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彬用依依不舍的眼眸看着苏十五,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卧槽这猥琐的眼眸好可吓人淡淡的说。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分开只为下次更好的相聚。”

    “苏兄,在越城这么好,你为何要离开,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哦,假设离开需要理由,那么爱上一个人需要多少个理由?”

    “卧槽,别扯远了,怎么样你才肯留下?”

    苏十五告诉马彬,他作为一个说客或者一个朋友也好,说实话夺回了金矿山,他留在这里没有意义了。

    魏叶沉思了一会淡淡的说。

    “苏兄我答应过你,你帮我夺回金矿山,分你一半股份那么每月我分你一半银子求你留下。”

    “魏兄,我长得玉树临风,拥有高强的武艺,人见人爱,视金银如粪土,帮你也不是为了银子,莫要提银子侮辱本公子了。”

    “我们三个兄弟在越城多好,你离开越城被众多仇家追杀好吗?”

    “我不怕,这是宿命。”

    魏叶抿了一口茶询问他离开越城去哪里呢?苏十五告诉他先回唐州城,接着苏十五请魏叶帮一个忙。

    “你帮我把拍卖会得来的25000两银子换成银票吧。”

    “好的,没问题,我敬你,苏英雄。”

    “不敢当,还是叫我苏公子吧。”

    “苏公子,请记得越城的魏叶是你的好朋友,假设想越城了,随时回来。”

    咕噜咕噜,魏叶、马彬、苏十五畅快淋漓的喝,其实魏叶是否给他银子不重要,关键他感触到了魏叶的浓浓的朋友情。

    然而我觉得在越城流了很多次血,身上多了几道疤痕,认识了马兄和魏兄很值得,今夜不谈江湖之事只喝酒。

    魏叶喝了几坛之后,拍了拍苏十五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

    “苏兄,我要跟你说一句对不起。”

    “为何?”

    “因为你那么挚爱娜娜,却在我府上走丢了。”

    “不提了,万丈红尘,江湖美女如云我只爱娜娜一个女子。”

    魏叶摸了摸嘴唇吆喝。

    “苏兄对朋友重情重义,对女人也专一,我敬你。”

    “敬你,多谢你收留我。”

    “让你见笑了。”

    “一醉方休。”

    接着马彬跟苏十五说了很多江湖上的事,也要感谢苏十五的帮忙,跟他喝了几杯。苏十五啪,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既然要喝,那就拿酒坛喝吧,因为喝了这顿酒不晓得何时才有机会再喝酒了。马彬和魏叶点了点头。

    咕噜咕噜。

    马彬和魏叶已经喝得趴下了,只有苏十五一个独醒着,迈着紧凑的步子离开了。我冷笑了一下烈酒下了肚,往事涌上头呀。

    苏十五腰杆挺得笔直,坐在凉亭里面。望着天空璀璨的星星不晓得是悲哀还是快乐?在越城待了一年有余赚了25000两银子,失去了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万丈红尘,让无数痴男怨女为之疯狂呀,爱到深处灵魂孤寂呀。

    呼呼一个黑色的身影伫立在苏十五的左侧云淡风轻的说。

    “小子,快剑苗用玄铁都困不住你,英雄出少年呀?”

    “狗贼,是不是你在典籍阁陷害了我,让我被陆掌门逐出师门,我恨你?”

    “哈哈,一年多了你还记得老夫,对了我告诉你作为一个剑客一定要有血性才能提高武艺。”

    “肯定记得你,我没血性吗?”

    这位蒙面老者告诉苏十五,他太仁慈了,总是打败对手不想杀人,然而这样很难提高武艺的,搞不好成为别人的刀下鬼。

    苏十五怒斥你这个杀人狂,我不要听你的,想必你就是北斗派的奸细吧?

    “奸细,不过你能查到我是谁吗?”

    “那好我就打败你,揭下你的面具。”

    “好呀,等你打败我再说。”

    “嗯,你留在北斗派有什么目的?”

    蒙面老者告诉苏十五,虽然他是修炼武术的奇才,但是他的潜力没有得到释放,假设他愿意,蒙面老者愿意指点下苏十五,让我的功夫提高很多、很多倍。

    “我不会跟恶人学功夫的。”

    “武艺不不分正邪,只有强者和弱者,弱肉强食的江湖,你没得选择?”

    “不,我选择杀了你。”

    “你想多了。”

    蒙面老者施展了功力,一道火红的光环飞奔而来,假设苏十五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在北斗派很多年了,他的功夫有北斗派的招式。

    一剑劈下,唰,两股火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苏十五退后了几步,呼呼,蒙面老者飞奔过去,又劈了几掌,苏十五又退了几步。脚尖一点腾空而起,面孔变得狰狞。

    一掌击打过来,蒙面老者用手掌接住了。两个人对峙了一会功夫,苏十五感觉有一股很强的气流注入身躯。

    苏十五手臂释放着火红的光芒,啊一阵呐喊,唰一股很强很强的攻击力从双掌输出,注入蒙面老者的身躯。

    砰!

    啊他飞出了几米远,哐当狠狠地砸在地上,嘴角流淌着少量的血丝。一个鲤鱼打挺伫立起来淡淡的说。

    “苏十五这就对了,一定要有血性。”

    “你闭嘴?”

    “哈哈,你出招杀了我?”

    “啊,啊……”

    蒙面老者拔出宝剑,唰一剑劈下,千千万万柄剑飞了过来,卧槽这么多剑?苏十五酝酿了功力形成了一个火红的光环,当剑靠近光环时全部化作铁渣了。

    蒙面老者将剑插回剑鞘淡淡的说。

    “小子,下次再战。”

    “别跑,本公子要杀了你。”

    原来这个奸细神通广大呀,我在越城他都晓得,然而在逮住他之前,还得搞清楚他留在北斗派有什么目的,既然他武艺这么高强能成为一个师尊了,对于目前的地位还不满足,想必他是一个欲望极其大的人。

    我始终猜不到他的目的,让我好无奈

    不过他说的血性对于一个武者非常重要,我的血肯定跟他不同。

    第二天,晴空万微风徐徐吹来,苏十五从被窝里爬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抿了一口茶穿着长袍,离开了房间。

    我走在越城的街头,想着蒙面老者为何要陷害我呢,搞得我离开了北斗派?想必他还在北斗派也是师尊级别吧?因为从他的功力,可以推理出。

    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

    “苏公子,苏公子,请留步。”

    “尉迟管家什么事?”

    “公子请你回去。”

    “嗯,尉迟管家请。”

    魏叶已经把银子换成银票了,让苏十五数一数对不,苏十五咧着嘴不必数了抱拳。

    “多谢魏兄,我要去唐州城了。”

    马彬一脸的懵圈。

    “苏兄这么急促,唐州城发生什么事了?”

    “是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处理。”

    “嗯,苏兄保重。”

    马彬和魏叶向苏十五鞠了一躬,苏十五向他们鞠了一躬,爽朗的吐出了几个字:“保重。”

    接着迈着紧凑的步子离开了堂屋,坐马背上面,驾,驾……

    马彬觉得苏十五很奇怪呀,喝酒时没听说有事发生呀,询问义兄他晓得唐州城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不晓得,因为唐州城之事,我管不着。”

    “是呀,唐州城危机四伏呀。”

    “想必此事跟于锋有关系吧。”

    “嗯,义兄说得有道理。”

    然而魏叶觉得苏十五走了,也许仇家会找上门,让马彬增加魏府邸的侍卫,马彬点了点头……

    这时,苏十五到了唐州城,他戴着一个面具,抿了一口酒,一眼望去街头上北斗派的弟子不少,他就放心了,想必于锋还不敢轻举妄动。

    苏十五风尘仆仆了,坐在福来客栈吆喝。

    “小二给我来一碗面。”

    “好的,公子请稍等。”

    一会功夫一碗香喷喷的面来了,咕噜咕噜,苏十五吃了下来,准备离开了,听着几个游侠说,巫山派前些日子无缘无故死了几十个弟子。

    当然伍掌门派冯少侠去查了,没查出来,只晓得这些弟子死的很惨,好像是一招致命了,可想而知凶手的功力有多强呀?

    苏十五,擦拭了嘴角的面渣想着于锋动手了吗?要拿巫山派开刀呀,那么北斗派有弟子牺牲吗?

    他抿了一口酒,将一两银子往桌子一砸,银子陷入桌子里面去了,店小二过来取银子拿不动埋怨的说。

    “这这公子真有意思,欺负我没功夫呀?”

    旁边的一个侠客大摇大摆走了过来,用剑把银子撬了出来了淡淡的询问。

    “此人是谁?”

    “戴戴着面具的侠客。”

    “废话,他内力这么深厚肯定是侠客呀。”

    “不会是于锋的属下吧,那我们就危险了。”

    那个游侠咽了一次口水凶巴巴的说,假设是于锋的属下我们早就没命了,那店小二唯唯诺诺的点头抱拳。

    “感谢少侠,帮我拿出银子。”

    “不客气。”

    苏十五找了一家小客栈住下了,因为他害怕在福来客栈遇到熟人,揭穿他的身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作为一个侠客,不关要武艺高强,还得学会隐身的技能。

    我把玄冥剑放在桌子上面默念着大师兄、王师兄、陆师姐你们还好吗?我回来了,我一定会查出北斗派的奸细,将他活剥了。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