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林语嫣不敢好奇这件事,总感觉有危险。

    她这不好奇,强迫症的南宫桀又来劲了:“你不想看,那我偏偏想让你看。”

    “我发现你这人真的好幼稚……让我想起我在七岁时,我爸带我坐绿皮火车去云南,当时车上有两个乞丐,其中一个就和你一样……”她突然意识到说过头了,她竟然说南宫桀幼稚……

    本来全神贯注的南宫桀见她突然不说话,他急问道:“那个小乞丐怎么你了?”

    看他没生气,她就继续道:“他趁我爸去上厕所的时候,抢了我手里的零钱,还把我的棒棒糖给抢走了,反正我不给他什么,他就抢什么……”

    此时的南宫桀一瞬不瞬的望着林语嫣,直到她意识到那双炙热直视的眼神,她侧眼看他:“怎么了?你生气了?我没说你是他……”

    她也就一时想起来举个例子而已。

    “你没有猜想过,他一直和你对着干,一直抢你的东西,是因为他喜欢你。”他的话隐隐透着一丝压抑后的激动。

    林语嫣不会知道那张金色面具下的双眸里泛着一起期待。

    “不会吧,他就是单纯的想抢东西……”她说的无心,听者有意。

    南宫桀此刻忽然抓住了她的一只手,林语嫣一愣接着就想抽回,但他捏的死死的。

    “你记得那个小乞丐的长相吗?”他问的有些咄咄逼人。

    林语嫣满眼诧异,她不知道他为何对这个小乞丐这么感兴趣,她摇摇头:“只记得这件事,对方的脸我早没印象了,而且当时那个男生的脸脏兮兮的,衣服也挺破烂的,我记得他倒是长的很高……”

    “林语嫣,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戴着面具吗?因为我痛恨我的这张脸,从小我就被人骂是强奸犯的杂种,我妈就是受不了小渔村的流言蜚语,最终自杀了……”南宫桀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在林语嫣面前爆出了秘密。

    她的眼皮猛的一跳,他为什么会对被关押的人质说这些?

    林语嫣的心跳有些加速,她潜意识的去想当年的那个小乞丐,难道他就是……

    不会这么巧吧?

    就在她的左思右想中,他振地有声的说道:“我就是当年抢你东西的小乞丐!”

    林语嫣的那些黑眸惊的往后靠去,他的手紧紧揽住了她的腰肢,让她贴的更近了。

    她的双手撑在他的胸前,那小麦色的胸肌就在她的手掌下,她感觉烫手有些慌乱道:“你、你放开我……”

    “我不放。”他的绿眸离她是如此的近。

    她看到了那双深邃而又历尽生死的沧桑绿眸,林语嫣气有点喘:“你说你是小乞丐,是就是吧,我没怪过你抢我东西……你先放开我!”

    林语嫣的挣扎和排斥,还有眼中的恐惧和忐忑,最终还是让他放开了他。

    一得自由,她大口喘气刚才真是吓到了,就在他抱住她的一瞬间,林语嫣心里有股强烈的恐惧感,她怕南宫桀不会放她走了。

    也许是她多想了……

    “这么多年后,我们还能相见,真是人生一大幸事。我答应你,以后我不再戴面具了。”南宫桀的自说自话让林语嫣有点懵圈,她没说让他不戴面具啊……

    &

章节目录

不负时光不负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盛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少并收藏不负时光不负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