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树耸了耸肩膀,贴着李万的耳畔说,老大施展绝招吧,李万阴险的笑了一下,瞬间呼呼,一股很强的湖水腾空而起,飞奔管彩蝶的结界,噗嗤,噗嗤。

    假设是李万一个的功力想必这结界是安全的,但是蝎子分舵8个人的功力集中在一起不可小觑呀。

    苏十五长袍一挥,像蛤蟆一般趴在结界的前面,那股凶猛的湖水,噗嗤将苏十五和管彩蝶冲出了数丈远。

    因为苏十五用后背抵住了这股力量,所以管彩蝶是安然无恙的,噗嗤,苏十五吐了一口鲜血,管彩蝶一脸的惊恐呐喊。

    “苏哥哥,苏哥哥。”

    苏十五显露出痛苦的模样,用双掌撑地,嘴角的鲜血还在涌出,缓慢的爬起来,告诉小蝶,他没事,黄树冷笑了一下,用鄙视的目光看着苏十五。

    “苏十五,本公子晓得你会为了救这个小姑娘拿自己的命去保护她的。”

    “少废话,有本公子在你休想伤她分毫。”

    “哼,你跟她都得死。”

    “狗贼,那就同归于尽吧。”

    黄树瞅着苏十五一副伤痕累累的模样,想着我们8个人,每个劈你一剑小命不保了,还想拉本公子垫背?

    磨磨唧唧吐出了几个字:“鼎鼎大名的苏少侠,不过如此?”

    苏十五的玄冥剑在微微颤抖,他擦拭了嘴角的鲜血,咬牙切齿了,呐喊了一声,仿佛血管要破裂了一般,心脏跳得很快,有一股很强的气流在体内翻滚,他脸红脖子粗了,眼眸变得猩红。

    黄树有一丝丝畏惧了,退后了几步说。

    “李兄,苏十五怎么了?”

    “他已经被我们的内力伤了,不足为惧杀。”

    “嗯李兄所言甚是,杀了他。”

    “是的,不杀了他我寝食难安呀。”

    苏十五没有转身温和的说,小蝶等会你要捂着耳朵呀或者把眼睛也闭上,管彩蝶一头雾水,不愿意这么干,因为她想看着苏哥哥杀了他们。

    “小蝶,听苏哥哥的话。”

    “嗯嗯,苏哥哥小心呀。”

    管彩蝶捂着耳朵闭上眼睛了,苏十五一剑劈下,一道火红的光环像一道闪电,飞奔而去。

    唰!

    一股很强的湖水跟火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火红的光环渗透湖水,注入到他们8个人体内,只听见啊一声惨叫,8个人飞出了数丈远,他们还是激情昂扬,鲤鱼打挺伫立起来了。

    呼呼苏十五飞翔在湖水中央,宝剑一挥,一股很强的湖水,腾空飞舞,直奔蝎子分舵。因为这两股攻击力太强了,8个人已经飞出苏十五的视线范围了。

    苏十五平稳的降落在地面上,扑通,单膝跪地,嘴角流淌着少量的血丝。管彩蝶,用小手擦拭着他的鲜血淡淡的说。

    “苏哥哥你还好吗?”

    苏十五轻轻的笑了一下。

    “苏哥哥拥有几百年的功力,不碍事,小蝶放心。”

    刚刚落音翻了一下白眼,哐当倒了下去。管彩蝶,眼眸的泪水不断的涌出。

    “苏哥哥,苏哥哥,你醒一醒呀。”

    过了好一会,管彩蝶瞄了一下周围没有人烟,她试着背起苏十五,但是背了几次背不动。只好拉着他两只手,拖着走了。

    虽然很吃力,拖了有数丈远,咳咳,苏十五睁开惺忪的眼眸淡淡的说。

    “小蝶,石头很硬呀,想戳死我呀?”

    管彩蝶悲伤的气息不见了,脸颊泛起了彩虹一般的笑容。

    “苏哥哥,我以为你死了。”

    “哦,我本来睡得好好的,被你拖着痛醒了。”

    “不好意思,我想背你回逍遥城,但是我背不动你。”

    苏十五爬起来,整理了一下长袍,让管彩蝶,扶着他走吧,他走路是非常吃力了,走呀,走呀,走了很久很久,才到管府邸。

    然而管彩蝶一副开心的模样,拍了拍苏十五的肩膀。

    “苏哥哥,苏哥哥我们到管府邸了。”

    只见苏哥哥已经垂着头,闭上眼睛了,她大声吆喝。

    “来人,把苏哥哥扶进房间请郎中。”

    张小高飞奔过来,背着苏十五,弱弱的说。

    “小姐你去休息吧,我来照顾苏公子。”

    “不我要看着苏哥哥醒了,我才去休息。”

    哐当倒了下去,张小高只好让家奴把小姐背回房间,想必她能说话,并无大碍吧。

    苏十五躺在床上,郎中给他把脉了,没什么大事,只是释放了太多的真气,体力不支所以晕厥了,需要休息几天呀。

    对于管彩蝶郎中跟管城主说,她只是被惊吓了,还有多天没吃饭所以晕倒了。管城主听了郎中的说辞,苏十五和管彩蝶没什么事,提高嗓门。

    “来人给郎中赏银,送客。”

    张小高点头哈腰的回复。

    “小的遵命。”

    三日之后,苏十五睁开惺忪的眼皮,看着管彩蝶傻傻的趴在床边,还压着他的长袍,他慢慢的抽离了,准备站起来,伸一个懒腰,而管彩蝶揉了揉眼眸,看着苏十五栩栩如生的伫立在她眼前。

    管彩蝶,一把抱住苏十五,苏十五哎呀了一下。

    “你,你怎么了?”

    “我,我内伤还没好呢?”

    “不好意思,小蝶忘记了,要么我帮你揉一揉。”

    “不必了,你去端一碗鸡腿饭我吃吧。”

    管彩蝶,摸了摸后脑勺,才想起来,苏十五晕迷了三天没有吃饭呢,肯定相当饿了,嫣然一笑。

    “好的,你等着,很快哦,我给厨子帮忙。”

    “嗯其实你必帮忙多等一会没事。”

    当然苏十五也不晓得管彩蝶,听到他说的话没有,管彩蝶蹦蹦跳跳的呐喊。

    “苏哥哥醒了,苏哥哥醒了。”

    管斌捋了捋胡须,迈着大八字脚贴了过来。

    “小蝶,你去干嘛?”

    “我去做鸡腿饭给苏哥哥吃。”

    “好好,你去吧。”

    “嗯,爹爹你替我去陪一陪苏哥哥吧。”

    管城主点了点头,进入了苏十五的房间,瞅着苏十五的状态还不错抱拳。

    “苏少侠,多谢你搭救我家闺女。”

    “不必客气,管城主我可是她哥哥呀。”

    “哈哈,你当了英雄不居功,找了这么一个富丽堂皇的理由,我倒是觉得你陌生了。”

    “嗯管城主请我多喝几杯好酒就成了,不必客气。”

    管斌不晓得怎么点缀苏十五了,堂堂一个少侠,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的闺女,只是为了讨几杯酒喝。

    真的是闺女的福气呀,认了这么质朴的哥哥,他捋了捋胡须。

    “苏少侠,说正事,你的伤势如何?”

    “多谢管城主关心,我皮糙肉厚死不了。”

    “哎呀,我是说正经话,请苏少侠好好回答老夫的话。”

    “嗯,我是很认真的回答,我真的康复了。”

    苏十五,站立起来,拍了拍胸脯,咳咳了几声,管斌一脸的焦虑,赶紧扶着他坐下。

    “苏少侠,你没事吧?”

    “没事,我是饿了。”

    管彩蝶端着香喷喷的鸡腿饭来了,眉头紧锁,跟管斌说。

    “爹爹,我让您陪苏哥哥,你怎么把他气得不舒服了?”

    “小蝶,你怎么怪起爹爹了,我是帮你忙,不是陪他吗?”

    “好了,没您事了,你走吧。”

    “你这闺女,怎么,怎么……”

    管斌一脸的郁闷,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苏十五显露出一副很严肃的模样。

    “小蝶,不得无礼,给管城主道歉。”

    “苏哥哥,苏哥哥。”

    管彩蝶伫立在管城主的跟前,像一个邪恶的小魔女,垂着头,过了一会功夫。

    “爹爹,别生气,往后我不敢这么跟您说话了。”

    “没关系,你去照顾苏少侠,爹爹去处理逍遥城的事务了。”

    “嗯,爹爹小蝶错了,您能原谅小蝶吗?”

    “嗯,爹爹原谅你,你最乖了。”

    苏十五,呼呼狼吞虎咽,把鸡腿饭吃了一个精光,站起来摸了摸鼓鼓的肚皮觉得舒服了,吃饱了。管彩蝶眨了眨眼睛,弱弱的说。

    “苏哥哥我给爹爹道歉了,你吃饱了吗?”

    “嗯,记得往后要好好孝顺爹爹哦。”

    “好的小蝶记住苏哥哥的话了,你要离开管府邸了吗?”

    “是的,因为越城有很多事需要苏哥哥去做呀。”

    管彩蝶,用依依不舍的眼神看着苏十五,拉扯着他长袍,乞求的说。

    “苏哥哥身体没康复多歇息几天呀。”

    “我好了,不必了。”

    苏十五挺了挺胸脯,整理了长袍抱拳,温和的说。

    “管城主,多谢你的照顾在下告辞了。”

    “苏少侠我敬重你是一个英雄,往后有需要管某的地方,请开口。”

    “管城主都是自家人,你见外了。”

    “哈哈,保重。”

    苏十五昂首挺胸迈着紧凑的步子离开管府邸了,管彩蝶望着他的背影,淡淡的说。

    “爹爹,吓死我了,以为我再也见不到您呢?”

    “我呀非常担心你呀,幸好苏少侠出手相救呀。”

    “嗯苏哥哥的内伤好了吗,怎么就走了呢?”

    “好了,他是江湖中人,所以要回归江湖中去。”

    管彩蝶,要懂不懂,撩起了一缕发丝,沉闷的吐出了一个字:“哦”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