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苏十五身体不断的往下沉,他也不晓得这悬崖有多深呀,他中了柯木几掌,身上有内伤,所以他是迷迷糊糊的,只是他心里有一股念想,我还不能死,我还没上经馆呢,娘做的鸡腿我还没吃腻呢。

    他当时就昏迷过去了,第二天,清晨,柔和的阳光洒在他的脸颊上面。他忍着巨痛,睁开惺忪的眼皮,发现自己被一棵树挂住了,还是挂着他的衣衫,他往下瞅了一下,深不见底呀。

    他只好用手握着树枝爬了上来,往上看是悬崖峭壁,往下看也是雾气腾腾呀。反正他是夹在悬崖中间了,他也不能动作太大,坐在这棵结实的树上,左望右望,想办法离开这里呀。

    小五喃喃自语:“小命是保住了,这阳光晒得我有渴有饿呀。”对于实在是渴了,阳光刚好出来,叶子上面有露珠,他摘了几片叶子,舔舐了几下。

    虽然有一点点水分,但是远远不能解渴呀,他站在树枝上面,想往上爬,这峭壁,基本是60度垂直的,他爬不上去,还不知道往上爬多远才能到达悬崖出口呀。

    他只好放弃了,他想是否可以跳下去呢,但是也很深很深,不见底,他也不敢,害怕摔死。

    小五被困在这里了,他观察到眼前有一个洞,大概直径有30公分,他也不晓得是什么禽兽的窝呀,他壮着胆,伸出右手在洞里面掏了掏,什么没有。

    他觉得太晒了,从树枝到了洞口里面躲一下。起码里面没那么热,想等死一样,待在洞里。

    过了几天,非常饿了,他也没得吃得东西了,嘴皮发干了。向前面爬了几步,摘了一些树叶吃了下去。

    基本能填饱肚子了,可是2天后叶子被吃光了,水也没有得喝了。他只好在洞口里面等死了。

    他也不晓得洞有多深,他也没力气向里面爬行了,他现在四肢无力,脸色泛白。嘴唇干的张不开了。为了保持体力,他只好睡觉了。

    因为睡觉才消耗体力最小,甚至不想睁开眼睛,奄奄一息了……

    他慢慢的进入了梦想,梦见母亲给他做了很多鸡腿,他吃的津津有味。

    “小五,饿了吧,你多吃一点。”

    “嗯,太好了,终于吃上娘做的鸡腿了,真的香呀。”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

    “嗯,娘您也吃呀。”

    他实在是太饿了,一口气吃了10个鸡腿呀,接着还吃了3碗饭。顿时脸上流淌着快乐的笑容。

    “小五,你慢一点吃,别噎着了。”

    “娘,你不晓得我有三天没吃饭了,真的饿了,所以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孙雅笑了笑,递给他一碗水,小五咕噜咕噜,喝光了。他母亲瞅着这个模样,真的这么饿呀。

    “别急,晚上还有鸡腿吃。”

    “娘,买鸡腿的钱哪里来的?”

    “你不是给了我十两银子吗,我30文钱买了很多鸡腿呀。”

    “嗯,谢谢娘。”

    小五,自语:“太好了,我可以天天吃鸡腿了。”

    “咚咚咚!”

    莫大叔打开门,瞅见是小五,让小五进来了,笑眯眯的。

    “我听说你被人追杀了,你受伤没?”

    “那些废物,能抓住我吗,我没受伤呀。”

    “这些天,你去哪里了?”

    “莫叔叔,我肯定是躲起来了。”

    虽然莫大叔不太相信,他说的话,但是看见小五安全回家了,他非常的开心,一把将他抱在怀里,激动的泪水,差点就飞出来了。

    莫大叔,告诉小五,假设青贝村不安全了,就让他离开这里,去武当或者少林寺学武,这样就能保住性命了,那么轩轩蒙馆,也别想着去了,因为他也晓得了有人追杀他,肯定是因为经馆的名额。

    只有离开蒙馆,不进入经馆,苏十五就是安全的,即便他不念书,不考取功名,但是能活下去,才是最主要的。

    小五还小,莫大叔说得这些话,他似懂非懂,但是他晓得莫大叔很担心他的安危,让他不要念书了,离开青贝村,去修炼剑法,就能保护自己了。

    可他不甘心呀,还想去经馆呢,他非常想念童老师。

    “莫大叔,我想去看一看童老师可以吗?”

    “好像经馆名额给周于了,你还去干嘛?”

    “哦,没事,我只是去看一看。”

    “没什么好看的,都是新的同门你不认识。”

    他认为莫大叔说得有道理,他失踪了3天了,老师肯定把名额给周于了。他也没有难过,怪自己不小心掉下了悬崖,如今回来了,一切都晚了。

    莫大叔还告诉他,童老师也非常担心他的安危,所以有很多传闻,第一,小五是不小心自己掉下悬崖,第二,是因为别人跟他争夺去经馆的名额,他被推向悬崖的。

    其实这些不重要了,关键是母亲和莫大叔是他最亲近的人,都很安全,小五就心满意足了,不能去经馆,也是他的命运吧。

    他只是一个穷孩子,注定是输给了唐州鼎鼎有名的周公子呀。但是他现在很迷惘,他的前途在哪里呢?

    莫大叔认为小五待在青贝村没有前途,也不开心,他只好送他去武当学习剑法了。

    “莫大叔,我不想去武当。”

    “为什么呀?”

    “因为我不想修炼剑法,我想念书。”

    “我理解你,但是”

    莫大叔抚摸着小五的脑袋,用很亲切的目光看着他,告诉他,学武也能出人头地,还能考取武状元呢,虽然他不忍心骗一个孩子,但是没有办法了。

    因为考取武状元,先要在唐州城考上第一名,才能进京面对圣上,或许有机会考上,但是唐州城的周林,肯定不会让小五轻易过关的。

    对于考取武状元来说,只是安抚好小五的一个借口而已。只是小五也信了莫大叔的话,去武当也不错,只是他会想娘呀。

    “小五,你在武当待两年之后,就能请示师傅,回青贝村看娘了。”

    “两年这么久,平常你跟娘可以来武当看我吗?”

    “这个……你表现好,我们回去看你的。”

    “嗯,我们上武当吧。”

    他跟莫大叔到了武当山,但是怎么也上不去,因为没有人带路,进入武当的地方有结境

    他们没有得到武当道长的允许,私自上山,是没有用的,所以小五跟莫大叔心灰意冷的离开了武当。

    结境,就是一层保护屏障,里面有武当派掌门把深厚的内力存蓄在其中了,不是本派弟子,不晓得施法,所以不能进入武当派,这是对武当派的一种保护。

    莫大叔安抚小五说,下次等到武当向武林招收弟子时,再带他过来。

    “莫大叔,为何今天不能进入武当呢?”

    “因为今天武当派没有招收弟子,没有拿到面试牌,不可以进去的。”

    “那要等多久,武当才招收弟子呀。”

    “过几个月吧。”

    有鸡腿吃,还要上武当修炼剑法。太有意思了,他嘴巴还在一张一张的,只是嘴唇有一些疼,是久了没喝水,嘴唇干裂了吧,他从美梦中醒了过来。

    肚子还是空空的,肚子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小五也没有办法,没有吃的东西了,在这里等死呀,他爬出洞口,闭着眼睛,想往下跳了,但是又不敢。

    身躯还受了内伤,腹部还隐隐作痛,想必是内伤没有得到救治,严重一些了,虽然不至于丢了性命,但是很难受,似乎还感染风寒了,用无力的小手,摸了摸额头还发烫呀。

    小五认为这下活不长久了,这个地方没有食物呀,他不敢把身躯暴露在阳光下面,因为他会出汗,真的要虚脱了,已经前2天吃了树叶,如今有4天没吃没喝了,在破黑洞里面困了6天了。

    他也没力气睁眼了,他闭着眼睛,突然听见哗哗的声音,原来是下雨了。他非常兴奋,瘦小的脸颊演绎着一丝丝微笑,他慢慢爬出洞口,然后平躺着身躯,张开嘴,雨滴哗哗的进入他的喉咙。

    他吞了下去,似乎精神一点了。他是一个意志力非常强的孩子,他在洞里寻找个陶器或者什么东西,他摸了一个像碗一样的东西,全是泥巴,他用雨水把碗洗干净了。

    让碗装水,雨下得很大,碗用不了几分钟就满了。随后拼命的往嘴里灌,喝了10碗水之后,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只是胸口还是有一点点痛,他把长袍脱了,胸口有2个手掌印,就像高手的铁砂掌一样,打到对方的胸口会有一个手掌印。

    他轻轻的抬一下左手,胸口都会疼痛,他破口大骂:“这个柯木,下手这么狠,把老子打得伤内伤了,等老子遇到高手帮我打通了任督二脉,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奴才。”

    只是在这个破洞里面,没有高手呀,连一只鸟都没有,真的有鸟,我就生死了它,也得活下去,

    只听见,洞里面有动静,呼呼的响,他有一些焦虑了,自语:“这里不会有什么野兽吧,把我吃了吧,或者是几百年的蛇之类的。我从小听母亲说,在悬崖峭壁上面,有成精的蛇呀。”

    小五判断不了,是什么动物,但是他确实听见有动物在移动呢,动静这么大,这家伙,可能个头不小呀。

    离小五越来越近了,小五咬着牙忍着巨痛,眼睛瞪着洞里面,捏紧拳头准备跟这野兽搏斗了,假设他想杀了野兽,他就能吃几天了,生吃也行,假设被野兽吃了,也是他的命运呀。

    来吧,赶快来吧,老子6天没吃肉了,今天就让我小五尝一尝荤菜呀。

    “呼呼!”

    这声音不像一条蛇,如果是蛇早就发出“嗤嗤!”的声音了,但是不是蛇是什么玩意,你再不来,我都快饿死了。

    你再不出来,我要爬进去了,但是小五不敢,因为里面害怕太深了,没有氧气怎么办,只有保持战斗状态,杀了这野兽他就能多活半个月,甚至更久了……

    同时他也想了一些逃跑的办法……

章节目录

蜀山游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渗锁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渗锁眼神并收藏蜀山游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