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正道和周影在酒店客房里待着不出来,也是着实急坏了很多人,最着急得自然还是上官青。

    本来听说凌正道来燕京,祁睿也是特意为凌正道摆宴,以便化解之前的误会。上官青这中间人,自然是负责从中说和,联系凌正道的。

    可是谁知道凌正道却是丝毫不给面子,上官青有心讨好也没有机会的。

    为此祁睿对此很是生气,更是质问上官青是不是拿了自己的好处不办事故意耍自己。

    祁睿能这么想上官青,那也是因为上官青这墙头草一向不怎么靠谱,拿了好处不办事,这上官老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青子,哥托你帮忙,你特么要是敢拿哥当猴耍,哥可有你好看的。”

    “祁哥,这哪能呀,我一直都上心你的事呢,这会儿都在酒店客房外候着呢……”

    “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你给我约一下,今晚我请凌正道坐一坐,这事你要再给我办不成,就别怪哥跟你翻脸了。”

    “行,祁哥,话我一定帮你带到。”

    上官青挂断电话,也是忍不住怒骂凌正道,这从昨天傍晚时候进了客房,都到今天中午了还没有出来,这也太那啥了吧。

    虽然上官青痛快地应了祁睿,可是他自己却明白,这会儿想见凌正道一面,真的是太难了。

    周大小姐的保镖就守在客房门口,完全是生人勿近的架势,至于打电话,凌正道更是连接也都不接,堂堂上官二少,还是第一次如此窝囊。

    不过虽然窝囊,上官青却也不敢着急上火,他根本就不敢惹凌正道这样的人物,这会儿也只能站在客房门口走廊处干着急。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当凌正道疑惑的声音传入了上官青的耳中时,上官青激动的都差点哭出来,“凌哥,我在等您呀,这从昨晚就一直等……”

    “你……有病吧,等我干什么?”凌正道看着上官青那很没出息的样子,也是不由皱眉。

    “不是,主要是祁二少昨晚特意为您设宴,结果您也没过去……”

    “他设宴我就要过去,他算个什么东西?”凌正道冷声打断了上官青的话。

    上官青一阵尴尬,不过随即却又讨好地说:“凌哥,祁老二的确不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您来燕京,不就是来找他的吗?”

    “对呀,但是现在我没有空。”

    “那你……看今晚有没有时间?’”

    “这我怎么知道,怎么他想见我,我就要去见他不成?”

    “不是,当然不是……”

    “好了,我现在还有事,你也少给我添乱!”不等上官青把话说完,凌正道就牵着周影的手随之而去了,留下上官青一脸的懵逼。

    凌正道故意在上官青面前放出话,觉得自己出车祸是跟祁睿有关系,这让祁二少也觉得事情有些麻烦。

    这件事倒是让上官青看到了商机,凌正道主动要来燕京,到了他嘴里就成了,特意为祁睿说了好话,才请来凌正道化解这个误会。

    上官青在这件事上往自己身上揽功,祁睿自然是给予好处的。

    可是事情却不是上官青想的那样,凌正道来到燕京根本就没有打算去和祁睿见面,如此一来,自然让祁睿对上官青心生不满。

    凌正道没空去见祁睿,倒不是有意难为上官青,而是他有意想给那位祁二少一个下马威,也想借此让其彻底服气。

    如此一来,凌正道相信自己进入祁睿等人的圈子,就不会被质疑什么了,也更有利于自己从祁睿等人身上了解一些事情。

    虽然凌正道没有直接对上官青说要去赴宴,不过晚间时分,他还是主动联系了上官青,询问了赴宴的事情。

    上官青接到凌正道的电话,那也是高兴的差点哭了,祁老二都放出话来了,如果自己今晚请不来凌正道,可就要搞自己的。

    说起来祁睿对凌正道也是有些不太满意,自己诚意邀请主动解释误会,在昨晚也是摆出了大排面的。可是谁知凌正道竟然丝毫不给面子,这让祁二少也是有些难堪的。

    自己礼让三分,对方完全不领情面,这事其实换谁心里也不太舒服。

    为了面子上能够过的去,祁睿祁二少今晚也是再次邀请凌正道赴宴。一来是为了找回面子,二来是祁睿并不想和凌正道把关系闹僵。

    不管怎么说,凌正道出的那车祸和自己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事必须要有个交代,自己不能就这么做了冤大头不是?

    燕京食为天中华楼,祁睿很有诚意地在此邀请凌正道。

    中华楼作为食为天的高端餐饮品牌,近年来也是越做越成功了。即便是在燕京这样的大都市,食为天中华楼也是绝对的高端。

    此时中华楼天字雅间,祁睿祁二少正在等待凌正道的到来。

    偌大的一张红木玉石圆桌上,除了祁睿之外,还有另外五个与其年纪相仿的男子,这几位自然也是燕京颇有名气的纨绔子弟。

    “祁哥,那姓凌的该不会又放咱们鸽子吧?”坐在祁睿旁边的一个圆脸胖子,很不耐烦地问了祁睿一句。

    “凌正道不会那么不识趣的。”

    祁睿满脸自信地说着,可是心里却是有些没底,毕竟凌正道给不给他面子,对凌正道来说并没有损失,倒是把自己搞得有些下不来台。

    正是因为如此,祁睿才用很强硬的态度要求上官青把事情办好,事情办好了,老子缺不了你的好处,可是办不好就别怪老子不讲情面!

    不过祁二少今天还是有面子的,晚间八点钟,在祁睿等人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后,凌正道终于是来到了雅间中。

    “祁哥,凌哥那边有些事情耽搁了,过来了晚点,你可不要在意。”上官青一见到祁睿,就是一番找台阶的解释。

    祁睿心里虽然不满,不过也不想因此坏了气氛,“呵呵~没有关系,凌哥能过来那就是荣幸了。”

    面对祁睿做出的热情,凌正道却是不紧不慢地点了点头,便自顾坐了下来,态度看起来还真是有几分傲慢的。

    祁睿身边的几个人,一看凌正道如此傲慢,各自脸上也是露出了不满,如果不是祁睿早有吩咐,估计几位纨绔大少就要挑事了。

    “凌哥,我听青子说,昨天您临时有要事无法抽身?”祁睿这话明显是在让一步,不像因此和凌正道起什么冲突,也算是找一下自己的面子。

    按说祁睿如此一说,凌正道就应该借坡下驴附和上一句,然后就是皆大欢喜,可是凌正道却并没有按套路出牌。

    “祁少想多了,昨晚我没有什么事,就是单纯地不想见你怎么了?”

    凌正道此言一出,让原本还算融洽的气氛瞬间冷场,祁睿包括他身边的五个公子哥,脸上也都随之阴沉下来。

    “哈……凌哥……开玩笑的,祁哥你可别忘心里去……”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凌正道冷声打断了上官青的话,“我特么差点让人给撞死,我有必要跟你们开玩笑!”

    凌正道真是说翻脸就翻脸,话说到这里,面前的酒杯也被他随手摔在了地上。

    这是公然来找麻烦的!而且还是在燕京地面上找麻烦,这让祁睿也终于忍不住了。“凌哥,做人不能太过份了我已经让青子跟你解释过了,你出车祸的事情真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特么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如果你不是作贼心虚,为什么不亲自来找我,而是跑到燕京龟了起来?”

    祁睿迟疑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是压住了心头火,“凌哥,我特意请你过来,主要还是为了澄清你我之间误会的,而不是来找你什么麻烦的!”

    “那对不住了,我特意来燕京,还就是特么来找你们麻烦的!”

    凌正道这一番话无疑是彻底激怒了祁睿等人,而一旁的上官青只能暗暗叫苦,凌哥您这不是坑我吗?

章节目录

仕途之路凌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凌正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正道并收藏仕途之路凌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