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香寒,冰雪聪明,且行事诡异,是江湖之人,对她的感慨,所以她将落潭宫梳理的井井有条,当然为了落潭宫的前途着想,她需要接一个人回来,传授他武艺,将他培养成一个武林高手。

    然而,这个人离开他的生活很多年了,不是楚香寒狠心,她也有自己的苦楚或者打算,毕竟她也是在江湖上过着刀尖舔血的生活。

    江湖之人,杀戮是避免不了的,所以,将他隐藏起来,也是为了让他安全和快乐的长大。

    “咚,咚,咚。”

    “夏右使,进来吧。”

    夏菊,小心翼翼的推开楚香寒的闺房门,随后轻轻的关上,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

    “属下,拜见宫主。”

    “夏右使,我找你来,想让你带一个男子回落潭宫。”

    “只是怎么找到这个男子呢?”

    “你去唐州城,把这封信交给刘老大,剩下的事他会配合你完成。”

    夏菊,听得不是很明白,第一,叫刘老大的人肯定很多呀。第二,这个男子有什么特征呢,没有说明白。所以她还得请楚香寒,多一点点提示呀。

    当然,夏菊一脸的懵逼,楚香寒便晓得了,夏右使,知道的太少了,估计很难将她要找之人,带回落潭宫。

    “夏右使,你没听明白?”

    “是的,请宫主明示。”

    “好吧,让你去接回我的儿子,他应该快18岁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寄养在刘老大家,如今他长大了,应该回落潭宫了,对了,他脖子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

    “嗯,属下,启程唐州城,带回少宫主。”

    夏菊,通过各种渠道,询问了很多街坊邻居,她才打听到,刘老大栖息的地方,她迈着轻盈的步子,看见一座茅草的房子,想必这就是刘老大家了。

    夏菊,显露出一副乡下姑娘的模样,微微一笑。

    “刘老大在家吗?”

    “在,敢问姑娘找老夫何事?”

    一个四十多岁的消瘦男子,穿着粗糙的麻布长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大吃一惊呀,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怎么会出现在我家呢。他第一反应,是不是儿子刘三招惹她了,这个姑娘找上门来了?

    “我是来接人的,这是楚宫主给你的信。”

    “哦,你是楚宫主的属下?”

    “是的,少宫主在家吗?”

    “他出去了,请你稍等。”

    刘老大,拆开信封,里面的内容是,楚香寒跟他的约定,十八年之后,带走儿子,如今期限到了,她要接刘三回落潭宫了,多谢刘老大,十几年对吾儿的照顾,另外信封中有一块玉佩,假设刘老大往后,有需要我楚香寒的地方,请拿着这块玉佩找我落潭宫的弟子,本宫主一定帮你。

    其实,刘老大也非常不舍得呀,毕竟他媳妇死的早,他一个人将刘三抚养成人,楚香寒要接回刘三,他也能接受,只是……心酸。

    刘老大,请夏右使进入堂屋坐一会,喝杯茶,等刘三回来。踏进堂屋一张破旧的桌子,两条长凳,环境很简陋。

    刘老大,难为情的,瞥了一眼夏菊。

    “姑娘,请喝茶。”

    “嗯,多谢大叔。”

    一会功夫,传来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爹,我回来了。”他一瞅,家中多了一位年轻的姑娘,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问,刘老大,将他拉回了房间,轻声的说,三儿,我跟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别生气呀。

    刘三,并没有在意父亲的话,不屑一顾的回复,爹,怎么神神秘秘的,那姑娘是谁?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了,瞒不住了,只有说实话了。

    “三儿,我说了,你千万别恨我呀。”

    “嘻嘻,不会,您说呀。”

    “你是落潭宫宫主的亲生儿子,那女子是她派来的属下,过来接你回落潭宫的。”

    “爹,您诳我的吧?”

    随后,他把书信,交给刘三,让他自己看,就明白身世了。他看着书信,手指在发抖,既然还提到了,他的生辰,及他脖子的黑胎记,他也开始相信了,父亲说的,他是落潭宫宫主的儿子。

    假设是胡乱编造,也不可能晓得他的生辰及胎记呀,刘三的眼泪流了下来。

    “扑通!”

    跪在刘老大跟前哭泣的说,爹,我不要做落潭宫宫主的儿子,我是您的儿子,您辛辛苦苦将我养大,我……

    刘老大,将刘三扶起来,眼眸红润了回复,儿子,她真的是你的母亲,是爹不好,从小没告诉你,是爹不好。

    而夏右使听见了,呐喊声,她冲进房间一看,父子俩哭得稀里哗啦了。对她触动挺大的,想不到,少宫主跟刘老大感情这么深厚。

    “少宫主,你跟我回落潭宫吧。”

    “你是谁呀,你出去,赶快离开。”

    “我是夏右使,奉命接你回去的。”

    “哼,她当初抛弃了我,我干嘛要跟你走?”

    夏右使,为了让刘三情绪稳定一点点,她离开了房间,伫立在门口,微风轻轻的吹着,白色的长袍在飞舞着,她看着不远处,稀稀拉拉的破旧房屋,想着,堂堂的少宫主,生活在偏僻的村庄,难免会形成我行我素的性格。

    她一定要带他离开这里,自语:“少宫主,你听我一句劝,跟我回落潭宫呀?”

    刘三火急火燎的走了过来,吆喝,姑娘,在下一介草莽,恐怕你认错人了,请回吧。夏右使,在默念着,你属于驴吗,怎么不晓得回头呀,跟一些草莽之人,生活在一起有什么好的?

    她微微一笑回复,少宫主,求你跟奴婢回去吧。刘三,甩了一下长袖,气冲冲的离家出走了,刘老大担忧的说。

    “三儿,别任性了,跟夏右使回落潭宫吧。”

    “哼,反正我不去,您乐意您去做她儿子吧。”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爹说话的?”

    “您都不要我了,干嘛跟您客客气气的?”

    刘老大,看着刘三远去的背影,心里很惆怅呀,想不到儿子要离开他了……

    他瞥了夏右使一眼说,夏右使,你杵在这里,不追三儿吗?夏右使,才回神过来,原来刘三跑路了。

    接着,她就像跟屁虫一样,跟在刘三的后面。他在盘算着,这么跟着,岂不是烦死了,老子得想一个办法让她离开才行。

    他嬉皮笑脸的说,敢问姑娘尊姓大名?夏菊抱拳,向刘三鞠了一躬回复,小女子叫夏菊,少宫主可以叫我夏右使。

    “那我问你,在落潭宫,少宫主跟夏右使相比,谁的地位高?”

    “我只是一个奴婢,自然是少宫主地位高了。”

    “哈哈,瞅着你的屁股翘翘的,跟在我的后面晃悠,搞得我心慌意乱,是否可以摸一摸呢?”

    “请少宫主,自重。”

    刘三板着一张脸,凶巴巴的瞪着夏右使,她的脸上泛起了羞涩,未曾想到楚宫主,一世英名,怎么会生出一个放荡不羁的公子呀,关键还这么好色?

    她真的后悔死了,恶心死了,不该来呀,但是为了完成任务,她硬着头皮,受尽他的侮辱了。我真的好来火,这个少宫主,太恶心了,是我见过的男子,最卑鄙,下流,无耻的小人了,或者把那些难听的词语都用在刘三身上不为过。

    刘三流淌出邪恶的面孔,贴着她的耳畔弱弱的说。

    “夏姐姐,你是否同意我的请求了。”

    “呸,流氓,虽然你是少宫主,但是你要欺负奴婢,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怎么不客气呀,我觉得你的胸脯软绵绵的,捏起来肯定舒服,要不,你给我捏一捏呀。”

    “你”

    夏菊被气得跺脚了,喃喃自语:“你这个臭流氓,本小姐不要伺候你了……”

    刘三,晓得她作为一个奴婢不敢拿他怎么样,感觉心里很舒服,一个这么好看的姐姐,被她打击的要死,关键只能翘着嘴,暗自生气,却不敢动手。

    他在福来客栈,让店小二,上一壶好酒,慢慢的品尝。然而,夏菊还是厚着脸皮,过来了,坐在他的对面,冷冰冰的。

    “夏右使,你辛苦了,要不要喝一杯。”

    卧槽,夏菊连嘴皮子没有动一下,这时刘三心里咯噔了一下,要么是藐视我,要么是仰慕我?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一番。

    “夏右使,你回去吧,我不会跟你回落潭宫的。”

    “少宫主,你不回去难道想宫主亲自来接你吗?”

    “别吓唬我,她来了,我也不回去,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不养育我,当下看着我长大了,长英俊了,想要我给她当儿子,做她的春秋大梦。”

    “或许,我了解宫主,她有自己的苦衷。”

    刘三,抿了一口酒之后,拍了一下桌子,火冒三丈的说,你了解她,你了解我吗,我凭什么跟你回去,我家里穷,有时没钱吃饭了,有时被人家欺负了,她在哪里?

    夏菊,感觉他在淘气,倾城一笑回复,少宫主,你到了落潭宫,就是天堂般的生活,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咕噜咕噜!”

    刘三,拼命的喝闷酒,因为他的身世变了,尽管是一个好的家境,但是他不稀罕了,当初那么贫穷的日子都熬过来了。

    他跟着刘老大,虽然不是很有钱,但是还算过得幸福,刘老大对他视如亲生儿子,他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呀,说走就走,这算什么?总得找个理由呀。

    接着,他准备返回茅屋了,走路有一点摇晃,夏菊扶着他,刘三瞪了她一眼说,不必你扶,你还是回落潭宫,告诉她,我不会做她的儿子。

    想不到,刘三,这脾气倒是像楚香寒,他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的,看来夏菊还得想一想办法了,不然是带不走刘三了。

    他不单单好色,下流,还倔强,根本就没法交流,他也不听夏菊解释。幸好,夏菊性格好,不然她早撂挑子了,一个姑娘家,能受得了,这纨绔子弟的暴脾气吗?

    卧槽,假设10句话,没一句是人话,对,刘三就是彻头彻尾的狗东西,太嚣张了。没人性,没口德,张嘴就骂人……

    这样的人,配做少宫主吗,假设他回了落潭宫,姐妹们,整日面对这样的少宫主,真的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