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仕,觉得儿子太过分了,让他非常失望,然而,他拿着皮鞭,凶巴巴的说。

    “孽子,你拿着老子养了三年的狗,跟狼打架,导致家狗,当场被狼咬死了,残害生命呀。”

    “爹,孩儿只是没见过家狗跟狼打架呀,所以……”

    “你,你,都是快成婚之人了,还如此幼稚,太让老子失望了。”

    “我,我听别人说,家狗干得过狼呢。”

    马仕,被气得火冒三丈了,觉得这个孽子还不知道错,虽然只是一条狗,但是也是一条生命呀,就眼睁睁看着它被狼咬死不残忍吗?

    啪!

    啪!

    马仕,狠狠的在马彬后背上,抽了几鞭子,接着,狠狠的训斥了,他一顿,让他好好反思自己的行为。

    另外询问他,错在哪里,马彬低声的说。

    “我不该让家狗去送死。”

    “孽子,孺子不可教也。”

    随后马彬,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间,后背还隐隐作痛。然而,小飞,一脸的恐惧。

    “公子,我说了家狗干不过狼,可你不相信,还得让它们干一场。”

    “妈的,你意思我家的狗干赢了狼,爹爹就不会生气了?”

    “对呀,因为老爷的狗死了。”

    “小飞,你真的把我当傻子呀,爹爹为了一条狗,在跟我生气?”

    小飞,点了点了头,接着他告诉马彬,只要他办好另外一件事,或许老爷会对他刮目相看,从此,他的人生就要走向巅峰了。

    老爷辛辛苦苦赚的银子,也会一五一十的交给他。当然,马彬觉得小飞在吹牛逼,他做好一件什么事呢?

    从小到大,他在父亲眼中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何来的刮目相看呀?

    “小飞,你别诳本公子呀。”

    “公子,不是开玩笑的,你听我说,你把胡小姐,娶进家门,保你从此地位上升几百倍?”

    “哦,那我上升到什么地位?”

    “起码,走路昂首挺胸,带风的那种呀,走在街头上,少女的回头率相当高呀。”

    马彬,沉思了一下,觉得小飞说得有几分道理呀,因为他干的事,都是父亲不喜欢的事,即便干点成绩,他也不认可呀,更何况干糟糕了。

    假设他真的能娶到胡银花,成了胡伯伯的成龙快婿,爹爹对他的态度,起码得好几百倍,他觉得这件事能干。

    第一,抱得美人归,是好事一桩。

    第二,提高自己在马府邸的地位。

    对于,马彬也是一个说干就干之人,接着,他这次去胡府邸,不是敲窗户了,而是走正门了,给胡伯伯送了灵芝,千年人参,胡伯伯笑得嘴合不拢了,觉得未来的女婿很懂礼节。

    出手大方,恨不得,片刻把闺女嫁给他了。然而,关键还得看胡银花的态度呀。

    所以,胡林鼓励马彬多跟胡银花接触,让他感动胡银花,那么准女婿就是正儿八经的女婿了,接下来,就是选择一个黄道吉日,成婚呀。

    听了未来岳父的一番鼓励,马彬,是信心倍增呀,怀揣着,俘虏胡银花的憧憬。

    咚,咚,咚。

    胡银花,轻轻的推开门,嫣然一笑。觉得马公子今日有什么新花招呀?对于那些老把戏,她是不喜欢了。

    好歹我也是小家碧玉呀,你也得来点靠谱的呀,都说婚姻讲究门当户对,你也得争口气呀。

    整日浑浑噩噩过日子,在赌场赌钱,能有什么好前程,当然,胡银花也有几分佩服他了,虽然他当下比较落魄了,但是爹爹对他印象不错呀。

    尽管马彬家底不薄,他跟胡银花相比,真的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了,她弱弱的说。

    “马公子,今日是送诗的吗?”

    “不,我是专门拜访胡伯伯和你的。”

    “嗯,多谢马公子对小女子的厚爱。”

    “哎,胡小姐,美貌如花,能拜访你,是在下的荣幸。”

    这时,胡银花,显露出一副深沉的模样,告诉他,她还有事,需要出去一会,让马彬自便,对于马彬也不是傻子。

    几次见了胡银花,都是神神秘秘的,不像是大小姐的模样呀。因为他在赌场多年,众所周知,赌场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什么朝廷官员,商人,剑客都会出没那里。

    马彬猜测胡银花,这么神秘,要么跟某男子约会,要么是某个帮派之人。他嬉皮笑脸,抱拳。

    “胡小姐,你去忙吧,在下告辞了。”

    “嗯,不好意思,下次小女子去马府邸,登门拜访。”

    “好的,随时恭候你的大驾。”

    “嘻嘻,一言为定。”

    接着,马彬迈着大八字脚,离开了闺房,胡银花,持着佩剑,走路带风那种,还携带着杀气。

    马彬,像一个猥琐的男子,跟随其后,果然,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落潭宫的女子跟胡银花,在交谈什么事。

    当然也能看出,落潭宫的年轻女子,对胡银花很尊敬,想必胡银花也是落潭宫之人,且地位比较高吧。

    马彬,心里咯噔了一下,妈的,老子喜欢的女子是落潭宫之人呀,而落潭宫之人,杀人无数,非常阴险呀。

    让他不敢相信呀,往常那么文静的女子,原来是一个妖女,当下在楚三的掌管下,落潭宫,更是蒙上了厚重的杀气。

    据江湖人士,传言,对于落潭宫那些不愿意杀人的属下,都被楚三处置的差不多了,要么关进大牢,要么,杀了她们。

    大概杀了几十号人,然而剩下的人,都是嗜血如命,杀人无数的妖女了。马彬依旧躲在不远处,等着落潭宫的女子跟胡银花,交流完之后,一起坐上了乌篷船,去了落潭宫。

    等她们走了之后,马彬,在想虽然我是在赌场里面,靠手快,出老千赚银子的,但是我也没杀人呀。

    我也有自己的底线呀,绝对不会跟滥杀无辜之人,同流合污呀,不然早早投靠华安楼了。

    只是,马彬不是一时冲动,他是真的喜欢胡银花呀,毕竟日久生情,经常去探望胡银花,对她动心呀也是人之常情,因为他也是血气方刚的男子呀,拥有七情六欲,喜欢一两个女人是正常的。

    他一直伫立在湖泊边上,而他的武功很烂,不想去落潭宫,追查到底了,他害怕被楚三发现了,小命就不保了。

    他摇了摇头,喃喃自语:“胡银花,我多么希望今日所看到的都是假的,你还是文静的女子。”

    这时,胡银花,见到了楚三,楚三,一脸的愤怒,她在猜想,楚宫主肯定遇到什么棘手之事了,不然不会这么急促,让她返回落潭宫。

    当然,她一向是靠冰雪聪明,加上狠毒,在楚三心里的地位,慢慢上升,接着越来越重视她了,她用毒蛇的一般的眼眸,瞥了楚三一眼,抱拳。

    “宫主,你这么急让属下返回落潭宫,想必有重要的事,让属下去做吧?”

    “嗯,哈哈,还是胡左使,聪慧,确实你也晓得了,小五和阿古娜,被我跟师兄们打伤了,只是他没死呀。”

    “你意思,让我带属下去刺杀他?”

    “不必了,我要让你去办另外一件事,比抓小五重要,这也是小五的软肋呀,只要抓住阿古娜,小五只能在老子面前束手就擒了。”

    对于,胡银花,他是莫名其妙呀,因为阿古娜,虽然比小五武艺低一点,可是绝顶高手呀,别说自己打不过她,恐怕宫主也不一定能战胜她。

    让自己去抓住阿古娜,岂不是死路一条。

    “宫主,恕属下无能,属下恐怕要辜负您的期望了。”

    “据探子来报,她失去了记忆,不足为惧。”

    “哦,但是,小五都找不到她,我们能找到她吗?”

    “你去试一试呀。”

    然而,胡银花,带着落潭宫的姐妹,在唐州城,逍遥城,越城,找了一个月,连阿古娜的影子没有看到,连华安楼,眼线最多,他们也不晓得阿古娜去了哪里。

    这时,胡银花,才想到,不是阿古娜失忆了,而是她为了不让小五分心,或者不想成为小五的累赘,她故意离开的,估计她这一走不是10年也得8年呀。

    第一,可以考验,苏十五对她的感情。

    第二,多年之后,或许小五会返回北斗派,一起对付乌沙魔教,鹿死谁手还不晓得呢?

    胡银花,觉得阿古娜,确实不简单,有如此谋略,远胜于她呀,她才是美貌与智慧,集于一身的女人呀。

    当然,她也在想,难怪小五会死心塌地,爱上她,原来她身上有太多闪光点了。即便她跟小五是对手,按常理不应该佩服他们呀。

    只是让她佩服的对手,不简单呀,或者说厉害的人,才配做她的对手,因为胡银花在落潭宫和江湖上,是出了名的美女杀手,只是马彬这个傻子,亲眼所见,才相信江湖的传言。

    想必,此刻马彬的心是拔凉拔凉的呀,肠子悔青了,喜欢上一个皮囊好看,而内心特别歹毒的女人了。

    接着胡银花,将自己寻找阿古娜的情况,告诉了楚三,他也对阿古娜有几分敬佩了,看穿了她的心思,似乎,只有当局者迷的小五,相信阿古娜是失忆了,才失踪的。

    楚三,长袍一挥,义正言辞的说。

    “胡左使,既然不能在阿古娜身上下手,就换一个办法吧,反正得从小五身边的人下手,逼着小五现身,然后杀了他。”

    “嗯,宫主,英明,属下佩服,小五是武艺高强不好下手,他身边之人,未必是高手。”

    “好了,此事,就交给你去办,需要多少人马,本宫主,派给你。”

    “不必了,属下想好了,我去就行了。”

    “哈哈!”

    楚三,迈着大八字脚,锋芒外泄,相当的牛逼,反正就是仰着头,走路带风的,准备杀很多很多的人,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的感觉。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