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沐浴着大地苏十五戴着面具迈着紧凑的步子在唐州城街头穿梭着,当然他作为一个侠客也会用余光扫射着周围的情况。

    一道熟悉的声音。

    “大师兄,你觉得巫山派弟子死于谁之手?”

    “还不晓得,去案发现场看了再说吧。”

    “嗯,只是谁跟巫山派过不去呢?”

    “江湖上的事,谁说得准。”

    苏十五停歇了下来,在不远处一直盯着他们,抿了一口酒。庞强、陆涵、王恒贴了过来。苏十五准备回避的,只是人太多了挤不动,垂着头加快了步伐,王恒盯着苏十五的背影。

    “大师兄,是不是玄冥剑?”

    “在哪里呢?”

    “前面呀?”

    “哦,是的,他走得这么快。”

    陆涵让大师兄去看一看是不是苏十五,庞强点了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陆涵淡淡的说。

    “大师兄,你在发什么愣呀,追上小五。”

    “嗯,他跑不了。”

    呼呼庞强伫立在苏十五的前面咧着嘴淡淡的说。

    “苏师弟,好久不见呀。”

    “你谁呀,我不认识你。”

    “哦,别以为戴上了面具我就不认识你了,你的玄冥剑可是最好的标志。”

    “请兄台让开,我不晓得你在说什么。”

    庞强胆子真大,既然你不认识我,那么别怪我粗暴了,冷笑了一下,伸着手去摘苏十五的面具,苏十五用手掌扣住了他的手腕,推了一把庞强退后了几步。

    庞强觉得苏十五的功力突飞猛进了,那么我的功力如何呢?切磋一下,一次鞭腿击打过去,苏十五用手臂格挡住了。又是一次直拳过来,苏十五一掌击打在他的拳头上面,庞强退后了几步。

    苏十五长袍一挥,提高嗓门。

    “兄台,请速速离开。”

    “假设我不让开呢?”

    “那么我走。”

    “小五,别走。”

    庞强以为苏十五要拔剑呢,还要大战几百回合,原来苏十五准备逃之夭夭。

    恐怕没那么容易离开了,还有王师弟和小师妹在后面呢?

    苏十五转过身躯往回走,稍微一抬头王恒和陆涵堵在前面了,苏十五杵在那里了。

    陆涵温和的说。

    “苏师弟,你去了哪里,我好想你。”

    “我……”

    “别说了,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好吧。”

    卧槽,原本苏十五还想不认账,当下这个情况确实掩饰不下去了,只能默认自己的身份呢?

    王恒、苏十五、庞强、陆涵在一家茶馆坐了下来,王恒瞄了一下四周的人都不认识淡淡的说。

    “苏师弟,面具可以摘下了吗?”

    “不必了,我已经习惯了,请王师兄不要为难我。”

    “嗯,那你就戴着吧。”

    “多谢王师兄。”

    陆涵的纤纤玉手握着苏十五粗糙的手掌,苏十五瞬间像触电一般,因为陆涵长得如花似玉,又这么主动,苏十五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温柔到达他的心房了同时也有一点害羞,想挣脱她的手,只是陆涵抓得有一点点紧。

    一隅的庞强咽了一次口水,眼睛瞪得很大看着苏十五,差点被气得吐血了,因为他一直喜欢小师妹,这是什么情况,我都很久没摸小师妹的纤纤玉手了,苏十五过分了吧?

    陆涵脸颊流淌着笑靥如花的笑容。

    “苏师弟,你是去了越城吗?”

    “是的,我离开唐州城之后,一直在越城。”

    “哦,今日真巧碰上了你。”

    “是的,很巧。”

    庞强忍着巨痛,但是又装,逼伫立起来吆喝,王师弟我们不做蜡烛了,我们走吧,让他们自己恶心吧,王恒拼命的点头。

    然而苏十五用温和的目光瞄了庞强一眼。

    “请大师兄不要误会,我来唐州城是有重要的事跟你们商议。”

    “什么事?”

    “北斗派内部之事。”

    “哦,这倒是很新鲜的事?”

    庞强坐了下来,让苏十五继续说,苏十五点了点头,告诉他们在北斗派有一个奸细,前几天在越城见了他第二次,然而第一次是在典籍阁见面的,就是那个自称典籍阁管事之人。

    庞强听了苏十五的说辞,觉得此事很蹊跷了,原来典籍阁真的有一个蒙面管事,把秘籍借给苏十五,然后让他被陆掌门发现,以为苏十五盗取秘籍,将他逐出师门,原来这手段很高明栽赃陷害呀?

    苏十五一脸的愤怒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对,就是他陷害了我,不晓得他有什么目的。”

    王恒沉思了一会,即便他是奸细见了你两次,苏十五都没逮住他,想必他武艺高强呀,往后怎么逮住他呢?

    “你见过他吗?”

    “没有呀。”

    “北斗派上万名弟子怎么排查?”

    “”

    苏十五觉得他肯定在北斗派待了很多年了,一定是师尊级别的人物,陆涵觉得即便是师尊级别的人物,也有十来个,没有证据诬蔑师尊,可是要掉脑袋的。

    王恒不断的点头,还告诉苏十五,他们这次去查巫山派弟子被杀的凶手。

    苏十五在唐州城听游侠说了,巫山派有几十个弟子被杀了。

    那么先商议北斗派奸细的事,只是听了同门的说辞,苏十五心里咯噔了一下,查奸细像大海捞针一般,难道要放弃吗,苏十五坚信只要这个奸细在北斗派,我们不打草惊蛇,一定会露出狐狸尾巴的。

    庞强认为有没有奸细,苏十五是不是被陷害了,需要证据证明,他会保密当下的说辞,然后告诉掌门让他处理这件事。

    苏十五一拍大腿,非常激动认为大师兄的主意非常好。

    “此事,就拜托大师兄了。”

    “嗯,没问题,你来唐州城就为这件事?”

    “还有其他的事,不过跟你们无关。”

    “哦,那我不必过问了。”

    然而,陆涵想让苏十五在身旁多待几天,邀请他一起去看一看巫山派的弟子是谁杀了,苏十五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

    “我不好出面还是算了吧。”

    “不,你可以有新的身份。”

    “新身份?”

    “对,你叫范先生好吗?”

    王恒和庞强同时咧着嘴,觉得范先生好,不怕暴露身份还能帮助他们破案。苏十五勉强答应了他们,毕竟同门一场呀。

    过了几个时辰,他们到了巫山派的附近,然而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尸体的胸脯都有一个手掌印,他开始沉思了,询问庞强有什么看法,庞强摇了摇头没见过这种功夫呀。

    既然同门不晓得是怎么回事,那么苏十五说下他的看法,这很有可能是“天波功”的掌法。

    此话一出,同门的目光投注到苏十五身上了。

    “落潭宫?”

    嘘!

    冯才跟几个师弟贴了过来抱拳。

    “庞师兄,这位戴着面具的兄台是谁,为何参合巫山派之事?”

    “冯师弟,这是我们请来的高人,范先生。”

    “范先生的师承是谁?”

    “这……”

    苏十五板着一张脸告诉冯才,他没资格晓得他的师父是谁,因为他只是来查案的,接着苏十五说这个凶手武艺相当了得,起码跟伍掌门是一个级别的,所以你们查了这么久还没查出名堂来。

    冯才不依不饶的说。

    “随便一个无名小卒,竟然敢称为先生?”

    陆涵向前走了几步,显露出盛气凌人的模样。

    “冯师兄,不把北斗派放在眼里了吗?”

    “冯某不敢,只是觉得他浪得虚名。”

    “大胆,敢侮辱我的朋友?”

    苏十五让陆涵退下,他有办法说服冯才,苏十五提高嗓门。

    “既然觉得我有辱师门,我就献丑了。”

    冯才,倒是要看一看他有什么能耐。

    “请吧。”

    苏十五说,杀死巫山派弟子的高手,使用的功夫不一般,是一种掌法。而这种掌法不是直接用手掌释放功力的,而是把内力注入到戒指上面,然后产生攻击力杀死了他们。

    众多同门目瞪口呆了,认为苏十五口说无凭呀,在这里胡说八道,还冒充先生,恨不得把他丢下山。

    冯才板着一张脸,用鄙视的目光看着苏十五。

    苏十五不鸟他,向同门借了一枚戒指,把功力注入到戒指上面,片刻释放出一道火红的光环。

    呼!

    飞奔而出把树皮都烧焦了,巫山派的弟子心里咯噔了一下,原来是剑圣级别的人物。

    想不到范先生年纪轻轻,天赋异禀,功力深不可测,吓得差点尿裤子了,有眼不识泰山呀?

    冯才,嬉皮笑脸抱拳向苏十五鞠了一躬。

    “范先生,刚才得罪了。”

    “没关系。”

    然而苏十五还说对方是魔教中人,所以释放的光环是乌黑的,那么尸体的皮肤都被烧焦了。听了苏十五的分析觉得有道理,那么他也不敢肯定是落潭宫之人干的。

    毕竟苏十五,还没有证据证明是落潭宫之人,杀了巫山派的弟子。那么苏十五只晓得这么多,让他们慢慢查,他要告辞了。

    陆涵浅笑的说。

    “苏师弟的功夫进步了。”

    “是吗?”

    “陆师姐过奖了,刚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嘻嘻。”

    不管是乌沙魔教还是落潭宫之人杀了巫山派的弟子,这都是预兆,因为在一年前,白玲珑异常就预示了武林人士,江湖上将有一场浩劫。

    那么离浩劫的时光又近了,巫山派和北斗派联合能不能对抗乌沙魔教,这是未知数。

    苏十五脸颊流淌出从容的模样,只是内心已经泛起涟漪了。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