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木市远坂家宅邸庄园这里发生的战斗开始得很突然,谁也没有想到时钟塔的魔术师们会在清晨的时候发动突袭,可以说,他们的行动在开始的时候非常地顺利,打了远坂时臣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更加滑稽的是,这场战斗,结束得也很是突然,在不到十多分钟的时间里,就已经完全停息下来了,除了那满天的火光和仍旧冉冉升起的浓烟以及灰烬之外,时钟塔的人什么都没有得到。

    从战斗开始到猝然结束,这场由时钟塔魔术协会酝酿了两天紧急发动的,可以说是在一百年来最大规模和最豪华阵容的封印指定以及制裁的行动,就这样以入侵者全军覆没这种没有任何人意料得到的结局而宣告惨淡结束......

    此役,时钟塔魔术协会一共阵亡一百零五名在编的魔术师、执行者以及魔术教授等比较擅长于战斗的魔术师,并让他们在这最强大的武力组合败亡的瞬间就宣告了他们这次针对远坂家的行动和计划的彻底破产。

    因为,时钟塔再也凑不出这么多的外勤魔术师或者执行者了,而那个原本可以说是时钟塔对外武力威慑兼安保部门的封印指定局,更是仅仅只剩下了三两人……这么惨重的损失,没有三五十年的时间,他们是肯定恢复不了的!

    毕竟,大部分魔术师都可以说是学院派的,他们的魔术并不怎么适合于战斗。

    事实上,绝大多数的魔术其实都不适合战斗,而武斗派的魔术师更是相当稀少,而由于学习魔术道路上本身就充满了死亡,使用魔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严重的恶果,因此,那些自认为高人一等,只追求魔术真理的魔术师们,极少有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到危险的战斗研究中的,而那些数量极少,专注于战斗的魔术使反倒被他们认为是异端且不受待见?

    所以,可以说,死在远坂宅邸这里的一百多名倾向于战斗的魔术师,对时钟塔的模式协会来说,就真的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至于时钟塔的魔术协会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目前还暂时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从现在开始,神秘的魔术界将对这个地球的普通人再无一丝一毫的神秘!

    可以说,在时钟塔的自己作死之下,在短短两天的时间之内,两次关于神秘事物的超级大新闻,就已经足够让他们将自己与普通人隔绝起来的那层神秘面纱狠狠地啦扯了下来,让魔术师们彻底赤裸裸地暴露在了世人的眼中。

    这个残酷的事情对于魔术师们来说到底有什么影响还不得而知,但是在冬木市这里,对那些闻讯赶来这个城市的全世界各国的新闻工作者以及冒险家或者是探秘者们来说,今天,将会是全世界新闻界的又一次狂欢盛宴!

    虽然,战斗画面除了那个冬木市电视台的新闻直升机侥幸拍摄到,并直播到那最后的那些数百只火红色怪物从蓝色的奇怪‘门’里冲出来,并和那些施法者们最后混战在一起的场面之外,其他人并没有能亲眼看到任何的战斗场面,但是,目前单单是在远坂宅邸里面,那些分散着的那数百只巨大的蛇形怪物就足够让他们感到兴奋的了!

    大火、浓烟、战斗、神秘的魔法师和神话中的怪物,还有什么是比这些更能让他们浪费胶卷的事情吗?

    所以,在自卫队、警察和消防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那些不要命的‘观光客’们,就已经将这个远坂家区域周围给死死地围堵了起来,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拍摄的画面,使劲地抓拍着那些在火光中行动自如的恐怖红色蛇形怪物。

    ……

    小安妮没有去管在外围使劲拍照、摄像以及对火妖们指指点点的那些普通人,因为大火的原因,他们显然并不敢冲进来,也根本就拍不到还在更里面的她们!所以,在仍旧炽烈的火光和冲天浓烟之中,当安妮看到坏蛋们全部都被自己的火妖侍卫给烧掉处决之后,才转过头来,饶有兴致地看着正挤在一起的远坂葵、远坂樱和远坂凛母女三人。

    “嘿!”

    “怎么了,你们也觉得杀掉他们是很残忍的事情,对吗?”

    想了想,安妮就撇撇嘴,并有些玩味地看向了那个远坂葵身边被吓得瘫坐在地上的远坂凛以及还有些怯怯地看向这边的远坂樱。

    其实吧,安妮自己也是不喜欢打打杀杀的这种一点都不好玩的事情的,她可是从来都很爱好和平的,就只想自己能够自由自在地愉快玩耍而已,真的就只是这样。

    只不过呢,有些坏蛋就总是见不得别人好!

    他们总以为,他们自己总可以凌驾于别人之上并可以随意地去支配别人的所有?所以啊,对付这种自以为有武力有权力的坏家伙,除了用更加暴力的手段去狠狠地击败他们并烧掉之外,就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就比如,那个时钟塔魔术协会,如果安妮这次不这样做,不一次性彻底打痛他们的话,那下一次,他们那些坏家伙就肯定还会再来的!

    “……”

    听到这个仅仅比自己大了一两岁的安妮小老师问这种事情,瘫坐在地上的凛就先愣愣地点点头,然后她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又开始使劲地摇摇头。

    她现在很矛盾,她觉得,那些坏人该打,但是,同时又觉得这个安妮小老师的做法,或者说是对方手下的那些怪物们有点太残忍了……

    “我给你们说啊,如果我今天不让它们这样做的话,等下次,他们那些坏人就还会来的!到时候,万一我不在这里的话,那你们就真的完蛋了的!”

    对付那些坏蛋,安妮自己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到底该怎么去做的衡量标准。

    而且,经历过那么多的世界,无论是坏蛋人类、邪恶的恶魔、臭臭的亡灵或者是其它的生物以及怪物,被安妮放火烧掉的那是多了去了!因此,今天的事情,她就压根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在她看来,只要凭着自己的喜好或者本心去做就可以了,她并没有觉得自己今天做错了什么,这就足够了的。

    至于自己做的事情到底是对是错,那她才不想去管呢!

    因为啊,安妮女王大人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无比正确的,错的就只永远是那些坏蛋!而既然是正确的,那就完全不用心里过意不去,照样睡得好,吃嘛嘛香!

    (???)?

    “……”

    “可是……他们已经投降了,那样全杀掉他们的话,会不会……”

    凛颤抖着说到一半就不敢说下去了,她想起了刚刚那些人的惨叫声,想起了那些在怪物们的火焰和刀刃下惨死的那些魔术师们,他们明明就已经认输投降了的,可是那些怪物仍旧没有放过他们,这就很像电视里演的那种反派什么的,总之就是很不好!

    她就只觉得,这种事情,真的是太残忍了一点。

    还有就是,这个安妮小姐姐,这个她们的新老师刚才真的是太可怕了……而更可怕的是:对方还能召唤出那些就如同恶魔一样的凶残怪物?这样一来,那就更像是一个大反派了啊!

    总之,凛就是觉得那样胡乱去杀人很不对!

    “好吧……”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在周边,在那些房子里的人,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全都死光了,好几百人呢,就全是那些魔术师们干的!”

    如果是换了别人的话,安妮才不会去解释这么多呢!

    别说她并没有滥杀无辜,哪怕她就真的去滥杀无辜,坏蛋们又能拿她怎么样?她才不怕别人骂她,也更不怕坏蛋来找麻烦!

    再说了,刚刚那些坏蛋魔术师,一下子就屠杀完了所有不幸被囊括进结界内的普通人,大人小孩都有……而犯下这种恶行的人,她并不觉得烧掉对方有什么不对的!

    总之,她已经算是看出来了,那些魔术师以及那个时钟塔,就都不是什么好人!

    “啊!!”

    “全、全死掉了……是真的吗?!”

    “!!”

    听到安妮这么说,刚刚还觉得那些怪物们有点太残忍的母女三人,马上就惊呼出声,然后赶紧转头向远坂宅四周的房屋看去。

    只不过,她们现在是看不到外边的情况的,毕竟,远坂宅可是有着围墙的,再加上那些火光和浓烟之下,最多,她们就只能隐约看到远处那些沉浸在烟雾之中的民宅而已。

    那些人……可是有不少都是她们相熟的人家,平时也常有往来,甚至还有不少小孩子还是樱和凛俩人的小伙伴……难道,他们就全糟了那些坏蛋们的毒手了?

    “那当然是真的!”

    “我的弟兄们刚刚就给我报告了,那些房子里全都是血,它们只是在外面看了几眼,发现里面的人,无论是老的还是小的就全死光了,一个活口都没剩的!”

    这时,那只浑身火红,像蛇一样的火妖侍卫统领就凑了过来,给两个似乎是女王陛下朋友的小女孩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之后,才解释着说道。

    然而可惜的是,母女三人很快就吓得躲到了安妮的身后,毕竟,地球这里显然不是艾泽拉斯的洛丹伦那边,地球人类对于它们这种怪物还是很不待见的。

    所以,哪怕它也有着通晓语言可以和地球人进行正常交流,也仍旧把两个小女孩包括她们的那个母亲给吓得够呛。

    “抱歉,女王陛下您别生气,我不是好心想帮你解释两句的吗?”

    看到自家的女王朝着自己狠狠地瞪了过来,火妖侍卫统领就赶紧一缩脑袋,讪讪地陪笑着并慢慢后退了回去。

    它刚刚就真的只是出于好心而已,可谁知道这些人类的胆子那么小的?想起来地话,在艾泽拉斯的东部王国那边,那些人类的小屁孩,那些小家伙们甚至还敢逮着那些更加狰狞凶恶的熔岩犬来在它们的身上烤蚂蚱或者烤蜘蛛腿的呢,也没见人家害怕它们火元素!

    “所以,凛还有樱妹妹,你们可要记住了,不管你们愿不愿意,这就是力量的本质!我们尽量不要用自己的魔法去欺负别人,但是,也绝对不能让别人给随便欺负了!”

    “对付坏人,你们就是要比他们更坏更狠!”

    先是恶狠狠地瞪着两个已经缩到自己母亲大人身边的两个小家伙一眼,吓得她们又有点瑟瑟发抖起来之后,安妮才突然就笑了起来,并给对方扮了个大大的鬼脸。

    果然,吓唬小孩子什么的就是好玩,她们一定就已经当真了吧?

    其实,刚刚安妮自己说的话,她自己都没有放在心上,她就是喜欢为所欲为,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无论是杀人放火还是顺手拯救世界,或者是搞事什么的,反正,只要她觉得自己没有做错,那她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呢!

    在小安妮看来,眼睛和脑子都长在别人的头上,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又关自己什么事情?无论那些人怎么评论自己,又不能给自己好吃的、好喝的、或者好玩的,那她为什么要去理会他们呢?

    没错,她安妮女王大人就是这么地自信,就是这么地膨胀,有本事,让那些时钟塔魔术协会的人再来打她啊?到时候,甭管对方是来一千人还是一万人,她就总能轻而易举地喊来比对方多上好几倍的人手,然后再去围殴他们!

    “那个……安妮小姐姐,我们的时臣爸爸呢?”

    (???︿???)

    也不管两个小家伙怎么想,当小安妮正准备转身就想去处理那些火妖的善后事情时,在这个时候,缓过劲来的远坂樱就再次开口并怯怯地问了一句。

    对于烧坏蛋什么的,其实樱早就看到过很多次了的,就是那个叫做间桐脏砚的怪爷爷,对方就被安妮小姐姐和那只小熊提伯斯给烧过,所以,对于烧坏人的这件事情,樱并不是太放在心上,她只是刚刚被那些怪物砍人时的凶残模样给吓到了而已。

    “对啊!我们的父亲大人呢,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凛刚刚似乎听到是那个坏人说过,她的时臣父亲大人似乎是被放逐了?她不太懂这个‘放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许,是和被人抓走一个道理?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必须救回来才行!

    而现在,既然这里有那些看起来很厉害很厉害的蛇一样的怪物,那就只能再次麻烦它们了,想必……那些怪物叔叔们肯定就不会介意继续帮点忙的吧?

    “……”

    远坂葵并没有直接开口询问,只不过,从她紧紧抓着抱住自己大腿的两个女儿以及她自己脸上的那种迫切的表情来看,她似乎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

    只不过,她从刚刚那些怪物逼供时的只言片语中就可以听得出来一点点眉目,那就是:她的丈夫远坂时臣,应该就仅仅只是失踪了而已,而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放心吧,他可能还没死呢!”

    “只不过啊……他好像是被一个坏蛋给放逐掉了?就是被刚刚的一个戴着绿帽子的怪家伙用魔法给丢到另外的一个世界里了,然后啊,那个坏蛋又不小心被我家的笨蛋小熊给烧掉了!”

    “所以呢…….连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被丢到哪里去了,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

    对于那个叫做远坂时臣的家伙,安妮就并不是太在意,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对方不讨她的喜欢,相反还有一点点的讨厌?所以,没了就没了呗,似乎也有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总之,这一切都是小熊的错!

    (怪我咯……)

    (● ̄(?) ̄●)

    (提伯斯表示,在刚才,明明就是它的这个小主子将自己丢出去,并扬言要自己咬死那个戴着绿色绅士帽的坏蛋的……然后,向来都是恪尽职守,惟命是从的它,就一爪子干脆利落地干掉了对方!可现在倒好,怎么反倒怪起它来了?这个世界,到底还有没有道理能讲了?)

    “嘛!这种小事你们不用太在意!反正啊,一般的放逐术都是直接驱逐生物到异位面而已,他肯定是不会死掉的!”

    看到这母女三人那期盼且不依不挠的眼神,安妮就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了这么一句。因为,那个远坂时臣的事情很麻烦,她真的不想去管。

    “那父亲大人他……他到底能什么时候回来?!”

    显然,小大人一般的远坂凛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怎么满意!

    所以啊,她就那么仍旧直愣愣地注视着她自己小老师的双眼,希望对方能够给予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管怎么说,对她们母女三人来说,远坂时臣父亲大人可是很重要的一个存在,怎么可以凭一两句听不懂的话就让她们不再去追问?

    “你别问我,这事情我也不知道!”

    “反正,他就是被那个坏蛋给放逐到另外的世界里去了,也许是平行世界的地球位面,也许是其它的世界,但反正,我是肯定找不到的!”

    “也许,他永远都是回不来了吧?”

    说真的,连安妮自己都不知道对方到底被放逐到什么地方去了,又要她怎么去找?

    可以这么说,不同维度的平行世界,那就真的可以是有无数个!只要稍稍有一点点的维度差,那就是一个全新的平行世界!反正,这种事情可是最最最麻烦的了,所以,安妮自己一般都不会去平行的世界里玩耍,因为那些相似或者类似的世界一点都不好玩!

    上一次,她不小心跑到了瓦罗兰世界的平行时空,结果那里有一个笨蛋‘安妮’和一个叫做黛西的妹妹,还有一个后妈和不会魔法的格雷戈里,这让安妮怎么去面对他们?

    这就比如1到2之间的数字区间,那些小数可就是有着无限的可能和无限的数量……像这么大的工作量,哪怕是擅长这些事情的神灵或者超厉害的量子计算机,那都是排查计算不出来的!总之,要找到那个叫做远坂时臣的家伙,那也许就只能靠运气而已。

    这事情,就像某个坏蛋老师让安妮写出1和2之间的所有小数一样,那就是个永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换个人敢让她这么去做的话,她早就一个火球朝着对方的脸上糊上去了!

    反正啊,那种连安妮自己想想都能感觉到无比绝望的事情,她是不可能会去做的,除非……是让那个被提伯斯连灵魂都烧掉的坏家伙重新活过来,要不然,谁又知道那个远坂时臣到底会被对方给流放到哪里去了?

    所以,总结之后安妮就得出结论:那个叫做远坂时臣的坏蛋,对方很可能就永远都回不来了,这辈子都回不来咯,他就只能在平行世界或者异位面里继续生存下去,反正这又不是什么坏事!

    至少,去到了新的世界里,他就不会再被时钟塔的坏蛋们追杀了,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女儿们,还可以一个人自由自在并愉快地到处玩耍,不是吗?

    “……”

    “呜……”

    (;へ:)(;д;)

    这种说法,显然是不能让樱和凛两个小家伙满意的,所以,在安妮才刚说完的时候,对方的眼眶里就不由得瞬间充满了泪水,马上就要溢出来了。

    “安妮……”

    “难道,就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如果可以的话,那就请拜托你帮帮我们,稍微尝试一下,帮我们把时臣给找回来吧?”

    虽然呢,自己和这个小女孩也不太熟悉,对魔术和魔法的事情就更没有多少了解,但是,远坂葵似乎刚刚也听明白了一些,那就是:她的丈夫远坂时臣被敌人丢到了另外的世界里,很可能就不会在这个地球上?

    因此,她就哀求一般对着这个似乎很厉害的小女孩深深地鞠了一躬,希望对方能够看在自己的两个女儿的份上,能够尽力去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将自己的丈夫给顺利救回来?

    要不然,在现在远坂家变成这样的情况下,在还树立了时钟塔那个大敌的情况下,就她一个人外加两个女儿的话,她们要怎么才能活下去?

    她简直不敢想象,在没有了家里一家之主的丈夫之后,她们到底该怎么办?!

    “没用的……”

    摇摇头,安妮还是狠下心直接转身,不再去看那两个马上就要哭出来的小家伙和那个正在对自己殷勤鞠躬并恳求着的葵阿姨。

    不是她不想帮,而是真的没办法的,这个事情,说出来她们也不懂。

    “凛,等你以后自己将奥术学到高阶法师以上的水平后,你自己就知道为什么了。”

    “这个事情,我帮不了你们,我是真的就没办法……”

    将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熊给变回玩具并抓在手里之后,安妮就摇摇头往远处火妖们的方向走去。说真的,这真不是她自己不想去帮,而是没法帮!无穷个平行世界,你让她怎么去找?

    哪怕累死她,也都是找不到的,她才不会那么蠢浪费自己的玩耍时间去做那种没有用的事情咧!

    “是不是在以后,我学会奥术后就可以将父亲大人接回来?!”

    这时,凛就突然挣脱了自己母亲的手,有点生气地上前两步,并大声地问道。

    “不知道,也许吧……”

    小安妮现在不想打击后边那个正在哭鼻子的家伙,反正,以后她们肯定就会明白的。她安妮女王大人也并不是就无所不能的,对于这个事情,她真的爱莫能助,就只能举手投降并认怂服输。

    \(--)/

    说真的,这个世界上能让安妮认怂的事情已经不多了,而这就是其中一件!

    “哼!那我以后就一定会努力去学的!到那时,我就一定就可以自己将父亲大人给接回来!”

    虽然,自己的心下还是很难过,但是,在知道自己的远坂时臣父亲大人就只是坏蛋丢到不能回来的奇怪地方之后,凛就勉强压下了一点点泪水,并大声地对那个不肯帮忙的小气家伙喊了两句。

    总之,从明天开始,她一定要努力学习,争取早点达到对方说的那种高阶法师?

    “……”

    安妮没有多说什么,就只是朝身后摆摆手,不置可否地大跨步往自己的手下火妖侍卫那边快步走去。

    她觉得吧,只要等到那个凛成就高阶或者大法师的话,对方自己就会明白,从平行位面里找人,那是一个多么让人感到绝望的事情……而没有天赋的话,通往任何一个平行位面就是很难很难的!而想要在无限个平行位面里找一个大活人,那就更加难了,可能,就相当于在无垠的宇宙里找到一根丢出去的苹果?

    而在以前,安妮自己找到回家的路,也不过是因为自己和家人之间有着冥冥之中的联系,然后再借助空间宝石的帮助,才最终碰巧找到自己回家的路而已!可是现在,那个远坂时臣,对方和自己又没有什么联系,自己也不喜欢对方,又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

    看到自家的女王陛下朝着它们这边走过来,正无趣地在火焰以及灰烬堆里逡巡聊天着的火妖们,就赶紧站直了身体并举起各自的武器行礼着,丝毫不敢怠慢眼前这个正蹭蹭蹭地穿着拖鞋踏着火焰走过来的小女孩。

    说实话,没有任何人比它们这些火妖能更清楚,它们这位火焰女王陛下的可怕之处!刚刚那些战五渣人类,其实都不够它们的这个女王陛下一把火烧的,而她之所以不那么去做,其实就只是懒而已吧?

    对于它们的这位女王陛下不想干活,不想管事,也不想打架的事情,在艾泽拉斯好多年前的时候,它们就早有体会了的!据说,在联军准备围攻入侵艾泽拉斯世界的恶魔,准备围攻那个基尔加丹的时候,还差点就找不到人?

    到后面那就更别提了……

    要不是那些熊猫人的使节转告它们的话,恐怕整个火焰联盟都不知道它们的那位不靠谱的萌主大人,竟然会跑去无尽之海南边的潘达利亚大陆,并在拯救了熊猫人之后,就那么赖在一个叫做半山集市的地方吃吃喝喝不走了?

    “女王大人,您看看,这趟任务,小的们干得漂亮吧?现在您说说,还让我们去砍谁?!”

    “只要您发话,小的保证那些敌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在火元素们的眼里,它们的女王陛下就是天,就是地,就是它们的一切!

    所以,只要有命令下达,甭管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要它们的女王陛下需要,只要指明敌人所处的位置,它们就可以马上抽出各自战刃,直接去砍他丫的!哪怕是要去杀人放火,它们也绝对不会含糊半句!

    “……”

    然而,小安妮并没有说话,她只是稍稍瞥了这个谄媚的皇家侍卫统领一眼,然后就直接拿出一块空间宝石并顺利地打开了一个大大的传送门。

    “女王大人,您这是……?”

    看了看传送门的里边的熟悉场景,这只火妖侍卫统领就惊讶地发现,那似乎……仍旧是它们位于洛丹伦大陆那个火焰之城的的女王宫殿?

    所以,下意识地,它的心下一咯噔,有了某种很不好的预感。

    “你们所有的火妖,马上回去!”

    指着传送门的里面,看着对面那些人类和火元素们指指点点地看着它们,安妮就面无表情地说着道。

    因为,这里不是艾泽拉斯世界,也不是她的地盘,所以安妮就觉得,放任这些火妖们待在地球这里的话,肯定就会惹出乱子的,而现在既然已经不需要它们了,那就让它们赶紧先滚蛋!

    再就是,现在她感到有点累了……

    认真想想的话,她连续三天没有能在早上睡个好觉,而刚刚又早起和敌人打了一场,再加上现在还没有洗漱,也没有吃早饭……所以啊,她不想和这些家伙们废话!既然利用完了,那就直接踢回去就行了,谅它们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不管怎么说,她是来这个世界就是来玩耍的,而不是来这里打地盘的,才不需要那么多的人跟在身边呢!而且,这些家伙还要管饭,实在是太麻烦了!

    “不要啊,伟大的女王陛下……”

    “小的们这么多年来为您立过功,还在艾泽拉斯世界流过血,刚刚还给您砍过人,您不能就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忠诚的仆人啊!”

    听到自家的女王竟然想在这个时候就过河拆桥赶自己这些火妖们回去,火妖皇家侍卫统领一个激灵,赶紧就惨嚎着趴到地面上,并死死地抓着自家女王的鞋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在地面上蹭着,说什么都不肯放开。

    艾泽拉斯世界里的人类城市,它们这些火妖在轮换休假的时候就找玩腻味了,而现在,这里似乎不是艾泽拉斯世界,而很可能是自家女王陛下以前曾说过的别的世界,那么,既然它们碰上了,无论如何就肯定是要好好地玩上一番的!

    要不然,它们这次,岂不是就白白浪费了在这个异界旅游的大好机会?

    “……”

    安妮缩了缩退,没有能挣开,就只能黑着脸抓起提伯斯狠狠地砸了一堆对方那个满是犄角的大脑袋。

    这些家伙,怎么能这样子呢,竟然敢不听自己的命令了?!

    “可恶,快说,你这家伙到底想要怎样?”

    要不是看在对方才刚刚立下个小小功劳的份上,她可能早就一个火球砸下去惩戒一番了吧?这只火妖,竟然学坏了,连这种滚地耍赖的方法都能用得出来,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尊敬的女王陛下,弟兄们累了半天,好歹也让俺们在这个世界稍微玩上一阵子的吧?”

    “您放心,它们肯定不会惹事的,谁敢去惹事,俺一刀先劈了它!”

    这时,另一只似乎是皇家侍卫副统领的火妖头目,也谄笑着缩头缩脑地朝着这边凑了过来,并用着商量的语气小心地恳求着道。

    刚才,就是它们怂恿它们的统领准备给女王陛下说这件事情的,毕竟这个可是一个陌生而新奇的世界,它们真的想要在这里好好地玩上十天半个月的,要不然,再次被赶回去的话,去守那个空了好几年的女王宫殿又有个什么意思?

    再则,它们是女王陛下的皇家侍卫,女王陛下在哪里,它们就该待在哪里护卫着,哪怕帮不上忙也可以壮壮门面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回去了呢?

    “没错!女王陛下,好歹也让我们在这个世界吃几顿好的再回去吧?”

    “求您了,女王陛下,您可能不知道,在艾泽拉斯世界,我们过的很惨的,天天就是站岗,还每天只能吃那种没有味道的干饼……”

    火妖侍卫统领开始诉起苦来,虽然吧,它们被迫天天吃干饼其实是有原因的,但是呢,它们的女王陛下并不知情不是?

    而现在,既然被召唤到了新的世界,如果不能不好好的玩一圈,或者好好地吃一顿的话,回去之后,岂不是要让其它的火妖或者火元素们给笑死?所以,这只火妖侍卫统领心下决定了,无论如何,哪怕撒泼打滚,也都要在这个世界滞留一段时间!

    如果,到时候这里没有什么好玩好吃的,那到时再申请回去应该也不迟。

    再说了,谁知道像刚刚的那些敌人到底还会不会继续来袭?虽然,之前的那些家伙们就都是些战五渣,魔术中看不中用,个体实力也参差不齐,但是呢,像那种小杂鱼就交给它们这些女王的侍卫去处理就刚刚好,绝对不会轻易让他们再次惊扰到了它们的女王陛下!

    “……”

     ̄▽ ̄

    “算了,随便你们吧!”

    安妮的脸颊抽了抽,显然她已经知道,对方刚刚说的可能大都是一些借口,但是在想了想之后,她还是决定妥协,懒得去和它们这些混蛋们纠缠下去。

    然后,收起传送门的她,想了想,就摆弄了一下,并朝对方丢过去了一块制作过的空间宝石,那石头已经锚定了坐标,只要激活后就可以打开回去火焰之地的一次性传送门。

    她相信,对方应该会用得到的,哪怕不会用也拉倒!反正到时候啊,它们可以用死光了的方式,直接回到火焰之地去等待漫长的重生?

    “女王万岁!”

    “女王大人万岁!”

    “赞美您,女王陛下!!”

    很快,目的得逞之后,趴在地上的火妖统领就快速地撑起了自己身体,并和周围的火妖侍卫们一起,加入到了对安妮女王大人的歌功颂德之中。

    “……”

    哼!

    看着这群火妖兴高采烈的样子,安妮就心下冷哼一声,直接转头,然而,当她准备回去洗漱和吃东西的时候,却看到了后边的那栋原本还算漂亮的房子现在已经被大火烧到,原本那些躲在里面的仆人们,现在不得不从房子里冲了出来……

    “哎,真麻烦!”

    看到这种情况,安妮就无奈地撇了撇嘴。

    她知道,这个地方恐怕没法再住人了,必须要换个地方了!当然,恐怕还得带着后边那三个正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远坂葵、远坂樱和远坂凛母女三人?毕竟对方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小学徒,还是自己的小伙伴,总不能就丢在这里的,要不然,她们非得被那些时钟塔的坏蛋给抓走不可!

    虽然,她并不认为那些时钟塔的人短时间内还敢冒出来,但毕竟需要以防万一不是?

    当然了,那些远坂家的仆人也需要带走的……

    “喂!远坂阿姨,这里很快就要被烧没了,你们有什么好的地方去吗?”

    安妮重新回到了那个远坂葵的身边,她并不准备给这里灭火什么的,毕竟,都炸成这样了,还烧了起来,哪怕灭火也是没用了的,那还不如干脆换个地方!

    而如果,她们没有好的地方选择的话,那她就准备继续去那个酒店混上一阵子。

    “这个……”

    远坂葵揪心地转头看了后边那个满是火焰的宅邸,然后再看看周边的火势,她很快就明白,这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哪怕不烧起来,也是住不了人的了。

    “在西边的山里,有我们远坂家以前的一个亲戚艾德费尔特家的一栋洋馆,虽然没有远坂家的大,但是也不小……而且,哪里比较静谧,维护得还算不错……”

    很快,远坂葵就想到了一个好去处。至于她的娘家,她现在是肯定不敢回去的,因为那样的话,就只会拖累了他们,那是她所不愿意看到的!

    “那好吧,现在,让我们出发!”

    很快,安妮就用自己强大无比的精神力在西边远处的山里发现了一个没有人的三层小洋楼,应该就是远坂葵阿姨口中所说的亲戚家,所以,她直接就给自己以及母女三人外带那些仆人们锁定在了群体的传送法阵中。

    至于那些想要去撒野的火妖,她就没有多管。

    “不好!安妮姐姐,我们的魔法书还在房子里!”

    “对啊,我们的书!”

    “……”

    “反正又烧不坏,你们待会召唤它们不就行了?”

    下一秒,一群人开始在一阵蓝色的奥术传送光芒里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群无法无天的火妖皇家侍卫们。

    “……”

    “弟兄们,走,去这个世界的人类城市里吃大餐去,我请客!”

    看到自家地女王陛下走了之后,火妖侍卫统领就大方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老大威武!”

    “不愧是老大!!”

    “等等,老大,您带钱了吗?”

    “当然,老子现在有几万枚金币,够咱们潇洒好久的了!”

    “您怎么会有那么多钱的?”

    “因为……那是你们这个季度的俸禄!”

    “……”

    “……”

    “¥#@#¥¥%!”

    ……

    (小主人,它们会不会惹事啊?)

    (●`?(?)?′●)

    “那又关我什么事?!”

    反正,安妮知道的,这些火妖在人类世界里早呆习惯了,肯定不会胡乱伤人的,至于它们会不会捣乱或者惹出骚动,那是地球人应该担心的事情。

    ————————

    (づ ̄3 ̄)づ╭?~求票

    又有大概五六页来不及修改了,今天就这些吧,时间紧

章节目录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暗影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影熊并收藏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