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银花,用毒蛇般的眼眸瞥了一眼夏菊,然而,她稍微抬头一看,胡左使身后有几十名姐妹呀。她握着宝剑,手心出汗了。

    夏菊板着一张脸,想着,既然遇见了,那就出招吧。而胡银花,向前走了几步。

    “贱人,你背叛师门,束手就擒吧。”

    “哈哈,胡左使,你好功夫呀,这么快找到本姑娘了。”

    “哼,即便你逃到海角天涯,我也要手刃了你。”

    “哦,我倒是要看一看你怎么手刃我?”

    这时,胡银花,脸上流淌着毒辣的气息,因为她把夏菊的藏身处,告诉北斗派弟子了。众所周知,北斗派跟夏菊有血海深仇呀。

    然而,你有三头六臂,两帮人马总能把你撂倒吧。胡银花,哈哈大笑了几声,让姐妹动手杀了夏菊。

    噹,噹,噹几十个姐妹,持着宝剑,朝着夏菊砍了过来,而夏菊,温和的说。

    “姐妹们,我跟胡银花有仇,跟你们无冤无仇,不要逼我。”

    其中一个姐妹回复。

    “夏右使,我们也是奉了楚宫主的命令追杀你的,请谅解。”

    卧槽,夏菊觉得姐妹们一定要杀了她,不听劝呀,她伸手左手,片刻荷花戒指,在星光闪耀,释放出橘色的光环。

    唰!

    这一道光环飞奔,姐妹们的身躯,她们向后飞出了几米远,爬起来,无大碍,准备再战。而胡银花,瞥了身后属下一眼。

    “废物,还得本左使,亲自会一会她。”

    “属下,该死!”

    胡银花,长袍一挥,盛气凌人呀。她的左手,微微颤抖了一下,荷花戒指,施展出一道橘色的光环。

    唰!

    飞奔夏菊的身躯,夏菊,拔出宝剑,施展出精湛的剑法。

    唰!

    两股橘色的光环,交融在一起。

    轰隆!

    对于彼此并没有太多的伤害,说到底,夏菊不想杀了胡银花,所以她没有尽力而为。

    传来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贱人,不是胡左使,告诉老子,还找不到你,拿命来吧。”片刻,夏菊,退后了几步。扭头一看,白色加蓝条道服,不是北斗派弟子吗?

    难道是胡银花搞鬼,让他们过来追杀本姑娘的,她凶巴巴的说。

    “胡左使,卑鄙无耻,杀了北斗派弟子,还陷害我?”

    “哼,少强词夺理,你插翅难飞了。”

    “你……”

    “哈哈,贱人。”

    夏菊用犀利的目光瞄了一下周围,落潭宫加上北斗派的弟子,有七八十人呀,就凭一己之力,撂倒这么多人,恐怕做不到呀?

    然而,北斗派其中一个师兄,浅笑了一下,抱拳。

    “多谢,胡左使,告诉老子夏菊的踪迹,让老子可以杀了她,替师弟报仇了。”

    “嗯,好说,请道长卖力一些,一定要杀了这个贱人。”

    “哈哈,这么多人,灭了她,岂不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是的,请道长出招吧。”

    那北斗派的师兄,长得四大五粗的,眼睛很小,鼻梁扁平,嘴巴有一点点歪。用有力的手臂,拔出大刀,准备让师弟们围攻夏菊。

    呼,包成成着一袭白色的长袍,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双手交叉。

    “胡左使,场面好热闹呀,连北斗派的弟子也被你利用了,明明是你杀了北斗派弟子,却陷害夏姑娘,你该当何罪?”

    “包少侠,你别血口喷人,小心本小姐,割了你的舌头。”

    “哼,贱人,别扯没用的,受死吧。”

    “区区一个巫山派的弟子,还想英雄救美?”

    而北斗派的师兄,瞥了一眼胡银花,询问她,是不是冤枉夏菊了,然而胡银花,瞪着他。

    “假设你不信我,就杀了我吧。”

    “你,你,老子带着弟子走了,等老子查明真相,再找你们算账。”

    这时,包成成抱拳,让师兄慢走呀,因为巫山派跟北斗派,是一脉相连,都名门正派,叫一声师兄,也是应该的。

    胡银花,黑着一张脸,比锅底还黑。想着,北斗派的弟子,都是摆设,牛逼吹得大,还没动手,被一个巫山派的弟子吓跑了?

    她被气得跺脚呀,还咬牙切齿了,恨不得飞奔过去,给包成成几个耳光,让他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而包成成退后了几步,扭过头,向夏菊,抛媚眼,询问她受伤没有,夏菊告诉他,没事,只是她有一些好奇,包成成怎么在这里?

    “小子,你在跟踪姐姐?”

    “喂,姐姐,不是我跟踪你,我晓得你有危险,特意赶过来救你呀,怎么不感谢我呢?还把我当作猥琐男子了?”

    “哦,你怎么晓得我有危险?”

    “心有灵犀一点通呀,我仰慕的姑娘有危险,我不晓得,我还怎么在你面前耍威风呀?”

    对于夏菊,走南闯北,见过很多无赖,没见过像包成成这么无耻下流厚脸皮的男子。还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即便退一步说,他长得还算风流潇洒,也不能这么狂妄自大呀?

    胡银花,先前走了几步,调侃的说。

    “夏师姐,好魅力呀,勾引了一个男子替你撑腰?”

    “贱人,你闭嘴呀,这次饶不了你。”

    “哼,即便你们这对狗男女一起上,本姑娘连眼睛不眨一下。”

    “好了,我让包少侠退下,我来对付你。”

    卧槽,包成成,算是领教了,胡银花嘴巴这么臭,骂他跟夏菊是狗男女?他想着,老子是仰慕夏姑娘已久了,是追求她,像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杀了未来的公公,还伤了马公子,倒贴银子没人要。

    说白了,脱光了,躺在床上,哪个男人敢上了你,祖宗十八代跟着你倒霉,当然,包成成很想,将她家族骂一遍,只是作为当下的情况,击退胡银花,护夏姑娘周全才是明智之举呀。

    包成成,扶着夏菊的香肩,瞬间浑身充满力量,用柔情的眼眸看着她。

    “你站着别动,请相信我,一定能击败她们。”

    “包少侠,你确定可以搞定她们?”

    “嗯,从此不要叫我包少侠,请叫我成成吧。”

    “妈呀,成成……这么肉麻,似乎我上了,你的套了,你我关系有这么亲密?”

    包成成,昂首挺胸,向前迈了几步,怒斥。

    “尔等,不速速离开,我将你们的衣衫扒光,卖去妓院,让老男人,蹂躏你们。”

    对于落潭宫这些,18岁的朦胧少女。唰,脸颊变得通红了,出于本能反应,双手捂着胸脯,而胡银花,咆哮。

    “狗东西,下流无耻,卑鄙……”

    “贱人,闭嘴。”

    众多姐妹纷纷道:“下流,卑鄙。”

    落潭宫几十个姐妹,持着宝剑,将包成成,围了起来。瞬间,几十柄宝剑,同时,刺向包成成,他施展出“咪罗功”

    啪!

    啪!

    啪!

    连续击打了几掌,几个姐妹向后飞出了几米远,对于,一群人围攻,他使用,东躲西藏的办法,将落潭宫的弟子,三个,两个,一组,一一击败,最后他摸了摸发丝。

    喃喃自语:“撂倒了,撂倒了。”

    胡银花,眉头紧皱,荷花戒指,释放出一道橘色的光环。包成成,用左手掌,酝酿了功力,跟他的光环,交融,瞬间,他感觉手掌一阵刺痛,卧槽,几根毒针,插在他的手掌上面。

    对于,胡银花,她大笑了几声,并大言不惭的说。

    “包公子,中了我的毒针,你就等死吧。”

    “贱人,把解药交出来,老子饶你一命,不然,尔等全部要死。”

    虽然,包成成左手受伤了,右手可以使用呀,一掌击打过去,胡银花,用手掌接住了,顿时飞出了五米远,包成成用右手掐着她的喉咙。

    “贱人,交出解药,老子饶你一命。”

    “我,身上没解药,你去楚宫主身上拿吧。”

    “你真的不怕死吗?”

    “哼,你没有解药,只能活三天了。”

    包成成,松开手掌,在她长袍上面,摸了摸,没发现解药,而胡银花凶巴巴的说。

    “别摸了,本姑娘说了,没有。”

    “这是什么毒药,我除了找楚三,还有其他救治办法吗?”

    “哈哈,或许独孤南不死,你还能找他救治,但是他死了,你等死吧,假设,凭你现在的功力,私闯落潭宫,也是死路一条。”

    “妈的,你别吓唬老子,这点毒,自己能解。”

    接着,胡银花,告诉他,手掌已经乌黑了,反正只有三天时间,找不到解药,直接,毒发身亡。

    而包成成心里咯噔了一下,三天时间,接着落潭宫的弟子,爬起来,准备向包成成进攻了,夏菊,拔出宝剑,将她们击退了。

    这时,胡银花,趁着包成成在走神,拔腿就跑了。他一脸的忧郁,觉得胡银花够毒呀,不带解药?

    夏菊将他的手掌,翻开一看,整个手掌乌黑了。然而,夏菊询问他怎么样了,包成成告诉她头有一点晕眩。

    可能是中毒了,麻醉神经了,一头,扎进夏菊温暖的怀抱了。她轻轻叫了包成成几声,没反应,只好背着他,走了几步,或许想找个隐蔽的地方,替他疗伤吧。

    “该死,这么重,背不动呀。”

    瞬间,她非常的焦虑,只好将他放在原地,在他后背运功,用真气,治疗了一会,包成成睁开惺忪的眼皮。

    “姐姐,手掌好痛呀。”

    “这,你,你忍一忍,我会找到解药的。”

    “你是落潭宫的弟子,你没有解药,我岂不是死定了。”

    “我,我,一定会找到解药,救你的。”

    而包成成,弱弱的说,我好累,能在你怀抱躺一会吗?夏菊,瞪着他,沉思了一会,想着他是为了救我而伤害,躺一会,不会变丑,她嫣然一笑,点了点头。包成成片刻,脸上洋溢着微笑,觉得此时此刻,躺在夏姐姐的怀抱里,好幸福呀。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