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裳这一晕,足足在医院躺了三天。

    在这期间,她的意识沉浸在一片无边的血色中,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反复看着那场大爆炸,无助,绝望,锥心的疼痛,还有无边的恐惧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怎么样也找不到光明的方向。

    顾时年守在病房里,不敢碰触连昏迷都惊恐不安的云裳,只能坐在一米开外的地方,想着上辈子心理医生教他的那些办法,一遍一遍喊着云裳的名字,跟她说着话,直到声音嘶哑到只能发出气声也不敢停下。

    关敏带着吴湘,姚珂,还有温成杰从走廊尽头走过来,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两人的情况,也没敢进去,抬手敲了敲门,示意顾时年出来说话。

    “顾连长,医生咋说的,云裳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能醒?”吴湘把装了小米粥的饭盒塞给顾时年,皱着眉头问道。

    顾时年揉了一把胡子拉碴的下巴,压着嗓子,答非所问地道,“阿裳只是累了,休息几天就自己挺过来。”

    事实上,在没有心理医生的情况下,云裳只能靠自己的意志挺过这一关,谁都帮不了她。

    好在云裳就算昏迷了,也对外界的刺激有反应,情况远比顾时年预想中要好很多。

    看着病床上只短短三天就瘦了一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的云裳,从过来起就没有说话的关敏终于爆发了,黑着脸连连怼着顾时年。

    “顾连长,云裳是我们文工团的人,你把人带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这咋只几个小时就折腾到医院了!云裳到底得了什么病!”你到底对我们文工团的小姑娘干了什么!?

    最后一句话关敏没说,可顾时年却听懂关敏的未尽之意。

    不过他这会儿没心思跟关敏打嘴仗,侧头看着病房里的云裳,开口道,“阿裳的情况我跟家里人说了,林团长昨天上的火车,明天晚上应该能赶过来,有什么事情等林团长过来再说吧。”

    知道顾时年通知云裳家里人了,关敏紧绷的心倒是放松了些,也不再为难顾时年,找医生问了几句云裳的情况,没有问出什么结果后,这才唉声叹气的回去了。

    留在楼道里的吴湘和温成杰几人也没有进去打扰云裳,就隔着门上的玻璃看了半天,等到训练时间快到了,几人才急匆匆离开了医院。

    温成杰临走之前还拍了拍顾时年的肩膀,指了指他满是胡茬的下巴,还有熬得通红的眼睛道,“记得抽空睡一会儿,别等云裳醒了,你自个儿反倒躺下了。”

    顾时年冲对方点点头,转身回了病房,把饭盒丢在一边,捧着杯子,用棉签一点一点的给云裳润着唇。

    云裳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好,意识在那片无边的血色中来回游荡,却怎么样也找不到出口。

    直到她在一片死寂中听到顾时年的声音,眼前才出现了一道光,如冬雪消融般,驱散了身侧无所不在的血腥粘腻感。

    看到云裳薄薄的眼睑在轻轻颤动,顾时年屏住了呼吸,退到让云裳感觉安全的位置,克制着内心各种复杂激荡的情绪,再次喊了云裳一声。

    云裳缓缓睁开眼,视线木木的盯着发黄的屋顶看了半天,最后才落在几乎不敢呼吸的顾时年身上。

    此时的顾时年形象绝对算不上好,一向笔挺整洁的军装皱成了梅干菜,面色灰败,两眼熬得通红,下巴更是胡子拉碴,憔悴的不成样子。

    此时他绷紧了身子,直挺挺站在距离云裳最远的地方,看到云裳看过来,他握着杯子的指尖都在轻轻打着颤儿。

    “阿裳……”顾时年放下杯子,试探着靠近云裳,“肚子饿不饿,我让医院大师傅给你炖了粥……”

    随着顾时年的靠近,云裳身体猛地绷紧,她抿紧了毫无血色的唇,攥紧白得几近透明,能看出青色血管的小拳头,定定的看着顾时年,眼神里还带着难掩的仓皇惊惧,还有一抹难以察觉的疏离。

    感觉到云裳情绪上的变化,顾时年胸口像是被人狠狠捶了一拳,有一瞬间几乎疼的完全喘不上气。

    不过疼痛过后,顾时年心里又掀起欢喜的巨浪。

    阿裳知道讨厌他,知道怪他,这说明她的意识是完全清醒的。内心的怒火有了发泄的途径,这也说明她不再把自己封闭起来了。

    顾时年呆立在原地不敢动弹,两眼克制而隐忍的看着云裳,心里充满既高兴又悲伤的矛盾情绪。

    云裳熬过了这一关,不会再因为这件事受刺激,再不会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敢见人,他应该替云裳感到高兴。

    可云裳在挺过这一关的同时,她的心里还是对他起了隔阂。他不再是她全身心信赖的亲人和爱人,而是骗了她十几年,害死她家人的凶手的儿子。

    不可否认,即便那个男人当初也对他起了杀心,可他身上依然流着那个男人的血。这种血缘关系,将是横在他和云裳之间的一根尖刺,他无法抹去,也无法理直气壮的说出让云裳原谅他的话。

    床上的女孩孱弱的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可对于此刻的顾时年来说,她却如此强大,强大到掌握他的命运。

    他以后的生活是天堂还是地狱,全在她的一念之间。

    病房里一时间沉寂了下来,两人都不说话,只余一轻一重两道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时年动了动略显僵硬的腿,扯了扯着唇角,试探着道,“阿裳,让二哥抱抱你好不好?”

    云裳搭在床边的指尖轻轻一颤,又马上缩了回去,掩去自己想抬胳膊的冲动,默默的看向窗外。

    事情的真相如此残酷,她如何透过三条人命拥抱顾时年?

    即便顾时年也是受害者,即便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应该迁怒顾时年,可是眼前一直闪烁着父母亲人的鲜血,再想到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的被骗了十几年,她再也无法再像以前一样亲近他。

    至少,她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

章节目录

重生六零好时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阿0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0瑟并收藏重生六零好时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