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燕天,捋了捋胡须,温和的说。

    “马贤侄,你在魏府邸住的舒服吗?”

    “魏伯伯,听舒服的。”

    “嗯,魏叶这个捣蛋的小子,没带坏你吧。”

    “魏伯伯,太幽默了,我跟您想得相反,他是一个睿智的义兄。”

    哈哈!

    魏燕天,在想,只有你这个义弟这么认为,一提起魏叶,他是一肚子火呀。没少给他惹事呀,总要老子给他擦屁股。

    接着,他瞪了魏叶一眼,严肃的说。

    “叶儿,你要多向义弟学习。”

    “爹爹,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我的威风呢?”

    “孽子,贤侄比你强百倍。”

    “我……”

    这时,马彬站起来,向魏燕天鞠了一躬,脸上泛起了羞涩,因为是魏伯伯抬举他了,他只是在魏府做客,那些花花心肠,隐藏了起来,想必释放出来了,还不得上房揭瓦呀?

    然而,魏燕天,让叶儿,不要吊儿郎当,时常翻阅诗书,像贤侄一般,饱读诗书。

    接着,他说完之后,昂首挺胸,扬长而去了。

    对于,马彬,立马客气的说,义兄,是魏伯伯过奖了,你不要生气呀。魏叶,冷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一会功夫,家奴告诉魏叶有一个年轻女子要见马公子,魏叶告诉马彬,胡银花来越城找他了,见不见,马彬一听是胡银花来了。

    可是杀父仇人呀,她还敢来,他没有吱声,魏叶眉头紧锁。

    “义弟,我帮你杀了这个贱人。”

    “不可,我随你出去看一看。”

    “红颜祸水,留不得呀。”

    “义兄,我自有分寸。”

    马彬和魏叶,迈着八字脚,浮现在胡银花的跟前。她,扑通,跪了下去,抽泣的说。

    “彬哥哥,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杀了马叔叔,嫁祸给包成成,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

    “不必说了,你滚吧。”

    然而,魏叶,瞪着胡银花,凶巴巴的说。

    “贱人,义弟不杀你,已经够仁慈了,你还想他原谅你?”

    “魏公子,我跟彬哥哥之事,与你无关。”

    “哼,这里是越城,赶快滚。”

    “假设,本姑娘不走呢?”

    魏叶,劝胡银花赶快离开,因为他脾气不好,义弟不舍得杀你,老子跟你无亲无故,杀你很简单的。

    胡银花,站起来,迈着轻盈的步子,贴近马彬,低声的说。

    “彬哥哥,用不了多久,整个武林都是于教主的,你躲在越城浪费青春,跟我回乌沙魔教吧。”

    “不必了,我劝你还是回头是岸。”

    “哼,你别听信小五的谣言,他是阻止不了于教主称霸武林的。”

    “不重要,关键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走,我不想再看见你。”

    顿时,胡银花,显露出狰狞的面孔了。拔出宝剑,一剑刺入马彬的胸膛。

    “啊!”

    马彬,退后了几步。魏叶,飞翔在半空,一掌击打过来,胡银花,用手掌接住了,被震飞了三米远。

    接着,他拔出宝剑,指着,她的喉咙,怒斥。

    “贱人,敢伤我义弟,我杀了你。”

    “哼,本小姐,剑法不如你,栽在你手上,要杀要剐,请便。”

    然而,马彬,把剑拔了出来,显露出痛苦的表情。让义兄放胡银花走,对于魏叶非常不理解他的做法。

    “义弟,这贱人,太狠毒了,你不杀了她,迟早会害死你的。”

    “好了,我意已决。”

    马彬,用手指将剑折断了,撂在地上,愤怒的咆哮。

    “胡银花,马彬跟你的情谊,犹如此剑,从此一刀两断,假设再见,只能刀刃相见了。”

    “彬哥哥……”

    马彬决绝的转身过,捂着伤口,走了几步,单膝跪地,口吐鲜血。他未曾想到呀,胡银花,为了江湖地位,杀了爹爹,还要挟他,加入乌沙魔教。

    他缓慢爬起来,沮丧的咆哮:“什么狗屁爱情,都抵不过江湖的地位,所谓的爱情,都去死吧。”当他说出这段话时,意味着,跟胡银花斩断情丝了。

    他的眼泪,哗哗流了下来。而魏叶,瞪着胡银花,吆喝。

    “贱人,别假惺惺了,义弟不会信你了,滚。”

    “魏公子,请你照顾好彬哥哥。”

    胡银花,迈着蹒跚的步子,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魏叶,扶着马彬,叹了一口气,询问他,伤口怎么样了?马彬告诉义兄,没事,调养几天就好了。

    魏叶,让小花去请郎中,把义弟的剑伤治好。一会功夫,来了一个微胖的郎中,帮马彬把了把脉,告诉魏叶没多大的事,伤口涂一点金创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对于,魏叶,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害怕,义弟出现什么意外。

    “义弟,你在房间好好休息。”

    “嗯,义兄,我没事,你不必担心。”

    当魏叶,走出马彬的房间,小五迎了过来。

    “我听家奴说,马公子受伤了?”

    “是了,他应该休息了,借一步说话。”

    魏叶和苏十五,迈着紧凑的步子,而魏叶,用沉重的语气告诉小五,是胡银花伤了他,原本魏叶要杀了她,只是义弟要求放她走了。

    小五,大腿一拍,这个贱人,怎么能放走呢?应该将她千刀万剐呀?

    “别说了,义弟,真的被贱人迷惑了。”

    “嗯,那他跟胡银花斩断情丝没有?”

    “斩断了,假设下次再遇见胡银花,应该不会心软了。”

    “嗯,红颜祸水,红颜祸水。”

    另外,魏叶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跟小五说,胡银花这么嚣张,是因为奉了于锋的命令呀。卧槽,小五一听是于锋,他手够长呀,伸到越城来了?

    “苏兄,你没听见胡银花的说辞,她觉得于锋才是武林霸主呀。”

    “嗯,于锋的野心是在膨胀,他的势力发展迅猛不可小觑。”

    “我觉得,将来北斗派还得跟乌沙魔教干一场。”

    “是的,魏兄一针见血。”

    小五,觉得,等于锋势力足够强大了,第一个要攻击的门派是北斗派呀,此刻他的心跌宕起伏了。

    “苏兄,没关系,于锋敢来越城我就灭了他。”

    “只是,到时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呀。”

    “哦,于锋有这么牛逼吗?”

    “你不晓得吗,华安楼,南谷派,落潭宫,乌沙魔教,四个帮派多少人?武林正派才多少人,真的杀过来,越城分分钟被灭了。”

    卧槽,这时,魏叶,才觉醒过来,于锋是多么的强大呀,他用焦虑的目光看着小五。

    “你可有办法对付他?”

    “暂时没有,另外他有一支蝎子分舵12个人,个个武艺高强呀。”

    “卧槽,听你这么说,武林霸主迟早是他呀。”

    “哈哈,你怕了?”

    魏叶,耸了耸肩膀。告诉小五,他在江湖上,对于锋有所耳闻,但是没小五说得那么牛逼。

    接着,他调侃的说,苏兄,你跟于锋单挑过没有?苏十五,沉思了一会,告诉他没机会跟他交手,因为他爪牙太多,杀人不需要他出手。

    魏叶,毛骨悚然了,假设于锋灭了北斗派,肯定会过来抢他的金矿山呀。

    “苏兄,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增强我们的势力。”

    “什么办法?”

    “我们,要在越城招收一些年轻的弟子,传授他们武艺,就能跟他对抗了。”

    “越城才几万人,除去老人,妇女,小孩,还剩下多少年轻人?”

    魏叶,想着,即便是2000人也行呀?起码也是一批很厉害的弟子呀。作为一向精明的小五,认为这个办法行不通,魏府没那么多银子,盖这么多房子,还要供他们吃呀。

    假设魏叶,非得招这么多弟子,首先要把金矿山,夺回来,那么有了银子,去外城招收弟子,都不是问题。

    只是,小五有一个疑问,江湖上的事,不是他跟魏叶能左右的。

    “你不必多虑,只要北斗派屹立江湖,乌沙魔教,称霸不了。”

    “哦,苏兄,说到北斗派,你还恨陆不悔吗?”

    “你多虑了,小五是斤斤计较之人吗?”

    “不是吧。”

    “哈哈!”

    小五,告诉魏叶,先把马彬的伤治好,他过些日子,去唐州城一趟。

    “你想摸一摸乌沙魔教的底细?”

    “哈哈,魏兄是聪明人,晓得我的计划了。”

    “苏兄,担心呀。”

    “放心,我没事的。”

    小五,在默念着,大师兄,小师妹,你们过得还好吗?对于,乌沙魔教越来越嚣张了,希望你们能想办法制止他们呀。

    所谓的江湖,狼烟四起,百姓生灵涂炭,你们要扛住呀,当然,我不在北斗派,但是北斗派的精神,在我的脑海中永恒了。

    作为北斗派的弟子,假设北斗派需要小五,一定会返回的,只是当下还不是时候。

    而魏叶,轻声的说。

    “走吧,我们回去看一看义弟。”

    “嗯……”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