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纷纷大雪,覆盖了乌沙魔教,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心情也变得剔透了,李万穿着一件青色的长袍,迈着八字脚,在长长的走廊上穿行。

    一个妙曼身姿的女子,朝着他迎了过来,李万温和的说,小师妹,你的伤势好了吗?于小露嫣然一笑,点了点头。

    “大师兄,瑞雪兆丰年,你陪我去看雪景好吗?”

    “好呀。”

    于小露和李万坐在楼台上面,旁边放着一个烧木炭的取暖盆,李万伸出了双手烤了一会,询问小师妹,这样的气候会不会有野兽出现呀?

    于小露,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他,大师兄,你认为这么冷还有野兽出没,它们肯定在冬眠呀。

    接着,李万哈哈大笑了几声,看着前院有几名属下持着寒光闪闪的大刀在追杀什么野兽?

    李万自信满满的说。

    “小师妹,你认为我说错了?”

    “嘻嘻,你肯定说错了。”

    李万,酝酿了一下嗓子大声吆喝。

    “你们在追捕什么呀?”

    一个稍微矮一点的胖子回复:“大师兄,我们在追兔子。”

    卧槽,李万用温和的目光看了小师妹一眼,弱弱的说。

    “小师妹,要不我把兔子逮了烤了它?”

    “大师兄,你确定能逮住它?”

    “你不信吗?”

    “嗯,我要活的。”

    李万,站了起来,耸了耸肩膀,施展了轻功,飞跃到矮子的身旁,义正言辞的说。

    “这只兔子,归老子了,你们滚吧。”

    几个属下,干巴巴的看着李万,而矮男子结巴回复:“大师兄,这,兔,子不是你养得,凭什么呀?兄弟们,还指望逮住这只兔子,烤了下酒呢?”

    “我去,你说的对,不是我养的,但是归老子了,你滚不滚?”

    “哼,你,你自己去逮吧。”

    乌沙魔教几个弟子,被训斥了一顿,灰溜溜的走了。

    李万,一瞅兔子在不远处,没动,而李万蹑手蹑脚走了几步,兔子拼命奔跑,他施展出快如闪电的轻功,贴近这小白兔,接着还施展了点血大法,将小白兔定住了。

    他拿着小白兔,嬉皮笑脸的出现在于小露的眼前。于小露,翘着嘴巴。

    “大师兄,耍赖。”

    “小师妹,我怎么耍赖了,兔子不是活着吗?”

    “哼,你用点穴大法才逮住它的。”

    “你也没说,不能用点穴大法呀。”

    然而,于小露,接过小白兔,将它的穴道解开了。抚摸着它柔软的身躯,低声的说。

    “大师兄,你可以不烤它吗?”

    “为什么呀?”

    “因为它很可爱,杀了可惜了。”

    “嗯,你这么喜欢它,我送给你吧。”

    接着,于小露脸上泛起了,笑靥如花的笑容。李万也在暗自欢喜,因为只兔子,是他在街上买的,不然大雪纷飞,能轻易发现小白兔吗?

    对于李万,为了哄于小露开心,他还是花了一点点心思的,幸好小师妹,没有发现,大师兄会做这么幼稚的事。

    当然,李万心里也有一个梗呀,他弱弱的说。

    “我有一些日子没看见胡师弟了。”

    “哦,前几天,我陪着他去了一趟逍遥城,他还算讲义气,遇到仇家了,拼命的保护我。”

    “哼,所以说胡师弟武艺低微,保护不了你,假设我在你的身旁,肯定不会让你受伤的。”

    “不,大师兄,我觉得他挺好的,虽然表面看起来很冷酷,我喜欢跟他在一起。”

    卧槽,李万的小心脏,像是被刀刺穿了一般,疼痛呀。他冷笑了一下,跟小师妹说,他武艺高强,英俊帅气,是不是比胡一刀强呀?

    于小露口不遮拦的告诉李万,虽然胡一刀,长相很一般,但是他睿智聪慧,是我喜欢之人。

    而李万,再次中招,心在滴血呀,低声的说。

    “小师妹,你喜欢胡师弟?”

    “哦,可能我说错了,只是仰慕和欣赏他,还谈不上喜欢。”

    “你这么说,不怕伤了喜欢你之人的心呀,我觉得胡师弟没我优秀。”

    “不怕,大师兄呀,你跟他各有千秋。”

    接着,于小露,嫣然一笑,感叹,这雪景好美呀。李万,点了点头。

    “小师妹,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吗?”

    “不记得了,或许我这个人不喜欢活在回忆里面,我喜欢憧憬未来。”

    “那小师妹,想过找个如意郎君,过一辈子吗?”

    “想过呀,遇到了我就跟着他浪迹天涯。”

    这时,李万才感觉到,什么是心疼,小师妹的心思根本不在他身上,不管他怎么说,小师妹也不会心动,更不必说喜欢了。

    接着,于小露,打了一个哈欠,用温柔的眼眸看着李万,弱弱的说。

    “大师兄,你能借肩膀给我靠一会吗?”

    “你困了吗,你回闺房休息吧。”

    “不,我想在楼台,听一听寒风的声音。”

    “好呀。”

    也许,于小露只是把他当作大师兄而已,没有什么顾虑的,她闭着眼睛,将头轻轻的靠着他温暖的怀抱。

    瞬间,李万的心情变得很复杂,如果说前10年他留在乌沙魔教,是为了报答师傅的养育之恩,或许将来留在乌沙魔教的日子,他会为了于小露。

    或许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既然他喜欢小师妹,他愿意陪在她的身旁,去关心她。

    寒风凛冽,似乎李万脸颊的焦虑退却了,洋溢起了微笑,他觉得这白雪茫茫的风光,也是他的绿叶。

    他梦寐以求的景象出现了,于小露躺在他的怀里,他是全天下最牛逼的男人,如果可以呐喊,他想告诉乌沙魔教的众多弟子,告诉这只白色的兔子,告诉……

    他喜欢小师妹,然而,他低着头,轻轻抚摸着她乌黑的发丝,喃喃自语:“小师妹,如果说你会为了我,永远留在我的身旁,我愿意为你征服武林,或者说让乌沙魔教成为全天下人仰慕的帮派,就像他们仰慕我们一般,生生世世,永不分离,你愿意吗?”

    其实,大侠也罢,杀手也好,他们还有一个身份,他们是一个男人,也有柔情的一面,也有七情六欲,所以李万在于小露跟前,他不是一个杀人魔头,他就是一个柔情的男人。

    就是一个值得他托付终身的男人,并且,这个男人身上有这股霸气,能保护好他怀抱里面的女人。

    既然,他爱了,享受了爱情的温柔,那么他一样承受着痛苦,嘴角的血丝流淌出来了,他害怕血丝滴在小师妹的头上,惊醒了她,他掏出手帕。

    擦拭着嘴角的丝血,刚才他完全可以拒绝小师妹的要求,送她回闺房,然而,他不会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那么李万也不会受伤。

    当然,他已经情不自禁了,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她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他怎么会拒绝呢?

    寒风没有停止,他的心也在荡漾,他依旧抱着于小露,在看雪景。

    突然,一个属下,低声的说,大师兄,教主找你,请你去大殿一趟。接着那属下,摸了摸脑袋,这里没敌人,大师兄怎么流血了。

    “大师兄,你受伤了?”

    “嘘,无碍,别惊扰了小师妹,她睡着了。”

    那属下,向李万鞠了一躬,转身离去了,然而李万,抱着她准备把她送回闺房。

    一会功夫,到了闺房,他将于小露的鞋子脱了,帮她盖上厚厚的被褥,他迈着八字脚,走了几步,回眸一看,于小露熟睡的神态:“小师妹,你睡吧,大师兄有事先走了。”

    然而,白色兔子呢,他用一个小小的铁笼子装了起来,希望她一觉醒来,就能看见它。

    接着,李万,耸了耸肩膀,抱拳。

    “弟子,拜见师傅。”

    “万儿,为师问你,这么好的机会,为何没有杀了陆不悔?”

    “因为……”

    “不必,拘束,说吧。”

    李万,一脸的愧疚,弱弱的告诉于锋,本来他能立马杀了陆不悔,并且踏平北斗派了,只可惜关键时刻,杀出一个苏十五,坏了他的好事。

    他带着蝎子分舵跟苏十五对战了几局,不是小五的对手,为了不暴露身份,只好撤退了,于锋一听又是这个小五。

    于锋破口大骂:“妈的,小五三番五次坏老子大事,一定要除掉他。”

    “师傅,请明示?”

    “哈哈,为师自有妙招,小五想跟老子斗,他还嫩了点。”

    “师傅,英明。”

    当然,于锋并没有告诉李万,怎么样对付小五,或许时机还没成熟,他凭直觉,师傅是一个有谋略之人,说不定小五很快掉入他设计的陷阱了。

    因为师傅,经常会给乌沙魔教弟子很多的惊喜,在没有成功之前,谁也不晓得,具体计划怎么实施。

    这就是于锋这只狐狸厉害之处,他一直坚信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只信任自己,不会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别人去做的。

    从于锋毒蛇般的眼神中,李万看到了于锋熊熊燃烧的雄心呀……

    接着,于锋跟李万说,落潭宫新宫主楚三不想跟乌沙魔教合作,还是要盯着他,假设他敢在老子面前耍什么花招,杀了他。

    李万,点了点头,告诉教主,他派出的属下一直盯着着他,请他放心。

    “哈哈!”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