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十五睁开朦胧的眼睛,弱弱的说,姑姑,我在哪里?接着因为消耗体力过多,咳嗽了几声,阿古娜告诉他,这里是北斗派呀。

    苏十五摸了摸后脑勺,隐约记得他把快活赌场烧了之后,打算回北斗派了呀?怎么躺在床上了。

    阿古娜,当初觉得小五这么久没有回来,他跟陆师姐及王师兄,一起去快活赌场找他,他倒在熊熊大火旁边呀,所以是王师兄将他背回来了。

    小五昏迷了三天,阿古娜特别担心他的安慰,小五弱弱的说。

    “姑姑,辛苦你了。”

    “不辛苦,你醒了就好,另外你我已经是同门,往后你不要叫我姑姑了,叫我……”

    “那叫你什么?”

    “叫我娜娜。”

    苏十五,也想提起此事呢,经常叫她姑姑,是有一些别扭,师兄弟们总是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够寒碜的。

    苏十五,眉头紧锁,询问娜娜是否过几天要举行比武大赛了?阿古娜点了点头。

    “我……我能参加吗?”

    “嘻嘻,你那么想参加,但你的伤势没好,两天后就举行北斗派大比武了。”

    “两天后,我就能恢复了。”

    “不可以。”

    小五,掀开被褥,舒展了一下身躯,就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疼”他光着上身,左手臂,跟后背都是刀伤,涂了金创药,还用布条包扎着呀。

    刚才他用了力,伤口裂开了,白色的布条还渗透着血丝呀。阿古娜扶着他,让他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调养身体,比武之事就不要想了。

    当然,作为北斗派的弟子,参加比武是检验自己一年来修炼武术的成果,不参加有一丝丝的遗憾,但是他想着让胡一刀这个狗东西逃跑了,更是有一份自责,没能替娘亲报仇雪恨呀,

    阿古娜,让小五好好躺着,她去熬药,小五点了点头。

    一会功夫,陆掌门,踏着稳健的步子贴了过来。

    “小五,你的伤势如何了?”

    “多谢师傅关心,已经无碍了,可惜让胡一刀跑了。”

    “你不必担心此事了,他跑不了。”

    “嗯……”

    第三日,晴空万里,由长眉师尊主持,北斗派的比武大赛,他吆喝。

    “第一场比赛,是阿古娜跟陆涵。”

    下面的师兄弟们,直勾勾的望着擂台上的陆涵和阿古娜,而阿古娜抱拳。

    “陆师姐,请赐教。”

    “师妹,过奖了,出招吧。”

    阿古娜捏紧宝剑,直线刺向陆涵,陆涵腾空而起,大刀朝着阿古娜的头部砍了过来,她退后几步,觉得陆师姐的“伏魔刀法”果然厉害呀,快而具备很强的攻击力。

    阿古娜双手握着寒光闪闪的宝剑,“唰!”几十柄剑,快速的飞向陆涵,“唰!”从大刀飞出几十把大刀,大刀跟宝剑,针锋相对,似乎,她们都凝固了。

    火花四射,这是功力与剑法的较量,刀跟剑撞击在一起,由于实力相当,就在半空中,僵持着。

    彼此显露出狰狞的面孔,也算是施展出绝招了。台下的师兄弟目瞪口呆纷纷道:“剑法厉害,刀法厉害。”

    轰隆!

    剑与刀化为铁渣,飘落下来。接着,陆涵一次前蹬过来,阿古娜用双手臂,格挡住了,那么阿古娜也得反击呀。

    一次左鞭腿击打过去,陆涵用右手格挡住了。阿古娜,迅速贴近陆涵的身躯,一掌击中她的腹部,陆涵退后了三步。

    陆涵觉得,师妹武艺不差呀,我也得施展绝招了。咬牙切齿,左小腿一发力,一次左直掌击打过来,阿古娜毫不犹豫用右手掌接住了。

    两个人相互消耗内力,脸红脖子粗了。

    “师妹,武艺高强呀。”

    “陆师姐,过奖了,我想再领教下你的伏魔刀法。”

    “好呀,一招决定胜负?”

    “嘻嘻,也可以。”

    这时,台下纷纷道:“陆师妹必胜,娜娜加油……”

    阿古娜收回了功力,整个身躯像幽灵一般,退后了五米。陆涵,挥舞着大刀,“唰!”

    “伏魔刀法”

    一股浅红的光芒,飞奔而来。

    “唰!”

    从阿古娜的剑尖流窜出一股强悍的气流,与刀法交融。

    轰隆!

    一股很强的气流反弹了回来,彼此并没有大碍,因为陆涵也晓得阿古娜在施展剑法之时,收回了一部分功力,不然陆涵要飞出三米远,趴在地上了。

    陆涵浅笑了一下,阿古娜点了一下头,而长眉师尊,觉得两位弟子武艺高强,这么打下去,三天三夜不分胜负呀。

    “我宣布,这场比赛,阿古娜和陆涵平局。”

    弟子纷纷道:“怎么可能平手,明明是娜娜让着陆师妹的。”其实,长眉何尝看不出呢,阿古娜让着陆涵的,只是她既然给了陆涵面子,何必说出来呢?

    “静一静,下面进行下一轮比赛,王恒跟牛冲。”

    隐约可以听见,王师兄不是修炼阵法的吗,怎么也在擂台上比武,难道牛冲跟他比试阵法?

    而在台下的陆涵贴近了啊古娜说:“娜娜,多谢你手下留情。”

    阿古娜不自然的浅笑了一下:“陆师姐,不必客气,不必在乎输赢。”

    作为台上的牛冲,抱拳:“王师兄,请多指教。”

    王恒师兄抱拳:“牛师弟,过谦了。”

    秋风肆意的飘荡,王恒手握着剑柄,拔出宝剑:“牛师弟,出招吧。”

    牛冲嬉皮笑脸的模样:“王师兄,莫急,我先热一热身呀。”接着他伸出手掌,活动关节,还扭动着屁股。

    自然腿也得放松呀,他围绕擂台跑了几圈。作为王恒师兄,替牛师弟的举动捏一把汗呀,这是擂台,不是嬉笑打闹之地呀。

    王恒,眉头紧锁。

    “牛师弟,你活动开没?”

    “别急,我立马活动好了。”

    牛冲跑了几圈,脸颊流了一些汗珠了,他用袖口擦拭干净之后,咆哮。

    “王师兄,比武开始。”

    “懒驴上磨,屎尿多,不可救也?”

    “哦,你要尿尿呀,那我等你一会。”

    “日,还没动手,老子被你的磨叽,蛰服了。”

    王恒的剑,飞奔而来,牛冲用剑身挡住了他的进攻,而牛冲觉得,热身这么久了,老子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

    一次右鞭腿过去,王恒用左手臂格挡住了,只是他的手臂在发麻呀,嘀咕着,牛师弟不可小觑呀。

    牛冲阴笑了一下,一次左直拳过来,王恒毫不犹豫,用右直拳跟硬碰硬呀。王恒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的拳头流窜。

    王恒也给右拳头增强了功力,对于牛冲,他收回了拳头,退后了五步。

    “唰!”

    “唰!”

    “唰!”

    “唰!”

    “唰!”

    他向王恒劈了五刀,而王恒就像一条疯狗一般,在擂台上左右逃窜。但是他也得反击呀,让牛师弟,尝一尝他的厉害。

    瞬间,他腾空而起,从上至下,一掌击打过来,牛冲用左手掌接住,形成一条直线,王恒不断的施加功力,牛冲硬着头皮,顶住呀。

    牛冲的脸蛋,涨得通红,左手掌有一丝丝的发麻。

    “王师兄,你太狠了吧,施展这么深厚的内力击打我?”

    “哈哈,牛师弟天禀异赋,能扛住。”

    “扛什么呀,感觉手不是我的了,请你收回功力吧。”

    “哼,想我收回功力也成,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

    牛冲,咬牙切齿:“呸,你给老子磕头差不多。”

    “哈哈……”

    牛冲,先上推了一下,王恒收回手掌,稳稳的降落在擂台上。牛冲一阵呐喊:“啊!”对着王恒就是左右轮刀,“噹噹……”

    王恒觉得牛师弟,现在是怒火攻心呀,太急于求成了,我跟他玩一玩,等他消耗了太多的真气,有一丝丝的疲惫了,我再收拾他。

    王恒只守不攻击,让牛冲胡乱轮着大刀……

    果然,一会功夫之后,冲师弟气喘吁吁了。王恒一次旋风腿,接着又是一次右鞭腿,一次右侧踹,一次左直拳……

    没完没了,一直到牛冲师弟,接不住,被一次右前蹬,踢飞三米远,缓慢的爬起来,擦拭了嘴角的血丝。

    鼓着大眼睛,嘀咕着,妈的,只是一场比武,有得着这么拼命吗?老子的腿和手臂好疼呀。

    “啊!”

    牛冲双手握着大刀,显露出视死如归的模样,快临近王恒时,“唰!”王恒也施展了剑法,“唰!”牛冲飞出了三米远,作为长眉也有顾虑了,这么拼下去,不是切磋武艺了,是要签生死状了?

    长眉咆哮:“胜负已分,王恒获胜。”

    牛冲爬起来,迈着大八字脚,气冲冲的离开了擂台,王恒调侃:“牛师弟,请多包涵。”

    牛冲,背对着王恒大言不惭的回复:“等着,下一次比武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王恒觉得,牛师弟太计较胜负了,怎么怒气冲天了呀?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