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表哥来了之后就更加的热闹了起来,在我跟表哥还有我表妹的插科打诨以及我两个姑姑的训斥加上张晓楠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添油加醋中愉快的结束了。

    每个人都喝的有点多所以谁也没有去开车,而是全都选择了代驾,毕竟喝酒驾车可是大忌。

    “表哥,你来浙省的嘉市任职多长时间了啊?”在车上我点燃了一支烟开口问道。

    “三年多了吧,怎么了?”听了我的问题我表哥不解的问道。

    “没事,就是随便问问。在嘉市干的怎么样啊?有没有想着在身上加一加担子?”我还是很随意的问着。

    “哪有那么简单啊,在嘉市可是卧虎藏龙之地啊。想要往上爬你不拿出一些实质性的政绩,那可是根本站不住脚的。你知道我们嘉市的政府一把手是哪位大神吗?想要往上爬没有那么容易的啊。”表哥叹了一口气说道。

    “嘉市的政府的一把手我听说不就是上任**首长的古月首长家的古海涛吗?听说这位也是个很有政治天赋的人,怎么?感觉到有压力了?”还真别说,与这样一位共事可是有着不小的压力。毕竟这位可是曾经的**公子,看待问题站在的角度不同。毕竟人家的父亲曾经可是站在华夏颠极的存在,人家可是站在嘉市看世界的。就是所谓的格局决定一个人最终所能达到的高度,说白点就是‘木桶效应’。

    何为‘木桶效应’呢?一只木桶盛水的多少,并不取决于桶壁上最高的那块木块,而恰恰取决于桶壁上最短的那块。木桶原理是由美国管理学家彼得提出的。也可称为短板效应。

    你说人家的最短处的那块木板都比你最长的那块都要长,你还拿什么跟人家比。说是努力最终都会有回报的,这句话说的是没错。但你穷极一生的努力拼搏换来的只是人家的起点位置,多少都会有点不舒服。所以说现在有些人在网上发表着一些消极的言论,一旦有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出事,网上往往都不会去寻找事实的真相。而是一直揪着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身份来说事,虽然有时候是会有一些不懂事的二代,但是大部分毕竟都还是好的。毕竟出生在那样的家庭里受到都是高等的教育。我有时候逛网站看到一些过分的消极言论,我也会反击一下,但是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吧。你不可能把自己的鞋子穿到每一个人的脚上。毕竟我不是战国唯一人的白起,也不是让许多西方人背诵其语录的毛太祖。

    其实鲁迅对华夏有些人的评价真是一点都不过分,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你有那个感叹命运不公的时间,不如去努力的奋斗一下。万一要是成功了,你就会是你家族开创者,既然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那么为什么不能给自己的后人亲手种下一个可以乘凉的‘大树’呢?就算是失败了也不枉此生,毕竟你也是个强人,一个敢于反抗命运的强人。

    其实在华夏有着不少的励志者的故事,江南省的苏宁老总张近东,浙省的阿里巴巴的马云以及江南省的刘强东,都是一些成功的例子。说实话这次来浙省我有一个想要去江南省见见张康阳的想法。他跟我的岁数差不多大,在如此的年岁能够胜任苏宁易购的总裁,我有一种想要取取经的想法。毕竟我是没有带兵经验的,老话说的:治大国如烹小鲜。

    在我跟我表哥的谈话中,车子已经来到了杭市的西湖景区。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既然来到了杭市如果不去西湖景区游玩一下,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来过杭市。

    下了车把代驾的费用结了后,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了西湖景区门口,张晓楠买好了门票,我们就走进了西湖景区。

    “表哥,你在浙省也好几年了,给我们介绍一下西湖景区吧。”这时候倩倩开口说道。由于我们大姑她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所以也就没有一起过来。

    “我整天忙着上班,哪有空来西湖游玩啊。让你宝宝表哥给你介绍吧。他可是号称‘万事通’的,有这么一个什么都知道的存在你来问我,这不是不拿豆包当干粮吗?你这是暴殄天物知道吗?有些时候你得做到: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这时候我表哥又把他那一套政治理论拿出来了。

    “切,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好了。至于给我讲这么多废话吗。”听了我表哥的话,倩倩及其鄙视的撇了撇嘴。在她的眼里我表哥说的还真是一些没什么用的废话。

    “怎么?不服气啊,我听说我小姨夫要你考公务员的。我这可是提前给你讲解一下,一般人我都懒得多说,你还真是不知所谓啊。白白浪费了我的一番好意。”

    “宝宝表哥说要我自己选择喜欢的生活,所以你说的长篇大论对于我来说根本没什么作用的。还是不要在我面前卖弄了。”倩倩不服气的还击道。

    “怎么回事?你真的这么说了,我小姨夫怎么说的?”我表哥看着我不解的问道。

    “我只是跟我小姑她们这么说了,过几天我要去金陵市找一下苏宁易购的张康阳。顺便把这件事跟我小姑父讲一下的。”我看了一下我表哥,淡淡的说道。

    “你还真是敢说,我估计你要去说的话。小姨夫没准还真会答应的,如果换做是我的话肯定会被赶出来的。你说你要去见一下苏宁的张康阳,你不会又跟他闹矛盾了吧?”我表哥听说我要去见张康阳,以为我跟张康阳闹了别扭。

    “没有的事,我跟他还没打过交道,怎么可能会闹矛盾。我是想要找他取取经,毕竟我也没有带兵的经验。上头一下子给我弄了个特别行动小组。我也一头雾水,所以我想跟他去谈一下管理经验。毕竟治大国如烹小鲜。”我跟我表哥解释了一下。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跟他闹别扭了呢。你要是跟他闹了别扭我还真不好插手。毕竟我跟他还是不错的朋友,张康阳是个挺不错的家伙,到时候我帮你联系一下吧。”听了我的解释,我表哥送了一口气。

    “话说这西湖可是华夏大陆首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和华夏十大风景名胜之一。华夏大陆主要的观赏性淡水湖泊之一,与金陵玄武湖、对了,还有表哥你们嘉市南湖并称“江南三大名湖”。”

    “西湖,位于浙省杭市西部,是华夏主要的观赏性淡水湖泊,也是华夏首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西湖三面环山,面积约639平方千米,东西宽约28千米,南北长约32千米,绕湖一周近15千米。湖中被孤山、白堤、苏堤、杨公堤分隔,按面积大小分别为外西湖、西里湖、北里湖、小南湖及岳湖等五片水面,苏堤、白堤越过湖面,小瀛洲、湖心亭、阮公墩三个小岛鼎立于外西湖湖心,夕照山的雷峰塔与宝石山的保俶塔隔湖相映,由此形成了“一山、二塔、三岛、三堤、五湖”的基本格局。2011年6月24日,杭市西湖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西湖景区。

    “看吧,我就说你宝宝表哥是个什么都知道的‘万事通你还不信。站在知道了什么叫做牛人面前不服不行了吧。别看你学历比你宝宝表哥高,但你懂得还真未必有他知道的多。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啊,博闻强识你应该懂得吧。”我表哥对着倩倩教训道,好像都是他的功劳一样。对比我看了张晓楠一眼,彼此漏出了一个心意相通的微笑。

    “切,说的好像好牛逼一样。是个人都知道,还在这里卖弄,真是马不知脸长啊。”这时候旁边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哦,这位仁兄还有什么不同的高见吗?能不能给我们解惑一下?”这时候我看着那个传来不和谐声音的那位仁兄,还别说真有一股子儒雅的气质。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华夏有句老话叫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

    “你们一看就是第一次来西湖游玩的人吧。你们知不知道,西湖可是有着许多传说的,相信你们都看过《新白娘子传奇》吧,说的就是这里的雷峰塔。还有断桥残雪等等一些著名的风景区,听你们说话的口音不像是南方人吧。需要我给你们当导游吗?我收费很合理的,陪你们游一遍西湖景区所有的景点,以及给你你们介绍所有景点的人文历史。你们只需要给我两千块钱就好了,虽然说有点贵。但是我不需要你们管饭的。怎么样?”听着男子的话,原来是专门来赚外地人钱的小导游亦或者是一些假期兼职的学生。

    “你是出来做兼职的学生吧!不知道你在哪所大学深造?”我很随意的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男子惊讶的开口问道。

    “因为你没有那股子踏入社会很久的那种市侩,所以我确定你还是生活在学校象牙塔里的学生。”

    “你还真是厉害啊,我目前在浙大读书。其实大学并不像你说的是象牙塔,其实大学也是个一个亚社会。别看我外表看起来的这么温文儒雅,其实这都是伪装。如果我不伪装的这么儒雅,我估计我在刚才反驳你的时候,你也不会搭理我是吧。”男子煞有其事的说道。

    “你说的不错,这个社会有时候确实需要伪装。认识一下吧,我叫殷宝宝,当兵的。”听了男子的一番话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有一种想要认识一下的心思。

    “你好,我叫做张春雨,取自杜甫《春夜喜雨》。目前在浙省大学读行政管理专业,很高兴认识你。”说完伸出了手,看到他伸出的手。我愣了一下也是赶紧伸手与他握了一下,说实话我还真没有与别人握过手。以前当兵的时候都是敬礼,退伍回来的那一阵子遇见的一些人都是以前的朋友,都是互相打闹长大的人,没必要握手,还有一些都是没有资格跟我握手的人。说实话我这么没有瞧不起人的意思,华夏自古以来都是等级森严。

    “那行就麻烦你带我们游一下西湖景区吧。”说完我实意张晓楠把钱给了他。

    还真别说这两千块钱花的还真不冤枉,他不是死板照套的从书上或者网上搬来的东西来介绍西湖景区。而是用自己幽默风趣的风格解说了出来,而我们也没有不管他的饭。只是到了最后的时候来了一个人,让我们这次的游玩就像是鸡蛋缸里掉进去一颗鸡屎一样令人特别的恶心。

    “呦!这不是张春雨吗?怎么又跑出来兼职赚钱了,今天生意怎么样,赚的多不多?够不够我跟你前女友吃一顿饭的钱啊。”说完漏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十分的令人讨厌。

    “我赚多少跟你有关系吗?说是我的前女友,你不知道你是在替我刷锅吗?还真是不知道所谓,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凭着你的家室就可以横行霸道。但你别忘了,你再牛逼不还是找的是我玩剩下的二手货。”张春雨冷冷的反击道。

    “你小子信不信我打死你,你这么装逼你爸妈知道吗?你应该知道,在这里我要玩死你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原来是位所谓的公子哥。

    “我知道你玩死我是件简单的事,但是你别忘了华夏还是有地方可以讲法律的。你可以在杭市一手遮天,但是华夏并不是只有一个杭市,也并不是只有一个浙省。你所谓的一手遮天,也只能是在杭市或者是在浙省。但是出了浙省,你什么都不是。还想要一手遮天你做不到,你爷爷来了也不行。毕竟,华夏不是你们家的。”张春雨的反击铿锵有力。

    “呦呵,论嘴我是说不过你的。是,华夏不是我家的。但是至少在杭市甚至在浙省,你是玩不过我的。不要拿大道理吓唬我,我要想玩死你,你觉得你还能走出浙省的杭市吗?”听了这位杭市的大少的一番话还真是有点意思啊。

    “算了吧哥们儿,都把人家的女朋友给翘了。给人家留点面子,毕竟以后他能够帮到你也说不定啊。俗话说得好宁欺白发翁,莫欺少年穷吗?”这时候我淡淡的开口说着。

    “怎么?你要帮他说话吗?就他,我欺负了又怎样。大学毕业了不还是得回他们那个穷乡僻壤的老家吗?还有你是谁?有什么资格教育我。”那位杭市的大少眼睛朝天的问道,不屑一顾的样子。

    “至于我是谁没那么重要,我看着你这么做有点过分了。所以出来替他说句话,毕竟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别把话说的太死,也别把事情做的太绝。”我淡淡的回复道。

    “一个路人是吧,那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信不信你要是再插嘴,我让你们一样走不出杭州。”

    “我还真不信,杭市市委书记都不敢说这句话吧。”既然别人不给面子了,我也没有必要惯着他。

    “我爷爷是省委宣传部的副部长,我爸是杭市武警大队的大队长。你说我能不能办到。”杭市的大少牛逼哄哄的说道。

    “表哥,浙省的宣传副部长你认识吗?”我回头问了一下我表哥,毕竟他在浙省好几年了,也有自己的人脉关系。万一要是认识再踩了他孙子,我表哥也不好说话。

    “浙省的宣传部副部长应该是吴德利吧。不怎么熟悉。”我表哥看我问他就知道里面的意思了。

    “省委宣传部的副部长的爷爷加一个市武警大队的大队长,还不够资格留下我们。别说是你了,就是你爷爷来了也不敢在我面前说话如此的放肆。”

章节目录

欠你一场完美的婚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牵强微笑扯痛我的嘴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牵强微笑扯痛我的嘴角并收藏欠你一场完美的婚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