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胡一刀,来了华安楼有一些日子了,心中有疑问不晓得谁能帮他解答,其实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当下他要修炼一身本领,才能对得起他这个胡大公子呀。

    或许当初的他,认为有银子就行了,不会被欺负了,想不到上次被一个小瘪三,痛扁了一顿,所以他不断的讨好刀无痕,终于有机会加入华安楼了。

    其实他也晓得,他一身的公子哥毛病,刀无痕不想收他做弟子,只是他有一点点恒心,不断的表现,让刀无痕看到了他对刀无痕的忠诚。

    在江湖上闯荡,众所周知,不管你加入哪个门派,忠诚很重要。而这只老狐狸,老奸巨猾,他收胡一刀之前肯定要考验他一番,他可不收废物。

    刀无痕收弟子有两个标准,第一,对于华安楼忠诚。第二,是修炼武术的天才。或许胡一刀不是很符合修炼武术天才这一条,只是他还算忠诚,刀无痕愿意好好培养他。

    这时胡一刀,嬉皮笑脸的贴近了李万。

    “大师兄,我心中有疑问能否请教你?”

    “什么疑问?”

    “御魂刀法到底是一套什么刀法,似乎很神秘,楼主不肯跟我透露太多啊。”

    “哈哈,师傅不说,我更不能说了,过些日子他自然会告诉你的。”

    接着他思考了一会,显露出不甘心的模样。

    “他何时会跟我说呀?”

    “这个得看你的表现了,这套刀法非常厉害,他不会随便传授于人的。”

    胡一刀正在想办法好好在师傅面前,表现一下,能否快一点修炼这套刀法呀。一个属下说:“胡公子,楼主找你。”

    胡一刀,挺了挺胸脯。

    “大师兄,师傅找我,下次我再向你讨教。”

    “好的,你去吧。”

    过了一会,胡一刀见到了刀无痕,抱拳。

    “弟子,拜见师傅。”

    “哦,徒儿你来了,你在华安楼习惯吗?”

    “挺好的,承蒙师傅关心。”

    “我今天要送你一件礼物,也算是礼尚往来吧。”

    胡一刀,立马恭维的说,弟子对华安楼忠心耿耿,希望师傅也能明白,我来这里的目的。

    “哦,你有什么目的呀?”

    “众所周知,你武艺高强,所以我想跟着你修炼武艺呀,还望师傅成全。”

    “哈哈,嗯,难得你有如此的赤胆忠心。”

    刀无痕,从胸口里面掏出一本书籍,抛向了胡一刀,他快速的接住了。

    “师傅,这是什么书籍?”

    “你不是想修炼武艺吗,这是内功心法,你满意吗?”

    “满意,多谢师傅。”

    “好了,为师还有事务处理,你退下吧。”

    李万抱拳,严肃的说。

    “弟子,拜见师傅。”

    “万儿,为师询问你一件事,希望你如实回答。”

    “请师傅明示。”

    “你前些日子修炼御魂刀法,血洗了村庄,是否留下了破绽?”

    然而李万的脸颊变得苍白了,弯着身躯,抱拳。

    “弟子,私自放出蛊虫在那村庄的饮水池中,所以全村人中蛊毒了。”

    “万儿,你好大的胆子?”

    “弟子罪该万死,但是您听我解释,我不释放蛊虫,屠了这个村子,岂不是很容易招来北斗派的怀疑?”

    “你杀了他们之后,制造了他们相互残杀的现场?”

    “是的,师傅英明,什么事都瞒不过您?”

    “好了,以后蛊虫不能随便释放,免得北斗派查到我们华安楼。”

    想着师傅并没有处罚自己,他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师傅,弟子还有一件事向您禀报。”

    “还有什么事?”

    “您有办法救出于教主吗?”

    “没有,我晓得你们师徒情谊深,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救出于教主的。”

    “可是……10年了。”

    “为师晓得了,不必你提醒我,我也想早点救出于兄,只是……”

    作为乌沙魔教的弟子李万,他甘愿投靠小小的华安楼,是因为他想通过华安楼的势力,救出于教主,可惜10年过去了,刀无痕口口声声,答应他会救出于锋,但是遥遥无期

    而李万帮着刀无痕打理华安楼,不管是贩卖兵器,还是饲养蛊虫,他都功不可没,或者说华安楼的势力,增强了很多倍,他有一份功劳。

    “师傅,以我们华安楼的势力,您为何惧怕小小的北斗派呢?”

    “放肆,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这里是华安楼,我才是楼主,我说了一定会救出于教主,你若不信我,你找陆不悔要人呀?”

    “请您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

    “好了,我意已决。”

    李万板着脸转身离去,一边迈着步子,一边嘀咕着,于教主,是弟子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了,我这么信任刀无痕这只老狐狸,还甘愿成为他的爪牙,可惜他就是不想办法将你救你出来,可惜我功夫低微,一个人救不了你。

    顿时,他的眼眶红润了,自语:“您放心,我赴汤蹈火也会救您出来的。”

    一个月之后,胡一刀按照刀无痕的内功心法,刻苦的修炼,他的功力提升了很多倍,对于他来说,是莫大鼓励呀。

    胡一刀施展了轻功,伫立在华安楼左侧,稀稀拉拉的树林当中,拔出宝刀,修炼“御魂刀法”嘴里还嘀咕着,我一定要修炼好,成为一个武林高手。

    “呼呼!”

    施展着宏伟的剑气,身躯在半空中飞舞着。

    “少爷,少爷。”

    “靠,有亮,你不是在胡府吗,怎么跑来华安楼了?”

    “我特意来找你的呀。”

    “你不晓得我在这里修炼吗,别打扰我,滚蛋。”

    黄有亮皱着眉头,大声吆喝。

    “出事了,你赶快跟我去一趟快活赌场。”

    “快活赌场,跟我什么关系?”

    “你记得上次打你的瘪三吗,上次我去赌场,碰见了他,我想替你报仇,可惜我打不过他,所以脸都被他打青了,他还骂你是孙子,不敢露面了?”

    “哼,不把本少爷放在眼里,我去宰了他。”

    胡一刀手持着寒光闪闪的大刀,黄有亮跟在后面,时不时还跟胡一刀说几句,那瘪三如何嚣张之话,让胡一刀,咬牙切齿了,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到了“快活赌场”,胡一刀大声吆喝。

    “大家听着,老子今日来报仇了,瘪三留下,其他人不想死的赶快滚蛋。”

    赌徒们不下注了,望着胡一刀,纷纷说道:“我不是瘪三,谁是瘪三,站出来,既然敢得罪胡公子,不是找死吗?”

    赌场的老板嬉皮笑脸的说:“胡公子,大驾光临,小的给你找那个瘪三。”

    “啪!”

    狠狠的一巴掌,扇在赌场老板的脸上,他不敢啃声了,捂着脸退下了。然后真正的瘪三,心里在发毛呀,因为他得罪了唐州城的胡公子了,这回是劫数难逃了。

    那瘪三,握着脸,蹑手蹑脚的往门口走,当时黄有亮说:“瘪三,站住,你捂着脸老子就不认识了?想逃?”

    那瘪三,认为自己的身份被识破了,拔腿就跑,黄有亮和胡一刀追了出去。

    “有亮,他跑不了了。”

    “是的,他这次死定了。”

    “呼!”

    胡一刀,施展了轻功,伫立在瘪三的前面,大声吆喝。

    “你跑呀,怎么不跑了?”

    “扑通!”

    瘪三双腿跪了下去,心惊胆战的回复。

    “胡公子,小的有眼无珠,得罪了你,请你放过小的吧。”

    “好呀,你既然有眼看不清人,我就挖了你的眼睛。”

    胡一刀露出凶恶的面孔,凶巴巴的。

    “有亮,把他的眼睛挖出来。”

    “好,往后他还敢嚣张吗?”

    瘪三,身躯在发抖,不断的给胡一刀说好话,求他放过自己,可惜胡一刀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的。

    “瘪三,你不想成为瞎子也行,你受我一掌,你我的债,从此一笔勾销。”

    “不要,不要……”

    “是男人,就站起来,站起来。”

    瘪三,缓慢的站起来,用袖口擦拭了脸上的冷汗,用猥琐的目光看着胡一刀,他酝酿着右手掌的内力。

    “呼!”

    “啊!”

    隔着三米远的距离,一掌击打在瘪三的胸脯,他飞出了五米远,口吐鲜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了,接着瘪三用左手的食指指着胡一刀弱弱的说:“你……你……好狠。”

    “哈哈!”

    “得罪本公子之人,死路一条。”

    随后,他跟黄有亮转身,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而黄有亮唯唯诺诺的说。

    “公子在华安楼一个月,功力大增,前途不可限量呀。”

    “哎,区区一个瘪三,怎么能展示我的势力呢,再说我不想杀他,只是他狗胆包天,敢打老子。”

    “嗯,得罪公子之人,死有余辜。”

    “哈哈!”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