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知道怎么用?”

    俞父放下手里的报纸,神色难明,似乎像是一在滚滚流淌不休的暗河,所有的情感都被其掩埋在他平静的脸上。

    无形之中,他的这副表情也是让俞宸母子两静心下来。

    每逢大事,需谨慎。

    这句话说的容易,可真正遇到大事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也就只有我自家的老爹了。”俞宸目带憧憬,注视着俞父,眼睛里都快要冒出星星??了。

    “嗯嗯嗯!”但转言听到俞父的问话,俞宸慌不迭的在连连点头。

    俞宸又不是第一次听说“主神空间邀请函”,至于怎么使用更是在幻想里不知道实验过多少次。

    而且那些卖直播的沙雕们就差没手把手的教导他们类似俞宸这样眼巴巴的看着的人究竟怎样使用邀请函了。

    虽然现在才是实操,但俞宸相信自己根本不可能失败的。

    左右使用邀请函就那一种套路,十几万人摸索出来的完美使用方法,它还能把自己扔到哪里去?

    “这样啊。”俞父像是在想想着什么难以忘怀的往事,眼睛里都是稍微的带了那么一点点的混浊。

    “咋了,老爸你这是想到是哪个好心人送给我邀请函了吗?”俞宸不以为意,依旧是在激动兴奋的不断翻着手中的邀请函,大有现在就使用的架势。

    不过俞宸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自己老爹俞钏不经意间和老母亲向雪琴的视线交汇,千言万语就是像变成了莫斯秘密一样,不知交流了多少。

    “咳咳咳,儿砸。”

    终于俞母微微咳嗽了两声,终于把俞宸正向外发散的意识又重新拉拢了回来。

    “这是你爸...我,是我给你准备的小礼物。里面是136点的主神游戏经验币,你知道该怎么用吧...”向雪琴有些无语的看了俞钏一眼,在又是白了他一下后,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写着一串账号名和密码的纸。

    “主神游戏”官服作保,安全质量有保证。

    涉及到“主神游戏”的信誉问题,这就是一条不能触及的死线!

    俞宸茫然间伸手接过这张纸,看着上面的一串串数字,陷入沉默。

    “主神游戏”开始了接近四个月,基本的情况也是被那群不知疲倦的作死的玩家们渐渐摸索清楚。

    如果把所有在“主神游戏”里被玩家们接触到的神物、奇物、器物排上一个排行榜,那么排在第一位的绝对是——“经验币”!

    众望所归,名副其实,无可反驳!

    有了经验币你就可以升级,有了经验币你就可以提升自己的技能,有了经验币你就可以在主神游戏里做一切你想要做的事情!

    甚至曾有玩家在主神官服里叫嚣,“若有无限多的经验币,那就算是一只肉猪,堆都能活生生的堆出一个二师兄出来!”

    而对于这样的叫嚣,虽然明帝国在第一时间组织人力水军把其言论给淹了,但出乎意料的,主神游戏的官服却并没有做出任何辩解的举动。

    ……就仿佛,这本身就一真理。

    “你如果不够强,不要紧,只要再投一枚经验币就好了”

    “你的问题很简单,只是你投入进的经验币不够多罢了。”

    “你和你生死对手的距离,也许仅仅是一枚微不足道的经验币……”

    “充钱,充钱,如果你不充钱,你怎么可能变强!”

    这些充斥在主神游戏官服里,形如沙雕般的言论,不知何时已然变成真实。

    而反过来也是一样。

    一个玩家如果身上没有一枚经验币,那么你即使能进到“主神游戏”,也是必将一事无成。

    就同是抱着水桶在河边,却生生渴死的倒霉蛋,没有人会同情你,有的只有活生生的嘲讽!

    主神游戏远比现实要公正,但它也远比现实更加的冷漠、残酷、恶劣!

    玩家与玩家之间,差一点,少一丝,那就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分!

    谁能先赢在起跑线上,那他以后的收获也必将形成如滚雪球一样的状态,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咳咳咳,扯远了。

    以上其实都是俞宸在论坛上做键盘侠的时候,被人安利了无数次的论调了。

    原本俞宸还以为那群家伙把“经验币”说的这么重要纯属胡说八道,但当他此刻一手“主神游戏邀请函”,一手区区一百多点的经验币时,双眼不知何时已经有些模糊了。

    他又不是三朝未满的孩童,也不是什么一心只愿意啃老,只会敲骨吸髓的牲畜。

    他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了凑出这一百多点的积分,自家究竟要付出什么代价。

    如果自己手上的“邀请函”不是谁送给自己的礼物,而是这两位偷偷摸摸的为自己准备的话……

    “好了,好了。雪琴啊,你也不要太给儿子那么大的压力了,看把儿子给吓的。所以,就这样吧。”

    啪的一声,俞父把手里的报纸给合上,直接敲在了俞宸的头上,顿时叫他一个激灵。

    “既然你会用了,那就先吃早饭吧。吃完饭,你该干嘛,干嘛。儿子,你也是一个成年人了,应该学着自己去打酱油了。所以,现在该吃饭吃饭,后面该作你自己的事,就作你自己的事。你以后变成什么样子我们管不到,只要不会再叫我和你妈替你操心就好啦!”

    俞父不知为何突然间一脸唏嘘,摇了摇手里的报纸,挥手间就是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点都没了之前那种挥斥方遒,指点江山般的激昂了。

    不过,注意力早已经被手里两样事物全部吸引住的俞宸,显然是没有在意自家老父亲突如其来的软弱。

    他随意的嗯嗯的两声,连早饭都不顾得上再吃上几口,就已经兴冲冲地重新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唉~~~”望着儿子离开的背影,长长的一声叹息,悄然间从俞父的口中吐出。

    而一直都是满脸笑容的俞母,也是同一时刻把满脸的笑容收起,不知不觉,她的脸上也是带上了几分难以言状的惶恐不安,以及是...回忆与愧疚。

    只见一张皱皱巴巴的纸被俞父从手心里摊开,接着又是小心的摆在了桌上。

    这是从那黑盒子里提前被这两位取出来的纸条。

    '幸好俞母有翻看儿子东西的小习惯,所以才能提前把这张纸给收起来,要不然这张纸如果被俞宸他提前看到了,一切就不能收拾了。

    “老俞啊,我们该怎么办!要向儿子坦白那件事吗?他都已经找到家里来了...”

    “顺其自然吧。”俞父将手里的报纸再次展开,但不知为何,报纸中原来非常吸引他的内容,现在却一点就看不下去了。

    啪!

    俞父突然间狠狠地把报纸卷称成了一团,就像是一只受到了刺激的雄狮一样,狠狠的将其砸在了桌子上,但眨眼他又像是被人抽掉了脊椎一样,软软的摊在了沙滩上。

    “我们只能顺其自然了!”

章节目录

神游诸天虚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古月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月居士并收藏神游诸天虚海最新章节