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洒落在包成成的肩膀上,瞬间心中洋溢着一股暖流,然而他瞭望着繁华的唐州城,璀璨不已,只是他走了这么远的路程,肚子呱呱叫了,当然为了节约时间,他也不想去客栈吃饭了,找了一个小铺子,点了一碗面。

    狼吞虎咽,吃完了这碗面,留下了10分钱,离开了。

    突然一个女子追赶着一个年轻的男子,那女子说道:“站住,敢偷本小姐的银子,我非得杀了你。”

    卧槽,那男子觉得好倒霉呀,偷了她的10两银子,被追了几条街了,当然,这个男子并没有惧怕,他在想办法怎么制服这个女子呀。

    这男子,穿过一条长长的巷子,在一座破房子前面,停了下来,那白衣少女气喘吁吁了。

    “你怎么不跑了?”

    “姑娘,我偷了你10两银子,你追了老子6条街了,至于吗?”

    “少废话,把银子交出来,此事本姑娘不跟你计较了。”

    “哈哈,你想多了,这一片是老子的地盘。”

    这时,夏菊才感觉到,这个男子可能是地痞呀,她用余光探视着周围,瞬间,他身后出现了三个四大五粗的男子,其中一个男子,用淫,荡的目光看着她,吆喝。

    “姑娘,你怎么不懂规矩呢?”

    “什么规矩,他偷了我的银子。”

    “什么银子,这是保护费,赶快滚。”

    “你……”

    偷银子的男子,对着地痞头目的耳畔轻声说,老大这姑娘长得如花似玉,要不将她绑了,卖给青楼能赚不少银子。

    那头目,咧着嘴,点了点头,让偷银子的男子,拿下她。当然,夏菊也晓得了,这些流氓不可能给他银子了,只能动手拿回属于她的银子了。

    她把剑,拔出了几寸长,准备杀了他们,而包成成伫立在她身后,轻声的说。

    “夏右使,区区几个地痞,交给在下就好了。”

    夏菊,扭头,瞥了他一眼。

    “不需要你管”

    “哦,虽然我是一介英俊的草莽,但是我要还你人情呀,请退后呀,免得鲜血溅你身上。”

    “嗯,有劳包公子了。”

    地痞的头目,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想着,这是怎么回事,多了一个男子?

    “妈的,小子,你打算英雄救美?”

    “日,流氓,老子不是英雄救美,就是帮夏姑娘拿回银子。”

    “你,你欺负老子读书少呀,拿回银子,跟英雄救美有区别吗?”

    “哦,你认为没区别,我也承认了。”

    地痞头目,让属下们,杀了包成成。这时,三个地痞,拔出寒光闪闪的大刀,迈着大八字脚,朝着包成成砍了过来。

    包成成,酝酿了手掌的功力,施展出来,一掌劈过去,其中一个地痞,飞出了三米远,不过没什么事,包成成掌握好分寸的,不会杀了他。

    那两个地痞,显露出狰狞的面孔,呼呼,朝着包成成,砍了过来,包成成,使用点穴大法,将两个人定住了。

    贴了过来,两个地痞,脸上洋溢着恐惧的气息,异口同声。

    “壮士,饶命。”

    包成成,背着手,嬉皮笑脸的回复。

    “饶命,看老子心情,老子询问你们干这些下三滥的活,丢人不?”

    “壮士,在下不敢了,请你饶命,姑娘的银子在我长袍里面,请壮士拿走,替我还给姑娘。”

    “嗯,我去询问姑娘如何处置你们。”

    小五,伸出手,在地痞的长袍里面摸了一会,把钱袋子拿走了,数了一下是10银子。他还给了夏菊,顺便问她,怎么处置这些地痞。夏菊说,让他们滚吧。

    然而,地痞头目,咬牙切齿,冲了过来,一次直拳击打过来,包成成,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瞪着头目。

    “你还想打?”

    “不敢了,壮士饶命。”

    “好了,这位姑娘不跟你计较了,带着你的属下滚吧。”

    “嗯,多谢壮士和姑娘不杀之恩。”

    他甩了甩了手臂,对着属下,咆哮。

    “妈的,都是废物,赶快滚。”

    其中,一个地痞乞求的说。

    “老大,帮我解开穴道呀。”

    “哦,丢人现眼。”

    “我”

    地痞头目,帮他们解开了穴道,带着他们灰溜溜的跑了。

    然而,夏菊,觉得跟包成成,有几分缘分呀,又见面了,当然她作为美貌如花的女子,难免有另外一个想法,他是否跟踪我?

    “多谢包公子,替小女子拿回银子。”

    “夏姑娘,不必客气,告辞。”

    “敢问,公子为何帮我?”

    “因为有缘,刚好路过呀,就帮了。”

    夏菊,思考了一会,觉得真的是缘分吗,是不是胡说八道,她仰头,一瞅,包公子不见了。

    接着,她嫣然一笑,觉得有一点点意思呀,只是她在想该不该回落潭宫呢,怎么跟宫主解释打伤胡银花之事?因为按照落潭宫规矩,打伤同门,罪名不轻呀。

    这时,包成成,迎着春风,脸上洋溢着浅笑,返回了巫山派,然而,看着这熟悉的山峰,熟悉的师兄弟,心中的涟漪,久久不能平息呀。

    他昂首挺胸,在巫山派踏行着,一会功夫,曾师兄贴了过来,惊讶的说。

    “包师弟,你回来了,伤势如何了?”

    “曾师兄,我无碍了。”

    他一把抱住,包成成,亲切的说。

    “包师弟,我以为你……”

    “曾师兄,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师傅呢?”

    “师傅,他也以为你……寝食难安呀。”

    “我……”

    这时,包成成,沉默了一会,告诉曾师兄,他去拜见师傅,曾师兄,点了点头,包成成,其实也晓得,师傅平时对他很严苛,内心是很喜欢他的。

    听了曾师兄的说辞,他差点感动的掉眼泪了,他毕恭毕敬的说。

    “弟子,拜见师傅。”

    “成儿,因为你的伤势,为师很堪忧呀,当下瞅着你你没事就安心?”

    “师傅,说来话长,我的伤势跟师兄没关系,是弟子武术低微,被胡一刀打伤了,至于失踪,不算是失踪,是一个高手救了弟子,还将我的伤治疗好了。”

    “哦,还有如此巧合之事,你可知道那位高手是谁,为师,亲自登门感谢他。”

    然而,包成成,告诉师傅,那位前辈蒙着面,所以对于他的身份一无所知,当然,伍浩觉得这些不重要了,既然弟子安全了就行了。

    接着,伍浩眉头紧锁,捋了捋胡须,意味深长的说。

    “成儿,原本我想让你们去逍遥峰一趟,杀了胡一刀,让天下之人,瞅一瞅巫山派人才辈出呀,只可惜……”

    “师傅,是弟子不好,辜负了您的期望,您处罚我吧。”

    “罢了,是我小觑了华安楼呀。放心,我已经命令冯才在练功房,修炼巫山派上乘的功夫,用不了几个月,等他修炼成了,起码能跟胡一刀媲美呀。”

    “嗯,师傅英明。”

    “成儿,为了巫山派的前景,希望你好好修炼武艺,成为巫山派的脊梁呀,光复巫山派的辉煌呀,你晓得吗,当初巫山派可是名震江湖的大帮派,甚至超越了北斗派,或许是老夫,辜负了巫山派祖师爷的期望了。”

    “嗯,弟子领命。”

    对于,包成成从小在巫山派长大,虽然他没有看见巫山派几十年前的辉煌,但是他也听前辈说起过,所以他很想告诉师傅,他会好好修炼武术,为巫山派,光复辉煌的。

    这时,伍浩,长袍一挥,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

    而包成成像一个木偶一般,杵在哪里,曾炎贴了过来,弱弱的说。

    “包师弟,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呀?”

    一会功夫,曾炎和包成成来到了凉亭,石桌子上面,摆着十几坛酒。

    “曾师兄,请我喝酒?”

    “对呀,等会大师兄会来。”

    “他不是在练功房吗?”

    “你多虑了,喝酒不耽误修炼。”

    一道熟悉的声音:“包师弟,我听曾师弟说你回巫山了,原来是真的呀。”而包成成点了点头,一脸的忧郁,冯才,告诉他不要难过,胡一刀这个狗东西,迟早会杀了他,以洗耻辱。

    包成成,点了点头。拿起酒坛,敬两位师兄,三个大男子,咕噜咕噜,拿着酒坛喝的,然而是否武艺高强之人,都是这么豪爽?

    冯才、曾炎、包成成的酒量很不一般呀,一起喝了15坛酒,一坛最少有2斤酒,一个人喝了10斤,基本上是七八分醉意了。

    冯才,耸了耸肩膀,正儿八经的说。

    “包师弟,我告诉你,我还能喝3坛?”

    “大师兄,你确定吗,我去拿6坛过来,一人喝3坛。”

    “好呀,我等着你。”

    “嗯,你别走呀。”

    接着,包成成,迈着蹒跚的步子,拿了6坛酒过来,冯才趴在石头桌子上面,呼呼大睡了。曾师兄,已经不知去向了。

    包成成,冷笑了一下,喃喃自语:“哎,我自己喝。”他拿起酒坛喝了一半,已经恶心的快不行了,他喝不进去了。

    连刚才喝的酒都吐了出来,望着绚丽的夕阳,他双手撑着下巴。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压力,在心湖荡漾着,因为他晓得自己是巫山派的弟子,师傅的谆谆教诲,记忆犹新呀。

    作为,巫山派的弟子,斩杀武林败类是他的责任呀,这时,曾炎,低声的说。

    “大师兄,喝醉了,你没醉?”

    “曾师兄好酒量,我醉了,我以为你走了呢。”

    “哦,我刚才去尿尿了。”

    “原来如此。”

    接着,包成成,冷笑了一下,我去尿尿,等我回来,你我再喝?曾炎,摇了摇头,告诉他下次再喝。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