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当!

    不知是谁无意中碰倒了的酒坛 ,酒水撒了一地,他们此刻并在意这些,而是皆是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岑疯子和唐衍静。

    世人眼中那无恶不作,疯疯癫癫臭名昭著的岑疯子,竟然是堂堂九玄宫圣女的侄子?!

    而且,岑疯子竟然还亲手杀了自己的祖父和父亲?!

    这简直不能用疯子来形容他了,他根本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恶魔啊!

    周离也是被吓得一哆嗦,心中忍不住暗道:“娘诶,这剧情也忒狗血了吧?这小昊昊的后世咋比自己还猛?竟敢亲手斩杀了自己的祖父和父亲?!”

    不过转念一想,周离也是有些释然,当初的昊昊不也是六亲不认,哪怕是刀已经架在他自己的父母头上,他也是十分冷漠的说他们不是。

    突然间,周离就是一阵的头疼 她发前世是如何爱上这个混账的

    前世六亲不认,现在又杀了自己的至亲?有毒啊?

    周离心里面忽然想起来一句话,心里面凉凉的想,难不成前世那句话应验了?

    开挂的都是孤儿……

    这货纯粹的挂逼一个……

    “你要杀我吗?”

    岑疯子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不知为何,他没有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任何对自己有危险的气息,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面前这个女人,似乎拥有着克制自己力量的东西。

    没有人比岑疯子更了解他身上的修罗之气、修罗之力到底是什么,这股力量亦正亦邪,亦是毁灭,也是新生之力,按理说这力量本不应该会有什么克制,但偏偏就让他感觉到了!

    方才自己弹出一缕修罗煞气,却被她很是轻松的化解了,这边是最有力的证明!

    “跟我来吧。”

    唐衍秋答非所问,而是拂袖一挥,她和岑疯子就凭空消失而去。

    “昊……”

    看着被轻易就带走的岑疯子,周离的心未免也是揪了起来,这算是岑疯子迄今为止被抓的最为容易的一次,根本毫无反手之力的感觉。

    其他人则是心中都是忍不住跳了一跳,这九玄宫圣女的实力也太过强大了些,连岑疯子这样实力强大之人都是轻易的抓去,那她的实力,那得有多深啊……

    一时间,他们心中都是有着各自的想法,纷纷推脱离开。

    ……

    “你找我做什么?”

    岑疯子看着站在断崖前的唐衍秋,眉头也是渐渐的皱了起来,手中的黑镰一横:“若是要杀我,那赶紧动手吧,我正好无聊,就让我看看九玄宫的圣女实力到底有多么深不可测吧!”

    “呼……”

    唐衍秋沉默了许久,才是缓缓吐出一口清气,伸出纤细白皙的玉手,张开又缓缓握拳,心情有些复杂,美眸有些迷离:“若是我知道有人杀尽我唐氏皇室的时候,那我肯定愤恨的都差点走火入魔了,但,就在我刚刚闭关结束以后,来了一个人,让我改变了主意。”

    “什么人?”岑疯子问道。

    “我的太爷爷,也就是你的老祖宗。”

    唐衍秋娓娓道来:“那时,他来的时候遍体鳞伤的,我很惊奇,太爷爷的实力已经是半步合一境了,谁能伤了他?太爷爷挺着最后一口气,告诉了我全部的事,他告诉我,我的父皇和皇兄都不在是以前的他们了,父皇和皇兄突然开始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屠杀,唐氏皇室,上到太爷爷他们,下到刚刚出生的幼儿,都是被他们带着一群黑衣人杀了,那群黑衣人,就是一个叫泯势力的人吧?”

    “我的母后,我父皇最爱的妻子,也是死在了他的手上,我几乎所有的亲人,都死了,死在了我一直都很尊敬的父皇和皇兄手上!是太爷爷他们拼着最后一口气,这才弄清了他们的身份。原来,他们就是作恶多端的泯的黑帝和黑子,我的父皇和皇兄早已经死了,被他们占据着肉身,暗地里做了太多太多见不得光的事!只为了黑帝的完全复活。”

    说到这里,唐衍秋依旧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但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她不信,她屈指一弹,一团小小的,发着光的石头便是漂浮了起来,一幕幕画面在上面闪过:“说完,太爷爷就死了,我依旧还是不敢相信,便不顾宫主反对,回了星耀王朝,到那里,我才知道,那已经不是我一直牵挂的家了,而是一个地狱!”

    “都城已经变成一片死城……”

    “那是我宰的……”

    岑疯子突然插嘴,幽幽的说,他当真屠了一个城。

    见被打断,唐衍秋也没有生气,而且尽量努力平静下来,继续说道:“并不是!那时候我去的时候,你还未曾屠城,那老贼也未死,我亲眼看到那老贼带着人屠了城,将那些无辜的百姓炼成了活死人,来提供死尸气,来让那老贼来恢复实力。我曾和黑帝老贼交过手,他的实力正在大幅度提升着,连我都是小输了一筹,本来想着自己再次闭关突破后便带着人杀回去,谁曾想,竟被你屠了城。那时候我知道以后当真的震惊,我不知是谁帮了我报了仇 但我很是欣喜,因为那样,父皇和皇兄,还有其他亲人们的在天之灵一定会欣慰的!”

    说道这里,唐衍秋突然看着岑疯子笑了起来,她笑的很暖,眼中带泪:“我万万没想到,帮我报了仇的,竟然是我的侄子,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啊!”

    岑疯子沉默了一会儿,警惕依旧没有放松半点,撇了撇嘴,道:“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从未知道我还有一个姑姑,我也不知你是不是说谎话来诓骗我?”

    “你这小家伙,怎生那么多疑惑啊?”

    唐衍秋突然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这个对着自己十分警惕,并且并没有很相信自己话的岑疯子,与其说他是警惕性太高,不如说是他不知经历了什么,让他变得警惕过高,甚至是多疑了!

    她突然心疼起了她这个小侄子,在那段无依无靠的日子里面,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九玄宫虽说不上一手遮天,但也是一个极大的势力,有着不知多少神兵宝器,多少奇人能人,虽然岑疯子的来历或许很难找到,但对于九玄宫来说,却是可以找到一些。

    她只知道岑疯子肯定是她的侄子唐莫遥,被黑帝逼的跳了乱神渊,虽然没死,但也废了,被人收养着,然后在一场各方势力争夺战中,养他的那个人和村子都是没了,年幼的他也因此不知所踪。

    但,过了一年后,他忽然回来了,变成了岑疯子,他覆灭了那些曾经对那个村子下手的势力,那些势力,没有一个能逃掉了……

    然后,他又再次消失了四年,待他归来时,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疯子,而且是一个聪慧过人的疯子,他活生生将星耀王朝玩到了覆灭,黑帝的实力本应该在他之上,最后却是被他借刀杀人,一招就废了黑帝的修为,拿起了一把小刀,活生生将黑帝给剥皮抽筋,最后黑帝的尸首挂在了城墙上,他的皮被铺在城门。

    当她知道这一切后是真没有想到,曾经那个为了自己王朝而年幼出兵,誓败其他王朝的少年,再次归来时,却变成了一个天下人人忌惮和讨伐的疯子!

    唐衍秋玉手缓缓结印,一道气息被她放了出来,在感觉到那道气息后,岑疯子脸上的神情终于是动容了些,她道:“既然你我都是武者,那就不用那么麻烦了,你能感觉到我身上的血脉了吧?的的确确是和你一般的纯正。至于为何你没见过我,我很小便是出了星耀王朝,一直在九玄宫闭关,也是最近几年方才偶尔出关,你手中的洛神剑,便是我赋予你的生辰礼物,你出征那天,正好是你的生辰吧?”

    岑疯子没有说话,也没有否定,的确,那天的确是他的生辰,而且那把保了自己一命的洛神剑,也是面前这个九玄宫圣女赠送的,他也能感觉到,她身上释放的血脉之力是和自己一样的血脉,但他心中还是有些不相信。

    正当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阵好闻不刺鼻的香风忽然钻入他的鼻中,在他愣神疑惑之际,一双温软的玉臂将他搂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清雅却温软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我真的是你姑姑,我知道,你现在还是仍不信我,这也是我的过错,我一直都是在闭关修炼,多年未曾回去,若是我在,那黑帝老贼也不会有机可乘。我已经没了别的亲人,就只剩你这个小侄子了,所以,你给我好好活下去!以后姑姑,不会允许别人再欺负你,也不会……再让你流浪,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有姑姑的地方,就是你的家啊!”

    “家……”

    哐当!

    岑疯子的黑镰缓缓的掉在了地上,感受着对方那熟悉的血脉之力 心中的最后一道防线,也随着告破,那仰望天空的冰蓝色的眼眸深处,终于是多了一抹情感,他也不在疯疯癫癫的,眼神开始迷离了起来。

    他不想念当皇孙的日子,只是想念和自己娘亲在一起的平淡时光。

    他也不想当一个疯疯癫癫,招世人讨厌的疯子,但他已经无家可归,只能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存活下去。

    他也想过死,从而一了百了,但心中早已被仇恨蒙蔽,他所能做的,就只是报仇,报完仇以后,他也不知自己要去要去哪,只能浪迹天涯了……靠着那股疯疯癫癫的劲,来寻找着,自己活下去的意义。

    现在,他终于是有家了……至少,他现在还真的有一个亲人了……

    ……

    而在远处的一块巨石上,一个红裙少女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眼眸中的神通,心里面沉默了很久很久,美眸中尽是复杂之色。

    她低头看着手中静静躺在自己手心的一张枫叶,上面镌刻着两个名字。

    秦昊。

    周离。

    随之,她缓缓的抹去了上面的两个名字,纤细修长,宛如葱白般的玉指在上面再次镌刻上了一个名字。

    墨依周离。

    她仰望着已经渐渐变色的天空,心里面突然有了一阵的空洞,伴随而来的,是一阵不舍的心绞痛。

    昊……阿离来陪你了……周离,已经死了……

章节目录

剑斩星辰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会哭的眼泪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会哭的眼泪喵并收藏剑斩星辰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