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子,大概19岁,长得眉清目秀的,只是嘴有点损人,或许跟他成长的环境有关吧,他是马彬,经常在“快活赌场”赌钱的公子哥。

    马彬为了帮“快活赌场”招揽生意,自己也会参入赌骰子,大声吆喝。

    “各位老板,买大买小,赶快下注啦,买得多赚得越多……”

    他在赌钱时,总是一副桀骜不驯的状态,他的爹爹有一些担心他的婚姻了。只是马仕每次跟儿子说媳妇的事,马彬都漠不关心。

    马仕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快活赌场”的伙计,小飞了。只是平常马仕老爷对他不错。既然是公子的婚姻大事,他唠叨几句也是应该的。

    于是小飞,缓慢的走了过来,贴着马彬的耳畔说,公子,今天老爷要带你去见一个人,所以你不要玩骰子了。

    马彬皱着眉头,放下了手中的骰子,低声的回复。

    “这个马老板,准备带我去看哪家的小姐呀?”

    “哎,他可是你亲爹呀,当然他也是快活赌场的老板,他不是为了你好吗?看着你一把年纪了着急呀。”

    “哦,你就当作一个说客来跟我说这件事了,他有钱,你跟他聊得来,你去吧,让他认你做干儿子,帮你娶一个漂亮的媳妇。”

    “少爷,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一介草莽出生,我也想经常去看姑娘呀,可惜我没那福气呀,再说漂亮姑娘,你还得自己去见。”

    马彬,撂下骰子,嘴里嘀咕着,不玩了,你们玩,本少爷刚玩得正开心,这个马老板,非得跟我说见姑娘之事。

    他妈的,都见了十几个了,没一个是本少爷喜欢的。接着小飞,嬉皮笑脸的说,今天见这个姑娘,不关人长的漂亮,还是小家碧玉,关键她的父亲,非常非常的有钱。

    此刻,马彬瞥了一眼小飞,怼了回去,你认为本少爷缺银子吗,虽然我爹这个“快活赌场”不是很赚钱,但是我的生活也是衣食无忧的,我才不稀罕她家的银子。

    这时,小飞有一点烦躁了,本来是说服少爷去见姑娘的,怎么被少爷说服了呢?

    “少爷,你不喜欢女子的美貌,也不喜欢她的银子,那你喜欢什么?”

    “哈哈,你猜对了,我只喜欢在赌场赢钱。”

    “但,也不是长久之计呀,古人云,有魅力的男子,都有很多萌妹子喜欢哦,少爷呀……”

    “靠,怎么还有如此之说话,虽然我晓得你在激将我,但我还是去看一看这个姑娘长得如何,证明本公子是有魅力的。”

    既然,马彬答应去见姑娘了,那也得把少爷打扮的帅气一点吧,小飞给马彬公子换了一身灰色的长袍,两个人就出门了,准备去女方家里了。

    对于马彬少爷,已经见过不少姑娘了,有美丽的,有懂琴棋书画的,有会功夫,只是这一次他要见的姑娘是谁呢?

    他依旧没有兴奋度,只是走过程而已,或者说去完成他爹爹交给的任务,马彬拍了拍小飞的肩膀。

    “小飞,你我是好兄弟吗?”

    “我是你的随从,你把我当兄弟,我怎敢不从呀。”

    “但我一向视你如兄弟,对吧,我问你一件事。”

    “少爷,你请说,小的一定好好回答。”

    马彬一边走一边想,笑眯眯的说。

    “假设你被父母逼着天天去见姑娘,你会厌恶吗?”

    “我觉得很幸福,婚姻本来就是父母决定的。”

    “哦,你认为很幸福,假设这次我跟这位姑娘聊不来,下次你替我去,放心不会亏待你,你就说你是公子,我是随从。”

    “万万不可,假设这事让老爷晓得了,我不被打死呀。”

    马彬,长叹了一口气,这样不行,那样不行,那就去吧。小飞浅笑的说,公子你不要这么不开心呀,让姑娘看到你这样子,肯定不会喜欢你了,应该保持微笑。

    走呀,走呀,到了胡府邸,此刻马彬停顿了下来,整理了一下长袍,询问小飞,他帅不帅,小飞连忙点头。

    马彬跟小飞,进入胡府之后,昂首挺胸的迈着步子,胡家的管家带着他们进入堂屋。让他们坐着喝茶,他去请胡老爷,一会功夫,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马彬抱拳说,胡伯伯,这是我从北方买的百年灵芝,送给您,只是区区薄礼,还望您不要介意。

    “哈哈,贤侄,你太客气了,请坐,平时听你父亲说,你长大了,该找媳妇了,今日一见,果然是相貌堂堂呀。”

    “胡伯伯过奖了,我时常听父亲提及您,是一个和蔼之人。”

    “哦,马兄这么夸奖我,很喜欢。”

    “是的,百闻不如一见呀。”

    这时,胡林让管家把小姐请出来,见一见马公子。管家点了点头,转身奔向了小姐的闺房。

    “小姐,马公子来了,老爷请你去见一见他。”

    “哦,难道是爹爹给我选择的夫君?”

    “正是,请小姐到堂屋一聚。”

    “晓得了,我装扮一下就好了。”

    胡银花,在脸上涂了胭脂,嘴巴还抿了一口红纸。迈着轻盈的步子,脸上还泛起了羞涩,见了马公子,她微微一笑。

    “小女子胡银花,见过马公子。”

    马彬连忙站起来,抱拳。

    “在下马彬,见过胡小姐。”

    马彬被胡银花的美貌吸引住了,胡银花一张瓜子脸,樱桃小嘴。双眼皮,眼睛很大,水汪汪的。

    此刻胡林伯伯,摸了摸胡须。

    “马贤侄,我前几年见你时,你还是一个少年,如今变成一个玉树临风的公子哥了。”

    “胡伯伯过奖了,看着银花妹妹长得这么好看,而在下长得丑陋了一些,还望妹妹不要嫌弃。”

    胡银花,见过的公子哥都是嚣张跋扈的模样,怎么这个马公子,像一个谦谦君子,她捂着小嘴,笑了一会。

    “嘻嘻,想不到马公子,如此之谦虚。”

    “哎,胡小姐有所不知,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接着,胡林告诉马彬,他还有生意要忙,就不多陪他了,让闺女胡银花,陪他在后花园逛一逛。

    马彬点了点头,让随从小飞在堂屋等他。只是小飞调侃的说了一句,你不喜欢漂亮的姑娘,你跟胡小姐,逛什么后花园?

    马彬一脸的尴尬,让小飞不要胡说八道,然而胡银花微微的说。

    “马公子,不愿意跟小女子逛后花园?”

    “不,胡小姐别误会,咱们走吧。”

    马彬和胡银花并排走着,只是两个人还有几公分的距离,毕竟两个人还是初次见面,即便是彼此的父亲很熟悉了。

    然而马彬看着这美丽的风景,感觉挺舒服的,有小桥,有水池,有这么多好看的树木,惊讶的说。

    “胡小姐,自幼在胡府长大,肯定过得很快乐呀。”

    “嘻嘻,未必吧,只是别人看到我衣食无忧,其实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年幼就没了母亲,缺少母爱,我的性格是很孤僻的,内心也是孤独的。”

    “不好意思,在下提起你的伤心事了,既然你愿意跟我说,那么你是相信我的,我跟你同病相怜,从小没了娘,跟着爹爹在赌场,所以我就成了一个赌徒。”

    “哦,原来你家开赌场,你也玩骰子呀。”

    接着,马彬酝酿了嗓子,低声的说,胡小姐,是否觉得我窝在赌场,没有前途呀。

    胡银花,摇了摇头,认为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马公子,想必只是暂时安身在快活赌场吧。”

    “是的,往后的路我还没想好,胡小姐,冒昧的问一句,你想着这么早嫁人?”

    “嘻嘻,其实爹爹害怕我性格越来越来孤僻,希望我早点成婚,有了相公照顾我,他可以安心做他的生意了。”

    “原来如此,可能跟我爹爹想得一样。”

    作为胡银花,她是冰雪聪明的,她想知道,这个马公子是不是华安楼的弟子,当然了华安楼在江湖上无恶不作,但是跟落潭宫并没有恩怨。

    胡银花,撩起了一缕发丝,温和的说,马公子,你可知道华安楼,马彬但是觉得奇怪,胡小姐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是怀疑我是华安楼的弟子吗?

    他立刻解释,他不属于任何帮派,假设胡小姐不相信他,可以人去查一查。他说得是不是真的。

    “哈哈,马公子,不必紧张,我只是随口一问。”

    “哦,我听说过华安楼确实是一个很邪恶的帮派,但我绝对不是这个帮派之人。”

    “好了,我没说你是,本姑娘还有事,失陪了。”

    “嗯,多谢胡小姐,赏脸陪我这么久。”

    其实,胡银花是有一些怀疑马彬的身份呀,因为“快活赌场”,听江湖人传闻,他属于刀无痕的产业。

    对于胡银花,宫主有交代她,不要跟华安楼之人来往,因为华安楼之人,都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这时,小飞贴了上来,笑眯眯的说。

    “公子,你跟胡小姐,相处的开心吗?”

    “此事,回去快活赌场再说。”

    马彬在返回快活赌场的路上,一声不吭,还板着脸,他一直在思考胡银花说的话,既然她那么肯定“快活赌场”跟华安楼有关,是否真的有关系?那么他的爹爹肯定有什么秘密瞒着他。

    表面上,马仕是一个爱笑之人,但是也有江湖人说他,像笑面虎,笑里藏刀呀,他得回去好好调查快活赌场跟华安楼的关系。

    同时,也得给胡银花小姐一个交代,他不是华安楼之人,他不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他只是一个爱玩骰子的人。

    当然,只是他没有拿到证据,是不能证明,他跟华安楼没关系的。他这么在乎胡银花的说辞,是因为他对胡银花一见倾心呀。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