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徐徐吹来,庭院的花儿,草儿在轻轻的点头,陆涵的心情也格外的愉悦,迈着轻盈的步子,踏入闺房,准备洗澡换一身漂亮的衣裳,出去见识下新来的师弟和师妹呀。

    作为北斗派的大美女,有了新弟子进入北斗派,怎能金屋藏娇呀,应该让同门见识下我的花容月貌呀。

    隔着一张屏风,脱去了白色加蓝条的长袍,显露出香肩及迷人的锁骨,而藏在陆涵闺房的胡一刀,舔舐了一下嘴唇,自语:“老子,原本不是一个好色之徒,看见这位妹妹,勾起了我想扑倒她的欲望……”

    胡一刀,蹑手蹑脚贴近了陆涵,点了她的穴道说,姑娘,不要尖叫,几日不见你变娇美了,让老子欲火焚身了。

    陆涵瞥了一眼,是胡一刀这个狗东西。

    “啊!”

    胡一刀,连忙用手掌捂住她的樱桃小嘴:“妈的,你再叫我把你的衣裳全剥了。”陆涵狰狞的面孔,不断的摇头。

    “好了,我松手,你不要叫呀。”

    “嗯……”

    “对了,你不听话,我……”

    “狗东西,你不要乱来,这里是北斗派。”

    “哈哈!”

    卧槽,胡一刀开始是隔着缝隙看陆涵,只能看到她背影,屁股凸起,腰围纤细,现在是正面看着,一张瓜子脸,眼睛水汪汪的,胸脯挺挺的,皮肤白皙。他忍不住摸了摸香肩,一把搂住她的腰部。

    显露出淫,荡的模样,好猥琐呀。

    “姑娘,我此次来有求于你,最好配合老子。”

    “狗东西,把你的脏手拿来,不然本姑娘剁了你的爪子,你来北斗派何事?”

    “你那么想知道,你亲我一下告诉你,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动不了,亲你一下吧。”

    “下贱,无耻……”

    胡一刀,松开手掌,觉得吓唬她就够了,还是办正事吧,用一张布条,塞住她的嘴,准备往外跑了。

    “吱嘎!”

    一个丫鬟走了进来,亲切的说:“小姐,老爷正在等您吃晚饭呢?”胡一刀,一看只是一个丫鬟而已,分分钟摆平了。

    胡一刀像幽灵一般出现在那丫鬟的跟前,亮出寒光闪闪的大刀,架在她肩膀上说,姑娘,你别乱叫,陆涵在我手上。

    那丫鬟满脸的愤怒,狗东西,敢绑架我家小姐,找死。

    卧槽,这个丫鬟胆子真的肥呀,刀子架在肩膀上,还这么嚣张,真的不要命啦?

    “啪!”

    一个重重的耳光扇在她娇嫩的脸颊上面,透过煤油灯光,还能看见红色的印记。

    “老子,让你嘴硬,你再不闭嘴我现在杀了陆涵。”

    “哼,你敢?”

    “哈哈,你猜对了,我不敢杀她,但是我敢杀你,信不?”

    “狗东西,动手呀?”

    “啪!”

    又给了她一耳光,他从胸脯掏出一封信,凶巴巴的说,将这封信,交给庞强,另外不要鬼叫鬼叫的,惹火了,老子,你跟陆涵都死翘翘。

    那丫鬟,有一丝丝害怕了,因为他的眼神中,流淌着,厚重的杀气,相信他说的出做得到,她点了点头。

    眼睁睁的看着小姐被这个狗东西,掳走了。她想着,这个狗东西,留下一封信,肯定要庞强单独去见他吧。

    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很难受,小姐都被坏人抓跑了。只是她得隐瞒呀,不能被老爷晓得,不然麻烦就大了。

    陆不悔跟唐小容说,闺女晚饭也不吃,你去看一看怎么回事?唐小容回复,阿芳不是去了吗?

    阿芳贴了过来,唯唯诺诺的说。

    “老爷,夫人,小姐,不吃晚饭了,所以让奴婢告诉你们,不必等她了,你们吃吧。”

    陆不悔,叹了一口气。

    “这丫头……”

    然而,阿芳也不敢离去,因为庞强跟不悔老爷一起吃饭,她要等庞强吃好了,把信封交给他。

    这个庞强平时很疼爱小师妹,他吃了几口饭之后,以为师妹生病了,没有胃口他要去小师妹闺房探望。

    “师傅,师娘,强儿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去看小师妹。”

    “嗯,替我看一看这臭丫头是不是生病了。”

    这时,唐小容脸上流淌着微笑说,相公,我觉得强儿一表人才,对涵儿也好,要不要……不悔师尊淡然的告诉她,嗯,庞强是不错,但涵儿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呀?我们不是瞎点鸳鸯谱。

    唐小容不开心了,认为她不喜欢强儿,她觉得强儿跟涵儿般配,她翘着嘴巴走了。

    “夫人,你误会我了,听我解释。”

    唐小容,没功夫听他解释呢,没有吱声,背影越来越模糊了。哎呀,不悔喝了几杯酒,也没心情吃饭了,大伙都走了,他一脸的怨气,背着手,离开了饭桌。

    对于庞强,火急火燎的赶赴陆涵的房间,阿芳也跟随其后,“吱嘎!”推开门,他吆喝:“小师妹,小师妹。”阿芳,赶快把门关紧回复,庞少爷,你别叫了,小姐……

    庞强,双手扶着阿芳。

    “小师妹,去哪里了?”

    “庞少爷,你弄疼我了。”

    庞强松开手,直勾勾的望着阿芳,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只能实话实说了。掏出信封递给庞少爷,眼眶湿润了。

    “庞少爷,小姐被坏人掳走了,求你救救她吧。”

    “啊……你放心我会救出小师妹的。”

    庞强,看了信才晓得,原来是胡一刀这个狗东西,抓了小师妹,让他明日黄昏,一个人去交往的破庙见他,假设他不去,或者将此事告诉了其他弟子,小师妹就活不过后天。

    庞强,咬牙切齿的破口大骂:“够东西,明日一定让你命丧黄泉。”接着,他整理了一下长袍,咽了一次口水。

    “阿芳,对不起,刚开我太激动了,此事千万不能声张,或者小师妹有性命危险。”

    “嗯,我晓得,你一定要救回小姐。”

    庞强,点了点头……

    月光朦胧,庞强睡不着,坐在台阶上面,抬头看着望着凄凉的月光,感觉身躯拔凉拔凉的。或许他仰望星辰,就是不让眼泪流下来。

    抿了一口酒,呻吟:“小师妹,你放心,即便大师兄豁出性命也会救你出来的。”

    周围很安静,只能听见蛐蛐的声音,他的心里非常憋屈,因为他非常挚爱小师妹,他们一起长大,只要小师妹不开心了,他就会做鬼脸,讨好小师妹……

    曾经的点点滴滴,一直在他的脑海回荡,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一道熟悉的声音:“大师兄,你在这里呀。”庞强扭头一看是苏十五:“嗯,在这里喝酒。”

    “哦,能否赏我一口呀?”

    “行,只是没有了,下次请你喝。”

    苏十五,索性跟他一般坐着,看着密密麻麻的星星,无意间的。

    “大师兄,星星好美呀,不见陆师姐呢?”

    “哦,她不舒服,所以早些休息了。”

    “嗯,原来如此,其实我早就晓得了,你喜欢陆师姐。”

    “小五,你怎么知晓?”

    苏十五,低声的说,你看师姐的眼神都不对,我怎么看不出来呀,既然你没有酒了,我回去歇息了。

    哎呀,真的是伤心欲绝时,你为何提及陆涵呀,庞强,装作什么事没发现,挥手,让小五回去,他还想静静的待一会。

    悲伤的夜,只有凄凉的月光,伴随着他,让悲凉沁入心脾,此刻他才感觉到,喜欢一个人,当她生命受到威胁时,他的心也是刺痛的。

    过来一会,他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硬是睡不着,翻来覆去,苏十五和王恒都睡在一起的,小五轻声的询问王恒师兄,大师兄是否有心思?王恒师兄,摇了摇头。

    只是小五,想着明早还得修炼呀,早点歇息,大师兄之事,明日再说吧,他闭着眼睛,进入梦乡了……

    “小师妹,小师妹。”

    这个房间,睡着苏十五,王恒,庞强三个弟子。听庞强一吆喝,王恒跟苏十五从梦中惊醒了,瞅着庞强他闭着眼睛呀,原来他是说梦话。

    苏十五也没有睡意了,抱着被子盘腿坐着。

    “王师兄,大师兄为何说梦话,难道陆师姐出事了?”

    “这……我不晓得,有可能,大师兄,很少说梦话的,而且还关乎小师妹的,更是罕见。”

    苏十五,让王恒师弟先歇息,他精神饱满,天快亮了,他不歇息了。小五,眼巴巴的看着庞强……

    第二天,清晨,小五询问庞强,是不是太想念陆师姐了,做梦都喊她的名字。庞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简直不敢相信他说得话。

    但是他觉得也有可能,因为他太紧张了,自从小师妹出事之后,他一直在想着怎么去救她,难免会说梦话。

    “嗯,可能太想念她了,此事不要乱传呀。”

    “小五明白,只有我跟王师兄晓得。”

    “日,王师弟也晓得了,好了你们去修炼剑法吧,我还有事。”

    “你不跟我们一起修炼呀?”

    庞强,摇了摇手,从他的视线消失了,其实小五也不想留在北斗派,他喜欢做一个游侠,只是命运捉弄人,姑姑受伤,还是大师兄相助,她才安然无恙。

    所以,他注定跟北斗派有渊源呀,既来之则安之。另外他除了在这里修炼武术找胡一刀报仇,还得找到莫大叔呀,是否他也被胡一刀抓了,他得打探清楚呀。

    想必莫大叔,还不晓得我还活着,见到我一定很开心呀……

    而王恒师兄,咆哮:“苏师弟,赶快去练功场修炼剑法。”

    苏十五,那些凌乱的想法被王师兄的话语打破了:“嗯,来了。”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