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几天。

    就快好了。

    柳絮看着老爷子与墨白的书信来往,心底感慨万分。

    五十多岁的她,竟然不如一个刚成年的姑娘通透得多。

    世人皆笑,愚公移山,不过是神话的故事,却也在背后蕴涵着劳动的人民面对困难的决心。

    顾洛寒被自己伤透了心,柳絮不是不明白。

    年轻的时候谁都会犯错误,但是也不该什么都拿年轻的时候当借口。

    “老头子。”柳絮叹了口气,“依照小墨的意思是,洛寒属于后者?”

    送衣服送饭,显然不能够打动顾洛寒,不过还是得让他从内而外感受到家庭里的温暖。

    “小柳。”顾建业收起信,布满老年斑的手握住柳絮,“前些日子,你的身子才刚刚恢复,注意多休息才是。”

    日子得需从长计议。

    一九六一年。十一月。

    秋高气爽。

    整整一个月,钱笑笑都会看到柳絮来找顾洛寒。

    在从雷柏川那儿,听到顾洛寒的消息后,她就开始站在顾洛寒的那一面。

    人呢。

    细细想来,其实都是怜悯心,左右着思想。

    “你这个人怎么跟个狗皮膏药似的!”

    某天,钱笑笑终于忍不住,她指着柳絮道,“顾医生都说了不见你,你怎么还来。”

    这些日子,来的人只有柳絮,顾建业并没有来。

    兴许是两人达成了某项协议。

    不来也好。

    钱笑笑最近,总是莫名其妙地在意顾洛寒。

    她知道顾医生先前处了个对象,雷柏川说似乎因为家长不同意,就没能在一起。

    本来这是人家的事情,不应当她去操心,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近总是很在意顾医生的看法。

    “他不见是他的事,与我不来,是两码事。”

    柳絮讲完这句话以后,就没在回复钱笑笑。

    她看得出,这个丫头片子正直,有什么说什么,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缺点。

    不像上次那姑娘,看中的只是顾家在兰城的地位。

    这位姓钱的姑娘,心里头也有老二,不过当事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心。

    手术过后,顾洛寒就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柳絮。

    “你小妈,这次应该是真心想要悔改。”雷柏川顺着顾洛寒的视线看过去。

    顾洛寒没有说话。

    他转过身,淡然地坐在办公桌上,转着手里的钢笔。

    自己与大哥不一样,大哥跟爸没有关系血缘关系,又很早去基地。

    因此大哥能够在几千公里外的海城,自己独立门户。

    顾洛寒虽然搬离了大院,却还是与顾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最近,书记已经找自己谈了许多的话,首先让他解决掉家庭的问题,不然柳絮的行为极其容易影响医院的声誉。

    看来,的确该做个了断了。

    临近中午,顾洛寒跟雷柏川去食堂打饭。

    听到有人在隔壁桌低声议论着敏感的话题,自己刚落座,钱笑笑端着饭,坐在雷柏川的对面,与顾洛寒挨在一起。

    “顾医生。”

    钱笑笑像是有什么喜事,她用汤匙含了口米饭并说道,“以后,你再也不用为你小妈的事情发愁了。”

    “?”

    顾洛寒凝着眉毛,显然不知道钱笑笑的意思。

    “钱护士。”

    对于她的话题,雷柏川倒是很感兴趣。

    其实他真心想让自己的好兄弟能够找到个对的人,也能够治愈他童年的伤痛。

    “你什么时候跟洛寒的小妈,有的交集?”

    钱笑笑抿着唇,把自己怎么“逼走”柳絮那个老巫婆的壮举,眉飞色舞地形容了一遍。

    “洛寒。”雷柏川用胳膊肘捣了捣顾洛寒,“钱护士办事可以啊。”

    顾洛寒端起碟子,冷声道:“我有事先走了。”

    “哎。”

    钱笑笑百思不得其解,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惹到这尊大佛了?

    “顾医生。”她拉着顾洛寒的左臂,拦去他的去路,“一般人遇见这种事,怎么也会开口言谢吧。”

    “我求着你做这些了?”

    钱笑笑的脸蹭一下红了。

    “我的事,以后你少管。”

    看着顾洛寒连走都要冒着寒气,雷柏川摇了摇头,安慰着钱笑笑,“小钱同志。你也别往心里去,洛寒最近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又怎么样。

    钱笑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她要是再多此一举帮助顾洛寒,她就跟顾洛寒的姓。

    走出食堂。

    顾洛寒回办公室的路上,眼神无意瞄到门口。

    柳絮已经不在哪里。

    他早就知道,那人只不过是在做戏,还不知道图什么。

    只是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算了。

    以后顾家,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微风凉凉。

    墨白哈着气,怀孕才两个月,她本就体型偏瘦,因此并不显怀。

    宿管的大妈,也已经习惯了每周收到来自海城的信件。

    她刚上完课,打完饭,回宿舍准备休息。

    “哎。”刚走到楼上,宿管大妈叫住墨白,“小墨,有你的信。”

    班长跟自己是住在同间宿舍,打她知道墨凉的爱人是那顾离城,与墨白更亲近了。

    谈起这位英雄,可是偷偷俘获不少兰城与海城少女们的心呢。

    “你家顾侯,又给你来信了?”

    班长小方从外面回来,碰上墨白正在那儿拆信。

    “嗯。”

    墨白红着脸,她小心翼翼地拆着信封。

    “岚。

    算着日子,香山的枫叶,已经红了。我很想与你,一起看此风景。

    近日,海城发生了许多的事,我若是一件件都说给你听,那便是十天半月也说不完的。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一共百余日不相见,笼统去算,足足过去了三百个秋啊。

    我恨不得立刻飞到你的身边,好好化了这相思之苦!

    天气已然转凉,京城又是多为干燥的。

    你要记得保暖,记得多喝热水。

    在阳光充沛的日子里,也要注意加强锻炼。

    近日虽提倡着节俭的作风,也不要对自己过于苛刻。

    我这里,还有十三元一角四分钱。

    你若是生活费不够用,拍份加急的电报,我再寄过来些。

    家中一切都好。

    我亦好。

    勿念。”

    小方念完顾维安的信以后,墨白的脸得更厉害了。

    说实在话,即便两个人分开,能够彼此惦念着彼此,真是件幸福的事。

    “505墨白。”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拍门声,有道女声说:“你家里给你来电话。”

    小方跟墨白调侃着:“说不定是你家顾侯,快去吧。”

    墨白都没顾上吃饭,她急冲冲地走下楼,真以为是顾维安的电话。

    “喂。”她走宿舍楼底下,拿起手摇电话。

    “小墨。”听筒那头传来柳絮的声音:“我是小妈。”

    看样子,事情似乎并没有进行的很顺利。

    待细细听柳絮讲完最近发生的事情后,墨白应下了柳絮的请求。

    次日。

    她跟学校里告假,去医院里产检,顺道去了顾洛寒那儿。

    “小嫂嫂。”

    顾洛寒见到墨白,心情才稍微好了许多,“你怎么会到这儿来?”

    问过后,他倒是觉得有些唐突,毕竟来医院的人大都是看望生病的和自己生病的。

    “是不是身体出现了什么异常?”

    墨白将手里的报告单递给顾洛寒。

    男人欣喜着:“你怀孕了?”

    门外经过的钱笑笑,刚好听到顾洛寒与墨白的对话。

    她先前还同情顾洛寒的遭遇,现在倒是有些后悔了。

    钱笑笑不是有意听墙角的,她不过是气不过顾洛寒的作风问题。

    明明已经有了怀孕的老婆,却还在医院交女朋友,简直就是……

    就是人渣嘛!

    她推开门,拉着墨白的手腕,“同志!你快跟我走。远离这个渣—男!”

    最后两个字儿,被钱笑笑咬的很重。

    墨白看着钱笑笑,又看着顾洛寒,噗笑出声来。

    “钱笑笑同志!”

    顾洛寒生气的样子,竟然在钱笑笑的瞳孔里都有点帅气啊。

    但是他是个渣男!

    钱笑笑强迫自己不要犯花痴,她冷冰冰地对着顾洛寒说:“顾洛寒同志!我现在严肃地告诉你,你应当跟这位女同志把过去的感情交代清楚!”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钱笑笑想不透。

    每当自己觉得顾洛寒很坏的时候,偏偏让人同情;每当自己觉得顾洛寒让人同情的时候,他偏偏又做出让人觉得不可饶恕的事情。

    “顾二哥。”

    墨白笑起来的样子,连钱笑笑一个女孩子都看着心动。

    说实在的,钱笑笑弄不明白自己为何心里酸酸的。

    “这周末,我学校放例假,你跟我一起回顾家可好?”

    顾家?

    钱笑笑疑惑着看着墨白。

    “小嫂嫂。”

    当着钱笑笑的面,顾洛寒不好表露什么。

    “我知道很多伤口,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因为某些小细节就被治愈。但是若是一个人清晰地意识到自己错了的时候,我们也要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

    墨白悄悄地挣脱钱笑笑的手,她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就当是为了你未出世的小侄子和小侄女,顾家的安宁已经不能够再被瓦解了。”

    钱笑笑在墨白走以后,才明白自己搞了多大的乌龙。

    “顾医生。”

    她垂着头,等待着顾洛寒的毒舌发落。

    “渣男?”

    顾洛寒将手里转着的钢笔,啪嗒用掌心拍在桌子上。

    “钱笑笑同志。”他看到她红红的眼圈,最终还是温柔道,“你知不知道,现在这个时期,冒进是多么不理智的行径。”

    小护士不敢多言。

    事后倒是学习了柳絮的精神,自己每天从家里做饭给顾洛寒稍过去,久而久之医院便开始传两个人的事。

    “顾医生。”

    钱笑笑最近一直躲着顾洛寒,就是为了防止被其他同事误会。

    “真的对不起。”她就像个犯了错事的小奶狗,“我没想过事情会是这样。”

    顾洛寒慢条斯理地吃着钱笑笑送来的饭。

    “传言里说你已经嫁给了我,可惜我们之间还差一个证明,你觉得呢?”

    钱笑笑抬起下巴,她错愕地看着顾洛寒,无法消化他这句话的意思。

    “笑笑。”

    顾洛寒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其实他对钱笑笑,并非是没有感觉,只是拿捏不住女方对自己想法,才一直拖沓到现在。

    “尽管你平日里很聒噪,办事情又不经过大脑,很大条。”

    顾洛寒细数着钱笑笑的优点和缺点,“但是,你愿意跟着我共同组建家庭吗?”

    钱笑笑的脸蹭噌噌得红了,她以手遮面,不敢看顾洛寒。

    “不管外人的嘴巴如何说,且问你心里如何想。”

    钱笑笑应下了顾洛寒。

    二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也因为恋爱,顾洛寒饱经风霜的心,渐渐地把过往都丢在了尘埃里。

    墨白再次见到顾洛美,是周五她下课的时候,有人对她说,有个自称是她亲戚的姐姐,来寻她。

    走出校门口,顾洛美比起上次在顾家见到的时候,黑瘦了许多。

    却也少了身上的那些芒刺。

    “不知道二哥今天能不能回来。”

    如顾洛美这般没心没肺的人,如今也开始学会为顾家操心。

    墨白勾起唇,“如果不回来,我们可以一起去他那里,当面表决心。”

    “老实说。”顾洛美的眸子里闪过些许的哀伤,“当时还小,不太明白,其实自己才是母亲伤害二哥的罪魁祸首。”

    她绝非是为柳絮洗白什么。

    做了晚娘的人,往往就怕上任留下的孩子,对自己生的孩子造成威胁。

    何况,顾洛寒是个男孩,而顾洛美是个女孩。

    不说放在古代男子继承大统那么夸张,但是顾家亲生的儿子这个身份,总是让柳絮觉得顾建业倒时会偏心眼。

    “很多时候,我们看似无心的动作,其实对别人,都能造成一辈子无法明灭的影响。”

    墨白的话,顾洛美明白了七八分。

    临近三合村,顾洛美忽然幽幽道,“墨凉。对不起。”

    为了曾经那些不懂事。

    为了自己不如她想得周到。

    “我不接受呢。”

    墨白转身,对上顾洛美惊慌失措地眸子,“如果是你二哥,肯定会这样说。”

    其实,往往是在意的人,在伤害自己的时候,才会表现得不能够被宽恕。

    如墨白这种,之前并没有把柳絮母子使得那些小伎俩放下眼里,自然便不会觉得有什么。

    “小嫂嫂。”

    一记熟悉的男声,顾洛美回过脸,把刚刚墨白没有接受自己道歉的话,先藏在内心深处。

    “二哥。”

    真没想到顾洛寒能回来。

    还带着一个陌生的女孩。

章节目录

六零甜妻有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郁从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郁从文并收藏六零甜妻有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