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分钟后,林语嫣先从机场上下来。

    等冷爵枭拿到头盔后,她说道:“老公,你知道刚才开进停车场的悍马车一直在尾随我们吗?”

    他眸色淡定道:“我知道,不用管他。”

    “这么平静?看来你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她伸手去挽住他的手臂。

    冷爵枭说道:“对方应该没有恶意。”

    “那好吧,我就当视而不见。”

    夫妻俩携手走进了这座隐蔽在市区里的疯人院。

    里面住的人大都非富即贵,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疯了后被家人和朋友送来了这里。

    林语嫣边走边道:“老公,你带我来的地方很特别,看样子带我见的人也是我认识的。”

    “猜对了。”

    她蹙眉又道:“带我见的人肯定不会是我在乎的朋友,不然你早告诉我了。”

    他随手刮了下她的翘鼻,赞赏道:“聪明!”

    “难道在这里关着的人是我们的仇人?”

    冷爵枭勾唇一笑没再说什么。

    五分钟后,疯人院的老院长亲自接待冷爵枭和林语嫣。

    院长道:“冷先生,他的情况没有任何改善,只是变得越来越糟了。现在就连大小便都失禁了。”

    “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了?”冷爵枭面色如常的问道。

    “他当初被送来这里时已经伤了大脑,现在的智商停留在五六岁左右。而且他的右脑在不断萎缩中……”

    冷爵枭道:“谢谢你院长,情况我已经了解。”

    “不客气,冷先生,您和夫人想去看他吗?”院长问道。

    “如果方便的话,我们想看看他。”

    “方便,现在他正在在游戏室单独玩积木,我带你们去。”

    院长率先往游戏室走去,冷爵枭和林语嫣跟在他的身后。

    不出两分钟,他们一起来到了游戏室外的走廊处。

    院长向冷爵枭和林语嫣示意后便先离开了。

    冷爵枭拉着林语嫣的手一起走了进去。

    当林语嫣看到玩积木的男人时,她的眼神极其复杂。

    有恨意,也有怨愤,但只是稍纵即逝。

    随着玩积木的男人狼狈的流着哈喇子,傻乎乎的玩的不亦乐乎时,她的表情变了。

    此刻林语嫣的眼中只剩下了同情。

    她和冷爵枭就站在玻璃墙外,这里是观察室。

    为了避免吓到游戏室的男人,他们没有走进去。

    玻璃墙也很特殊,里面的人看不到观察室的人。

    “老公,你什么时候找到他的?”

    冷爵枭望着皇甫少华回道:“当初他和吴婉儿被关进那座小岛时,他干爹派人去救他出来,人确实被救出来了。可他们不幸遇上了难得一见的海啸,船沉了,救皇甫少华的人都死了。”

    “可皇甫少年活下来了。”林语嫣有些感慨,他的命倒是挺硬。

    “恩,他是活下来了,但已经成了废人。吴婉儿的尸体在两个月前找到了,她被海水冲到了一处还未开放的旅游区。经过法医的坚定,确实是吴婉儿的遗骸。”

    林语嫣抬眸望着冷爵枭问道:“老公,是你派人救了他?还安排医生给他做了手术?”

    他笑的有些无奈:“就当是我欠他的吧。其实我当初选择不杀他,算是为他当年救我的事情在刻意弥补他。如今他已经成了这副样子,我也只能养他到终老了。”

    她叹气一声挽着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头说道:“老公,你很仁慈。”

    “仁慈?算不上吧。皇甫少华已经遭了报应,就算我杀了他,也不会改变过去所发生的事情。”

    “我对他已经不恨了,因为你和孩子们给我的爱太多,我心里已经装不下仇恨。”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

    “你今天带我来见他,是也想让我放下对他的仇恨吗?”林语嫣抬眸问道。

    冷爵枭伸手捋着她的短发,浅笑道:“不仅是希望你能放下仇恨,也希望你能够得到一些安全感。至少在已知和未知的敌人中,从此会少一个叫皇甫少华的仇人。”

    “恩,知道他现在成了这副现状后,我的心里确实少了些担忧。”

    望着她脸上的平静,他最后看了一眼皇甫少华后说道:“我们走吧。”

    林语嫣看着那个搭积木的男人,不禁感叹物是人非。

    想起当初皇甫少华在不同时期耍的那些阴谋诡计……

    其实他曾经有机会杀冷爵枭和她。

    但皇甫少华没有在第一时间杀他们,也许心中始终带着犹豫和矛盾。

    就像冷爵枭和她一样,他们也没有选择杀皇甫少华。

    最终的结果就是,皇甫少华确实不会再想着报仇了,往后的岁月就是活在了他自己的世界中。

    而皇甫少华那有些扭曲变形的大脑上不着一丝头发,连眉毛都已经脱落了。

    当初阴柔俊美的容貌已经不复存在。

    林语嫣的心情有些复杂,挽着冷爵枭的手离开了观察室。

    对于这样的皇甫少华,林语嫣很认真的说道:“老公,皇甫少华的儿子,我们一定要让他好好的活着,直到结婚生子延续皇甫家的血脉。”

    冷爵枭面色平静的答应了:“好,我会做到。”

    想到皇甫少华在孤儿院的儿子,自然也想到了他的亲生母亲杜晓娟。

    她有些顾虑不敢提,但要是憋着不问又有些不安。

    他感受到了她的心中所想,慢下脚步望着她说道:“你别担心,杜晓娟还活着,虽然我说过要她生不如死,但我知道你肯定不忍心。我后来派人放了她。”

    林语嫣的星眸中微微闪动:“谢谢你老公!”

    “你谢我做什么,不是我对她心生怜悯,我不过是不希望让她占用了你的心思。”

    她感叹道:“我知道你厌恶这种别有用心的女人,也恨她曾经想试图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但她毕竟是杜小鹏的亲生母亲,如今皇甫少华疯了病了,还不一定能够顺利活到老。我不希望杜小鹏因为他父母做的孽就承担了所有的不幸。”

    “我知道,所以杜晓娟没有死,我留了她一条命。”

    “那杜晓娟如今在哪呢?”

    冷爵枭眸色一沉,犹豫了两秒,但还是说出了所在地。

    “她现在在非洲的一个小国家,已经沦为了妓女,听说已经感染艾滋,可能活不到五十岁。”

    林语嫣听了后心下一沉,这样的情况是不合适再回到亲儿子身边了,杜小鹏更适合在孤儿院长大了。

    “语嫣,杜小鹏这个孩子就让他活在孤儿院吧,让他远离上一辈的仇恨,反而可以活的更好。”

    她叹息一声:“恩,我也觉得这样更好。”

    夫妻俩手拉手一起离开了这所疯人院。

    当他们一起走到停车场的时候,林语嫣扫了眼依旧停在远处的黑色悍马车。

    她不悦道:“老公,他们到底是谁啊?”

    他随口道:“你想知道?”

    “恩,你说。”

    冷爵枭笑的没什么温度:“那辆悍马车的主人是谢斌。”

    林语嫣一脸惊诧:“怎么会是他!他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哼,准确的说,是他在跟着你。”

    冷爵枭抬眸望去。

    而此刻坐在那辆悍马车里的墨镜男人也正望着他们。

    因为距离较远,林语嫣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坐了几个人,也看不清车里人的相貌。

    “谢斌为什么跟着我?他不是一直在戒毒吗?”她的眼中充满了疑问。

    “自从三个月前他哥谢子华被抓后,星骋传媒一落千丈,短短一个月内宣布破产,董事会里的董事们将手里的股票全部抛售一空。谢斌这个代理总裁当时却在戒毒所,有人暗自作梗让他出不来,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冷爵枭眸色深沉的望着那辆悍马车。

    林语嫣为这个曾经的摇滚少年感到痛惜。

    谢斌的大好前程因为沾染上毒毁了大半。

    如今哥哥谢子华因为杀人事件,致使星骋传媒这样的大公司走向末路,身为弟弟的谢斌却再也翻不了盘。

    “老婆,别看了,我们走吧。我让穆天警告过谢斌,不准他再接近你。他确实也做到了,只是偶尔跟着你。因为他并没有做什么,所以我才没有管他。”

    但一个沾了毒且戒不掉的人,冷爵枭不敢再相信谢斌是否还和过去一样。

    林语嫣是他丝毫都冒不起风险的人。

    现在已经成了三个孩子母亲的林语嫣,她也不再像过去一样善意泛滥。

    反而多了谨慎和责任。

    在她最后看了眼那辆悍马车后,她跨上了机车。

    夫妻俩同坐一辆机车帅气的离开了。

    一直坐在悍马车里的谢斌满脸激动,他有些手指微抖的摘下墨镜。

    他望着那辆疾驰而去的机车顿时变的愤怒不已!

    狠狠将墨镜甩向后座,他那张骨瘦如柴的脸上充满了恨意!

    谢斌咬牙切齿的低吼道:“林语嫣,你当真对我无情!都已经看到我了,居然装作视而不见……”

章节目录

不负时光不负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盛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少并收藏不负时光不负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