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徐徐吹来,管彩蝶在逍遥城街头买物品,张小高屁颠屁颠跟随其后提东西,对于管彩蝶,不怕累,起码走了10条街,买了几件衣裳、雨伞、鞋子等等。

    加在一起有30斤吧,张小高委屈的说,小姐下次再买吧,管彩蝶,翘着嘴巴爽朗的告诉他,还要给爹爹买一件长袍呢?

    片刻,张小高觉得这下好了,还得走几条街呀,因为管彩蝶,对物品要求很高,一般货比三家,她一定要昂贵的。

    管彩蝶,摸了摸了这丝绸的长袍,询问老板这件灰色的长袍多少银子,老板告诉她10两银子。

    “不要这么贵吧,15两银子卖给我两件行吗?”

    “管小姐最低16两银子。”

    “15两银子不卖我就走了,去下一家买。”

    “好吧,管小姐老夫卖给你。”

    管彩蝶,走路蹦蹦跳跳的询问张小高,15两银子买两件男人长袍贵吗?张小高觉得很贵,因为他一个月工钱才5两还不够买一件衣裳。

    管彩蝶告诉张小高,她是帮爹爹买衣裳,肯定要买好一点的呀。张小高用质疑的目光看着她,觉得小姐变得这么乖了,当初都是丫鬟给老爷买的。

    张小高抱着这些物品够累呀,因为要走这么长的路。

    “小姐,东西买完了吗?”

    “嗯买完了你回去吧我溜达一圈。”

    “小姐江湖上坏人很多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没关系,我一会功夫就回去。”

    张小高转过身走了几米远,听见管蝶蝶的尖叫声,一个年轻男子点了她的穴道。

    “管小姐,久仰大名。”

    “你,你是谁赶快放开我。”

    张小高把物品撂在地上飞奔过来,一副少侠的模样吆喝。

    “大胆狂徒既然敢抓我家小姐,找死呀。”

    “放肆赶快滚。”

    “喂你不想活了呀,这是管城主的掌上明珠呀。”

    “哈哈,我就是奔着她来得,这封信交给苏十五。”

    张小高接过信封,揣进长袍里面,一掌击打过去,李万冷笑了一下,长袍一挥,杀气腾腾将他震飞了三米远,哐当狠狠地砸在地上。

    张小高一个鲤鱼打挺,伫立起来,捏紧拳头朝着他进攻,隔着2米的距离,李万一掌击打过来。

    一道黑色光环飞奔张小高的身躯。

    轰隆!

    张小高砸在摊位上面,桌子破碎了,嘴角流淌着鲜血。

    李万用毒蛇般的眼眸看着他凶巴巴的说。

    “记得告诉苏十五,假设他3天不来,你家小姐就死翘翘了。”

    张小高,爬起来,面孔狰狞咆哮。

    “畜生,放了我家小姐。”

    哈哈!

    这邪恶的笑声,地动山摇在街头肆意的飘荡着,小贩们捂着耳朵弱弱的说。

    “此人武艺高强胆子肥呀,众目睽睽之下把管小姐掳走了。”

    张小高连这些物品也顾不上了,火急火燎跑回管府邸气喘吁吁的说。

    “老,老爷小姐被李万抓走了。”

    “李万来逍遥城了还抓了小蝶真的邪门了。”

    “他还交给我一封信,请你过目。”

    “拿来我看一看。”

    管斌眼睛鼓着很大,看着书信的内容这是让苏十五单枪匹马跟他决斗呀,假设三天不见苏十五去,他就杀了小蝶。

    管斌将信封丢在地上,非常气愤破口大骂:“狗日的,李万你抓我闺女我要宰了你。”

    啪!

    一拍桌子,桌子一个角粉碎了。张小高一脸的惊恐,手在微微颤动捡起了书信,将它包装好,点头哈腰的说。

    “老爷,我立刻启程去越城请苏少侠救小姐。”

    “别急容我想一想。”

    管斌背着手在堂屋,走来走去,板着一张脸说,小张你先下去,老夫思考一下怎么搭救小蝶。张小高,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退出了堂屋。

    张小高是尽力了,因为他是一个三流的侍卫或许在街头干几个不会功夫的流氓是可以,但是面对李万这么强大的恶魔是搞不定呀,因为李万上次在逍遥峰掳走了一些药草,背着于锋炼制了一些丹药,功力突飞猛进呀。

    当然他不是苏十五的对手,但是对付张小高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呀。张小高摇了摇头,喃喃自语:“小姐,我会告诉苏少侠将你救出来的。”

    这时李万用恶毒的眼眸看着她调侃的说,听说你是苏十五的妹妹,你说我将你逮住了,他会来救你吗?

    管彩蝶板着一张脸,凶巴巴的告诉他,苏哥哥武艺高强,一定会杀了他的。听了她的说辞,李万冷笑了一下。

    “管小姐,我就怕苏十五不来。”

    “哼李万,你当下放我回去或许他能放你一条狗命。”

    “哦,他放我一条生路,三日之后见分晓吧。”

    “李万,李万别做梦了当今武林苏哥哥的功夫天下第一。”

    哈哈!

    李万一阵狂笑之后,让管彩蝶老实待在这里他去买吃食,管彩蝶翘着嘴巴没有吱声。

    李万边走边想,有一段时间没跟苏十五比试了,他的功夫进展不少,他真的好期待。

    这时管彩蝶,瞄了一下前方,这个破旧的房子确实没有人,李万已经走了,她从长袍里面掏出匕首。

    将手臂的绳索割断,随后把脚上的也割断了,默默感慨马公子送得匕首果然派上用场了,她走了几步将门打开,伸出头观望了周围的情况,宁静的很,她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

    接着拼命的奔跑,跑呀跑呀,大概跑了好几里路,她总算是放心了,因为她摆脱李万的束缚了,脸上洋溢着浅笑。

    顺便在旁边的茶馆坐了下来吆喝。

    “小二给我来一碗茶。”

    店小二爽朗的回道。

    “姑娘立马来。”

    接着一位年轻的店小二端来一碗茶,管彩蝶渴死了,咕噜咕噜,几口咽了下来。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望着绚丽的夕阳,心里还是蛮舒坦的,掏出10文钱撂在桌子上面转身走了。

    走呀走呀,脸颊出现了很多汗珠,用手帕擦拭了之后,继续赶路,前面的路不是很宽阔,擦肩而过的人很稀少,在前面100米处有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伫立在那里。

    管彩蝶,盯着这个身影看了几秒钟,咯噔了一下,我去,这不是李万吗见鬼了,他怎么阴魂不散呀,又跟来了转过身就跑。

    呼呼,李万伫立在她的前面调侃的说,管小姐要喝茶跟我说呀,为何自己跑出来呢,假设遇到土匪把你杀了我怎么向管城主交代?

    管彩蝶,翘着嘴巴默念着你才是坏人,你祖上18代都是坏人,放我回去。

    “跟我回去吧?”

    “不,放我回逍遥城好吗?”

    “哦,你想多了,我觉得苏十五带你回去比较安全。”

    “你,你是下贱,卑鄙无耻的小人。”

    李万板着一张脸用绳索将她的双手绑得严严实实的,随后牵着她走。因为他的目标就是苏十五,然而管彩蝶,迈着轻盈的步子弱弱的说。

    “你跟苏哥哥有仇恨吗?”

    “是的,这是江湖之事你这个黄毛丫头不晓得呀。”

    “哼我二十岁了,告诉你苏哥哥认识很多高手的,他会杀了你。”

    “小丫头别吓唬我,你爹爹都奈何不了我,他能拿我怎么的?”

    管彩蝶用忧郁的眼眸看着他,觉得不好办呀,这个李万说不通非得等苏哥哥,看来他见不到苏哥哥是不会甘心了。

    该死,我本来逃跑了,这个李万怎么晓得我会经过这里呢?

    看着他傻傻的,想不到他比我想象中要聪明许多呀,当下我落在他的手上麻烦了。

    一会功夫,管彩蝶和李万到了破旧的房子,黄树带着6属下等候着他。

    “老大,这丫头喜欢跑我打断她的腿就跑不了了。”

    “不必了看着她,给她馒头吃。”

    片刻管彩蝶毛骨悚然了,因为这几个杀手一脸的杀气,那宝剑还有一条毒蝎子,想必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呀。

    黄树,把一个馒头丢在地上,让管彩蝶捡起来吃掉,管彩蝶没有吱声。黄树举起手臂,准备给她几个耳光。

    李万耸了耸肩膀,吆喝。

    “黄兄,对她好一点,再给一个馒头她吃。”

    “老大,一个姑娘你为何对她这么好?”

    “因为她的命很值钱,她能让苏十五为她赴汤蹈火。”

    “她跟苏十五什么关系?”

    李万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沉思了一会。

    “她是苏十五最疼爱的妹妹。”

    黄树拿了一个馒头递给管彩蝶,点了点头,而管彩蝶倔强的说。

    “把馒头拿走,本姑娘不吃。”

    “哈哈,不吃饿死你。”

    “哼,饿死了我也不吃坏人的东西。”

    “好呀,饿死你。”

    黄树跟李万走出了房子,黄树对李万的做法很质疑呀。为何逮住一个姑娘不逮住其他人做人质,李万告诉他,调查过了在江湖上苏十五只在乎两个女人,一个是阿古娜,一个是管彩蝶。

    听了李万的说辞,黄树冷笑了一下,觉得苏十五真的很风流呀,走了一个女人,又找一个年轻的。

    李万酝酿了嗓子,义正言辞的说。

    “不能让管彩蝶饿死,让她吃饭。”

    “李兄假设她不吃我也没办法呀。”

    “大胆,你不会动一动大脑吗?”

    “好的,属下领命。”

    李万告诉他,这次任务他计划很久了,让黄树上心一点呀。说白了,他很久没立功了,假设他这次刺杀苏十五成功了,他就是风靡江湖的人物了,从此谁敢跟乌沙魔教之人抗衡呀?

    哈哈!

    这阴险的笑声,在这片空旷的地域回荡着,洋溢着深厚的邪气。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