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坑中,土地婆的声音传来,叫道:“大真人帮个忙,这东西出土了!”

    土地土地,顾名思义,土地神在土地中有些法力,可以通过土脉把石头雕像移送出来。但是当石像冒出地面,土地神就有些吃力了,所以召唤张天赐帮忙。

    张天赐急忙跳下坑去,可是看见石像,却不由的叫苦!

    那石像很巨大,是个比较夸张的跪像,腿部很短,又蜷缩在臀部之下,上身很长。其实,这种造型更接近于半身像。但是这半截石像,却比人体比例大了一倍,足有五百斤以上!

    张天赐一个人没办法把这个大家伙弄出去,又招呼牛致远帮忙。

    牛致远是个庄稼汉子,又正当壮年,自然有把力气。

    但是张天赐和牛致远合力,在加上土地婆和龚自贵田晓荷,依旧无法将石像托举出来。

    素素只好出手,从腰间扯出捆龙索,缠住石像的颈部,用力提吊。

    这条捆龙索,就是上次在昆仑山的战利品,从恶龙身上抽下来的龙筋。张天赐用硝盐加香料去除了龙筋的腥味,并且使之更加柔软,变成软索,送给素素做防身的武器。捆龙索长两丈有余,柔软坚韧,又可以缠在腰间,素素非常喜爱。

    可惜,今天的捆龙索用来束缚石像,难免要沾上一点臭气了。

    大家一起努力,终于把石头像弄了出来。

    那边的悍妇尹氏见到神像,立刻一呆,傻傻地看着,和石像一样沉默。

    张月莲打开强光电筒照着石像,笑道:“古往今来的悍妇很多,但是被后人立像的悍妇,大概也就这位杨门尹氏了。pbtxt让我看看这石头像俊不俊,雕刻功夫怎么样。”

    尹氏敢怒不敢言,低头无语。

    石像上沾满了黑色的泥土,隐隐散发着臭气。这也难怪,因为埋石像的地方是以前的粪坑,所以土质发黑,又带有臭味。

    张天赐折了一些新鲜的桃木枝做扫把,清扫石像的表面。

    牛致远也没闲着,抓了一把青草在石像上面清理。

    好半天,终于将石像清理干净,石像背后镌刻的小楷,也渐渐露了出来。

    张天赐进一步清理,用细小的树枝,剔掉勾缝里的泥土,使字迹更加清楚。

    大家一起来看,却见石像的背后,是很长的一篇文字,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

    张天赐看了一眼,转头看着悍妇尹氏,笑道:“杨大嫂识字不?来来来,把这个给我念一遍。”

    尹氏低着头,说道:“我不识字,不会念。”

    “那好啊,你不会念,我念给你听!牛大哥,你也听一听。”张天赐冷笑,接过电筒照着石像背后的文字,抑扬顿挫地念了起来:

    “天道化生万物,重赖坤成;男儿志在四方,尤须内助。只缘儿女深情,遂使英雄短气。床上夜叉坐,任金刚亦须低眉。锅底毒烟生,即铁汉无能强项。秋砧之杵可掬,不捣月夜之衣;麻姑之爪能搔,轻试莲花之面。

    小受大走,直将代孟母投梭;妇唱夫随,翻欲起周婆制礼。岂果脂粉之气,不势而威?胡乃骯脏之身,不寒而栗?将军气同雷电,一入中庭,顿归无何有之乡;大人面若冰霜,比到寝门,遂有不可问之处。当是时也:地下已多碎胆,天外更有惊魂。犹可解者:魔女翘鬟来月下,何妨俯伏皈依?最冤枉者:鸠盘蓬首到人间,也要香花供养!

    ……闻怒狮之吼,则双孔撩天;听母鸡之鸣,则五体投地。酸风凛冽,吹残绮阁之春;醋海汪洋,淹断蓝桥之月。

    呜呼!百年鸳偶,竟成附骨之疽;五两鹿皮,或买剥床之痛。髯如戟者如是,胆似斗者何人?固不敢于马栈下断绝祸胎;又谁能向蚕室中斩除孽本?娘子军肆其横暴,苦疗妒之无方;胭脂虎噉尽生灵,幸渡迷之有楫。

    ——咦!愿此几章贝叶文,洒为一滴杨枝水!”

    张天赐读完,全场鸦雀无声。

    大家都是识字人,理解这篇文章,并无大碍。唯有牛致远水平不够,但是也能明白大致意思。

    张天赐看着石像背后,说道:“这篇文章叫做妙音经,又叫贝叶文,专门写给天下悍妇和惧内的男人看的。”

    “文章是好文章,就是这观点是过去的,不符合现在的理念。另外,对我们女同胞,也有轻视鄙薄之意。”金思羽想了想,说道。

    “过去的人嘛,总有些大男子主义,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张天赐也“惧内”起来,赔笑说道。

    土地夫妻一起大笑。

    张天赐一瞪眼,问道:“笑什么?想想这个石像怎么处理,要不要毁了去?”

    “这个石像不能砸碎,因为龙岗村男人的软骨病,还需要治疗,需要这个石像。”土地婆上前,说道:

    “大真人有所不知,石像本身,是用来劝世的,上面并无邪气。只是悍妇尹氏附在了上面,借助石像,吸收大家的香火供奉而已。只要把悍妇抓住,就是釜底抽薪,石像是不会为恶的。”

    张天赐看了牛致远一眼,摸着下巴,问道:“怕老婆的病,有的治吗?”

    “当然有,药方很简单,用这篇贝叶文的拓本,烧成灰,配合清晨杨柳枝上面的露水,分给龙岗村的男男女女喝下去,就可根治。这篇贝叶文,既可以治疗男人的软骨,又可以化去女人的妒气,是个好东西啊。”土地婆说道。

    “这么神奇?那我要多留一些拓本备用,以后夫妻吵架的时候,先给老婆来一碗。”张天赐看着金思羽说道。

    “你敢,我偏不喝!”金思羽翻了一个白眼,笑道。

    “你不喝我喝,一样的。”张天赐笑了笑,说道:“如此说来,这个石像还真的要留下来。第一,它具有疗妒的功能。第二,它也是一件文物。可是问题来了,放到哪里保管才好?这么大的一个东西,我是没有办法带去龙虎山的。”

    土地老儿上前,施礼道:“大真人如果放心,可以把石像交给我们。我们弄回去,埋在土地庙的下面,确保不会损坏。”

    </div>

章节目录

诸天玩家在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俩菜一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俩菜一汤并收藏诸天玩家在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