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十五,趴在矿山,附近,俯视着,下面,一百多号矿工,大多数是四十多岁的人,极少部分是二十多岁,帮着丁家挖矿呀,是金矿哦,价值不菲呀。

    对于挖矿分工明确,有人拿着锄头负责挖,有人拉着板车,拉金矿,然而丁阳还请爪牙,专门监督这些子民挖矿。

    偶尔,也能看见干活慢的百姓,被抽几鞭子。他们就像奴隶一般不敢有怨言,只能加快速度挖矿。

    可以说,在这里挖金矿的子民,苦不堪言呀,皮肤晒得黝黑,埋着头,拼命的干活,小五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的唏嘘呀。

    他返回到,魏府邸,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魏叶,想着小五还在为娜娜之事担忧呀?

    “小五,请喝茶。”

    “嗯,魏兄,晓得我刚才去哪里了吗?”

    “不晓得。”

    “我去了丁家的金矿山,不对,应该是魏家的金矿山。”

    接着,小五跟魏叶说,那座金矿山,真的资源丰富呀,为何魏家要把金矿山,送给丁家呢?说到这里,魏叶是一脸的悲催呀。

    他告诉小五,这件事还得从他爷爷那一辈说起,在多年前,越城来了一个侏儒男子,经常在越城最繁华的地段出没,不干别的,也算是一个穷屌丝呀。

    连一个随从都没有,然而,他是怎么在越城谋生活的呢,他每天在越城说评书,开始是说,三国演义里面的关长云,等等。

    他很有规律,一天说一少部分,起初,没几个百姓,听他瞎扯淡,只是后来,听众觉得他讲得故事很生动,让听众,有了身临其境的感觉,然而听故事的子民多了。

    自然,每天讲了一节故事之后,他会向百姓讨一些碎银子,久而久之,他的名气在越城就大了。

    当然,这也是他的聪明之处,这只是铺垫作用,后面他不说历史的风流人物了,说起自己的故事了,说自己在某某地方当过上将军的谋士,也是军师呀,打过很多胜战,只是出于他面相丑陋,身材畸形,所以在军中受到排挤。

    作为他的上将军,也是要面子的人,听几个将士说一说就罢了,后来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了,觉得本国没有能人吗?为何启用一个侏儒的男子,有煞军威呀。

    然而,那个侏儒男子,也晓得了,自己在军中待不住了,自动请辞,回到家乡,原本不能离开军中,要被杀头的,因为他知道太多军中的秘密了。

    只是上将军,是一个懂得报恩之人,秘密将他送离了军营。接着魏叶说,我的乖乖,越城的百姓,虽然富裕,但是没几个人见过上将军呀,何况他还给上将军当军师,真的是谋略超群呀。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侏儒男人,成了越城的风云人物了,说白了,像是越城的神人了。作为魏叶的爷爷,也是慕名而来,请他去魏府做客。

    那时,魏家在越城可是最富有的家族,侏儒男子,第一次拒绝了,他说自己有事,第二次,魏兄的爷爷亲自去请他,才肯留在魏府邸呀。

    接着下来,众所周知,魏府邸的金矿山,很有名气呀,魏家也是依靠金矿山,发财的呀,只是他对挖矿的百姓,还不错,工钱也给的多,百姓愿意给他干。

    作为丁家族,肯定有了龌龊的想法,既然侏儒男子在魏府邸,那么有地位,丁阳的爷爷就通过各种关系,接触到了侏儒男人。

    请他吃喝嫖,赌,什么都满足他,甚至在越城送他一座四合院子,里面安排了三五个奴婢,伺候着,这还不是重点,关键大家都不敢想象?

    送给侏儒男人,三个漂亮的少女,给他当小妾,黄金千两,虽然说,丁家没有金矿山,只是他家族也挺富裕的,这点银子也是九牛一毛呀。

    刚开始,侏儒男人,觉得魏家对他不错,虽然没有送银子,起码吃喝不愁呀。还想让侏儒男人做魏叶的爹爹的先生呢,因为众所周知,让有才华之人做自己儿子的老师,是一种荣幸,能让自己的儿子,饱读诗书,学富五车呀。

    只是,侏儒男人,也抵制不了这种诱惑,他长期在美女和银子的熏陶下,那颗善良的心,被腐化了。

    对于丁家也不是傻子呀,不能白送女人给你玩,银子给你花呀,你得给老子办一件事呀。有一天丁阳的爷爷找到侏儒男人,跟他实话实说了,让他把金矿山,搞到手,成为丁家的产业。

    当然,这时,小五很好奇了,这个侏儒男人有这么大本事吗,能让魏家心甘情愿交出金矿山?

    魏叶,流淌出,憋屈的模样。

    “苏兄,你好奇,我也好奇,那么我就告诉你,侏儒男人,怎么把金矿山搞到手,送给丁家的。”

    “魏兄,你请说,我洗耳恭听。”

    因为侏儒男人,是魏府邸的贵宾,家奴和奴婢也没想到他有心眼呀,只是这个狗东西,忘恩负义,把魏叶的爹爹绑架了。

    这样一来,侏儒男人,手上有了筹码,就能跟魏家谈判了呀。想要儿子活命,拿金矿山来换呀。

    作为魏家族,是四代一脉单传了呀,没有儿子,岂不是断了魏家的香火呀,对不起列祖列宗呀。魏兄的爷爷,一咬牙,答应了侏儒男人的要求,写一份赠送书,自愿将金矿山,无偿赠送给侏儒男人。

    如此,换回了,魏兄父亲的小命,只是他的爷爷,因为伤心过渡,没过几天被活活气死了,因为金矿山,也是魏家,祖辈留下来的产业呀,他将产业搞丢了,对不起魏家呀。

    只是侏儒男人,立马将赠送书,给了丁家,那么丁家就拥有了金矿山。

    丁家为了掩人耳目,杀了侏儒男人,从此,金矿山,名正言顺成为丁家的产业了。

    这时,小五听完了故事,觉得这个侏儒男人真的是狗东西呀,为了自己的私欲,害苦魏家了。魏叶,叹了一口气,告诉小五,他自己没本事,估计很难拿回金矿山了。

    小五,拍了拍魏叶的肩膀,让他不要灰心,一定有办法,拿回金矿山的。

    这时,奴婢,一脸的惊恐,贴着魏叶的耳畔说,阿古娜不见了。然而,魏叶也是心里咯噔了一下,让奴婢退下,他会想办法找到阿古娜的。

    魏叶,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长袍,慢吞吞的说。

    “苏兄,有,一件事,不晓得怎么跟你说。”

    “魏兄,跟我不必客气。”

    “娜娜,不见了。”

    “啊,这……”

    小五,心急如焚呀,飞奔阿古娜的房间,询问奴婢,她是什么时候不见了,奴婢告诉他,她去熬药了,返回房间阿古娜不见了。

    小五,觉得,就像天塌了一般,眼眸变得暗淡了。魏叶告诉他,已经派属下去寻找了,一旦有消息,会禀报他的,请小五不要太担心。

    小五,点了点头。只是他也未曾想到呀,阿古娜,失忆已经是很糟糕的事情了,当下还失踪了,火上浇油呀。

    然而,魏叶派属下,在越城找了10天没发现阿古娜的影子。对于小五,他已经猜到了,一个失去记忆之人很难找到的。

    他轻轻的说,魏兄,谢谢你,不必找了,或许她已经离开越城了,江湖之大,总有她的安身之处。

    魏叶,晓得小五是伪装平静,想必内心已经波澜壮阔了,他温和的说。

    “苏兄,不好意思是奴婢没有看好娜娜,我杀了她给你赔罪。”

    “魏兄,此事跟奴婢无关,这是我跟娜娜的孽缘,注定此生要承受相思之苦呀。”

    对于小五来说,这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坚强的内心,有了一丝沮丧,让他自信的脸颊涂上了一次阴霾。

    然而,阿古娜,失踪了,他没有呐喊,也没埋怨奴婢,只是拿着酒壶,咕噜咕噜,大口大口的喝酒。

    酒精的浓度进入身躯,悲伤的思绪涌上心头,再也没有坚强的气息了,他还是没压制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滴答滴答,掉了下来。

    那奴婢,扑通,跪在小五的面前,胆怯的说。

    “苏公子,是奴婢对不起你,你杀了我吧?”

    “不,谢谢你替我照顾娜娜,怪我没保护好她,让她失忆了。”

    “你放心,娜娜姑娘会没事的。”

    “嗯,罢了。”

    小五,一边迈着蹒跚的步子,一边喝酒,因为对于他来说,被逐出师门,是小事一桩,但是关于娜娜的事,都是大事。

    他在嘴里嚷嚷着:“娜娜,希望你不要走太远,或者有一天我们还会相逢。”接着冷笑了一下。坐在凉亭上面,闭着眼睛,或许他觉得累了,索性躺了下去,呼呼大睡。

    这时,奴婢贴了过去,温柔的说。

    “苏公子,你别难过了,你要保重身体呀,或许娜娜姑娘晓得你在为她难过,她会伤心的。”

    正所谓,过渡的思念一个人,会变得敏感,他的心湖装满了他们的记忆,他一把抓住奴婢的手。

    “娜娜,娜娜,你别走。”

    然而,奴婢还是一个16岁的姑娘,小五的行为,倒是吓住她了,提高嗓门。

    “苏公子,我是小花,不是娜娜。”

    苏十五,从梦中惊醒过来,赶快松开小花的手,腼腆的说。

    “不好意思,没惊吓到你吧?”

    “没事!”

    这时,小五才感觉到,刚才的气氛太尴尬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接着,他一声不吭,迈着紧凑的步子走了。

    走了几步,转过头,浅笑了一下。

    “搞错了,请姑娘不要介意。”

    “苏公子,我是不介意,只是手臂都被你抓红了,不晓得怜香惜玉呀。”

    等小五,走了之后,小花捂着嘴巴笑了一会,觉得苏十五,已经入魔了,太挚爱娜娜了,所以才会做出,尴尬之事。

    只是她也替苏十五难过,因为爱的人,不在身旁,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是多么的孤独呀,所以爱情是万丈深渊呀,一旦陷入了,就无法自拔。

    或许,有一种爱,相忘于江湖,有一种爱是相濡以沫,他这种爱,是否爱得过于沉重,让爱情成为了自己的包袱呀?

    小花,是一个朦胧的少女,让她看到了,小五和阿古娜,悲凉的故事,让她对爱情有了一种莫名的敬畏和恐惧呀,不管如何,她懂得了,爱情是折磨人的东西,得到的有惊无恐,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