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小五,本来不想介入丁家和魏家的矿山之争,毕竟他是一个外来人,只是他在越城这一段时间,听说丁阳为了赶矿山进度,累死不少矿工呀。

    那么丁阳就成了草菅人命了,作为一向正气浩然的苏十五,还是咬牙出手,帮魏叶夺回矿山。

    这时,魏叶,想着有了苏十五的帮助,夺回金矿山,恢复魏家的光辉,指日可待了。

    “苏兄,今日容光焕发呀。”

    “哈哈,想必是在魏府吃了太多美味佳肴,长肥了。”

    “嗯,苏兄开心就好,要么,你我出去溜达一圈,我有事,跟你商量。”

    “好呀,出去溜达一会。”

    苏十五和魏叶,漫步在越城的街头,腰杆挺得笔直。只是作为魏叶的老朋友了,小五肯定晓得他在想什么呀。

    他抿了一口酒,淡然的说,当下本公子心情好,你有什么事,说吧。

    “是吗,我说了呀。”

    “嗯,不必客气。”

    “你对于攻击丁家的策略想好没?”

    “魏兄,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还没有好办法。”

    当然,这时显得魏叶有一些急躁了,毕竟小五答应帮他了。或许魏叶性格耿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两个人,坐在一家高端的客栈。魏叶,给小五倒了一杯酒,弱弱的说。

    “既然,苏兄这么说了,你我今日只喝酒,不谈江湖之事。”

    “好,魏兄客气了,干杯。”

    魏叶和苏十五,咕噜咕噜喝了几坛酒了,小五摸了摸嘴唇,正儿八经的说。

    “魏兄,不管怎么说,还得感谢你收留我,虽然你我不谈江湖之事,但是等机会到了,我会出手的。”

    “嗯,你我兄弟,何必见外呢,我魏叶纵横江湖多年,见过很多武林人士,但是让我佩服的还是苏兄呀。”

    “魏兄,过奖了,我只是一介草莽。”

    “哈哈,苏兄,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呀。”

    当然,这点酒,小五是不会醉的,他直勾勾的望着魏叶,想着,我只是实话实话,他应该晓得我,不喜欢吹嘘。

    喜欢当一个默默无闻的侠客,即便在江湖上有了一些影响力,也是江湖人士给面子呀。其实,魏叶也了解小五,把名誉看得很重,离开北斗派那段时间,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要死不活的。

    “苏兄,你喝尽兴没有?”

    “够了,等会,我要扶着墙走了。”

    “不碍事,等会让小花送你回去。”

    “哎,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用一个弱女子扶呢?”

    这时,魏兄,拍了一下桌子,义正言辞的说,小五,作为男子不要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说实话,我得训斥你几句,在娜娜失踪那几天,你真的不是像一个男子,或者说像失去了灵魂之人。

    苏十五,耸了耸肩膀,告诉魏叶,这是他的选择,他跟魏叶想法不同,让他不要觉得小五很笨。

    其实小五也晓得,作为一个侠客,应该在江湖上,闯荡出名堂来,衣锦还乡呀,不该为了儿女情长之事,误了前程。

    “魏兄,是否觉得我很没出息呀,为了一个女人,秃废了。”

    “嗯,你不应该这样。”

    “没关系,不需要你的理解。”

    “罢了,喝酒。”

    当然了,小五武艺高强,对于阿古娜是他唯一的软肋,他想着,往后他不会轻易把这件事说出来了。

    “魏兄,你放心,过去就让它随风飘走,从此,我重整旗鼓。”

    “嗯,我也觉得小五应该是坚不可摧的。”

    “这”

    “哈哈,好样的。”

    似乎,魏叶也晓得,小五在担心什么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是很难,打败整个丁家的,毕竟丁阳的父亲在闭关,过一些日子要出关了。

    他的功力,觉对不会输给小五呀。谨慎才能驶得万年船,这是小五的底线。

    另外魏叶询问小五,让小花照顾他的生活,可满意。

    对于小五,差点把酒喷出来了,想不到一个大公子,还这么八卦,小五调侃的说。

    “对她不是很满意。”

    “简单,给你换一个奴婢。”

    “不必了,刚才逗你呢,小花确实机灵。”

    “嗯,只要苏兄喜欢就好。”

    接着,魏叶询问,小五,他义弟资质如何?小五告诉他,马公子资质很好,可惜他修炼的是箭法,不适合近身搏斗呀。

    魏叶,点了点头,觉得他适合大规模对战,双方很多人时,他才能派上用场,魏叶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的尴尬。

    “苏兄,不好意思,不聊江湖了。”

    “日,明摆着鸿门宴呀,用美女和银子诱惑老子呀?”

    “想必,你都不喜欢这些吧?”

    “嗯,只是有时真的蛮穷呀,连买酒的钱都没有。”

    卧槽,作为魏叶,认识了,小五这么久,第一次听他说,没有酒钱。他当时很想哈哈大笑,只是顾及小五的面子,憋住了。

    并且告诉他,作为男人一定要武艺高强,并且要拥有很多银子,如此在江湖上说话才能硬气,对于小五,弱弱的问了一句:“跟穷**丝,做朋友丢人吗?”

    “当然,你是苏十五,没银子,我欣赏你,别人没银子,老子肯定嫌弃他,不跟他做朋友。”

    “卧槽,都是看银子的江湖,没有一点人情味,弱肉强食呀。”

    “对,老子没本事,活得这么憋屈,你应该晓得了。”

    “靠,你以为老子不憋屈呀,武艺高,也会有烦恼呀。”

    “哈哈,你不装,会死吗?”

    魏叶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告诉小五,当他没有烦恼时,说明他已经入黄土了,小五傻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接着低声的说。

    “老子,最近没银子,往后的酒钱怎么办?”

    “苏兄,你说出来,我晓得你缺银子,假设你不说,估计只能把酒戒了。”

    “哦,我只能厚着脸皮喝你府上的好酒了。”

    “行呀,但是要记账,等你有银子了,再还我。”

    小五,瞪着魏叶,原来都是明白人呀,装糊涂的,一旦牵扯到利益问题,立马不夸夸其谈了。

    “魏兄,记得你跟我说过,府上的酒,随便我喝的。”

    “哦,我有说过吗?”

    “肯定说过呀,小花都听见了。”

    “哈哈,好吧,你可以喝府上普通的酒,好酒我自己喝。”

    这时,小五,准备拍屁股走人了,魏叶嬉皮笑脸的说,苏兄开玩笑,我怎么会跟你计较酒钱呢?苏十五正儿八经的询问他,有没有赚钱的活做?

    “你想赚钱,去矿山当矿工呀。”

    “魏兄,宋狗蛋,认识我,不能去。”

    “卧槽,是借口,你肯定是怕苦吧。”

    “不,你晓得我从来不怕苦呀。”

    当小五,被魏叶调戏了一番之后,他才感觉到,出来混,确实需要银子的,当手上没有银子时,怎么办呢?努力赚银子呀。

    当然,对于赚钱,他觉得很简单的,他手上有筹码,等一段时间,他要在越城搞一个拍卖活动,能赚很多,很多银子。才能彰显他赚钱的能力呀,接着差点把内心的喜悦,洋溢在脸上了。

    “魏兄,我已经想到怎么赚银子了。”

    “哦,你除了挖矿,还有其他的办法?”

    “卧槽,你看不起人呀,我要赚银子,一定要靠力气吗?”

    “哈哈,我等着你赚了很多银子之后,请我喝酒。”

    苏十五,浅笑了一下说,请你喝差酒,因为银子要留着买好酒,自己喝,这是你告诉我的。魏叶,笑起来那么不自然,甚至说是难堪。

    “好了,你我喝开心了,走吧,不过对于你赚银子的办法需要我入股吗?”

    “卧槽,你有银子牛逼呀,不需要,我一个人可以摆平。”

    “不够意思,一两银子不给我赚?”

    “对,因为还没到时候,不能说我是靠什么赚银子的。”

    “我觉得你不会做买卖,没有我你要亏本。”

    小五,并没有生气。因为他想干的事,没有干不成的,即便亏本了,也甘心呀,但他不想跟魏兄合作了,或许是魏叶的话,打击到他了,有时候的小五,很较真呀。

    接着背着手,哈哈大笑了几声。

    魏叶,想着,小五,从来没做过买卖,他能赚钱吗,他只想看着小五,怎么亏银子了,然后求他,赏小五一些碎银子,买酒喝。

    然而,小五和魏叶走在半路,小花迎了过来。

    “两位公子,喝醉了?”

    “我没醉,你扶魏公子回去吧。”

    “你没事吗?”

    “我没事,自己能走回去。”

    魏叶跟小花说,他们没喝多,不必担心小五,而小花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小五,确实没喝醉,只是走路有一些吃力,左右摇摆。当他回到了房间,摸了摸长袍,真的没有银子呀。

    妈的,在魏府白吃白住这么久了,一定要想办法,赚银子了,得让魏兄对老子刮目相看呀。

    因为老子不信了,这辈子永远是一个穷**丝呀,那么老子的人生多么的灰暗呀,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成为一个有钱的公子哥。

    从此,上客栈吃饭喝酒,都点最贵的,才符合他的形象。

    不然像魏兄说得,没银子只能去挖矿了。

    假设我去挖矿,被江湖人晓得了,还不笑掉大牙?

    对于当下的小五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