “嗯,有劳师娘了。”

    苏十五举着杯子轻轻的说。

    “师傅,我敬您。”

    “好,干杯。”

    咕噜咕噜,苏十五和陆不悔喝得很开心。

    唐容询问陆涵强儿怎么没来吃饭,陆涵告诉娘亲他有事。

    这顿饭,仿佛像一大家子一般,其乐融融,让苏十五颇为感动,当然陆不悔平时对苏十五很严苛,但是私底下对苏十五也是疼爱有加……

    吃了中饭之后,陆涵让苏十五陪着他在后面花园逛一逛。苏十五腰杆挺着笔直伫立在那里,陆涵用含情脉脉的目光看着他轻轻的说。

    “苏师弟,我……”

    “陆师姐,什么事?”

    “我有话跟你说。”

    “请说。”

    陆涵脸上泛起了羞涩垂着头。

    “你喜欢我吗?”

    “喜欢呀。”

    “是吗,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陆师姐,别误会只是同门之间的情谊。”

    陆涵觉得自己长得好看武艺高强,难道配不上你吗,你为何对失踪的娜娜恋恋不忘,她有什么好的?

    陆涵已经情不自禁了,沉思了一会一把抱着苏十五真真切切的说。

    “苏师弟,我真的好喜欢你。”

    “不过我心里已经有娜娜了,然而大师兄挺喜欢你的,让他看见不好,你松开手。”

    “我不喜欢大师兄,我只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可以吗?”

    “不可以。”

    陆涵显露出焦虑的面孔,也顾不得那么多,准备把肺腑之言,告诉苏十五提高了嗓门。

    “我为了你,可以放弃大小姐的身份,甚至为了你离开北斗派,陪你一起浪迹天涯。”

    “对不起,不能带你走,我要等娜娜回来。”

    “小五,假设她永远不回来呢?”

    “那我就等她一辈子。”

    陆涵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抽泣的说。觉得苏十五是一个脑残呀,我一个大美女不喜欢,为何喜欢单相思呢?卧槽,真的病的不轻呀?你让本小姐如何,才能喜欢上我,其实我为了你可以付出一切,你怎么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呢?

    你伤了我的心,我好难受,从小到大我需要什么爹爹都会给我,然而我长大了,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难道错了吗?

    苏十五,是一个王、八、蛋、胆小鬼,是不是自卑呀,觉得配不上我?

    陆涵撕心裂肺的怒吼。

    “你站住,为什么不喜欢我?”

    “对不起,我不想骗你,一直把你当作师姐而已。”

    苏、十、五、你是一个脑残、我恨你……

    陆涵转身,眼泪还在流淌拔腿就跑了,苏十五轻轻的说,陆师姐对不起不晓得你喜欢我,即便你当下告诉我了,也不能接受你。

    因为我跟娜娜许诺过:“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苏十五昂首挺胸,迈着紧凑的步子离开了。

    呼呼,伫立在关月师尊的前院吆喝。

    “关月师尊在吗?”

    关月伫立在苏十五的一侧瞪着他。

    “你是谁,好大的胆子敢闯入本师尊的住宅?”

    “我是小五呀。”

    “苏十五回来了?”

    苏十五一副卑谦的模样,向关月师尊鞠了一躬点了点头抱拳。

    “小五,拜见师尊。”

    “你找我何事?”

    “额您晓得阿古娜去了哪里吗?”

    “我不知道,她不是跟你一起去了越城吗?”

    接着苏十五把越城发生的事跟关月师尊说了,想不到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失忆了还失踪了,关月师尊的心情变得沉重了,当然她也晓得苏十五对阿古娜的痴情了,一直在寻找娜娜。

    既然找不到娜娜肯定是藏起来呀,只是苏十五不放心,询问关月师尊娜娜会不会出事了,关月师尊也不敢肯定呀。

    毕竟于锋的势力渗透在江湖的各个角落和家族呀,假设她遇到了于锋的属下,遭遇了不测也不一定。

    听了关月师尊的说辞,苏十五的心如刀绞,片刻眼眸红润了,当然这只是关月师尊的猜测让苏十五不要太担忧,苏十五耸了耸肩膀。

    “关月师尊,最近于锋的属下没有侵犯北斗派吧?”

    “哼,于锋这个狗贼,他敢来,我们一定再将他关起来。”

    “师尊有所不知,李万的蝎子分舵不可小觑,我跟他们对战过几次,并没有占多大的便宜。”

    “哦,是的他们还打伤过我和陆师兄。”

    苏十五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让她小心为妙,就像她说的很多地方有于锋的党羽,包括北大派。

    苏十五的话语刚落音,关月师尊一脸的诧异。

    “北大派有奸细?”

    “是的,此事我向陆掌门禀报过了。”

    “好的,我会担心的。”

    “嗯,您保重,小五告辞了。”

    苏十五戴上面具,呼呼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了。苏十五在唐州城繁华的街头迈着紧凑的步子,想着于锋让72洞的掌门签了联盟书,想必有什么大的阴谋了,只是时机还没成熟了,说白了,名门正派一片散沙。各自保存势力,年轻人一辈资质平平,怎么跟乌沙魔教对抗呀?

    另外苏十五觉得巫山派的伍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自私自利,嫉妒性很强。也很少过问江湖上的事,只求自保。然而包成成离开巫山派之后,就剩冯才还算武艺过得去。

    那么老一辈呢,干爹游天侠是伍浩的师弟,但是干爹早已经不在巫山派待了,想必是看不惯伍浩的龌龊行为吧。

    然而只要有一天落潭宫、华安楼、乌沙魔教联合72洞的掌门要进攻北斗派了,想必整个武林就要岌岌可危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假设这些老东西还是我行我素,想必这个武林黑暗将至,黑暗将至。

    肯定要生灵涂炭了,只是苏十五晓得又能如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对付乌沙魔教,就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的。

    江湖的悲哀、悲哀、悲哀……

    其实苏十五不是故意伤害陆涵的心,只是他对感情阿古娜的感情矢志不渝,内心已经被阿古娜的倩影填满了,容不下第二个女人在他的心湖飘荡了。

    那么苏十五会一直守护着这份情愫,直到阿古娜的浮现

    多少孤独的夜,他会吹着凄凉的曲子,来渲染

    或许他跟阿古娜的千古奇缘,和他的江湖生涯一般,注定要经历很多挫折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