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香寒,询问楚三跟着夏菊武艺修炼的如何了。楚三,自信满满的说,孩儿,刻苦修炼,剑术突飞猛进了。

    楚香寒,长袍一挥,让楚三,把剑术施展出来瞅一瞅。而楚三,想着,娘亲这般模样,想必是认真的。

    哼,试想我这么英俊帅气的男子,修炼剑法不是小菜一碟?露一手就露一手。楚三,拔出寒光闪闪的宝剑。

    “唰!”

    人与剑配合不默契,剑术僵硬,这套剑法施展下来,可以说,就是狗屎,对于楚香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她指着楚三的鼻子,咆哮。

    “孽子,为娘让你修炼剑法,你吊儿郎当,你自己瞅一瞅,这是剑法吗?”

    “这……怎么不是剑法,夏姐姐就是这么教我的?”

    “大胆,你还敢推卸责任,就你这怂样,我怎么放心把落潭宫交于你?”

    “……”

    楚香寒,瞥了夏菊一眼说,夏右使,拿皮鞭过来,家法伺候。夏菊,“扑通”跪了下去告诉她,是奴婢没有教好少宫主,你要责罚就责罚我吧。

    当然,楚香寒不会心慈手软,认为对孩儿溺爱就是害了他,想着来落潭宫几个月了,如此不上进,就像烂泥扶不上墙?

    楚香寒,自己取了皮鞭过来,“啪”一鞭子,抽在楚三的后背。楚三没有吱声,接续,“啪啪”又抽了两鞭子。

    楚香寒,把鞭子撂在地上,咆哮。

    “夏右使,把少宫主带下去,涂一涂金创药。”

    “奴婢,遵命。”

    这时,扶着楚三进入房间,让他脱去长袍及内衣,光着上身,后背有三条皮鞭印,渗透着少量的血丝。

    夏菊,弱弱的说。

    “少宫主,你忍着点,上金创药可能会有一点点痛。”

    “嗯,我能忍住。”

    “哎,宫主下手太狠了。”

    “我就晓得,这落潭宫不该来。”

    夏菊,听懂了,楚三的意思,他在怪她,夏菊机灵的说,少宫主,你放心,我会把绝学传授于你,这样宫主就对你刮目相看了。

    楚三,叹了一口气,觉得,我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呀?而夏菊将金创药涂在伤口之后。

    “少宫主,是奴婢不好,没有教会你,奴婢该死。”

    “好了,老子本来不想拿剑,非要逼着我修炼,我……”

    “你是堂堂的少宫主,怎么能不拿剑呢?”

    “哎,你不是本公子,怎么晓得我在想什么呢?”

    想必,夏菊也想开导少宫主,让他把心里话说出来,楚三摇了摇头,不能说,打死不能说。接着他有一丝丝的好奇,为了不挨打,询问夏菊有没有速成剑法?

    “少宫主,你想三五个月之内,剑法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嗯,夏姐姐冰雪聪明,老子就想修炼这种剑法。”

    “恕奴婢孤陋寡闻,资质好的剑客,达到一定级别最少需要5年,对于你,恐怕需要更久。”

    “妈的,该死。”

    对于楚香寒怀揣着,跌宕起伏的心情,去了乌沙魔教,为何心情复杂呢,众所周知,上次她来乌沙魔教是因为于锋的邀请。

    而这次说难听点,是赴鸿门宴,她已经毛骨悚然了……

    楚香寒,抱拳说。

    “楚某,拜见于教主。”

    “楚宫主,本帮主以为你事务繁忙不会来了。”

    “再忙,于教主的宴席也得参加呀。”

    “哈哈,请坐。”

    楚香寒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恰好刀无痕也在旁边,另外那些是四大五粗的男人,她不认识,想必是小门派的掌门,因为于锋重掌乌沙魔教。

    各位掌门,都是过来祝贺的吧,而刀无痕,冲着楚香寒,点了点头。楚香寒,浅笑了一下。

    于锋大声吆喝。

    “感谢,各位掌门的光临,于某敬大家一杯。”

    各位掌门纷纷道:“于教主,你终于重出江湖了,可喜可贺呀。”但也隐约能听见,于教主武功盖世,陆不悔哪里是他的对手,还不是楚香寒这个贱女人干得好事。

    “唰”楚香寒的脸颊泛起了焦虑的表情,而刀无痕安慰说。

    “楚宫主,你不必听信小人胡说八道,他们是嫉妒你落潭宫在江湖上的地位。”

    “嗯,本宫主既然敢来乌沙魔教,已经做好最坏打算了。”

    “此言差矣,于教主大人大量,不会跟你计较的。”

    “哦,但愿如此。”

    作为,于锋仔细一想,各位掌门说得不无道理,当年不是楚香寒,在他酒里下了药,他也不会被关10年,说不定已经一统江湖了。

    他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说出来。

    “各位掌门,既然提到了当年之事,于某也想听一听大家的意见,怎么处置楚香寒呀?”

    一个脸蛋消瘦的男子回复。

    “她出卖于教主,罪不可赦,杀了。”

    “哦,还有不同意见吗?”

    而刀无痕,心里咯噔了一下,妈的,他一直挚爱楚香寒,你这个王八蛋说杀了她,老子肯定弄死你。

    他站起来,抱拳。

    “刀某,以为楚宫主,只是被陆不悔的虚情假意迷惑了,所以才会做出错误之事,请于教主,网开一面。”

    那男子是南谷派掌门周威脸红脖子粗了。

    “刀楼主,她罪不可恕,让于教主10年失去自由,我们魔教也是群龙无首呀,一片散沙,你们看一看,成什么样子了,北斗派的弟子已经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前几天我帮派几个弟子被北斗派的弟子杀了,说什么勾结乌沙魔教。妈的,什么魔教,什么正派?都是弱肉强食的江湖,谁武艺高强,谁就是武林霸主,难道刀楼主还分不清形势吗?”

    “听了周掌门的说辞,刀某受益匪浅,领教了,但是也得给楚宫主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吧。”

    “不行,于教主,杀了这个贱人。”

    而于锋权衡了,刀楼主和周掌门的意见,觉得杀了她是有一些可惜,毕竟他重掌乌沙魔教不久,需要人才支配呀。

    当然,轻易放过楚香寒,乌沙魔教教主的威严何在,岂不是江湖之人,效仿,他还会被出卖?

    “好了,楚宫主,这些年也知道错了,没有跟北斗派往来了,今日还诚心诚意过来祝贺我,重出江湖,于某非常感激,但是她犯下的过错,也得处罚她。这样吧,她受我一掌,我跟她的仇,一笔勾销。”

    而周威不依不饶的说:“于教主,是否太便宜她了?”

    于锋阴险的笑了一下回复:“你想让老子食言吗?老子意已决,退下。”

    但是刀无痕单膝跪地,准备向于教主求情,让他放过楚香寒,只是于锋不同意,将他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刀无痕,腰杆挺得笔直,不肯离去,想让于教主改变主意,而楚香寒,哈哈大笑了几声。

    “好,本宫主自己犯下的错误,自己承担,于教主,要杀要刮请便。”

    一隅的刀无痕,低声的回复。

    “楚宫主,于教主的千鬼手,杀人于无形,你承受不起这一掌。”

    “闭嘴,本宫主,不是怕死的女流之辈。”

    于锋,用毒蛇般的眼神看着楚香寒:“楚宫主,不是你破坏了老子的大事,老子已经称霸武林了。”

    于锋,酝酿了一会功力,“唰!”一道黑色的光芒,飞奔楚香寒的胸脯,刀无痕,觉得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子,死在我面前呀?

    他飞跃过去,挡在楚香寒的前面,发出一声:“啊!”顿时,口吐鲜血,不由自主的再次跪地,眼眸充满着无助,乞求的说。

    “于教主,求你放过楚宫主?”

    “刀楼主,你这是何苦呢?”

    “你晓得,我一直喜欢楚宫主。”

    “好了,滚。”

    而楚香寒扶着刀无痕,迈着蹒跚的步子,准备离开乌沙魔教,然而楚香寒,还是有许多疑问,他为何这么傻,三番五次,冒着生命危险救她?

    只是刀无痕,受了于锋的一掌,威力巨大,丹田多多少少有一些损伤,意味着他,起码要调养半年以上,才能恢复现在的功力。

    所以,说话也没有硬气了,弱弱的说。

    “楚宫主,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哪怕你不那么喜欢我,另外我有一个疑问,你能如实回答我吗?”

    “你想知道什么?”

    “你一直牵挂之人,是陆不悔吗?”

    “不是,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因为……”

    刀无痕,不想为难楚香寒,既然她不肯说,就算了,反正他晓得,她牵挂之人,不是自己,他捂着胸口,弱弱的说。

    “哎呀,胸口好痛。”

    “刀楼主,谢谢你又救了我一命,我要么你坐下歇息一会吧。”

    “不,离开这里,我要运功疗伤,其实我想告诉你,有一种痛,比伤口更痛,你晓得吗?”

    “什么?”

    刀无痕,冷笑了一下:“是心痛。”

    楚香寒,一脸的惭愧,因为刀无痕,总是不断的为她付出,甚至不需要回报。而楚香寒,并不喜欢他,只是他一厢情愿,只是这种单方面接受别人的爱,是一种软弱的行为。

    因为你什么都给不了他,只能一味的接受他对你的好,难道还不算软弱吗?甚至不敢说,你滚吧,不需要你对我好。

    已经到了乌沙魔教的大门,胡一刀迎了过来,眉头紧锁。

    “师傅,您怎么了?”

    “没事,扶我回华安楼。”

    胡一刀,让楚香寒,松开她的脏手,训斥。

    “贱人,每次师傅为了救你,都会遍体鳞伤,你滚呀,从此不要靠近师傅了。”

    “徒儿,闭嘴,咱们走。”

    “你晓得师傅为何无缘无故吐血吗?”

    “放肆,你再说,老子废了你。”

    胡一刀,咆哮,您三番五次救这个贱人,她感激过您吗?记得过您吗?她就是一个祸害,谁靠近她谁倒霉。

    接着他指着楚香寒的鼻子说,我们修炼了“御魂刀法”是不能动情的,一旦动情,轻则,吐血,重则,功力尽失。

    其实,刀无痕,在江湖人士,眼中他就是一个杀人魔头,但是对于楚香寒,他确实是一个痴情的男人,为她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所以才有那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刀无痕,认为爱情的魔力在于,我不需要对方喜欢我,我喜欢她就是要对她好,胡一刀,一句话说穿了。

    “啪”

    狠狠给了胡一刀一巴掌。而楚香寒,像疯了一样,原来世间还有如此痴情之人,哈哈大笑了几声说。

    “刀楼主,本宫主也不想欠你的人情,往后有事需要我楚香寒的,请开口,告辞。”

    “楚,宫主……”

    胡一刀,嚷嚷自语:“贱人,赶快滚。”

    刀无痕,火冒三丈的说:“往后,老子跟楚宫主的事,你少管。”

    “弟子……领,命。”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