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指了指右面的两个行李箱,“这两个行李箱,是董事长请大少夫人转交给岳医生的,感谢岳医生治好了大少爷,董事长说,岳医生劳苦功高,等日后见面,他一定亲自当面道谢!”

    行李箱里装的都是礼盒。

    迟晴没看自己那份,把送给顾君逐和叶星北的还有岳崖儿的都打开看了看。

    送给岳崖儿那两箱都是漂亮的首饰,项链、手镯、戒指,应有尽有。

    送给顾君逐和叶星北那两箱,除了女孩子喜欢的首饰,还有古玩字画,应该是送给顾五爷的。

    这么短的时间,长风老爷子能搜集这么多珍贵的礼品,也是厉害了。

    长风老爷子不在,她也不用推辞客气,全都收下了,让人带长风桥和他手下的人去休息,然后她和长风起带人把礼物给岳崖儿和顾君逐、叶星北送了过去。

    顾君逐和叶星北出去消食,逛了一圈回来,就收获了两箱子珍贵的礼物。

    叶星北推辞了很久,迟晴干脆丢下礼物跑了。

    叶星北没办法,只能收下。

    她打开礼盒,翻看着那些漂亮的首饰,啧啧说:“顾君逐,签下崖儿,绝对是你做过的最划算的一笔买卖!”

    简直一本万利好吗?

    顾五爷对礼物没兴趣,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悠悠然说:“我做的哪一笔买卖不划算呢?”

    叶星北:“……”

    好吧。

    天分这种事,没法嫉妒的。

    顾五爷就是有天赋,做什么赚什么,不服不行。

    叶星北把礼物都看了一遍,回到顾君逐身边:“礼物都挺珍贵的,长风老爷子费心了。”

    “再珍贵,能有他宝贝孙子珍贵?”顾五爷淡定说:“没事,收着吧,应该的。”

    叶星北:“……”

    她不知道顾五爷这叫大将风度,还是应该叫没心没肺。

    她凑过去看顾君逐的电脑:“有公事呀?”

    “和乐渝州聊几句,”顾君逐空出一只手,揉揉她的脑袋:“乖,你先去睡,我马上过去。”

    “好吧,”叶星北亲他一下,站起身,“那我先去给宝贝们听音乐。”

    她午睡前和晚上睡觉前,都会给肚子里的孩子们听胎教音乐。

    顾五爷心血来潮时,还会给她的小宝贝们唱歌。

    小宝贝们能不能听到她不知道,反正是饱了她的耳福了。

    顾五爷声音好听,唱歌也好听,磁性悦耳的声音,听了之后,心都酥了。

    她上楼之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上睡衣躺下,给肚子里的孩子们放音乐听。

    十几分钟后,顾君逐进来了。

    她有些困了。

    顾君逐躺在床上后,她钻进顾君逐怀里,很快睡着了。

    一觉睡醒,已经是黄昏了。

    起床后,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她和顾君逐一起收拾行李箱。

    晚上,吃过晚饭,随便逛了逛,就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一家人离开了亚特兰蒂斯岛,打道回府。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小树苗儿恋恋不舍的扒着窗户问:“爸爸,妈妈,我们还会再来玩的对不对?这里真的好好玩哦!”

章节目录

你是我的难得情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江流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流云并收藏你是我的难得情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