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兄弟扶着小五,庞强背着阿古娜,在熙熙攘攘的逍遥城走了几百米,看见管府,想必这就是城主府了。只是区区几百米,经过了不少赌场和青楼的铺子呀。

    庞强默念着,不愧是逍遥城呀,太具诱惑力了。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肥头大耳的,眉毛很粗,鼻梁很高,嘴巴大大的,浅笑了一下。

    “庞贤侄,这两位?”

    “管城主,他们是我的朋友受伤了,所以……”

    “嗯,朋友从远方来,不亦乐乎。”

    “多谢,管城主。”

    管斌,让家奴把苏十五和阿古娜安排在两间上等的房间,请郎中给他们看病。而庞强,像一个文雅的公子说,侄儿冒昧的拜访管叔叔,若有打扰请多多谅解。他笑起来,眼睛像一条裂缝,贤侄太见外了,我跟你师父是老朋友了,他还好吧。

    “嗯,他很好,经常惦记着你呀。”

    “哦,承蒙陆掌门挂念,贤侄请喝茶。”

    庞强嗅着清香的茶,抿了一口,甘甜呀。庞强觉得跟管城主说实话吧,毕竟都是熟人。

    庞强,酝酿了一下嗓子。

    “管叔叔,其实我这次来逍遥城除了拜访你,还有事相求。”

    “庞贤侄,跟叔叔不必客气,请说。”

    “实不相瞒,我朋友的姑姑受了很重的内伤,必须请独孤前辈救治,众所周知,你跟独孤前辈交情甚好,所以……”

    “是的,我跟独孤南关系不错,只是他性格怪癖,我可以写一封书信,你交给他,假设他肯给管某面子会出手相救,假设他不给老夫面子,还得你自己想办法了。”

    然而,管城主,把独孤南居住的地方告诉他了,希望,能帮助到姑娘。而庞强,真的被管叔叔的热情打动了,向管斌鞠了一躬。

    这时,郎中皱着眉头迎了过来,抱拳。

    “管城主,小五只是释放了太多真气,疲劳过度,昏迷了,吃一些营养食物,休息几天好了,只是那姑娘伤及五脏六腑,在下医术低微,另请高明吧。”

    “哦,有劳刘郎中了。”

    管城主,摸了摸胡须,埋着头说,庞贤侄,我请了逍遥城最好的大夫,既然于事无补,想必娜娜姑娘的病……

    庞强,一脸的沉重,像小鸡啄米一般点头,是的,她的伤恐怕只有独孤前辈能救治了。

    而小五,迈着吃力的步子,脸色苍白:“在下小五,拜见管城主。”

    “小五,不必多礼,请坐。”

    小五,贴着庞强的耳畔:“庞兄,姑姑怎么样了?”

    庞强,肯定不敢直言不讳:“苏兄放心,不碍事了。”

    只是小五,不放心,他觉得眼见为实。阿古娜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可能晓得小五过来了,睁开疲倦的眼眸,嫣然一笑。

    “小五,你伤势好了吗?”

    “姑姑,你放心,我已无大碍。”

    阿古娜,用小手撑起身躯,背靠着墙壁。

    “小五,这里是逍遥城城主府上吗?”

    “是的,管城主已经写了书信,让我们去见独孤前辈,这次你不必担心了。”

    “嗯,只是难为你了,还耽误你进入北斗派修炼。”

    “这些事,都不重要,关键治好你的伤。”

    小五,亲切的说,你渴吗?阿古娜摇了摇头。两个人相互凝望着,其实小五晓得姑姑担心什么,害怕因为她的伤,耽误了进入北斗派。

    只是她怎么会了解小五的心思呢,当下的小五,像热锅上的蚂蚁,寝食难安呀。

    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吧,看见心爱之人受伤了,心痛不已。为了救治心爱之人,贡献他的一切,这才是爱情的初衷。

    小五,掩饰着焦虑,咧着嘴:“你休息,我出去一会。”

    他不经意间,来到一棵大树下面,轻轻一跃,摘了一片绿油油的叶子,双手轻轻握着叶子,嘴唇贴近叶子。

    那悲催的曲子,在管虎飘荡着,只是小五,不晓得为何突然想起吹曲子了,或许是他看着阿古娜,被伤成这样,自己有心无力。

    有一种自卑和忧伤的情怀……

    传来一道少女的声音:“这位大哥哥,你为何吹这么悲催的曲子,你心仪之人,走丢了吗?”小五扭头一看,一个17岁左右的女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笑起来脸蛋有两个酒窝,眼睛水汪汪的。

    小五,收起了叶子:“敢问姑娘是?”

    “嘻嘻,公子,听好了,我是美貌如花的管彩蝶。”

    卧槽,这么巧,这是管城主的千金呀。

    “在下小五,见过大小姐。”

    “小五哥哥,你是跟庞强哥哥一起来的吗?”

    小五,觉得这姑娘挺机灵的,且热情,只是他心思重重。

    “是呀,在下有事,告辞。”

    管彩蝶,撅着嘴巴,你这个小五,一点礼貌没有,本小姐还没问完呢,你就跑了……

    庞强,微微一笑:“苏兄,你身体康复了吗?”

    小五拍了拍胸脯:“嗯,可以打死一头老虎了。”

    “那我们去找独孤前辈吧。”

    “好的,我背着阿古娜,麻烦你开路。”

    庞强在前面开路,小五背着阿古娜跟随其后。烟雾缭绕,树叶发黄,纷纷落下。

    一座比较陡峭的山浮现在眼前,小五好奇的询问庞强,独孤前辈住上面?庞强点了点头。小五心咯噔了一下,这么高怎么上去呀。

    庞强拿出两把弩,递给小五一把,“咻,咻!”庞强,双手紧握绳索,用脚蹬着岩石,手臂向上用力,而对于庞强是轻车熟路了。

    小五一个人攀爬是小菜一碟,但他背着姑姑,起码重90斤吧,有一些吃力。

    “小五,我是不是很很重呀。”

    “不重,很快到了。”

    “呼,呼。”庞强已经达到山顶了。小五慢慢的爬,胸口还隐隐作痛,但他也得咬着牙忍受着。

    到了山顶,苏十五扶着阿古娜,抬头仰望前方,一座石头砌成的房子,浮现在眼前,不算豪华,不过很大气。

    庞强,阿古娜,苏十五,进入府邸弱弱的说:“请问,独孤前辈在吗?”

    一个少年硬气的回复:“师傅不在,请回吧。”

    卧槽,小五一脸的懵圈,老子好不容易爬上来,你一句话,打发我走了?信不信我踹你几脚?

    车伟锋打量了小五背着的阿古娜,摸了摸下巴。

    “公子,找为师何事?”

    “听闻,独孤前辈医学精湛,特意过来求医的。”

    “哦,可惜师傅出去远游了。”

    “兄台,他几日后回来?”

    车伟锋背着手,显露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不晓得,有时三五天,有时几个月。”哎呀,小五默念着,姑姑不能等这么久呀。

    庞强,从袖口掏出书信:“兄台,是管城主引荐我们过来的,能不能尽快联系上独孤前辈?”

    “哦,是管城主引荐的呀。师傅游荡没有固定区域,恐怕联系不上了,只能等他自己回来了。”

    “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否当讲?”

    “兄台,还算懂礼节,请说。”

    庞强告诉车伟锋,他们从很远的地方赶来,既然前辈不在,能否在府上住上几日,等独孤前辈回来,他会出双倍的看病钱。

    车伟锋看在管城主的面子上,还算给这三位朋友面子了,答应让他们住下,但是给他们立了一个规矩,不可以到处乱跑。

    毕竟这里是神医住的地方,他也害怕借着看病的理由,盗取府邸的名贵药材呀,这里的药材很多都是世间少有的。

    车伟锋,阴阳怪气的说。

    “庞兄,只有两间房了,你住吗?”

    “可是,我们三个人,男女授受不亲不呀?”

    “愿意就住,不愿意请回吧。”

    小五瞪了一眼车伟锋,嘀咕着,老子真的受够你了,这么嚣张,给你两个耳光,捏紧拳头,只是姑姑的病不能拖了:“好吧,就两间。”

    小五跟庞强说,明明有好几间房,为何告诉我们只有两间房,庞强低声的回复,你跟阿古娜将就一下吧,我一个人住一间,毕竟这是他的地盘,让我们住下已经仁至义尽了。

    小五在嘴里,骂了这个车伟锋很多遍了,恨不得将他祖宗十八代骂一遍,太欺负人了。但只有一句话说出声了:“什么玩意?”

    而庞强住在小五和阿古娜的隔壁,小五推开门,里面点着煤油灯,房间的桌子和床破破烂烂的,他顺手一摸全是灰尘。

    “日,这破地方能住人吗?”

    “小五,不要发牢骚了,这里很少有人过来居住,所以有灰尘呀,你打扫下能居住了。”

    小五,长叹了一口气,不想惹姑姑生气,只好忍气吞声,把灰尘打扫干净,让姑姑睡床上,他坐在板凳上面。

    “小五,你坐着不累吗,床这么大,一人睡一半吧。”

    “这个,姑姑……不合适?”

    “我现在不好看了,你嫌弃了?”

    “不是这个意思,男女授受不亲,男女授受不亲……”

    小五,摆出一副正经的模样,我要修炼内功,你休息吧。阿古娜用呆滞的目光看着小五,几秒钟,喃喃自语:“他夜里修炼内力的吗,以前是白天呀?”

    小五,闭着眼睛,酝酿丹田之气,筋脉舒坦多了,前些日子确实耗费了许多真气,趁机好好调养是有必要的。

    因为在孤独前辈没回来之前,姑姑随时会有生命危险,需要他输入真气……

    幸好,管城主认识独孤前辈,不然会被拒之门外呀,这……后果更严重。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