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乌沙魔教的教主于锋,在魔教界域,可以说是叱咤风云的人物,然而他也是一个非常爱惜人才之人,他非常看中刀无痕,因为刀楼主,智慧超群,武艺高强,在他接任华安楼楼主的位置之后。

    将华安楼的势力不断的延伸,令于教主佩服三分呀。

    于锋腰杆挺得笔直,背着手,严肃的说,万儿,为师询问你一件事,李万,毕恭毕敬的抱拳,师傅,您请说。

    “你在刀无痕身边待了10年,你觉得他对乌沙魔教有异心吗?”

    “师傅,想听实话?”

    “当然,这些年,他都干了什么?”

    “我觉得,他不会背叛您。”

    只是,刀无痕,有一个软肋,就是太重感情了,往往会因为感情误了大事呀,而李万也晓得了师傅的担忧。

    “您是担心,他会为了楚香寒,跟您作对?”

    “量他不敢跟老子作对,只是害怕他为了楚香寒,不跟我合作呀。”

    “那您可以让楚香寒跟您合作,那么刀无痕就好办了。”

    “哼,这个贱人,红颜祸水,只能弃之。”

    当然,李万觉得,拉拢楚香寒,稳住刀无痕也是一个办法,只是师傅被楚香寒,陷害了一次,估计不敢再用她了,只能另想办法了,让刀无痕继续跟乌沙魔教合作了。

    李万为了给于教主分忧,他愿意去华安楼一趟,让他跟乌沙魔教继续合作。于锋摇了摇头,告诉李万,他已经派属下去请刀楼主了,或许马上到乌沙魔教了。

    既然,师傅要亲自说服他,肯定比自己出马管用,李万向于锋鞠了一躬退下了。

    一会功夫,李万来到了于小露的闺房,而奴婢告诉他大小姐在修炼剑法,不在房间。李万迈着紧凑的步子,穿过了长长的走廊,一棵棵梅花树,浮现在眼前。

    于小露,轻盈的身姿,在梅花树下面,飞舞着,李万目不转睛看着她,脸上洋溢着浅笑,腰杆挺得笔直,在一隅默默的欣赏着。

    他在想,于师妹,长得真好看,能跟她一起修炼剑法就好了。接着于小露收起了宝剑,转身扭头,嫣然一笑。

    “大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我……”

    “你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

    “没,事,你的剑法精进不少。”

    于小露用妖娆的眼神看着他,他像被俘虏了一把,耸了耸肩膀,接过于小露的宝剑说,师妹累了吧,坐在凉亭休息下吧。

    于小露点了点头,等于小露和李万坐下时,一个奴婢端来了茶和糕点。李万帮于小露,倒了一杯茶,温和的说。

    “师妹,请喝茶。”

    “多谢大师兄,你是否有事?”

    “没,事,其实也有点事。”

    “跟我有什么不好说的?”

    李万,思考了一会说,你在落潭宫,潜伏了几年,觉得楚香寒,对乌沙魔教是忠诚的吗?而于小露,告诉他,这些年,她一直在修炼“天波功”很少跟江湖的门派联系,谈不上背叛和忠诚吧,她在保存势力,毕竟她晓得,爹爹不会重用她了。

    如此一来,落潭宫,成了保持中立之门派了,不属于名门正派,也不归属魔教。接着,他不自然的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

    “想必,小师妹在落潭宫,受了不少委屈吧?”

    “哎,为了乌沙魔教,这点小委屈不算什么,幸好这些年,楚香寒也没发现我是奸细。”

    “小师妹,不关冰雪聪明,还胆大,你待着落潭宫危险呀。”

    “嗯,我不是安全回来了吗,往事不提也罢。”

    李万,嬉皮笑脸的说,这么多年不见了,小师妹跟我的关系也淡化了。而于小露倾城一笑,告诉大师兄,她一直记得,他们从小的点点滴滴。

    卧槽,听了这一席话,李万心里暖暖的,而他用柔和的目光看着于小露。

    “于师妹呀,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于小露,以为自己的发型乱了,摸了摸盘发,而李万微微一笑。

    “师妹,我……发现你特好看。”

    “哦,大师兄,吓我一跳,以为我的装扮不好看呢?”

    “哈哈,好看,你呀,假设在唐州城排名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大师兄,你不是瞎扯吗,唐州城美女如云,我哪能排上名号呢?”

    其实,于小露,听大师兄这么一赞美,心花怒放了。因为哪个姑娘,不喜欢被夸奖?接着于小露,娇滴滴的说。

    “往后,我多买胭脂,多打扮一番。”

    “嗯,姑娘家,打扮一番确实靓丽不少。”

    “如此,大师兄对姑娘颇有研究?”

    “不,我觉得,好好研究你,就够了。”

    唰,于小露的脸蛋绯红了,因为她隐约能感觉到,大师兄,在挑逗她,或许说想引起她的关注。

    于小露,爽朗的说,大师兄,我还有事,不听你瞎扯了,另外也好奇,你用这些辞藻,祸害了多少无知的少女?

    李万,保持一副正经的模样,我长得英俊是不假,我也承认,有不少怀春的少女,往我身上扑,但是我能接受她们吗?我的心,你晓得在哪里?

    李万,瞄了一下前方,于小露,已经走远了,自语:“该死,这么有内涵的话,对于少女,很有诱惑力呀,不晓得她听见没有?”

    而于锋翘首以盼的刀无痕,终于来了,刀无痕,抱拳。

    “刀某,拜见于教主。”

    “你我兄弟,不必拘束,以为你会恨我,打算不见本教主了。”

    “我为何恨你呢?”

    “我晓得,你喜欢楚香寒,只是我不处罚她,难平息乌沙魔教的众怒呀。”

    刀无痕,点了点头,表示接受于教主的说辞,等于接受他的道歉了。因为他在北斗派地牢待了10年,确实跟楚香寒有直接的关系。

    “刀某,斗胆请于教主,放过楚宫主吧。”

    “好了,我答应你,往后不找她的麻烦了,你的伤势如何了?”

    “承蒙于教主关爱,已无大碍。”

    “好,言归正传,我有要事跟你说。”

    于锋显露出严肃的模样,告诉刀无痕,华安楼的势力,仅次于乌沙魔教了,他们理当相互扶持,一定能在江湖上干一番大事业。

    听了他的说辞,刀无痕觉得有道理,只是怎么合作呢,还得请于教主明示呀。

    “即便我华安楼的势力增强了数倍,也是于教主教导有方,我愿意永远在您的麾下,助您一统江湖。”

    “哈哈,好,刀楼主识大体,另外我建议你,不要跟楚香寒往来了,不想你重蹈覆辙呀。”

    “于教主,这是我的私事,恐怕不能听您的安排了。”

    “不,我还得奉劝你,不要因为一个女人,坏了我们的大事,到时别怪本教主迁怒于你?”

    然而,刀无痕,向于教主保证,不会让楚香寒,参合江湖之事了,假设她做了对不起乌沙魔教之事,他一定会采取办法制止的。

    于锋愿意相信刀无痕,希望他多留一点心眼,楚香寒这个女人不靠谱,说白了,就是红颜祸水。

    另外,于锋也告诉刀无痕,他会攻击北斗派,只是需要时间,等乌沙魔教恢复势力之后。而刀无痕,赞同他的做法。

    于锋哈哈大笑了几声。

    “刀楼主,只要你跟我合作,一定能灭了北斗派,一统江湖。”

    “于教主,雄心壮志,刀某佩服。”

    “你放心,我不会食言的,只要楚香寒不给乌沙魔教添乱,我不会过问你们之间的事。”

    “多谢,于教主宽宏大量。”

    “哈哈!”

    于锋长袍一挥,流淌出霸主的气息。

    “刀楼主,你先回去,有事情需要你,我会派李万通知你的。”

    “好的,另外我有一件事禀报。”

    “何事?”

    “快活赌场被小五烧了。”

    “刀楼主,此事胡护法已经跟老子禀报过了,不碍事,只是这个小五屡次坏老子的大事,老子迟早要灭了他,当然蛊虫之事,先放一放,有老子在,那些小帮派不敢不服老子,所以暂时不需要蛊虫来控制他们了。”

    确实,于锋回到乌沙魔教之后,多少小帮派,投怀送抱,讨好于教主呀,江湖就是这样,当初于教主被关在北斗派,那些小帮派,是不给刀无痕面子的,所以刀无痕,才想到用蛊虫控制他们。

    结果,作用不是很大,惹了一身骚呀,那些名门正派都晓得华安楼在饲养蛊虫呀,只要是华安楼的弟子,在江湖上出现,就会遭到宰杀,让刀无痕大伤元气。

    “于教主,刀某有事告辞了。”

    “好的。”

    而李万摇了摇了头说,师傅,刀楼主,对楚香寒,如此痴迷,你有必要跟他合作吗?会不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于锋低沉的告诉李万,刀无痕应该不敢背叛他,所以他才让胡一刀,将他救了出来,他是有软肋,太痴情了,但是不至于不能重用。

    起码华安楼几千名的弟子,可以利用呀。假设有一天他真的不能唯我所有,再说吧。当然,李万的担心也是对的,于锋会把握好分寸。

    “万儿,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

    “何事?”

    “蝎子分舵,才是我们的杀手锏,你千万不能过早暴露他们的存在,我往后的计划,需要他们执行的。”

    “您放心,弟子明白。”

    于锋,昂首挺胸,迈着大八字脚,离开了。

    “哈哈……”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