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十五在蝴蝶派,有几年了,他的功力突飞猛进,“流星剑法”已经全部修炼完了,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也算是没有辜负姑姑的苦心栽培呀。

    然而他体内的真气在流淌着,同时仇恨也在大脑中回荡着,甚至想亲手杀了胡一刀,才能了解他心头之恨呀。

    只是他看着这柄玄冥剑,长叹了一口气,此剑真的是好剑呀,为了能成为佩剑的主人,他没日没夜的修炼“流星剑法”,幸好他资质好,修炼成了,也算没辜负了玄冥剑。

    他对玄冥剑说过,一定会修炼好“流星剑法”,让玄冥剑,作为他的佩剑,从此,人剑合一,惺惺相惜呀。

    似乎人和剑不能融合一体呀,当然这是一种深层次的追求。意思,剑和人之间会达成默契,所谓,人心中有剑,剑剑威力无比。

    有点像,好剑配少侠的感觉。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关键一点,小五从一个没有功夫的学生,成为了一个武艺高强之人。

    他可以用武艺保护自己的爱人,以及做自己喜欢的事了。这时,阿古娜,缓慢的走了过来说,小五,你为何瞅着玄冥剑发愁呀,还是傻笑?

    小五,顿时脸上泛起了羞涩回复,因为我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配得上这柄好剑了,肯定开心呀,不是傻笑呀。

    “哈哈,小五,你是否认为有很多理想可以实现了?”

    “哦,关于理想……没有过,偶尔会想回到唐州城。”

    “嗯,唐州城是一座美丽的城池,我也喜欢。”

    “姑姑,你那么喜欢,愿意带我去逛一逛吗?”

    刚才阿古娜脸上还有一丝丝的微笑,现在她变得冷冰冰的,摇了摇头说,我要在蝴蝶派守着,我不能离开,我答应过祖师婆婆。

    苏十五,失望的回复了一句:“哦。”此刻的小五是失落的,因为他很想去唐州城,做自己喜欢的事。

    或许,阿古娜也明白了,小五长大了,他需要闯荡江湖了,不能将他一身的武艺埋没了呀,接着调侃的说。

    “小五,我想听你吹曲子了,你能吹一曲给姑姑听吗?”

    “姑姑,你认为我吹得不好,我很久没吹了,今日你为何想听呢?”

    “是呀,正因为很久没听了,所以想听呀。”

    “对不起,姑姑,我状态不好,不能为你吹曲子了。”

    接着,阿古娜微微一笑说,小五,这里的风景美吗?小五立马点了点头:“我非常喜欢这里的景色,希望可以一直居住在这里。”

    “那你的仇不报了吗?”

    “报呀,但是我报了之后还可以再回来吗?”

    “嗯,可以。”

    “我就喜欢陪在姑姑身边。”

    只是小五感觉很奇怪,姑姑问他是否想离开蝴蝶派,难道她要赶我走吗?他也不好直接问,心里有一丝丝焦虑。

    “姑姑,作为本派弟子为什么不能离开蝴蝶派呢?”

    或许这个问题,她害怕回答,但是小五问了,她得找一个好理由搪塞他呀。

    “因为,蝴蝶派不想跟江湖上其他门派有任何瓜葛。”

    “哦,我们蝴蝶派真的很神秘哦。”

    “是的,但是师傅也出去闯荡过江湖。”

    “那姑姑也想效仿祖师婆婆吗?”

    “”

    这时,阿古娜,思考了一会,嫣然一笑,认为自己是否掉进小五设置的陷阱里面了,他很想知道,我是否愿意出去闯荡江湖。

    或者说,小五是非常渴望能出去闯荡江湖呀。

    “我只能告诉你,你想出去闯荡江湖,我支持你,但是我可能不会去。”

    “姑姑……”

    然而,小五认为,再谈论这个问题,气氛就非常尴尬了。他轻轻的问了一句,姑姑有什么才艺吗?

    哎呀,阿古娜,愣了一会,默念着,这小子,想让我出丑呀。

    “姑姑,没有才艺。”

    “不,像姑姑这么漂亮,祖师婆婆一定教过你琴棋书画之类的才艺呀。”

    “哦,你这么肯定,那你会失望了。”

    “那你不能给我一点希望吗?”

    阿古娜,在想难道他发现什么了,接着说,是悠悠跟你说了我从小的事?小五摇了摇头,告诉她,此事跟悠悠大师没关系,他只是胡乱猜测的。

    索性,阿古娜,敞开心扉的说,小五,你今天想听古筝,还是萧?小五认为幸福来得太快了,姑姑怎么想通了呢?

    “姑姑,你就选择你最拿手的吧。”

    “好呀,我就用萧吹一段曲子,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我能做到保证答应你。”

    “你来舞剑如何?”

    苏十五,爽快的答应了。接着阿古娜从后背,拿出一支棕色而精美的萧。随后性感的嘴唇,轻轻的贴着萧口,吹嘘着。

    那悠然的声音,慢慢的传播开了。小五拔出玄冥剑,施展着“流星剑法”剑气磅礴,萧声悠闲而带有一丝丝的凄凉。

    小五根据,阿古娜萧声的快慢,轻重,尽情的施展着他的剑法。

    “唰!”

    “唰!”

    “唰!”

    一道道火红的光芒,从他的宝剑释放出来,然而他也忍不住偷偷的瞄阿古娜,在夕阳下,霞光绚丽。她着一袭白色的长袍,乌黑的长发,也在微风中凌乱,她稳稳的伫立在那里。

    虽然,小五在不远处,轻轻的一回眸,足够了却他在蝴蝶派,跟姑姑朝昔相伴了5年的情愫。

    似乎这种在内心深处的情愫,在这一瞬间,被不断的放大了,似乎觉得他们就是一对侠侣,萧剑合璧……

    而小五在施展剑法时,也能感触到姑姑其实对江湖还是有一种向往的,只是作为师父不好说出口。

    她的内心还有一种孤独,毕竟她在这里生活了20年,第一次见一个男子,就是自己的弟子小五。

    所以阿古娜和小五,从伦理上有一种难以逾越的鸿沟,或者说,阿古娜不能把小五当作仰慕的男子,即便小五会说出一些出格之话,她也只能当作是玩笑罢了。

    不管怎么样,阿古娜也是一个女子,她正是花季的年华,对情感的向往,春心荡漾,也是情理之中。

    哪怕,情愫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不晓得,只是有一种好奇,想享受这种感觉,只是没有找到那个让她心仪的男子而已。

    然而,她的萧声,时而欢快,时而沉重,因为她的心思夹藏在其中,或许很意外,小五正在捕捉,这种朦胧的感觉。

    或者当一种凄凉的情感,被转化成一种曲子时,曲子也是悲催的,是催人泪下的,假设在听别人弹奏古筝时,弹奏者心里很孤单。那种孤独也在曲子里面,听者会感同身受,他们会泪流满面呀。

    而此时此刻,只有阿古娜和小五,要么感动了小五,要么感动了自己,可这首曲子并没有这么简单,感动了小五也感动了自己,因为炙热的泪水,流了下来。

    等阿古娜,吹完之后,小五把宝剑收回剑鞘当中。用袖口擦拭了眼泪,向前走了几步。

    “姑姑,这曲子从哪里学来的?”

    “这是师傅教给我的。”

    “你师傅肯定是非常非常想念心上人了,才吹这首曲子的吧。”

    “为何,不好听吗?”

    “好听,只是太凄凉了,有一种对心仪之人,深深的思念。”

    “哦,我只会这首曲子,你被感动了?”

    苏十五,咧着嘴,嬉笑了一下告诉姑姑,他没有被感动,只是风把沙子吹进了眼里。他反而问道,姑姑为何流泪,你是想念谁呀?

    “我没有心仪之人,但是我不晓得师傅曾经有没有,其实我能理解她,当初创作这首曲子时,肯定很凄凉,因为想一个人,才寂寞,所以我替她难过。”

    “不过,你别担心,他们在另一个地方团聚了,他们生生世世不会分开了。”

    “嗯,往后不要听我吹萧了,我也觉得太凄凉了,太寒碜了。”

    “不,挺好,你一定要继续吹,说不定那一天,一个俊俏的男子听见了,他会感动。”

    只是,苏十五,没有想到,蝴蝶派每个师傅都有自己可歌可泣的故事,假设我真的离开了,蝴蝶派,姑姑岂不是更孤独……

    那种惆怅,油然而生,想到这些,也打乱了小五的原本计划。到底要不要离开蝴蝶派呢,成为小五的心病了。

    阿古娜,依旧恢复到那个冰美人的状态说,小五,你能遇见我是上帝的安排,但我只是负责传授你武艺,往后你还得自己温习武艺,在江湖上闯荡呀。

    所以闯荡江湖才是你的使命,你不应该在这里虚度年华

    阿古娜,噼里啪啦说了很多话,像是告诉小五,他要回到自己的轨迹当中,蝴蝶派只是一个过渡的地方,不是他长久待的地方。

    当然小五也明白,阿古娜,是为了他好,他的仇没有报……

    听啊古娜说了这么多,小五没有反驳,只是回复,小五,一定会按照你的指示去做的,因为在这个江湖上,除了母亲,你对我最好了,尽管当初母亲告诉我,漂亮的女子,不能轻易相信,当下看来她的话,有一点不准确了,起码你不属于这种人,你是我最钦佩的人。

    这时,小五向阿古娜鞠了一躬说,姑姑,谢谢你教会我武艺,或许有一天,像你说得,我必须回到江湖,我会永远记得你,记得在蝴蝶派发生的一切,我想也是人生中最最快乐的时光

    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而温柔的女子,说完之后,他情不自禁的扑在阿古娜的怀里,她抱着他,温和的回复。

    “小五,或许江湖才是你真正的道,不是姑姑赶你走,江湖比我更需要你……”

    “姑姑,我懂你的意思,江湖狼烟四起,我没有资格在这里过着安稳的生活,可惜……我离开你之后,你怎么办,你舍得离开小五吗?”

    “我……”

    小五,喃喃自语。

    “难道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