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成成用暗淡的目光,扫射了大殿一番,胖师弟,是一脸的奸笑,恨不得,我立马被处死了,而上官达师尊和大师兄,一脸的焦虑。

    然而我恨死伍浩这个伪君子了,压根没看他的脸颊,这时大师兄,向我使了一个眼神,让我记住他说的话,把这些如数跟师傅说了,想必就不会迁怒于我了。

    绝对不会受到很严重的处罚,另外他和上官达师尊会竭力为我求情,最坏的结果,将我软禁在后山一年。

    包成成,一脸的秃秃,想着爱上一个女人,被整出这么多事,然而那些不怀好意之人,真的不怕事大呀,巴不得老子被砍头?

    他默念着,江湖呀,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纵然我成不了佛,但是我不会苟延残喘的活着……

    看似是在朗朗乾坤的巫山派大殿之上,这里应该是一股正义浩然之气呀,然而包成成却莫名的压抑,甚至是恐惧,因为他也猜到几分了,这件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了结。

    毕竟我知道了,伍浩的秘密,他不想办法整死我?

    片刻,胖师弟,耸了耸肩膀,义正言辞的说。

    “包师兄,你勾结落潭宫妖女,已经众所周知,你该当何罪?”

    “哼,我说了,我跟她在一起时,她已经离开落潭宫了,你为何咄咄逼人?”

    “哼,她杀了那么多武林前辈,能轻饶她吗?”

    “难道巫山派,准备将她诛杀?”

    胖师弟,长袍一挥,气势澎湃,意味深长的说。

    “她杀人无数,还勾,引正派弟子,就是红颜祸水,留着危害武林吗?”

    包成成,被气晕了,恨不得掐死他,咽了一次口水,众多前辈纷纷道:“杀了妖女,杀了妖女。”

    此刻,包成成晓得了,这一切都是浩劫呀,他注定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了。

    “你,你不可以诬蔑她,有事冲着老子来。”

    “哼,你已经被妖女迷惑了,巫山派,纵然不能留下你。”

    这时,冯才,一脸的焦虑,想着,我跟你说得不是这么回事,让你跟夏菊撇清关系呀,你怎么还当起痴情郎儿了?

    日,想必你要跟她一起被巫山派处死吗?

    冯才,整理了长袍,一本正经的说。

    “师傅,弟子认为包师弟被冤枉了。”

    “才儿,何出此言?”

    “因为包师弟跟夏菊断绝关系了,所以夏菊是否脱离落潭宫,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是真的吗?”

    冯才,拉着了包成成的长袍,让他好好说话,别瞎扯,因为这里有很多前辈呢,也有不少落井下石之人呀。

    扑通,包成成,双膝跪了下去,给伍浩磕了三个响头,伫立起来,挺了挺胸脯。

    “我没有跟夏菊分开,我想跟她长相依。”

    “孽徒,你气死我了,我一定要废了你,太丢人现眼了。”

    “师傅,她对我有情有义,就因为她曾经是落潭宫的弟子,就没有爱的权利吗?”

    “大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等包成成的话一落音,众多前辈,纷纷道:“包成成疯了,为了一个妖女,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话,罪不可赦,罪不可赦呀。”

    伍浩,被气得两眼冒星星了,他以为包成成是认错的,想不到这么犟,还要跟她长相依,我们可是堂堂的巫山派。

    跟妖女在一起,成何体统?

    然而,包成成,听着同门的流言蜚语,哈哈大笑了几声,这笑声,一半是豪迈,一半是悲哀呀。

    “各位前辈和同门,我敢用人格保证,她杀的人都是十恶不赦之人,所以他算妖女吗?你们没杀过人吗?”

    胖师弟,摸了摸嘴唇,想着你是将死之人了,还在这里妖言惑众?

    “包师兄,既然你承认你跟夏菊在一起,那么触犯了门规,立马逐出师门?”

    “哈哈,逐出师门?”

    “是的,巫山派,不要你这样的败类。”

    这时,上官达,抱拳,严肃的说。

    “师兄,成儿,年纪尚浅,一定是被妖女迷惑了,我建议把他关在后山,让他好好反身。”

    “师弟,成儿有悔过之心吗?”

    上官达,瞪着他,弱弱的说,成儿,别胡闹,向掌门认罪,包成成,不屑一顾的告诉他,自己没做错,不认错。

    上官达,一脸的无奈,愤怒的吐出几个字:“愚钝,愚钝呀,大祸临头呀。”

    然而,伍浩,狠狠的拍了一下椅子,面孔及其难看,想必要杀人了,咆哮。

    “成儿,你触犯巫山派门规,却不知悔改,罪不可赦,为师废了你的修炼,逐出师门。”

    卧槽,此话一出,冯才和上官达,瞄了包成成一眼,然而包成成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废除修为,我作为一个剑客,岂不是废物一个了?

    包成成,默念着,当下恐怕难逃一死了,但是他对夏菊说过,假设有一天被巫山派的前辈,发现他跟她在一起了。

    包成成认为,人固有一死,我为何不能爱她?

    “各位,包成成自幼没有了爹娘是师傅将我抚养长大,传授我武艺,巫山派就是我的家,既然我包成成,做了有辱没门派之事,我断然不敢逃避,我就一次性全部还清,从此我跟巫山派,再无瓜葛。”

    胖师弟,显露出阴毒的浅笑。

    “好呀,你自行了断吧。”

    冯才,用绝望的眼眸看着包成成。

    “曾师弟,已经离开我了,你为何要这么做?”

    “大师兄,今日我难逃一死,但是我不后悔。”

    瞬间,冯才的眼眸红润了,拼命的摇了摇头。

    “包,师,师弟?”

    “大师兄,保重。”

    包成成,长袍一挥,颇有大将的风度,向各位前辈鞠了一躬,酝酿了左手掌的功力,咬着牙,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胸脯。

    啪!

    当时,包成成,片刻,单膝跪地,嘴角不断的涌出鲜血。

    冯才,飞奔过去,眼泪滚了下来。

    “包师弟,你,你为何?”

    包成成,微微一笑,轻轻的回复。

    “我,我没事。”

    接着,包成成,用袖口擦拭了鲜血。

    “不必劳烦师傅了,我刚才那一掌是欠着巫山派的,我立马离开巫山派,从此我跟巫山派,恩断义绝。”

    伍浩,面孔及其难看,嘴唇颤抖了一下,吞出一个字。

    “滚。”

    其实伍浩,也是心疼的,因为他是伍浩,最出色的弟子,他天禀异赋,身怀绝世武艺,只是包成成,一股浩然正气,不能为自己所用,随他去吧。

    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呀,而胖师弟,抱拳。

    “掌门,包成成已经入魔了,你为何不杀了他?”

    “闭嘴,往后谁敢提起,包成成的名字,我要抽他。”

    伍浩,昂首挺胸,迈着大八字脚离开了。

    而冯才望着包成成,蹒跚的步子,离去,嘴角还流淌着少量的血。跟上官达师尊说,师尊,包师弟,这是为何?

    上官达,眉头紧锁,拍了拍他的肩膀。

    “或许,他是对的,为了自己的爱人,他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什么狗屁爱人,他离开巫山派,他就跟小五一般,是一个废物了。”

    “此言差矣。”

    “师尊,师尊,能说明白一点吗?”

    包成成,走了几十步,左腿一软,跪了下去,冯才扶着他。

    “大师兄,不必送了。”

    “包师弟,珍重。”

    其实,包成成也没想到,他拥有了高强的武艺,刚刚在江湖上,有了一点点威望,却遭到了,如此大的打击呀。

    他嘴里喃喃着:“逐出师门?”

    夏风,吹着他的脸颊上面,他缓慢的回过头,瞅着这气势恢宏的巫山派,勾勒起,他很多回忆了。

    “曾师兄,对不起。”

    接着,他捂着胸口,缓慢的迈着步子,走呀,走呀,离开了,巫山派,他用微弱的目光看着前方,几米处,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伫立在那里。

    一会功夫,她奔跑过来,一脸的惊恐。

    “谁伤了你?”

    “别说了,我没事。”

    “卧槽,肯定是巫山派的老头,我要铲平巫山派。”

    “罢了,我跟巫山派的恩恩怨怨都了结了,从此我跟巫山派一刀两断。”

    夏菊,咽了一次口水,轻轻的说。

    “巫山派,邪气太重,不呆也罢。”

    “嘻嘻,英雄所见略同。”

    “你别贫嘴了,你伤势怎么样了。”

    “没事,我们去庐城吧。”

    夏菊点了点头,这时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

    “夏姑娘,包师弟,为了袒护你,他自残了一掌,伤势严重,请你照顾好师弟。”

    “这……”

    夏菊用纤纤玉手,握着他的大手,眼眶红润了。

    “你为何骗我,你等着我,要杀光他们。”

    “好了,别管他们了。”

    当夏菊,走了几步,包成成,将她拉了回来。

    “不必说了,巫山派养育了我,还传授我武艺,这一掌是我还他们的,跟你无关。”

    “……”

    夏菊,直勾勾的望着,包成成,憋了很久,很久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包成成用手指,将她的眼泪揩去。

    “菊儿,我说了,即便,天下人负你,我定不会负你。”

    “成儿……”

    夏菊,紧紧得抱着包成成,眼泪哗哗的流,似乎时光停止了,只能看见他们拥抱在一起,相互怜爱。

    然而,包成成默念着,菊儿,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流泪的,因为我答应过你,会让你开心的,可惜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