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琰小半天的功夫都用来琢磨那道萝卜汤到底有多好喝了,可还把御膳房跟来伺候的人叫过来问了。

    膳房的张公公一向特别会讨好安和宫,他手艺也好。这次皇上出来围猎,张公公也跟着一起出来伺候了,他还带了两个徒弟,小宋和小包两个。

    小宋嘴甜,跑腿送东西的巧宗多半都是他抢了。

    刘琰叫人来问话,小宋自然挖空心思的也要答出来。

    可是知道的,无非也是膳房常做的那些汤。虽然带着萝卜,但萝卜从来都不是主角。比如有一道三鲜萝卜汤,那是哪三鲜呢?鲜贝、鲜虾,鲜鱼。

    这三样在京城可不是人人吃得起的,虽然东西可能不算贵,但要鲜活的一直运送到京城来可就费老大劲了,要不俗话说,物离乡贵呢,这千里迢迢的多不容易啊。

    所以这道三鲜萝卜汤,主料是三鲜,它和萝卜关系也不大啊。有这三鲜,配什么菜都好喝。

    豆羹小心翼翼的出主意:“公主,要不奴婢去外头打听打听?想来这汤不是宫里的菜,在宫里问不着。”

    刘琰看了他一眼,豆羹满脸赔笑。

    “行啊,那你去吧。”刘琰又补了一句:“别惹事。”

    豆羹连忙说:“公主只管放心,奴婢快去快回,绝不惹事。”

    桂圆看了一眼豆羹的背影。

    她琢磨着,豆羹怕是要去找陆参判打听去。

    本来这汤就是他们家的,不找他找谁啊?

    而且……桂圆觉得公主多半也猜得出来。

    但公主还是让他去了,这就是默许了的意思吧?

    豆羹去了不多时就回来了,但他的神色看起来可不象是很快活。

    桂圆猜度着这是事情办得不顺利?没找着人?还是没打听出来?

    结果豆羹凑近前说了句话,桂圆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奇怪了。

    “真的?他是这样说的?”

    豆羹连连点头:“正是,我可不敢扯谎造谣,他就是这么说的。”

    桂圆眨了眨眼,缓缓吐了口气。

    这人怎么这么会折腾?他还真是打蛇随棍上啊。

    桂圆总觉得以后的日子怕是安生不了了……虽然说现在这驸马人选未定,但桂圆总觉得,其他人就算条件再好,也不及这人花样百出。

    “进去向公主回话吧。”

    豆羹虽然觉得这趟关事办得不如预期中顺当,但是……他觉得公主应该不会生气。

    刘琰听了他的回话,却并没有多诧异。

    也许……她事先已经猜到几分了。

    “回公主,陆参判就是这么说的。他说,这萝卜汤的来龙去脉他知道,他也会做,就是怕写成菜谱,膳房的人做不出那个味道来,所以……”

    “知道了。”

    公主就说了这么三个字。

    豆羹心说,这是允了,还是拒绝了?

    不过豆羹脑袋不笨,在心里一盘算。

    公主没说不让,那就是允了。

    下午刘琰陪曹皇后说了会儿话,曹皇后又指点了一回她的针线。

    曹皇后现在是不用做这些,即使做,也就是皇上,四皇子,刘琰这么寥寥几个人能得到她亲手做的针线,其他人嘛,那是想都不要想。

    当年曹皇后可是手巧能干十里八乡都知道的。

    “你啊,一来是手笨,但是更要紧的是你的心思没放在这上头。只要用心,这世上没有做不好的东西。我记得你去年万寿节的时候,给你父皇做的那条围带就不错。”

    刘琰叫苦连天:“那条围带不是我裁的,配色什么的也是李尚宫她们帮我挑好的,就这么着,我还足足做了一个月。”

    每天做几针,睁大了眼生怕针扎歪了,那一个月她是眼睛疼,脖子酸,手更是挨了好些下针扎,别提多受罪了。

    “那说明你用心做了啊。”曹皇后拉过女儿的手看了看。

    刘琰的手很细,除了写字留下的痕迹,一个茧子也没有。

    这就是享福的手。

    算了,她爱做就做,不爱做,也就随她去了。

    说到享福,曹皇后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一件事儿。

    那时候她年纪还不算大,约摸九岁、十岁的时候吧,有算命打卦的人拿个幡子从家门口经过,进来坐着歇了一会儿,同家里长辈说话,曹皇后给他们端了茶,那个算命的看了她一眼,赶紧起身来双手接过茶碗,说不敢当,不敢让贵人给端茶。

    算命的那个人说的话,现在她记不清了,好象是说,她这面相生得好,哪哪儿都好,将来一定是既富且贵,是要享福的人。

    曹皇后当时对这些事情可一点儿都不信,家里人也没当真,只觉得这个算命的人是想讨两个散钱。

    自己是不是享福的命呢?

    这话拿去问旁人,大概所有人都说她是富贵有福的人。

    嫁了个丈夫,丈夫成了皇帝,她成了皇后,还不算有福吗?

    曹皇后自己倒是觉得,她这辈子罪也没少受,心也没少操。

    富贵是有了,但家中骨肉情分却越来越淡薄,父子、母子、兄弟、姐妹……

    这皇后的位置确实是高高在上,但是高处有高处的风险,一刻也不能松懈。

    可曹皇后满心希望女儿能过无忧无虑的日子,快快活活的,不用担惊受怕,不用受累受苦……

    快到传晚膳的时候,曹皇后留刘琰一起用晚膳——至于皇上,他在前头应酬忙着呢,且顾不上后头。

    虽然不在宫中,可晚膳依旧十分丰盛,一张膳桌摆不下,是两张桌子拼起来的。

    曹皇后的管事太监闵宏亲手提着一个食盒进来,行了礼笑着说:“娘娘,公主,这是陆参判进的一道汤,请娘娘和公主尝个鲜。”

    曹皇后也笑了:“是么?什么汤?”

    闵宏将食盒放下,从里面把一个大盖碗端了出来。

    “是萝卜汤。”

    曹皇后看了刘琰一眼,笑着说:“中午才说起这汤,想不到晚上就有人给送来了。”

    刘琰本来想说的话又咽回去,改说:“这汤真有人家说的那么好喝?那今天晚上咱们有口福了。”

    她本来是觉得有点儿惊奇,陆轶这人脉也太广了,连闵宏都替他跑了腿?

    不过她又觉得,闵宏跑腿很可能并不是冲着陆轶,而是因为她这位四公主的缘故……

章节目录

公主喜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越人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越人歌并收藏公主喜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