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斌在堂屋,抿了一口茶脸上流淌着焦虑的气息,看了一下张小高,嘴唇颤抖了一下没有吱声,只是叹了一口气。

    张小高,想着在逍遥城即便是管城主也不是李万的对手呀,况且李万需要的是苏十五,那么管城主也是坐如针毡呀。

    对于张小高只能硬着头皮给管城主一个建议了。

    “管城主,还是我去越城请苏十五帮忙吧。”

    “嗯,老夫想了一宿估计只有苏十五才能救回闺女了。”

    “好的,老爷我快马加鞭去越城。”

    “小高,你去吧。”

    虽然张小高去请苏十五了,但是管斌有一些担忧,毕竟乌沙魔教非常强大了,凭苏十五能救出闺女吗?

    这关系到闺女的性命呀,等苏十五来了逍遥城,管城主还得跟苏十五好好商议对策呀。

    然而张小高,骑着棕色的骏马,驾,驾,经过3个时辰,吁到达了魏府邸。他跳下马迈着紧凑的步子,向魏府的属下说。

    “兄台我是管彩蝶的侍卫,请帮我告诉苏十五,我有要事跟他商议。”

    “公子,请稍等。”

    那清瘦的小蝼蚁抱拳吆喝。

    “禀报魏公子,门卫有个男子自称是管彩蝶的侍卫,求见苏公子。”

    魏叶瞄了苏十五一眼,苏十五点了点头。

    “让他进来吧,他是苏兄的朋友。”

    那小蝼蚁,迈着大八字脚贴近了张小高,让他进去苏公子在堂屋等着他呢,张小高抱拳向他点了一下头。

    张小高进入到堂屋脸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抱拳。

    “小的,拜见魏公子,马公子,苏公子。”

    “张兄不必客气,你跟苏兄说吧,逍遥城发生什么事了。”

    张小高喝了一杯茶,酝酿了嗓子,显得有一些惆怅。

    “苏,苏公子小姐被李万掳走了,求你救救她吧。”

    苏十五站了起来,眉头紧锁,一脸的焦虑和担忧。

    “李万太不是一个东西了,抓一个弱女子威胁我?”

    张小高小心翼翼的将皱巴巴的书信递给苏十五,他接过书信时,手掌有一点点颤抖,苏十五看了书信晓得了,原来李万找得人是他,只是他找不到我,所以逮住小蝶,逼着我出手呀。

    马彬伫立起来,用深邃的目光看着苏十五淡淡的说。

    “苏兄,李万让你答应他什么条件?”

    “没有提出条件,让我三日内去唐州城见他,假设逾期他要杀了管彩蝶。”

    “卧槽,李万这么嚣张呀。”

    “嗯,各位兄台事不宜迟,我要先去逍遥城找管城主商议怎么对付李万。”

    魏叶,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觉得李万肯定设计了陷阱,等着苏十五去钻呀,他真的冒冒失失去了,只怕是有去无回呀。

    再说李万是于锋的心腹,他的恶行在江湖上流传很久了,哪个江湖人士不晓得他杀人如麻呀。

    “苏兄,你不觉得李万在坑你吗?”

    “魏兄,我晓得但是为了小蝶妹妹我要去。”

    “嗯要么我跟义弟陪着你去?”

    “不行,他在信上说了只能我一个人去见小蝶。”

    魏叶捏了捏拳头,啪,一掌将椅子一个角,拍的稀巴烂了。眼睛鼓得很大,显露出愤怒的模样。

    “日,想不到一个武林高手使用下三滥的手段,逮住小姑娘算什么本事,本公子要带领弟子灭了他。”

    “魏兄息怒,你灭了李万没用,于锋还会培养下一个心腹。”

    “苏兄意思一定要灭乌沙魔教,听说他们有上万名弟子呀,跟北斗派实力相当。”

    “嗯,多谢各位了,还是我去吧。”

    苏十五,长袍一挥,准备转身跟着张小高出发了,魏叶让义弟劝一劝苏兄,想必还有其他办法。

    马彬跟着过来,拍了拍苏十五的肩膀,自信的目光投在他身上。

    “苏兄,我们都是兄弟,别急一起商议一个好办法?”

    “嗯,多谢我真的了解李万,我不按照他的要求去办,我觉得只能给小蝶收尸了。”

    “苏兄,苏兄。”

    “你跟魏兄不必担心。”

    马彬像是失去方向的蚂蚱一般,在堂屋走来走去,瞄了一眼魏叶,慢吞吞的说。

    “我,们真的帮不了苏兄弟吗?”

    “是的,我也很焦虑呀,希望苏兄凯旋归来吧。”

    “晕,那么多高手等着苏兄呢?”

    “也对,我只能祈祷苏兄好运了。”

    接着魏叶让马彬坐下,别走来走去了,让他头晕,关键我们急没用,还得看苏兄怎么跟李万交易,也不晓得李万这个狗东西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马彬点了点头,以苏兄的功力,正儿八经的对战李万不是他的对手,然而到底会发生什么,静观其变,三日后见分晓。

    魏叶让马彬吩咐一个属下去唐州城关注苏兄的情况,因为他也很担忧苏兄的安危,毕竟苏兄为人仗义,在越城帮了他不少忙呀,关键时刻魏叶也得帮苏十五做点什么呀?

    这时苏十五坐在马背上面,吹着凉爽的风,淡淡的询问,小蝶怎么被抓的,张小高有一些胆怯,因为他没保护好小姐,随后把这件事的过程告诉苏十五了。

    苏十五点了点头,并没有怪张小高,因为他不是李万的对手。苏十五拿着酒壶,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嘴里嚷嚷着:“驾,驾。”

    张小高也加快了速度,吁到了管府邸,苏十五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把骏马交给张小高了,让他给马喂一些食物,他点了点头。

    一个年轻的男子迎了过来,淡淡的说。苏公子城主在堂屋恭候你多时了,苏十五迈着紧凑的步子,贴近了堂屋抱拳。

    “管城主,我来迟了让你久等了。”

    “苏公子,你能来小蝶就有救了,谢谢。”

    “嗯长话短说你看了信封吧。”

    “是的,李万真是可恶。”

    苏十五坐在板凳上面,腰杆挺得笔直,让管城主不必担心,他会救出小蝶,因为他一直把她当作亲妹妹看待。

    听了苏十五的说辞,管城主心里踏实多了,询问苏少侠,需要他做点什么?苏十五浅笑了一下。

    告诉管城主,他喜欢独来独往,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搭救小蝶,还得他一个人,片刻管城主擦拭了脸颊豆大的汗珠。

    显露出难看的笑容,他晓得苏十五是一个武艺高强之人,但是李万也不是普通的恶人呀淡淡的说。

    “明日就是最后期限了,老夫觉得你挑选几十名武艺高强的弟子跟随其后,埋伏在附近,假设李万不老实,也有一个照应呀?”

    “管城主,使不得使不得李万太精明了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会先杀了小蝶。”

    “让你单枪匹马去多危险呀。”

    “好了管城主我意已决。”

    管城主点了点头,觉得天色已晚,吩咐张小高,给苏少侠准备一间上等的房休息,张小高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

    苏十五跟着张小高迈着轻健的步子,进入房间后,苏十五,背着手伫立在窗台望着旖旎的月光,想着管彩蝶漂亮的脸颊,心中泛起了涟漪呀。

    张小高低声的说,苏公子热水准备好了,去洗澡吧,苏十五沉思了一会吐出了一个字:“嗯。”

    一会功夫,苏十五泡在一个很大的水桶里面,用毛巾擦拭着手臂和身躯,他瞥了一眼左手臂的疤痕,抚摸了一下,已经没有疼痛感了。

    苏十五躺在水桶里面仰着头,觉得明天也是一场硬战呀,因为他了解李万的个性,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

    蝎子分舵剩下那7个人肯定跟随其后呀,当然他说了会永远保护妹妹的,当下她被李万抓了,即便是危机重重也得去救她呀。

    不晓得沉思了多久,他闭着眼睛眯了一会,传来一道声音。

    “苏公子你洗好了,衣裳我给你准备好了。”

    “嗯我洗好了,有劳张兄了。”

    苏十五穿上白色的长袍,走了几步,张小高笑眯眯的说。

    “苏公子,这是老爷送你喝的酒。”

    “嗯真香呀,这是什么酒?”

    “上等女儿红,你最喜欢的。”

    “嗯当作是壮行酒吧。”

    苏十五抿了一口之后淡淡的说:“好酒。”

    哈哈!

    大笑了几声,觉得这酒比魏兄送的酒好喝多了。喝了酒之后,整个人精神抖擞呀。他放下酒壶,听着脚步声晓得有人来了,瞥了一眼原来是管城主。

    “管城主还没歇息呀,要不要喝一杯。”

    “不必了,这几夜我都睡不着呀。”

    “管城主别想太多。”

    “嗯我晓得,但是我还是很担忧小蝶呀。”

    接着管城主跟苏十五说,管彩蝶是他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当下小蝶被绑走了,他的心跌宕起伏呀。

    苏十五点了点头自信满满的说。

    “管城主,你去歇息吧,我返回房间了。”

    “嗯,谢谢。”

    其实苏十五见不得人家流眼泪,因为他表面是很坚强,内心是很善良的,他害怕看着管城主掉眼泪,他也会流泪,所以他还是返回房间睡觉咯。

    苏十五坐在板凳上面,眼睛睁得很大,夜风从窗户流窜进来,他抿了一口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睁开眼睛,过了好久好久,闭上了朦胧的双眼,想必是困极了,进入了梦乡。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