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来是没有办法了?难不成我等真要殒身在此处不成?”轩辕昂哭丧着脸,哀嚎道:“我的紫衣啊,为夫的回不去了!”

    轩辕昂这一声哀嚎,让得陆天羽忍不住笑出声来,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道:“行了,别嚎了,我想办法了!”

    “什么办法!”轩辕昂顿时停止哀嚎扭头看向陆天羽,其他人也眼巴巴的看过来。

    “这个办法不一定管用,尽力一试吧!齐姑娘,可否把你的那颗火炽石交给我!”陆天羽看着齐心询问道。

    陆天羽要,齐心自然不会推辞,更何况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当即把那枚火炽石拿出来。

    让陆天羽意外的是,这块火炽石尽管和他那枚火炽石外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分别,但拿在就能感受到,齐心的火炽石火焰浓郁程度远不及陆天羽火炽石的浓郁程度。

    这让陆天羽有些失望,但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了,他把两颗火炽石拿在手中,随后另一只手一抛,一辆战车“唰”的变大,漂浮在虚空当中。

    与先前陆天羽跑出的虎头战车不同的是,这辆战车通体火红,头部雕刻的则是一只青鸟。

    正是陆天羽和岳老一同抢来的青鸟战车。

    “上车!”陆天羽吩咐一声,众人齐齐跳上战车,而后陆天羽把两枚火炽石向空中一抛——齐心的那枚落到齐心的口中,陆天羽的那枚则漂浮在战车前。

    随后,陆天羽又是一挥手,一道真灵火焰打在两枚火炽石上。

    霎时“腾”的一声,火焰升腾,让得整个战车也像是燃烧着的火焰一般。

    “我也不知道这个方法管不管用,但们现在已经退无可退,只能拼命搏一搏了!”陆天羽说着,当即催动青鸟战车向着虚空那不断降落火焰的溶洞飞去。

    青鸟真车乃是二阶战车,速度比虎王战车快的多的多,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便飞到了溶洞的边缘地带,与补天的九天玄女帝尊近在咫尺。

    下意识的陆天羽看了九天玄女帝尊一眼,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那九天玄女帝尊这时候也突然扭头看了过来,四目相对,陆天羽顿时心头大震:“玉岚?”

    只可惜,此时的青鸟战车已经飞进了溶洞中,一阵光芒闪现,陆天羽等人再次出现在了密林处,也就是天荒大峡谷附近。

    “呼,好险啊,终于出来了!”轩辕昂从战车上跳下来舒爽的喘了口气,随后他想起先前的一幕,看向陆天羽道:“陆兄,你认识那九天玄女帝尊不成?我刚才听到你喊她名字了!”

    “不认识!”陆天羽摇了摇头,“那不是她的名字,是我一位……道侣的名字。她们两人为什么会长的如此相像呢?”

    陆天羽一脸的疑惑之色,他刚才清楚的看到了九天玄女帝尊的容貌,除了气质以外,其他地方都和古圣废墟的玉岚圣女长得一模一样。

    陆天羽知道九天玄女帝尊不是玉岚圣女,但总觉得她们有些相像之处。

    不是容貌,是容貌之外的,那种感觉陆天羽也说不清。

    “难道是轮回?”陆天羽皱了皱眉头,三界有轮回,上古也有轮回,但古圣废墟没有轮回才对,况且,帝尊殒身后,还能轮回吗?

    陆天羽疑惑不解,那边的齐心和韩芯两人听到陆天羽的话,都是呆立了一下,而后齐齐发出震惊之声道:“你已经有道侣了?”

    一旁的齐天同苦笑了一声,他就知道迟早会这样。

    他看得出来齐心对陆天羽的感觉,故而先前接连几次想撮合两人,但同样的他也知道陆天羽是有道理的,否则陆天羽早就接受姬月了。

    按理说,修士的道理并没有规定只能有一个,但以齐心的性格,怕是不会接受陆天羽有除她之外的道侣,当然,陆天羽接不接受齐心,还尚可未知呢。

    毕竟,陆天羽到现在都没有接受姬月。

    果然,就听陆天羽似乎没有注意到齐心的反应似的,淡淡道:“不错,我已经有道侣了!”

    “是那位姬月姐姐吗?”齐心问道,有些失魂落魄。

    “不是,我的道侣另有其人!”陆天羽道。

    齐心的脸色此时已经完全呆了下来,她确实喜欢陆天羽,想与他结成道侣——她早就发过誓,若有人能和她对赌,接连取胜三次后,她便嫁与那人做道侣。

    在齐家的时候,齐天同、齐胜海等人之所以让陆天羽在第三次比试的时候,不要防水,便是因为他们知道齐心发过的这个誓言。

    尽管第三场,因为齐心的缘故,陆天羽在关键时刻收了功夫,但他依旧是获胜了。

    这一点,齐心自己心里也清楚!

    抛开了对陆天羽的偏见之后,齐心发现陆天羽确实不错,便慢慢的把自己的心放到陆天羽身上,现在听到陆天羽竟然有了道侣,她顿时如遭雷劈一般愣在了当场。

    有心想要质问陆天羽却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理由质问。

    毕竟,陆天羽从来都只是把她当普通朋友对待,并没有对她有任何隐瞒……

    陆天羽本想再说几句重话,让齐心放弃对自己的念头的,但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道:“齐前辈、齐兄,我先进密林了!”说完,他便踏步往密林走去。

    轩辕昂摇了摇头,扫了同样呆滞的韩芯一眼道:“你怎么也傻了?还不跟上!”

    说着,他下意识的用手去拦住韩芯的肩膀,不想韩芯却像被打了一巴掌似的,下意识的跳到一旁,红着脸道:“你干什么?”

    轩辕昂见状,顿觉奇怪,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韩芯一眼,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色,片刻后,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张着嘴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

    “不许说!”韩芯知道轩辕昂要说什么,连忙上前指着他呵斥道。

    “好,好,好,我不说,不说,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肯替你保密!”轩辕昂奸诈的笑道,韩芯无奈道:“什么事!”

    “现在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

    “那你也要答应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你自己想!”

    “我明白了!”

    “那你肯不肯帮忙?”

    “考虑考虑……”

    轩辕昂和韩芯嘀嘀咕咕的往密林中走去。

    留下了齐天同和齐通两人对视一眼,皆是叹了口气,他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心儿,在想什么?”踌躇了片刻,齐天同最终走上前开口道。

    “大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有道侣的事?”齐心抬起头质问道。

    齐天同倒也没有隐瞒,点着头道:“不错,大哥确实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他在大比上连赢我三次,你明知道我已经发过誓,谁若是赢我三次,我就要嫁给那人做道侣的。你明知道他有道侣,还让他赢我三次,是不是想故意看我笑话!”

    齐心越想越气,越说越觉得离谱,不禁连齐天同也记恨上了。

    齐天同哭笑不得,连忙拦住她道:“停停停,你胡说什么呢?这跟大哥有什么关系呢?是你非要和人家比的!再说了,陆天羽第三场并没有赢啊!”

    “老夫也听说了,那小子中途收功,不算他赢!”齐通在一旁说了一句。

    “那,那是因为我耍诈,他才收功的,如果我不耍诈的话,他就已经获胜了。”齐心期期艾艾的说道。

    “哦,照你这么说的话,那陆天羽确确实实赢了你三场?”齐天同“恍然”道。

    “当然!”齐心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随后就意识到了不对劲,恨恨的看着齐天同。

    齐天同笑了笑,没有理会这丫头的表情道:“这样的话,那该怎么办呢?陆天羽确实赢了你,而你又确实立下誓言,不能违背,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我哪儿知道,这不是问你吗?”齐心低着头道,“如果换做大哥你的话,你会怎么办?”

    “化作我啊?我肯定不会因为这么点儿事就放弃啊!我辈修士,道侣并非只能有一个。再说了,我也不比其他人差啊!”齐天同哼哼道。

    这时,齐通走过来拍着齐心的肩膀道:“丫头,如果你真喜欢他,为师一定支持你。反正你迟早也是要嫁人的,语气嫁给一个你不喜欢的,还不如嫁给一个你喜欢的。陆天羽此子与你大哥是好友,又救过我等的性命,心性为人自然不用多说!”

    齐通现在对陆天羽是推崇备至,当然希望自己的徒弟能和陆天羽成就道侣之好。

    “如果你担心家里的话,大可不必,二叔那天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他对陆兄也颇为看好!现在就看你的了。”齐天同笑道。

    “看我什么?”齐心明知故问道。

    “看你愿不愿意咯!也不对,或许陆兄看不上我这位傻妹妹呢!”齐天同玩笑道,顿时引得齐心一阵追打。

    “好了,我等赶紧过去吧,别让陆小子等急了。心儿,为师的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怎么走,为师都支持你!”齐通说道。

    齐心点了点头,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

    而此时,陆天羽已经找到了壁画的所在,依旧是五幅壁画。

    第一幅壁画上有一魁梧大汉,从深山中走出来。

    第二幅画,滔滔洪水从天而降,淹没了大半陆地,陆地上的修士尽皆被淹,死伤无数!

    第三幅壁画,魁梧大汉上山下海,最后找到一个小木盒。

    第四幅图便是魁梧大汉拿着木盒收水的场景,与上一幅不同的是,这小木盒此时竟然变的犹如天际那么大,收尽了半个大陆的水,却依然没有填满。

章节目录

洪荒祖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新闻工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新闻工作者并收藏洪荒祖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