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好一会,苏十五醒了过来,睁开惺忪的眼皮,摸了摸头有一点疼痛,小花眨了眨清澈的眼眸,温和的说。

    “苏哥哥,你醒了,喝药吧。”

    “嗯,我喝了药,再吃饭。”

    “好呀,我帮你做了鸡腿饭。”

    “谢谢,小花。”

    苏十五咕噜咕噜,把药喝了下去,原本有一些恶心,因为他不喜欢药味,但是想着有鸡腿饭吃,脸上也流淌着,浅浅的微笑。

    然而小花,让苏十五慢慢吃饭,她去做事了。苏十五点了点头,他狼吞虎咽,把饭菜吃了一个精光。

    手臂和背后还隐隐作痛,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准备找个一个空旷安静的地方,恢复内伤。

    呼呼,伫立在一片茂密的丛林当中,盘腿坐下。让内心沉淀下来,后背冒着一缕白色的烟雾,体内也有一股暖流在流窜,修复着受伤的经脉。

    因为被刀砍的是外伤,涂上金创药可以了,内伤还得用内力修炼呀,片刻脸颊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我闭着眼眸,毛孔放大能听见蛐蛐的叫声。

    因为我要修炼三天,内伤基本就恢复了,假设在魏府邸不太方便,害怕被打扰。

    三日之后,我伫立起来睁开眼眸,施展了我的功力。

    唰!

    一道火红的光芒,飞奔而出。

    轰隆!

    倒塌了一片树木,想必这攻击力增强了,因为我受一次伤,会激发的我的潜力,关键还是吃了无花果的原因。

    记得娜娜跟我说过,如果我能好好的运用自己的功力,能提升到700年的功力,那么在江湖上,就战无不胜了,关键我现在最多提升到600年的功力吧。

    或许是我还不能彻底放下红尘放下娜娜,不能全神贯注的修炼内力,所以我只能停留在600年功力的瓶颈上了。

    另外倒是有点思念二弟了,听魏叶的属下说,他到了庐城,想必庐城不错呀,有空我去会一会他。

    对于快剑苗和大刀秦,也是元气大伤,两个人调养了三天,基本恢复功力了。但是他们不是在丁府邸呀,还是在原来的客栈。

    想必是快剑苗,没有完成任务,不敢回去吧。而大刀秦,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

    “快剑苗,接下来怎么办?”

    “对战呀,我的功力恢复差不多了,想必苏十五也恢复了。”

    “就凭我们几个人,折腾不起了。”

    “好了,我只有安排。”

    后面的10个人,也是一脸的无奈,尽管他们只是受了皮外之伤,立马恢复了,但是他们也见识了,苏十五的攻击力呀。

    苏十五真的犹如战神,不可战神呢,只是快剑苗在这里,他们不敢吱声。

    这时大刀秦,拉开房间门准备出去了。快剑苗,询问他去哪里?大刀秦告诉他出去卖酒。

    “大刀秦,快去快回,不要被魏家人盯住了。”

    “好的,我很快回来。”

    大刀秦,戴着斗笠没有带佩剑,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迈着大八字脚,一会功夫,到了一家客栈,他翘着二郎腿,喝着上等的女儿红,隐约能听见,几个男子在支支吾吾的,大概意思,丁阳的属下好嚣张呀,进攻了魏府邸,让魏家人,损失惨重,幸好有苏十五出手相救,不然魏家族被灭门了。

    大刀秦,冷笑了一下,手抓着一块鸡肉吃了进去,想着这个苏十五确实是一个刺头,几次进攻都是苏十五在作梗。

    不然魏家族早就被灭门了,大刀秦,始终想不通,苏十五为何要这么拼命,说白了魏叶家底也很薄了,能给苏十五多少银子呢?

    对于苏十五,好像也不是贪图钱财之人。所以他越想越郁闷,咕噜咕噜喝了几坛酒,有一些醉意了,那几个男子,想必也是武林人士,还在谈论丁家和魏家的事。

    一个微胖的男子,冷笑了一下,用余光瞄了周围的情况弱弱的说。

    “快剑苗,是丁公子花了很多银子请来杀苏十五的。”

    另一个男子抿了一口酒,一本正经的回复。

    “没卵用,还请了大刀秦等20个高手,经过几战之后,剩下10个属下了,快剑苗和大刀秦受伤了,所以我看来,苏十五肯定能成为越城第一高手。”

    “他已经是第一高手了。”

    这几个四大五粗的男子,微微点头默认这两个兄台的说辞。

    大刀秦,被气死了将一个酒杯捏碎了,拿出2两银子,哐当狠狠地砸在桌子上,气冲冲的走了。

    那男子瞥了他一眼,跟兄弟们说,难道这个男子是丁家的属下?另一个男子瞄了一眼杯子成了粉末结巴回复,兄弟们赶快走,一定是丁家的爪牙得罪不起。

    三五个大男子,一脸恐慌害怕这男子带属下过来挑事,拔腿就跑了。

    接着大刀秦,板着一张脸。哐当将房间门撞开了,快剑苗瞪着他。

    “狗日的,你吃了火药呀?”

    “刚才几个小蝼蚁,在议论我们不是苏十五的对手。”

    “他们是哪个门派之人,你为何不杀了他们。”

    “估计是几个游侠,我是怕暴露呀,所以没有动手。”

    快剑苗,啪,狠狠的拍了桌子一巴掌,桌子立马稀巴烂了,伫立起来怒斥。

    “又是苏十五,老子一定要杀了他。”

    众多属下,唯唯诺诺的回复。

    “杀了小五,杀了小五。”

    丁阳迈着大八字脚,闯了进来,嬉皮笑脸的说。

    “快剑苗,你被苏十五打败了,不敢见本公子了?”

    “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呀。”

    “怕什么,本公子带了200个属下,明日跟你一起进攻魏府邸。”

    “还让公子,亲自出马,属下罪该万死。”

    快剑苗和大刀秦及10个属下,伫立在那里,有一些尴尬和无奈。然而快剑苗准备开口说话,丁阳抢先一步说,我晓得了,苏十五功力太深了你们尽力了。

    快剑苗,一副狗腿子的模样,阴险的笑了一下。

    “你放心,明日一定废了苏十五。”

    “好的,本公子等待这一天很久了。”

    哈哈!

    这会功夫快剑苗拥有底气了,因为多了200个属下,即便苏十五拥有三头六臂,也抵不住这么多人的攻击呀。

    快剑苗,不由自主的冷笑了一下,让大刀秦去买酒请他喝酒,丁阳一瞅连桌子都碎了,喝什么呀。准备转身走了,撂下了一句话。

    “作为一个剑客,不能心急。”

    “嗯,恭送公子。”

    第二天,阳光明媚丁阳着一袭,黑色的长袍,持着一把宝剑,带着200个弟子和快剑苗会合了,

    这时快剑苗,耸了耸肩膀弱弱的说。

    “公子,亲自出马,一定能宰了苏十五。”

    “哈哈。”

    当这庞大的队伍,经过庐城街头时,子民们用恐惧的目光看着他们,隐约能听见。

    “这会魏家要遭殃了。”

    丁阳,带着属下走过了几条街,终于看到魏府邸了,脸上洋溢着阴险的气息,呼呼对面出现了一大帮人马。

    丁阳,让弟子停止前进,询问快剑苗,前面是什么人,既然敢挡住他的去路?

    “公子,前面是魏家族的人马。”

    “他们有多少人?”

    “大概100人。”

    “100人还敢跟本公子斗呀。”

    丁阳,长袍一挥向前走了几步,显露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吆喝。

    “魏叶,束手就擒吧。”

    “丁阳,你别做梦了,本公子要灭了你们。”

    “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想收拾本公子?”

    “哼,等会你晓得了。”

    呼呼,苏十五着一袭白色的长袍,伫立在中央抿了一口酒弱弱的说。

    “丁公子,好威风呀。”

    “苏兄,本公子以为你跑了呢?”

    “哈哈,我会跑吗?”

    “哼,你想逃跑也逃不了了。”

    苏十五,瞄了一下丁阳的属下,差不多是魏家属下的2倍呀,想着我内伤刚恢复,又是一场恶战呀。

    当然,苏十五也喜欢这样的场面,假设对手太弱还没热身,敌人全死了,我用自信满满的目光看着丁阳。

    这会功夫,他们在嘀咕着什么,丁阳让快剑苗和大刀秦,对付苏十五,他带着属下杀了魏叶和马彬。

    快剑苗,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然而丁阳让快剑苗,不要粗心大意,毕竟跟苏十五对战了几次还没赢过他呢。

    他的势力太强了有必要连那10个杀手,一起围攻苏十五,这样苏十五就没功夫喘气了。他武艺高强也得累死他。

    大刀秦,点头哈腰的说,公子英明。丁阳,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告诉大刀秦,好好的教训苏十五。

    说白了,还是丁阳有银子,不然哪里请得到这么多杀手呀,而且是武艺高强之人。丁阳大言不惭的说。

    “苏十五,你有遗言吗?”

    “哼,你想多了,你应该先写一封遗书。”

    “放肆,拿命来。”

    “哈哈!”

    这笑声,地动山摇呀,彼此的属下,捂着耳朵,依旧感觉有一种很强的气流,在体内流窜,非常痛苦。其实苏十五也料到了,快剑苗在客栈等丁阳派援兵过来,因为魏府邸的眼线不少,这消息能打探到呀。

    当然丁阳喜欢人多势众的拼杀,那么苏十五就陪他过招吧。

    微笑徐徐吹来,整条街洋洋溢着厚重的杀气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